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吃葡萄 作品

第125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丁白雲 暖陽

    

生的實際戰鬥力早已遠遠超出,但想要對付大歡喜女菩薩,卻還不夠。遊龍生拍了拍胸口,那裡放著他從少林寺得到的戰利品。《七巧經》。“說不得,到時候還要靠你克敵製勝了。”遊龍生眼神閃爍,大歡喜女菩薩仗著一身肥肉橫行無忌,不知道怕不怕毒?“尼瑪,她好像是五毒童子的乾孃?”“淦!”……遊龍生甩甩頭,把一個麵目模糊的肥豬甩出了腦海,然後才發現他和段千封萬,已經來到了黃河古柏渡口。“莊主,我去找船。”段千說道。“...第125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丁白雲(暖陽巨白銀盟加更 4)

遊龍生和丁白雲跟著天機老人和孫小紅就走進了小巷,然後又來到了那個雞毛小店。

“一壺酒,一碟花生,一碟餜子。”天機老人磕了磕煙桿,淡淡的道。

孫小紅跟在天機老人身後,看了趴在最裡麵桌子上的中年人一眼,然後就乖乖的坐在爺爺身邊,對孫駝子道了聲謝,就吃起了花生和餜子。

“一壺酒,一碟花生,一碟餜子。”遊龍生將馬拴在門外,拉著丁白雲也走了進來,然後就拋給了孫坨子一錠銀子。

趴在最後桌子上已經喝醉了的中年人,似乎無意識的攏了攏手,把頭埋的更深了。

另一邊,孫小紅顯然還記得遊龍生,看到他帶著丁白雲進來,就又衝他做了一個鬼臉。

遊龍生眉梢一挑,下意識的調侃道,“大辮子還沒賣出去嗎?”

“你就是個大壞蛋,隻會戲弄小姑娘。”孫小紅恃弱欺強,眼神一轉,就嬌聲笑道,“你有本事就娶了大歡喜女菩薩呀,娶了她,讓她給你留大辮子!”

丁白雲斜眼看向孫小紅,自己的男人,自己可以調侃,其他女人算什麼東西?

而且,伱沒看到我正站在遊龍生身邊嗎?

雖然這一老一小偽裝成普通人,但當年在古柏渡口時已經露了破綻,所以丁白雲對他們並不會像對待普通人一樣。

“看樣子你對大歡喜女菩薩很瞭解啊,你的大辮子也是留給自家相公的?”丁白雲神色一沉,看向孫小紅,“所以你也想變成她的樣子?”

孫小紅臉色一紅,沒想到這個丁白雲竟然這麼小氣,明明是你男人先調侃我的好不好,結果你竟然如此惡毒的詛咒我?

孫小紅眼神一轉,正要說話,就有兩個漢子走進了小店。

這兩個漢子滿麵虯髯,身高體壯,不但裝束打扮一模一樣,腰上的刀也一模一樣,就像是一個模子裡鑄出來的。

“老闆!上酒!”

左邊的漢子喊了一聲,眼神在遊龍生和丁白雲身上轉了一圈,眼神一縮,就和右邊的漢子一起坐在了靠門的一張桌子旁邊。

於是孫小紅就不說話了,扭過頭去,又看了趴在桌子上的中年人一眼,便陪著天機老人吃餜子。

遊龍生和丁白雲也坐下。

他們剛剛坐下,小店就又進來了四個人。

一個高大,一個矮小,一個穿著綠衣裳、戴著金首飾的女子,還有一個紫麵膛的年輕人扛著一杆大槍。

大力神段開山、山狐胡非、水蛇胡媚,還有一個修煉楊家槍的楊承祖。

剛剛進來的朝家兄弟認識遊龍生和丁白雲,這四個人卻不認識,他們隻是和朝家兄弟點頭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了小店最後一張桌子旁。

就在孫駝子忙的團團轉的時候,又有一人走了進來。

“抱歉抱歉,小店已經沒地方了……”

孫駝子剛剛說完,就看到這人繞過了他,徑直走到了遊龍生的對麵坐下,毫不客氣的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就著花生和餜子吃了起來。

“原來你們是朋友……”

孫駝子搖了搖頭,就又去給段開山那桌上菜了。

“恭喜。”

坐到遊龍生這桌的人喝了杯酒,吃了塊點心,這才抬頭對遊龍生和丁白雲說道,他說的當然是遊龍生和丁白雲定親的事。

丁白雲隻是看看眼前這人的麵相,又看看他鼓鼓囊囊的腰間,就知道他是誰了。

“謝謝,藍姐姐跟我提起過你。”丁白雲說道。

西門柔點點頭,忍不住瞥了遊龍生一眼,他當時借住藏劍山莊,直到走的時候,才知道那彩雲追月藍月怡,竟然就是鼎鼎有名的藍蠍子。

這還是藍月怡看在自己陪練多日的份上告訴自己的!

遊龍生哈哈一笑,遙敬了西門柔一杯。

另一邊,不認識遊龍生兩人和西門柔的段開山四人就大吃大喝了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即將到來的戰鬥做準備。

喝到興頭了,本性就暴露了。

於是紫麵膛的楊承祖就盯上了孫小紅,問她是不是賣唱的,唱的好了,重重有賞。

可惜孫小紅不會唱,隻會說,而且隻說江湖中最轟動的訊息,武林中最近發生的大事。

楊承祖撫掌笑道,“那你就說吧。”

結果孫小紅卻嫣然一笑,“我不會說,我隻會幫腔。”

丁白雲冷冷一笑,“廢物。”

遊龍生:_?

孫小紅:

天機老人抽了口旱菸,慢吞吞的道,“你可聽說過李尋歡這個名字?”

“我當然聽過,鼎鼎大名,仗義疏財的李探花嘛!”孫小紅立刻入戲,拍手笑道,“聽說小李飛刀,例不虛發,不知道是真是假?”

天機老人說道,“你去問問平湖百曉生,再去問問五毒童子,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孫小紅眼神一轉,“他們不是早就死了嗎?”

天機老人點點頭,“不錯,他們都死了,就因為他們不相信這句話。”

西門柔斜了這爺孫倆一眼,輕哼一聲。

“隻可惜李尋歡這樣的豪傑已經死了。”天機老人淡淡的道。

孫小紅忍不住又瞄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中年人,轉頭問道,“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殺死他?”

“當然就是他自己。”天機老人長嘆一聲,“可嘆……可惜……”

孫小紅也嘆了口氣,然後又問道,“除了他之外,還有什麼人可稱得上是英雄嗎?”

天機老人說道,“你可聽過阿飛這個名字?”

孫小紅又當捧哏,“聽說此人劍法之快,舉世無雙,不知是真是假?”

“鐵笛先生、少林心鑑、趙正義……”天機老人數著人頭,“他的劍法若是不快,這些人又怎會敗在他的劍下?”

“那這位阿飛如今又在哪裡?”孫小紅問道。

“他也失蹤了。”天機老人又嘆了口氣,“和李尋歡是一起失蹤的,同時失蹤的還有那位號稱武林第一美人的林仙兒。”

楊承祖皺眉聽了半天,終於忍不住了,“說了半天,你說的故事呢?”

天機老人磕了磕煙桿,淡淡的道,“像阿飛和李尋歡這樣的人物,都已不知下落,江湖中還會發生什麼大事?我老頭子還有什麼可說的?”

西門柔冷哼一聲,正待說話,卻不防丁白雲先忍不住了。

“倚老賣老,不知所謂,一知半解的就敢走江湖說書,話裡話外都隻說武功不說其他,武功高就算英雄的話,當今天下的第一英雄應該是金錢幫的上官金虹!”

一語既出,眾皆啞然。

上官金虹當然不是英雄,這世上就沒人會認為上官金虹是英雄,就連上官金虹自己都不會這麼認為。

丁白雲冷笑道,“如果不單說武功的話,那李尋歡和阿飛又算什麼英雄?一個是自以為是的獨夫,一個是濁蟲上腦的蠢貨罷了。”

眾人:〣()〣

(本章完)感覺一道劍光閃過,然後一柄長劍就突然斜斜飛了出去,“哚”的一聲,釘在了憐紅樓的牌匾上。再看場中時,花滿天兩手空空,而遊龍生的長劍劍尖,卻穩穩停在了他的胸前三寸之處。好快的劍!好準的劍!好強的劍!僅僅一招,就破了花滿天的一劍飛花,還擊飛了他的長劍!“我什麼都沒看到!”“我,我就看到了一道劍光。”“我看到他拔劍了,但是他怎麼破的一劍飛花,我卻沒看清楚。”花滿天盯著眼前的劍尖,臉色一片慘白。遊龍生收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