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25章

    

,一個衝到傅昭寧麵前,一個則是衝到鍾劍麵前,揚手準備甩他們一人兩個嘴巴子。“真是有什麽樣的主子就有什麽樣的丫鬟。”傅昭寧退了一步,鍾劍則是上前擋住了她,一揮手就將兩個丫鬟都甩了出去。兩個丫鬟摔倒在地,還撞到了對方的頭。孫蘭音氣得眼睛都在冒火。“好啊,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還敢還手?”“你說得可真奇怪,不還手,難道站著捱打?你看我們是不是這種傻蛋?”傅昭寧嗤一聲笑了。“大嫂!”前麵又有一行人匆匆過來,...小月聽到十一的話,立即就奔到了白虎身邊,探向了他的鼻息。

她手顫抖了起來,扭頭來看傅昭寧,聲音帶上了點兒哭音,“小姐。。”

她和白虎都是大赫沈家來的,自覺更親近一些。

現在看到白虎身上的傷,她的心像被撕扯著。

白虎身上的衣服被劃開了好幾道口子,都被血給浸紅了,簡直就像一個血人。

他身上的傷口,道道猙獰。

不管是鼻息,還是頸脈,都沒有了。

眾人都垂下頭,握緊了拳頭。

白虎和他們也已經稱兄道弟這麽長時間,他們都已經像是一家人,現在白虎一身血汙了無生息躺在這裏,他們的心都疼得厲害。

蕭瀾淵站在一旁,眸光冷了。

司命無。。

他伸手要去攬傅昭寧入懷,但傅昭寧卻疾步走到了白虎身邊,半跪了一下,手裏銀針一閃,快速地紮進了他心口的穴道。

“阿淵。”她手裏飛快下著針,頭也沒抬,喊了蕭瀾淵一聲。

“你說。”

蕭瀾淵看著她這個樣子其實是心情沉重而難過的,他覺得傅昭寧這是不能接受白虎就這麽死去的事實。

但是他確實也聽不到白虎的心跳和氣息。

“讓他們把這裏圍起來,誰也不許靠近不許看,立即。”傅昭寧伸手掀開白虎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瞳孔。

“所有人聽令。”蕭瀾淵立即就下了令。

所有人都把外袍脫下來,袖子相係,砍了樹枝插立於周圍,將傅昭寧和白虎給圍了起來,給了她一個相對私密的空間。

然後他們以這裏為中心退開去,背對著這邊,警惕地守著。

“寧寧,我在這裏守著。”

蕭瀾淵站在外麵,看到裏麵火把的亮光。

司命無被他重傷,應該已經逃遠了,但以防萬一,他不能離傅昭寧太遠。

但是傅昭寧卻讓他也退開去。

蕭瀾淵無奈,但覺得在這個時候還是順著她會讓她好受一些,於是他也退開了去。

傅昭寧立即就把白虎帶進了製藥庫。

進來之後她有血櫃,可以立即給白虎輸血。

白虎失血過多,已經失溫,這個時候要是沒能輸血,是絕對救不了的。

好在她之前就已經找機會給身邊的這些人驗了血型,這個血庫裏也有血袋,有些還是她找機會在那些殺手身上抽齊的。

也好在血庫裏的東西用完了就會自動補充,要不然根本就不夠。

輸上血之後,傅昭寧又立即用了製藥庫裏的儀器進行搶救。

白虎還要做全身的掃描,有內出血內髒破裂,都要手術。

加上他身上傷口很深,要清創要縫合,是一個大手術。

傅昭寧努力搶救著白虎,就忘了外麵一切。

她知道這要花很長時間,可能兩個時辰都不止,蕭瀾淵他們在外麵等這麽久,肯定會奇怪,會疑惑,會擔心,也可能會過來檢視情況。

要是看到她和白虎都原地消失,還不知道他們會如何震驚。

可是她也管不了了。安年也看著李芷瑤。“蕭世子妃這是想要管我家王爺?”鍾管家站住了,迴頭反問李芷瑤。“誰想管他?”李芷瑤被他這麽一反問,神情不免有點訕訕,她這會兒也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了,可讓她道歉是不可能的,何況現在麵對的就是一個管家。管家不過是個奴才。他還敢去跟雋王說貴客的壞話嗎?“那蕭世子妃是什麽意思?”“我說雋王了嗎?我是說王府!這樣的待客之道是不對的!而且,現在確實天色不早了,雋王睡那麽多能不能行?”“你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