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蠶土豆 作品

第一章 隕落的天才

    

心中歎了一口氣,麵龐略微抖了抖,從身後的台上拿去幾樣儀式所需要的材料,然後對著蕭炎行去。瞧著走來的二長老,想起先前儀式的繁瑣,蕭炎就不由得感到頭疼,苦笑了一聲,認命般的閉上了眼眸。……在全場目光的注視下,蕭炎如同白癡一般的立在原地足足半個小時,那些繁瑣的儀式,這才緩緩落幕。心頭鬆了一口氣,蕭炎睜開眼,望著灑滿全身的各種香料,鬱悶的翻了翻白眼。搞完這些繁瑣的東西,二長老也是抹了一把汗,轉身走到黑石測...第一章隕落的天才()

“鬥之力,三段!”

望著測驗魔石碑上麵閃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個大字,少年麵無表情,唇角有著一抹自嘲,緊握的手掌,因為大力,而導致略微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刺進了掌心之中,帶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

“蕭炎,鬥之力,三段!級別:低階!”測驗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顯示出來的資訊,語氣漠然的將之公佈了出來…

中年男子話剛剛脫口,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頭洶湧的廣場上帶起了一陣嘲諷的騷動。

“三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個“天才”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

“哎,這廢物真是把家族的臉都給丟光了。”

“要不是族長是他的父親,這種廢物,早就被驅趕出家族,任其自生自滅了,哪還有機會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唉,昔年那名聞烏坦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麽落魄成這般模樣了啊?”

“誰知道呢,或許做了什麽虧心事,惹得神靈降怒了吧…”

周圍傳來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輕歎,落在那如木樁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紮在心髒一般,讓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

少年緩緩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有些清秀的稚嫩臉龐,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圍那些嘲諷的同齡人身上掃過,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變得更加苦澀了。

“這些人,都如此刻薄勢力嗎?或許是因為三年前他們曾經在自己麵前露出過最謙卑的笑容,所以,如今想要討還迴去吧…”苦澀的一笑,蕭炎落寞的轉身,安靜的迴到了隊伍的最後一排,孤單的身影,與周圍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下一個,蕭媚!”

聽著測驗人的喊聲,一名少女快速的人群中跑出,少女剛剛出場,附近的議論聲便是小了許多,一雙雙略微火熱的目光,牢牢的鎖定著少女的臉頰…

少女年齡不過十四左右,雖然並算不上絕色,不過那張稚氣未脫的小臉,卻是蘊含著淡淡的嫵媚,清純與嫵媚,矛盾的集合,讓得她成功的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少女快步上前,小手輕車熟路的觸控著漆黑的魔石碑,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在少女閉眼片刻之後,漆黑的魔石碑之上再次亮起了光芒…

“鬥之氣:七段!”

“蕭媚,鬥之氣:七段!級別:高階!”

“耶!”聽著測驗員所喊出的成績,少女臉頰揚起了得意的笑容…

“嘖嘖,七段鬥之氣,真了不起,按這進度,恐怕頂多隻需要三年時間,她就能稱為一名真正的鬥者了吧…”

“不愧是家族中種子級別的人物啊…”

聽著人群中傳來的一陣陣羨慕聲,少女臉頰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幾分,虛榮心,這是很多女孩都無法抗拒的誘惑…

與平日裏的幾個姐妹互相笑談著,蕭媚的視線,忽然的透過周圍的人群,停在了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單身影上…

皺眉思慮了瞬間,蕭媚還是打消了過去的念頭,現在的兩人,已經不在同一個階層之上,以蕭炎最近幾年的表現,成年後,頂多隻能作為家族中的下層人員,而天賦優秀的她,則將會成為家族重點培養的強者,前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

“唉…”莫名的輕歎了一口氣,蕭媚腦中忽然浮現出三年前那意氣風發的少年,四歲練氣,十歲擁有九段鬥之氣,十一歲突破十段鬥之氣,成功凝聚鬥之氣旋,一躍成為家族百年之內最年輕的鬥者!

當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潛力無可估量,不知讓得多少少女對其春心蕩漾,當然,這也包括以前的蕭媚。

然而天才的道路,貌似總是曲折的,三年之前,這名聲望達到巔峰的天才少年,卻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來最殘酷的打擊,不僅辛辛苦苦修煉十數載方纔凝聚的鬥之氣旋,一夜之間,化為烏有,而且體內的鬥之氣,也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詭異的越來越少。

鬥之氣消失的直接結果,便是導致其實力不斷的後退。

從天才的神壇,一夜跌落到了連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這種打擊,讓得少年從此失魂落魄,天才之名,也是逐漸的被不屑與嘲諷所替代。

站的越高,摔得越狠,這次的跌落,或許就再也沒有爬起的機會。

“下一個,蕭薰兒!”

喧鬧的人群中,測試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隨著這有些清雅的名字響起,人群忽然的安靜了下來,所有的視線,豁然轉移。

在眾人視線匯聚之處,一位身著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靜的稚嫩俏臉,並未因為眾人的注目而改變分毫。

少女清冷淡然的氣質,猶如清蓮初綻,小小年紀,卻已初具脫俗氣質,難以想象,日後若是長大,少女將會如何的傾國傾城…

這名紫裙少女,論起美貌與氣質來,比先前的蕭媚,無疑還要更勝上幾分,也難怪在場的眾人都是這般動作。

蓮步微移,名為蕭薰兒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鑲著黑金絲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嬌嫩的皓腕,然後輕觸著石碑…

微微沉靜,石碑之上,刺眼的光芒再次綻放。

“鬥之氣:九段!級別:高階!”

望著石碑之上的字型,場中陷入了一陣寂靜。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兒小姐莫屬了。”寂靜過後,周圍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嚥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滿敬畏…

鬥之氣,每位鬥者的必經之路,初階鬥之氣分一至十段,當體內鬥之氣到達十段之時,便能凝聚鬥之氣旋,成為一名受人尊重的鬥者!

人群中,蕭媚皺著淺眉盯著石碑前的紫裙少女,臉頰上閃過一抹嫉妒…

望著石碑上的資訊,一旁的中年測驗員漠然的臉龐上竟然也是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笑意,對著少女略微恭聲道:“薰兒小姐,半年之後,你應該便能凝聚鬥氣之旋,如果你成功的話,那麽以十四歲年齡成為一名真正的鬥者,你是蕭家百年內的第二人!”

是的,第二人,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環的蕭炎。

“謝謝。”少女微微點了點頭,平淡的小臉並未因為他的誇獎而出現喜悅,安靜的迴轉過身,然後在眾人熾熱的注目中,緩緩的行到了人群最後麵的那頹廢少年麵前…

“蕭炎哥哥。”在經過少年身旁時,少女頓下了腳步,對著蕭炎恭敬的彎了彎腰,美麗的俏臉上,居然露出了讓周圍少女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我現在還有資格讓你怎麽叫麽?”望著麵前這顆已經成長為家族中最璀璨的明珠,蕭炎苦澀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後,極為少數還對自己依舊保持著尊敬的人。

“蕭炎哥哥,以前你曾經與薰兒說過,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蕭薰兒微笑著柔聲道,略微稚嫩的嗓音,卻是暖人心肺。

“嗬嗬,自在人?我也隻會說而已,你看我現在的模樣,象自在人嗎?而且…這世界,本來就不屬於我。”蕭炎自嘲的一笑,意興闌珊的道。

麵對著蕭炎的頹廢,蕭薰兒纖細的眉毛微微皺了皺,認真的道:“蕭炎哥哥,雖然並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麽迴事,不過,薰兒相信,你會重新站起來,取迴屬於你的榮耀與尊嚴…”話到此處,微頓了頓,少女白皙的俏臉,頭一次露出淡淡的緋紅:“當年的蕭炎哥哥,的確很吸引人…”

“嗬嗬…”麵對著少女毫不掩飾的坦率話語,少年尷尬的笑了一聲,可卻未再說什麽,人不風流枉少年,可現在的他,實在沒這資格與心情,落寞的迴轉過身,對著廣場之外緩緩行去…

站在原地望著少年那恍如與世隔絕的孤獨背影,蕭薰兒躊躇了一會,然後在身後一幹嫉妒的狼嚎聲中,快步追了上去,與少年並肩而行…發現無形火蟒那龐大的身體竟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眉頭緊皺,韓楓目光急忙在四處掃動,可目光所過處,隻能看見由四麵八方席捲而來的無形火焰,火蟒的身軀,卻是半點不見。“這畜生跑哪去了?”心頭有些不安的嘀咕了一聲,韓楓剛欲從這片無形火焰彌漫處閃出,那已經將之徹底包圍的火焰卻是突然扭曲了起來,旋即,一道龐大的身軀,極為詭異的出現在了韓楓身後,巨尾甩動間,帶著一股山崩地裂般的熾熱勁風,在一道道驚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