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會笑 作品

第1章 滾吧! 我不想殺人!

    

能收斂還是盡量收斂一點!”楚宏雖然很欣賞葉辰的狂傲,張揚,但是,說到底楚宏還是有些商人思維!他不希望葉辰因為身懷巨資,便在拍賣會上橫掃,惹來那麽多強大的敵人!雖然,九幽之國之中,其他最頂級的勢力,也有可能搞來這麽多的神雲石,但是!他們不可能把這麽多神雲石,都投入到拍賣會之中啊!要是真的競爭起來,恐怕還真沒有人,是葉辰的對手!葉辰聞言,不由得心底一暖,他知道,楚宏是在真正關心自己,不過,他還是顯得有...江城高鐵站,夏日炎炎。

熙攘的人群中出現了一道消瘦的身影,引入注目。

身影的主人是一個青年,青年穿著一件洗的幾乎發白的軍綠t恤,戴著一頂鴨舌帽,身上斜跨著一個老式帆布包。

他手裏捏著一張身份證,身份證上顯示青年叫葉辰。

葉辰這一身打扮和周圍的人實在有些格格不入。

江城雖然不是一線城市,但也在二線城市的前列,所以哪怕是外來務工人員來這裏也會稍微注意些形象,但是葉辰的打扮實在有些寒磣.

就在這時,葉辰身邊經過了一位高挑美女,美女掃了一眼葉辰的裝扮,眉頭不禁一顰。

但是這一顰,竟然讓葉辰看出了這位美女福德宮發黑,這是典型的血光衝災之勢。

換句話說,今天她必有血光之災!

“美女,我看你今日有血光之災呀,不如流點血衝災,以防後患。”葉辰好心提醒道。

誰料,此話一出,那高挑美女臉蛋變得通紅,更是緊張的翻開手提包,當發現護舒寶帶了才長籲一口氣。

隨後,美女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葉辰,更是呸了一聲,罵道:“流氓!”

流氓?

葉辰有些懵了。

自己好心提醒,到頭來怎麽還被罵成流氓呢?

這是什麽世道啊!難道他不在的五年,女人都變成這樣了嗎?

葉辰無奈的搖搖頭,向著高鐵站外走去,但是當整個江城最高的大廈浮現在葉辰麵前時,他的腳步突然停下了。

他抬起頭,眸子如鷹一般銳利,嘴裏更是喃喃道:

“江城!我葉辰終於迴來了!五年前,雲湖山莊那場宴會,讓我葉家滿門被滅,隻留我一人苟活於世,如果不是母親用最後一絲力氣把我推入東錢湖,或許江城再無葉家!”

說到這裏,葉辰雙拳突然攥緊,一股強大的煞氣向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周圍的遊客更是感覺到一隻無形的手彷彿扼住了他們的咽喉!

刹那之間,便是地獄!

“趙成豪!萬強!周政龍!還有那些冷眼看著我父母被殺的人!你們一定不知道我葉辰還活著吧!”

“或許我還要感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會被師傅救下,更不會帶著一身通天地泣鬼神的術法迴來!”

“這一次,我發誓,和那件事有關的任何人,我都要讓你們千倍償還!”

……

數秒之後,葉辰終於鬆開了手,招了一輛計程車,向著市中心而去。

如果再晚幾秒鍾,可能身後的路人都不能倖免。

一路上,往事不斷浮現,葉辰痛的幾乎要窒息。

他本來生在一個大家族,衣食無憂,雖然總被圈子裏的人叫做廢物,但一家三口也算其樂融融。

但就是五年前雲湖山莊的那場聚會!他的命運軌跡徹底改變!

他的父親為了救下一個小女孩得罪了一個來自京城的男人!

男人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父親的臉上!更是當著無數人的麵親手殺了他的父親!

整個過程,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製止!

包括那些曾經討好葉家的家族!

包括那些父親昔日的好友!

甚至還包括他一直信任的叔叔!

他瘋狂,他掙紮,他當時更是拿起一把餐刀向著那個男人衝去!

但是最終卻被那個男人一隻手攔住了!

他清晰的記得那個男人淡漠的眼神,以及冰冷的話語:

“江城葉家?算什麽東西?哪怕你是京城的家族,老子也能一手覆滅!還有你這個不自量力的小東西,聽說你是這裏出了名的廢物?嗬嗬,還想殺我?就算給你一百年,也改不了你是廢物的事實!”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一個女人在這個時候突然衝了過來,用盡她全身的力氣,一把將少年推到了東錢湖!

墜湖的刹那,少年親眼看著母親向著那個男人衝去!

帶著誓死的決心。

葉辰本以為人生就到此結束了,卻沒想到他在東錢湖的下遊被一個老頭救下。

老頭帶著他踏入了與世隔絕的地方,教他無上煉丹之法,教他修煉《九天玄陽決》。

這五年,在那飄渺之地,沒有人知道葉辰發生了什麽。

隻知道那裏橫空出世一個惡魔,代號嗜血狂龍!

……

江城華美集團。

葉辰看了看手上的紙條,又看了看大門上的標誌,確定沒錯的時候,才走了進去。

這一次,他本打算直接去京城尋找那個雲湖山莊出現的男人,畢竟這五年來,他最想殺的就是這個人,對於這個人的線索,他也隻知道身邊的人都稱呼他龍爺,來自京城,其餘都是空白。

但是臨走的時候卻被老頭要求一定要先去一趟江城,找一個叫夏若雪的女孩。

老頭曾經雲遊至江城,和夏若雪的奶奶有些愛恨糾葛,葉辰甚至懷疑,夏若雪會不會就是這老頭的孫女。

三天前,老頭運轉天機堪破陣,發現夏若雪的百日內必有大災,並且此災極有可能讓她香消玉殞,而葉辰的命格恰好是天道都察覺不了的紫氣臥龍格,所以要破局,除了葉辰以外別無他法。

至於如何破局,老頭從未提起,隻是讓葉辰走一步看一步。

……

“站住!”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隻見葉辰麵前擋著兩個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魁梧漢子,兩人身上都穿著安保製服,麵板黝黑,眼神犀利,手臂的肌肉盤起,極具視覺衝擊力。

葉辰眉頭一挑,自然不可能和這種保安動手,解釋道:“你好,我找夏若雪。”

其中一個保安聽到夏若雪的名字,冷笑一聲:“你找夏總,就憑你?嗬,你有預約嗎?”

“沒有。”葉辰如實道。

“那請問你有華美集團的工作證嗎?”

“也沒有。”

聽到這裏,保安臉上的高傲之色越發濃鬱,更是居高臨下的看著葉辰,伸出手,指了指大門,不屑道:“既然都沒有,那是門,請你出去!”

華美集團作為華夏五百強之一,更是江城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作為華美集團的保安,自然有種高人一等的感覺。

他們不需要看任何人臉色,隻需要將這種閑雜人等驅逐就行!

就在這時,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一輛賓士e200的車上走了下來,先是走到前台詢問了一翻,似乎也是找夏若雪,得到的結果自然和葉辰一模一樣,幾人搖搖頭,考慮了幾秒,最終選擇在一旁的沙發等待。

葉辰也不打算和麵前的兩個保安牽扯,指了指大廳的沙發道:“那這樣,我在那裏等一會吧。”

說完,他便徑直向著沙發走去。

但是還沒走幾步,又再次被那兩個保安擋住了。

“小子,你特媽聾了是吧,別逼老子說第三遍,那是門,滾出去!”一個保安指著大門氣勢洶洶的喊道。

葉辰眉頭緊皺,他剛來江城,好像也沒得罪這兩個家夥,至於這麽一直刁難嗎?

隨後,他又指了指那幾個西裝男,詢問道:“為什麽他們可以坐著等,我卻不能?”

其中一個保安從頭到腳的掃視了一番葉辰,譏諷道:“就你這種鄉巴佬還想見夏總?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滾吧,如果再不滾,信不信我特媽把你丟出去。”

葉辰無奈的搖搖頭,他算是明白了,這兩個保安狗仗人勢,很明顯,自己這一身穿著根本不配坐著等!

沒想到,五年過去,江城還是那個江城!

“如果我不想走呢?”葉辰臉色沉了下來。

“不走?我看你是找死!”

話語落下,其中一個保安更是一隻手拍在了葉辰的肩膀之上,手臂青筋暴起!

他的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因為隻要他輕輕發力,眼前這個瘦弱的小子必然飛出三米之外!

就在前幾天,同樣有個不識相的鄉巴佬挑戰他的權威,結果直接被他一隻手丟了出去,現在還在醫院躺著!

那個保安手臂驟然發力,但是葉辰紋絲未動!

漸漸的,保安的笑容凝固了!臉上更是變的驚恐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眼前的青年就像是一座山巒一般!根本抬不動!

同時,一股死亡之感沿著手臂向著他的後背蔓延!

他的全身濕透了!

另一個保安察覺到了同伴有些不對勁,笑道:“石頭,你不行啊,大白天還流這麽多汗,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老婆把你榨幹了?還是我來吧。”

說完,他的一隻手也向著葉辰而去。

“滾吧!我不想殺人。”

突然,葉辰冰冷的聲音響起,如滾滾驚雷!

同時,他的左腳微微一踏,周身竟然出現了一道氣流,直接向著那兩個保安撞去!

兩人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胸口之上,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直接飛了出去!

最後身子重重的撞在大廳的鋼化玻璃之上!

“轟!”

整片玻璃轟然倒塌!發出一聲巨響!,就這麽被這小子吞了,難道要我就此罷休?他一個外人,有何資格吞噬我青家的祖火?”青震忠知道了因果,但心頭依然怒氣難平,畢竟葉辰是一個外人,沒有資格染指紫霄寒焰。“爹,師尊他不是外人!”青秋雲叫道。“你給我閉嘴!”青震忠怒道。“唉,小子,看來我這個後輩,脾氣有點暴烈啊,是否需要我現身解決?”輪迴墓地裏,太古丹尊發出了一聲歎息。“丹尊前輩,不用勞煩你大駕,弟子能夠處理。”葉辰並不想讓太古丹尊現身,畢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