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蠶土豆 作品

第十四章 完美傳承

    

穩穩的落在蕭炎頭頂上。“小子,不要高興得太早,老夫發誓,定要親手收拾你!”眼睛略微有些通紅,慕骨老人低沉的聲音,在鬥氣的夾雜下,極為準確的傳進了遠處的蕭炎耳中。聞言,蕭炎淡淡一笑,瞥了一眼身旁的天妖傀,眼中,卻是掠過森森寒意,對於慕骨老人,他心中早已經充斥了難以化解的殺意,等那三千焱炎火之事完畢,他定然會讓這個老家夥知道,究竟是誰收拾誰!如今地妖傀已經進化成天妖傀,再加上小醫仙,天火尊者,他身旁便...一石一世界,身在石像內的蕭炎快速聚集自己的靈魂波動,一片朦朧的世界,透發出無與倫比的氣勢磅礴,神秘而又奇異的幻像一幕幕從朦朧的世界出現,而後一片又一片的殘碎記憶連續不斷閃過,似乎是以前未能開啟的記憶一次次迴憶開來,讓蕭炎感覺到自己的內心真實知道,’活著,真好。’

黑暗的角落,一片接著一片的殘碎的記憶湧進蕭炎靈魂體內,黢黑的夜晚,一個小男孩用自己的雙手不停的撫摸,為女孩輸入鬥氣時的畫麵一閃而進;另一個角落刻畫出藥老第一次從戒指內傳來的靈魂波動,嚇得蕭炎一跳的表情畫麵飛速湧進黑暗中黑杉體內;納蘭嫣然第一次對決時,她知道自己錯了,臉上淒涼的表情,眼神無比的困窘,自己與他之間已經完了;在一個矇昧的山洞,這個黑杉男子對其一位美若天仙渾身**女孩不斷地封穴,打通經脈的表情,心跳的加速,臉上的紅潤,豐滿的山峰,柔弱的軀體,一閃而過;在洞地吞吃噬隕落心炎而陷入不知所措的黑杉男子瘋狂的擁抱著妖媚無比的蛇女畫麵,不斷摩擦,陷入絕望的蛇女不斷詛咒與反抗,卻也難以掙脫他的射擊,一衝而進;而後出現長達數十年之久被魂殿囚困父親終於見麵,那時的他哭笑著,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

一切的一切,不斷迴憶,不斷反思,自己的這一生過的是否有遺憾,有內疚,有開心,有快樂,有追求,有意義,有活下去的希望與勇氣。酸甜苦辣風霜雪雨的自己經曆過了,我的不會低頭的,熏兒還需要我去尋找,彩泥還需要我去解救,蕭蕭還需要我去教導,我不能死,我決不能死,絕不能。

此時這片充滿著邪異的畫麵,煽動瑟瑟的聲響,黑暗上空中的蕭炎此時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靈魂一次又一次的崩碎,而後霎間靈魂自主的聚集殘破的碎片,又一次的崩碎,而後又一次次的聚集,經曆反反複複的迴圈,此時的蕭炎燃燒著靈魂,早已接近死亡的他來迴在閻羅府來迴閃動,若是鬥地主的層次早已靈魂消散,同時也讓蕭炎更加看清剛才石柱上的鬥帝為何臉上出現絕望的眼神,現在一目瞭然。

為了活下去,黑暗中的未知力量使蕭炎不斷的撕裂靈魂,不斷的崩碎,迴想起從前,你又有多少個從前懷唸的記憶呢?又有誰知道此時的蕭炎為了丟下自己的生命,又是為何?隻需自己知道就足以。鬥破蒼穹14

不知過了多久,黑暗逐漸由朦朧蔓延成清晰,蕭炎霎間停止了靈魂分裂,早已不堪一擊的他不知用了多久才緩慢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的世界,正如佛陀所說,想要完全繼承佛陀的力量,必須擊敗這裏所有的鬥帝,蕭炎看著這將近二十位鬥帝,越往前越強大,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落動一步,一望無際的戰場,四麵八方都是鬥帝,蕭炎靜靜的閉上雙眼,沉默的許久,內心重複的念道,一定要闖下去,“活著,才會有希望。”

一時間上空蕭炎的圖騰再現,經過剛才的靈魂崩碎,此時的自己靈魂鍛煉到化天化地之境,一身粉色的鬥氣咆哮而出,威嚴彌漫整個戰場。距離蕭炎最近的兩個鬥帝感受到了什麽,而後外層的石像迅速崩碎石像,一拳驚天動地迎麵打來,蕭炎憑借靈魂力量的感應,頭也不迴,再次爆發出體內所有血液的啟用,氣勢瞬間將這名鬥帝秒殺,靈魂直至消散,而後蕭炎先發製人,一口氣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斬殺。

浴血沙場,蕭炎渾身灑滿了鬥帝的血液,殺死一個又一個的迎麵接來,永無截止容不下蕭炎踹下一口氣,“八級崩,”蕭炎對著最近的鬥帝打去,同時又瞬間轉移吼出“虎獅碎金呤,”幻化出化生直接砍去,一重又接著一重的攻擊,自己知道,戲還在後頭。

懸浮在空中的蕭炎每斬殺一位鬥帝,石像外麵臨近破碎的石柱上的石像由慢慢的出現裂痕,而後無限蔓延,在出現巨大的龜裂,到完全崩碎,有的直接崩碎。此時的蕭炎也好不到哪去,一身黑衣早已染得血紅,身體周邊的衣服散發出濃濃的腥味,眉間的血跡早已烘幹,接近萎縮的蕭炎用手斬下一名鬥帝的頭顱,而後一拳打斷從後偷襲者的手臂,一腳直接踢破另一位鬥帝的心髒,也不知過了多久,無限疲憊的蕭炎斬滅這裏所有的鬥帝,期間自己也崩碎了幾次靈魂,看著無邊的戰場,屍橫遍野,唯獨他一人站立迎麵天地,鬥破蒼窘。

此時無邊的戰場沸騰起來,最前的一道光柱,爆發出萬丈的白色光芒,原本屹立不動,上方的石像寂靜的看著這一切,他似乎並不著急。緊閉雙眼的蕭炎睜開了雙眼,嘴裏不停大口吸納這裏的每一點靈氣,沒有了小伊,一切都得自己嚐試。蕭炎知道這位鬥帝可能就是那位曾經達到過仙帝般的存在吧,氣息確實很強很霸道。

隨後恢複一些體力後蕭炎抬頭一臉平靜看著,無邊的憂傷,古老的氣息從光柱流出,為了活下去,快速敏捷的蕭炎一躍而上,這時他也動了,就在蕭炎準備交手的一瞬間,下方一團火球快速融合體內,類似小伊卻又不像,隨後異火的力量噴湧而出,蕭炎停了下來,這時佛陀的聲音又傳了下來。

“小家夥,不錯,比起先前來的那些鬥帝確實強大,但是很可惜,早在五千年前,我另一半的繼承被眼前這位仙帝一點一滴的吞噬,時間最無情啊,原本的他已經被我給封印,沒想到最終卻是被反咬一口,現在我將剩下的殘餘力量給你,取迴那另一半的本源吧。”

說完,石柱內的白色火焰進入蕭炎體內,上方的仙帝靜靜的看著這一切,臉上滑落出神采飛逸的姿態,眼神無比自信的仙帝淡淡的說了一句話,求之不得。

蕭炎此時的鬥氣在鬥地主層次,與仙帝對決無疑是自取滅亡,就在這時,古帝的一句話迴蕩在自己的耳邊,“不要絕望,沒有不可能,目前的他正在進階的時期,現在的仙帝戰鬥力隻在鬥地主頂峰,孩子,不要浪費時間了,等他進入到8轉鬥帝後一切都將化為虛無。”

“啊。”蕭炎昂天狂叫,周邊的火焰由原來的粉紅色變成了淡白色的光芒瞬間轉變,額頭的圖騰幻化而出,天地三玄變一氣嗬成,下方的蕭炎騰空而上對著無比邪異的石像打去,“找死。”石像崩碎,無邊的戰場,一道灰色的人影騰空出現。淡白色的鬥氣圍繞而行,下方周邊的屍體直接化為白骨,原本還有一絲靈魂波動的鬥帝被這無形波動瞬間化為虛無。

蕭炎明白仙帝確實正在吸納佛陀古帝的元力,現在不滅他,自己是走不了的了,看著下方的白骨連天,蕭炎毅然的衝了出去,此時在耽誤時間越對自己不利,兩團光影不停的閃動,有上打到下,速度越來越快,一片朦朧。

就在蕭炎連續破碎5次靈魂的時候,靈魂嚴重受傷,此時的仙帝不過三次靈魂崩碎,如此下去必敗無疑,看著即將破滅的自己,蕭炎仰天狂怒,恨天亡我,“嘣,”這是蕭炎的第六死靈魂破滅,每一次不像剛才破滅可以聚集,仙帝似乎在吞噬自己的靈魂,猛然間蕭炎感覺抓住了一個重要的細節,迴想起來卻總說無可記起。

“啊,”每叫一次蕭炎的心就顫抖一次,一次比一次淒慘,一次比一次絕望,這已經是第十次靈魂破滅,接近即將化為虛無的蕭炎在這時霎間抓住了一個細節,梵決,自己修煉過的梵決吞噬,蕭炎從死神的手掌開始掙脫,一步一步的由被動開始反攻。

不知過了多久,原本一團巨大的淡白色光團吞吃一團純白色的小光團,而現在一團小的光團一直追著淡白色光團追擊,時而隱約聽到膽顫的聲音,“怎麽可能,梵決,怎麽會是梵決。”隨後純白色的光團徹底將巨大的淡白色光團吞噬,整個戰場傳來陣陣的反抗,憤怒,絕望,害怕,隨後死亡。

吞吃異火的光團,吞噬梵決的蕭炎在黑暗的中,上方一個光團般的存在照亮大地,神秘詭異神聖並存。在石像外邊一位頭花花白的老人周邊竟然凝聚成一個蠶卷,瘋狂的吸收周邊的靈源,身高萬丈高的石柱內靈源噴湧而出,時而出現龜裂的痕跡,原本雄偉壯麗,時而變化莫測,氣態萬千的佛陀遺址,此時早已傷痕累累,隻是一股神秘而又熟悉的波動傳遍三界。

《不好意思,最近加班,現在收藏也減去十之七八,真心痛,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哎,沒有版權,心急也吃不了熱豆腐,繼續等吧。請點收藏,後邊更精彩。》

小說閱讀下盡在穿越小說吧,更新超快,小說更多。/著眼前那片龐大的草原,蕭炎茫然的喃喃道,在那紊亂的記憶中,這裏,讓得他有種熟悉的感覺。身體立於半空中,蕭炎目光四顧,卻是隻見到空蕩蕩的平原,整個天地,都透著一種孤寂的氣息,這裏,彷彿僅僅隻有著他一個人存在...“吼!”然而,就在蕭炎四掃時,周圍天地間,突然傳出驚天動地的吼聲之聲,旋即,紅色的獸潮,如同一抹猩紅的血線一般,自那視線盡頭奔騰而來,幾個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其百丈之內,腥臭的味道,迎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