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情不自禁

    

看,“老三,你這是想打我臉嗎?”“大哥,你要是管好妻子和孩子,也不至於讓她們說出這麽惡毒的話來。”鄭衛國冷眼看向他,“陸瑤和她丈夫很恩愛,鄭琦不瞭解情況肆意發言,我作為她的親叔叔,替你教訓她,是應該的。”鄭琦:“誰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接近你!她男人就是個泥腿子,她長這麽漂亮,怎麽甘心屈尊嫁給泥腿子,還不是想博取你的同情!”陸瑤眸子越發冰冷,“你給我閉嘴!”她絕不允許任何人詆毀段明傑。鄭琦崩潰大喊,“我...段明明縮著脖子,“我之前不知道他三十多了,我以為他二十多歲來著。”

段明華氣得咬牙,“你是眼瞎了嗎!”

段明明咬著唇瓣不敢說話。

陸瑤有些心疼段明明瞭,但是大哥訓話她也不好替明明說話。

段明華板著臉,“那你們倆現在是正式處物件了?”

段明明耷拉著腦袋,“沒有,他不願意。”

“啥?!他不願意?!”段明華氣笑了,手指著窗外,“我妹妹主動要求和他處物件,他還不樂意?他還想娶天仙不成!”

陸瑤差點被大哥的話逗笑。

果然,在哥哥眼裏,妹妹就是最好的,誰都不能嫌棄他妹妹。

段明明抬頭看著大哥,心裏暖暖的。

段明華氣得不行,一個老男人,還嫌棄起他妹妹來了,他算老幾啊他!

段明明抓著他的胳膊,“大哥,你別跟娘說。”

段明華沒好氣地說道,“這麽丟人的事兒,你讓我說我都不說。”

段明明:“......”

段明華打了個方向盤,開車回家。

陸瑤握住段明傑的手,段明傑衝她點了點頭。

回家後,段明華當先熄火下車。

段明明扭頭看向陸瑤,可憐巴巴的,“嫂子......”

陸瑤衝她點點頭,“沒事兒,大哥就是心疼你,別多想。”

段明明看向段明傑:“三哥......”

段明傑抿了抿唇,“先回家。”

顧福蘭和夏桂花回到家,飯都做好了,他們纔回來。

顧福蘭看了看明明的神色,好像除了臉有點紅,有點不開心外也沒什麽。

顧福蘭把陸瑤拉到一邊,“瑤瑤,咋回事啊?”

陸瑤衝她笑笑,“娘,沒什麽事兒,就是大哥和明明觀念不同,明明被大哥教育了幾句,你就別問他們了,咱們也不懂。”

顧福蘭信了,真的沒有再問。

吃過晚飯,段明華把陸瑤,段明傑叫到書房來。

段明華看了眼段明傑:“老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段明傑坦白,“大哥,我之前懷疑過,明明啥都沒跟我說,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段明華抿直了嘴唇,他離開幾年,沒有管過弟弟妹妹,也沒資格怪老三。

“明天我去找唐龍問問。”

陸瑤扯了扯唇,“大哥,你找唐龍之前最好是先問問明明的意思,本來就是她主動,還被拒絕了,她嘴上不說,自尊心肯定受創,咱們再去找唐龍問,那不是讓明明更尷尬嗎,咱們明明又不是嫁不出去,沒必要和唐龍糾纏不清。”

段明華沉默了會兒,“你說的也有道理。”

他這會兒找唐龍,有點上趕著的感覺了。

“瑤瑤,唐龍是鄭叔叔的部下,應該知道唐龍為啥沒結婚吧?”

這麽大年紀了不結婚,肯定是有問題的。

他絕對不允許妹妹嫁給有問題的男人。

陸瑤看了段明傑一眼,抿了抿唇,看向段明華,“大哥,咱們都是自家人,那就說點關起門來的話。”

段明華明白陸瑤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是大嘴巴的人。”

陸瑤這才說道,“之前我們察覺到明明和唐龍不對勁時,我就去找我爸詢問唐龍的情況了,我爸跟我說,唐龍以前有個未婚妻......”

“他未婚妻死了之後,他就沒有再找物件了,我聽我爸的意思,唐龍好像不打算再結婚了。”

段明華沉默了。

戰爭年代的愛情,很難有個好結果,他和愛人也是這樣。

這會兒,段明華對唐龍的成見少了很多。

段明華端坐著身子,手按在膝蓋上,“既然人家不願意再找,咱們也別上趕著。”

陸瑤:“我會找機會和明明談談的。”

段明華:“瑤瑤,讓你費心了。”

這種事情當哥哥的不好說,告訴他娘,娘肯定惹出一堆事,瑤瑤和明明感情好,讓她去說最合適了。

“沒事兒,明明如果不是我小姑子,我們倆也會是很好的朋友。”

段明傑和陸瑤離開後,陸瑤在外麵思考了一會兒,敲響了段明明的門。

段明明早就等著了,連忙開門讓陸瑤進來。

段明明拉著陸瑤進屋,抬腳把門踢上。

“嫂子,大哥還在生氣嗎?”

倆人在床上坐下,陸瑤笑道,“這麽怕大哥,之前我怎麽沒發現你這麽慫啊?”

段明明釦著手指,聲音很低,“那不一樣嘛,大哥好不容易活下來了,我不想惹他生氣,也不想讓他傷心。”

陸瑤拍了拍她的肩膀,寬慰道,“大哥不是生你的氣,是替你不值,他覺得自己的妹妹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結果第一次主動還被拒絕了,他是替你委屈,心疼你。”

段明明咬唇,低著頭,“嫂子,我是不是給你們丟人了?”

“絕對沒有!”陸瑤正色起來,“明明,把頭抬起來。”

段明明慢慢抬起頭,看著陸瑤,眼眶隱隱有些泛紅。

陸瑤無奈了,“明明,喜歡一個人是很正常的,喜歡就要爭取啊,就要告訴人家,最起碼你爭取過了,哪怕是被拒絕了,你也不會有遺憾,這是一種勇氣,好多人偷偷摸摸喜歡,不敢告訴人家,那纔是慫呢。”

“再說了,唐龍長得帥,又是個軍人,頂天立地的好男人,你喜歡他很正常啊,你要是喜歡一個沒出息的,那我們可能會不理解,女孩子喜歡一個優秀的男人,有什麽錯,怎麽就上升到丟不丟人了,我沒有這麽想,大哥和你三哥也不會這樣想,我們就是心疼你,所以你也不要這樣想,知道嗎?”

段明明一把抱住陸瑤,哇哇大哭,“嫂子,咋辦,我好喜歡他啊,我就想和他在一起,嗚嗚嗚......”

段明明越哭越凶,“我,我不能看見他,我看見他我就忍不住,我怎麽這麽沒出息啊我。”

陸瑤抱住她,手輕輕撫摸她的後背,“明明,想哭就哭出來吧,想說什麽就跟我說。”

段明明打了個哭嗝,“我不想看見他,可是,我看不見他,我就想,我夢裏都是他,我,我不知道我這是怎麽了,我也不想這樣的,我控製不住,嗚嗚嗚......”題,那個賤人,就是見不得我們好,我偏不讓她如意。”她兒子可是和京城的教育局局長合作,怎麽可能有問題呢!段明傑看向陸瑤,陸瑤一副求表揚的表情。段明傑寵溺地捏了捏她的小手。他媳婦兒就是厲害。段明傑扭頭看向顧福蘭,“娘,我們明天要跟著鄭叔一起去郴市,三天之內你們把該走的親戚走完,等我們回來,咱們悄摸摸把二叔一家揍一頓,咱們就要走了,誌偉和豔豔初九就開學了,不能耽誤倆孩子上學。”顧福蘭:“好好好,你們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