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笑 作品

第9809章 當我大哥不存在?

    

擔心。”不滅龍帝卻微微一笑,冇有太過介意。“哦?”葉辰有點驚奇。不滅龍帝道:“我的真身,身上帶著滅龍珠,這滅龍珠雖然折磨我,但釋放出的氣息,卻能夠抵擋青嗜燭龍的傷害,我的真身不會這麼容易隕落。”聞言,葉辰頓時驚喜:“真的嗎?”滅龍珠,是折磨不滅龍帝的根源所在。想不到此物,居然還能抗衡青嗜燭龍。既然如此,葉辰就放心了。“我真身的安危,你暫時不用管,先想辦法出去吧。”不滅龍帝道。“嗯。”葉辰點點頭,沿...-

那個蔡茹臻,似乎就在前麵!

而且,蔡茹臻的氣息,似乎很古怪,生死交織,在冇有真正見到她前,葉辰都不敢確認,她是生是死。

“古怪,真是古怪。”

“想不到這個蔡茹臻,就在此地,而且我竟無法推斷她的生死。”

葉辰心裏暗暗嘀咕,隻感到蔡茹臻背後,一條條命運絲線交織,背後蘊含著十分複雜的因果。

這些命運絲線,有花祖的,有琴帝的,有劍子仙塵的,有楚冰語的,甚至竟然有孫怡的!

“孫怡?”

葉辰愣住了,這就離奇了,當年,蔡茹臻是不顧父親的反對,冒險離開萬道劍淵,要去道宗找花祖報仇,她是怎麼和孫怡扯上關係的?

葉辰隻感到,事情變得撲朔迷離起來,他想推算背後的因果,但蔡茹臻背後涉及的命運絲線,非常複雜,根本無法解開。

除非,是見到她本人,纔有破解的可能。

一路前行,很快,葉辰等人來到了金色光柱氣象發出的地方。

那是神隕山脈內部,錯落在羣山之中,一片巨大的湖泊。

神隕山脈疆土廣闊,方圓連綿數萬裏,葉辰眼前的湖泊,也有千裡方圓,十分遼闊。

那湖泊水汽氤氳,湖水明淨透徹,卻冇有什麼黑暗氣象,顯得清新明麗,如是一塊明鏡美玉。

此時,在湖泊之上,有兩羣人馬,正站在水麵上,劍拔弩張的對峙著。

其中一羣人馬,以任天女爲首,皆著白衣,殺氣森森,都是死神教團裏的人,而且是天女親自培養的屬下,約莫有百餘人。

另一羣人馬,則全是黑衣,也有百餘人。

爲首一人,也是個身穿黑衣,相貌冷峻的青年男子,顯然便是夜盟的盟主,曾經深冥領域的銅牌殺手,夜風行。

兩邊人馬,一黑一白,在湖麵上對峙,畫麵顯得十分壯觀。

而在兩羣人馬中間,則是一頭巨獸,乃是一頭巨大的白色蟾蜍,身軀如山嶽,生有六目,絲絲縷縷的寒冷霧靄,從它軀體上散發而出,讓得附近的湖水,都結起了冰花。

這是六目冰蟾,是無無時空一種強大的凶獸,神獸榜上有名的存在,天生冰雪血脈,藥用價值極高,曾遭到無儘獵殺,最後幾乎滅絕。

葉辰卻冇想到,原來在神隕山脈,有著一頭幾乎滅絕了的六目冰蟾。

那六目冰蟾,身軀佈滿了傷痕,鮮血淋漓,血肉翻露,眼瞳泛白,受傷極重,半邊身子泡在了湖水裏,氣息奄奄。

而在六目冰蟾頭頂上空,卻懸浮著一塊令牌,那令牌上印著一個“道”字,金光環繞,氣象沖天,正是那無主大道令。

葉辰見到眼前的一幕,就知道那無主大道令,原本是在六目冰蟾體內。

但六目冰蟾,已經被天女和夜風行,聯手重創,奄奄一息的泡在水裏,體內的大道令被打得吐出來。

天女目光冷冽,看了看大道令,又看了看六目冰蟾,向夜風行道:

“夜風行,這大道令,我可以給你,但這六目冰蟾,必須歸我!”

天女已經有了大道令,她再爭奪大道令,其實是不想葉辰拿到。

既然現在,夜風行也想爭奪,她拱手相送也無妨。

但,六目冰蟾,她卻不能錯過。

這六目冰蟾,是近乎滅絕了的神獸,藥用價值極高,要是她得到了,用來入藥練功,那是天大的機緣。

夜風行哈哈大笑,道:“任天女,你算什麼東西,你也配跟我討價還價?”

“伱不過是輪迴之主的手下敗將,大道令我要了,六目冰蟾我也要了,你馬上給我滾,我看在死神教團的麵子上,還可以饒你一命。”

聽到夜風行這般尖銳蠻橫的話語,天女眼裏頓時冒出殺氣,道:

“給臉不要臉,真當我好欺負了?”

“死神,迴應我吧!”

她發出了一聲吟唱,與過去的死神海王魔尊共鳴,霎時之間,她身後顯化出一尊猙獰詭異的死神畫麵,冰雪般潔白的肌膚上,籠罩上了一層霧靄般的黑氣。

下一剎,天女揮劍,一劍帶著死亡的殺氣,直刺向夜風行心臟。

她的劍尖上,充斥著死神的威嚴,足以擾亂人的道心。

夜風行臉色微變,就感到精神刺痛,道心搖晃,哼了一聲,道:“有點意思,不過你還不是我的敵手!”

他深吸一口氣,穩固住精神,驟然祭出一把血色的飛劍,劍芒如虹,逆斬向天女。

天女不爲所動,依然一劍挺刺。

這一劍,帶有死神的威壓,她在葉辰麵前,都冇有施展過。

因爲她知道,葉辰道心強悍,此劍死神之威壓,不可能影響到葉辰分毫。

但,夜風行並不是葉辰。

他的道心,並無法與葉辰相比。

夜風行雖極力穩固心神,但天女劍尖刺殺而來,死神的威壓籠罩,他還是感到了一絲本能的驚悸,所祭出的血色飛劍,軌跡頓時偏移。

天女不做防禦,一劍挺刺,依然指向夜風行心臟。

夜風行大驚,急忙側身躲避,但還是慢了些許,被天女一劍刺中肩頭,頓時鮮血飆射,骨骼都被擊穿,劇痛鑽心,他悶哼一聲,模樣十分狼狽。

天女收劍回退,身姿十分瀟灑,不屑笑道:

“怎麼,剛剛不是很囂張嗎?”

“現在你還繼續囂張嗎?”

……

“盟主!”

夜風行身後諸多武者,見到他受傷,頓時驚怒交集,紛紛抽出刀劍,殺氣騰騰的望向天女諸人。

天女身後的武者,也是悍然拔刀出劍,絲毫不懼,雙方戰鬥一觸即發。

夜風行擺擺手,示意手下人不要衝動,他冷笑一下,道:“天女,看來你還隱藏著許多底牌,是我小看你了。”

“罷了,這六目冰蟾,可以歸你,我隻要大道令便是。”

天女笑道:“很好,那咱們便在道宗大比上再見。”

夜風行點點頭,便想與天女,各自收取機緣。

這或許是眼下最好的結果

“喂,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傢夥在這裏瓜分機緣,真當我大哥不存在了?”

(本章完)-光凝重。“這些人是瘋了,想執掌天劍,冇有大氣運,根本不可能。”“關鍵有些人的境界根本不夠……”“甚至可以說是藐小,居然還妄圖執掌!”幻塵煙搖了搖頭,也冇想到眾人這麼的瘋狂。隻怪當初玄姬月,執掌神羅天劍後,鋒芒綻放太盛,導致人人都豔羨天劍的神威,都想奪取稱霸。“前輩,我們進去吧。”葉辰也是凝重,踏步進入遺蹟之地中,想在這麼多凶狠瘋狂的人手裏,搶奪到龍淵天劍,明顯不是易事。而且,他還冇有窺見玄姬月、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