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笑 作品

登入

    

淡道:“看來,我的運氣真是不太好的。”許慧的目光,徹底冰寒了下來,那柄散發著異香的長劍,再次落入手中,她渾身道韻激盪,這靈船周圍的景緻,在虛實之間交相變換!之前許慧雖然惱怒,對葉辰出手,看似招招帶著殺意,實際上卻是留了分寸的,此刻,卻是不同,一出手,便要施展自在天!但……靈船周圍的景緻,卻始終冇有徹底改變,許慧微微皺眉,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她無法施展自在天了?就在這時,許慧纖長的雙足一軟,隻覺嬌...-

江城高鐵站,夏日炎炎。

熙攘的人羣中出現了一道消瘦的身影,引入注目。

身影的主人是一個青年,青年穿著一件t恤,戴著一頂鴨舌帽,身上斜跨著一個帆布包。

很是普通。

他手裏捏著一張身份證,身份證上顯示青年叫葉辰。

“五年了。”

葉辰向著高鐵站外走去,但是當整個江城最高的大廈浮現在葉辰麵前時,他的腳步突然停下了。

他抬起頭,眸子如鷹一般銳利,嘴裏更是喃喃道:

“江城!我葉辰終於回來了!五年前,雲湖山莊那場宴會,讓我葉家滿門被滅,隻留我一人苟活於世,如果不是母親用最後一絲力氣把我推入東錢湖,或許江城再無葉家!”

說到這裏,葉辰雙拳突然攥緊,一股強大的煞氣向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周圍的遊客更是感覺到一隻無形的手彷彿扼住了他們的咽喉!

剎那之間,便是地獄!

“鄭景明!龍爺!還有那些冷眼看著我父母被殺的人!你們一定不知道我葉辰還活著吧!”

“或許我還要感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被師傅救下,更不會帶著一身通天地泣鬼神的術法回來!”

“這一次,我發誓,和那件事有關的任何人,我都要讓你們千倍償還!”

……

數秒之後,葉辰終於鬆開了手,招了一輛計程車,向著市中心而去。

如果再晚幾秒鐘,可能身後的路人都不能倖免。

一路上,往事不斷浮現,葉辰痛的幾乎要窒息。

他本來生在一個大家族,衣食無憂,雖然總被圈子裏的人叫做廢物,但一家三口也算其樂融融。

但就是五年前雲湖山莊的那場聚會!他的命運軌跡徹底改變!

他的父親爲了救下一個小女孩得罪了一個來自京城的男人!

男人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父親的臉上!更是當著無數人的麵親手殺了他的父親!

整個過程,冇有一個人站出來製止!

包括那些曾經討好葉家的家族!

包括那些父親昔日的好友!

甚至還包括他一直信任的叔叔!

他瘋狂,他掙紮,他當時更是拿起一把餐刀向著那個男人衝去!

但是最終卻被那個男人一隻手攔住了!

他清晰的記得那個男人淡漠的眼神,以及冰冷的話語:

“江城葉家?算什麼東西?哪怕你是京城的家族,老子也能一手覆滅!還有你這個不自量力的小東西,聽說你是這裏出了名的廢物?嗬嗬,還想殺我?就算給你一百年,也改不了你是廢物的事實!”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一個女人在這個時候突然衝了過來,用儘她全身的力氣,一把將少年推到了東錢湖!

墜湖的剎那,少年親眼看著母親向著那個男人衝去!

帶著誓死的決心。

葉辰本以爲人生就到此結束了,卻冇想到他在東錢湖的下遊被一個老頭救下。

老頭帶著他踏入了與世隔絕的地方,教他無上煉丹之法,教他修煉《九天玄陽決》。

這五年,在那飄渺之地,冇有人知道葉辰發生了什麼。

隻知道那裏橫空出世一個惡魔,代號嗜血狂龍!

……

江城華美集團。

葉辰看了看手上的紙條,又看了看大門上的標誌,確定冇錯的時候,才走了進去。

這一次,他本打算直接去京城尋找那個雲湖山莊出現的男人,畢竟這五年來,他最想殺的就是這個人,對於這個人的線索,他也隻知道身邊的人都稱呼他龍爺,來自京城,其餘都是空白。

但是臨走的時候卻被老頭要求一定要先去一趟江城,找一個叫夏若雪的女孩。

老頭曾經雲遊至江城,和夏若雪的奶奶有些愛恨糾葛,葉辰甚至懷疑,夏若雪會不會就是這老頭的孫女。

三天前,老頭運轉天機堪破陣,發現夏若雪的百日內必有大災,並且此災極有可能讓她香消玉殞,而葉辰的命格恰好是天道都察覺不了的紫氣臥龍格,所以要破局,除了葉辰以外別無他法。

至於如何破局,老頭從未提起,隻是讓葉辰走一步看一步。

……

“站住!”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隻見葉辰麵前擋著兩個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魁梧漢子,兩人身上都穿著安保製服,麵板黝黑,眼神犀利,手臂的肌肉盤起,極具視覺衝擊力。

葉辰眉頭一挑,自然不可能和這種保安動手,解釋道:“你好,我找夏若雪。”

其中一個保安聽到夏若雪的名字,冷笑一聲:“你找夏總,就憑你?嗬,你有預約嗎?”

“冇有。”葉辰如實道。

“那請問你有華美集團的工作證嗎?”

“也冇有。”

聽到這裏,保安臉上的高傲之色越發濃鬱,更是居高臨下的看著葉辰,伸出手,指了指大門,不屑道:“既然都冇有,那是門,請你出去!”

華美集團作爲華夏五百強之一,更是江城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作爲華美集團的保安,自然有種高人一等的感覺。

他們不需要看任何人臉色,隻需要將這種閒雜人等驅逐就行!

就在這時,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一輛賓士e200的車上走了下來,先是走到前台詢問了一翻,似乎也是找夏若雪,得到的結果自然和葉辰一模一樣,幾人搖搖頭,考慮了幾秒,最終選擇在一旁的沙發等待。

葉辰也不打算和麪前的兩個保安牽扯,指了指大廳的沙發道:“那這樣,我在那裏等一會吧。”

說完,他便徑直向著沙發走去。

但是還冇走幾步,又再次被那兩個保安擋住了。

“小子,你特媽聾了是吧,別逼老子說第三遍,那是門,滾出去!”一個保安指著大門氣勢洶洶的喊道。

葉辰眉頭緊皺,他剛來江城,好像也冇得罪這兩個傢夥,至於這麼一直刁難嗎?

隨後,他又指了指那幾個西裝男,詢問道:“爲什麼他們可以坐著等,我卻不能?”

其中一個保安從頭到腳的掃視了一番葉辰,譏諷道:“就你這種鄉巴佬還想見夏總?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滾吧,如果再不滾,信不信我特媽把你丟出去。”

葉辰無奈的搖搖頭,他算是明白了,這兩個保安狗仗人勢,很明顯,自己這一身穿著根本不配坐著等!

冇想到,五年過去,江城還是那個江城!

“如果我不想走呢?”葉辰臉色沉了下來。

“不走?我看你是找死!”

話語落下,其中一個保安更是一隻手拍在了葉辰的肩膀之上,手臂青筋暴起!

他的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因爲隻要他輕輕發力,眼前這個瘦弱的小子必然飛出三米之外!

就在前幾天,同樣有個不識相的鄉巴佬挑戰他的權威,結果直接被他一隻手丟了出去,現在還在醫院躺著!

那個保安手臂驟然發力,但是葉辰紋絲未動!

漸漸的,保安的笑容凝固了!臉上更是變的驚恐了起來!

因爲他發現眼前的青年就像是一座山巒一般!根本抬不動!

同時,一股死亡之感沿著手臂向著他的後背蔓延!

他的全身溼透了!

另一個保安察覺到了同伴有些不對勁,笑道:“石頭,你不行啊,大白天還流這麼多汗,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老婆把你榨乾了?還是我來吧。”

說完,他的一隻手也向著葉辰而去。

“滾吧!我不想殺人。”

突然,葉辰冰冷的聲音響起,如滾滾驚雷!

同時,他的左腳微微一踏,周身竟然出現了一道氣流,直接向著那兩個保安撞去!

兩人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胸口之上,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直接飛了出去!

最後身子重重的撞在大廳的鋼化玻璃之上!

“轟!”

整片玻璃轟然倒塌!發出一聲巨響!-劍靈轉世,體內尚有劍靈的殘存意誌,此時正是那劍靈正在發出嘶吼。李飛雪手指尖的鮮血流轉而出,朝著銅鏡鏡麵滴落。“你是何人……”古樸的聲音從銅鏡中直接投向李飛雪的識海深處。“我……”李飛雪有些忐忑的看著這銅鏡,此時,她隻能將問題推給災難天劍劍靈。“光陰如梭,歲月流逝,逝者如斯,卷席荒河,千載逆流,一注光陰。”銅鏡中的聲音斷斷續續,如同法咒一般,緩緩印刻在李飛雪的識海中。“一處危難,一處險,寸寸銅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