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為者 作品

第一章 車禍

    

之前對蘇沐提出的質疑,並沒有摻雜任何私心雜念,純粹本著對兩大集團負責的態度,對咱們省負責態度才會發問的。&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至於說到蘇沐是因為什麼原因而遲到的,我之前也不知道。再說...身骨架像是碎掉似的,難以忍受的疼痛傳遍身,蘇沐後背緊緊的貼著油漆馬路,滑出去老遠,額頭布滿著大顆大顆的汗珠,嘴裡發出痛苦的倒抽氣聲。

肋骨斷了!

躺倒在地的瞬間,蘇沐清楚的聽到肋骨斷掉的聲音,鉆心的疼痛使他想要掙紮著站起,卻又沒有辦法動。

“啊!蘇沐,你沒事吧?”

尖叫聲中被蘇沐抱在懷中的一個女子扭過腦袋,渾然不顧散開的秀發,滿臉焦急的低頭喊道。

“咳咳!”

蘇沐急喘著咳嗽了兩聲,露出一嘴潔白的牙齒,苦笑著道:“還好,暫時死不了!不過葉大小姐,你要是再不起來的話,我恐怕就會被你壓死。”

“啊!對不起!”

葉惜急忙掙紮著從蘇沐懷中站起,身穿一係白裙,麵容姣好,氣質溫雅的她,失去了平常的冷靜,能做的除了著急還是著急。

“我扶你起來!”

“別動我!”蘇沐急聲道:“我的肋骨好像斷了,幫忙叫救護車。”

“好,你等著!”葉惜瞧著蘇沐額頭滴下的汗珠,急忙跑到馬路旁邊,著急忙慌的掏出手機便撥起電話。

“蘇沐,你再等會,很救護車就來了!你可千萬不要出事!”葉惜真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現在著急的心情。

“葉惜,我沒事,死不了!”蘇沐故作瀟灑道。

“就知道硬撐,你都這樣了還說沒事,是不是想要我擔心死那?蘇沐,你放心,你要是有事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那個混蛋!”葉惜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閃動著的那種堅毅執著是蘇沐從來沒見過的。

要知道蘇沐和葉惜兩人的關係雖說沒有多鐵,但卻也絕對不算陌生。兩人都是江南大學經管院的學生,四年的大學生活,同在院學生會共事。雖然不是一個部,但彼此偶爾碰到也會說上兩句話。

蘇沐印象中的葉惜,屬於那種氣質高貴典雅,很為有教養,極少發脾氣的女孩。像是現在這樣憤怒,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想必換成誰,遇到這事都沒辦法冷靜。

要知道剛才如果不是蘇沐恰好在旁邊,恰好認出是葉惜,又在為危險的時候,出於本能而拚著性命,將葉惜從那輛直接急沖過來的車下救出的話,現在葉惜這條命已經丟掉。正值青春年華之時香消玉損,換誰都會瘋狂。

葉惜能夠忍著沒沖過去,質問那個開車的傢夥,已經是她的極限。

“對了蘇沐,你怎麼會在這裡?”葉惜突然問道。

“我怎麼會在這裡?是啊,我要是沒有在這裡的話,也不會受傷。不過葉大小姐,我還沒有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卻主動問我了。”蘇沐心底暗暗的苦笑著。

蘇沐就算再能想,都沒有想到過,大學畢業一年後第一次來盛京市,在母校旁邊的舊市場轉悠,出來便會碰到這事。

那!蘇沐想到這個,便有些著急的向著旁邊瞧去,果不其然剛才因為近乎本能的沖出去,一時沒有多想,便將那一厚遝子扔掉,現在散落的滿地都是。陣陣清風吹過,吹動著頁嘩啦作響。

“葉惜,我的”

蘇沐掙紮著就想站起,但就在這時一股難以抵抗的疼痛忽然從後背傳來,瞬間他便昏迷過去。

“蘇沐,你不要嚇我!”葉惜大聲喊道,想碰蘇沐卻又怕傷到他,不碰蘇沐卻又昏迷過去,一時間她站在旁邊乾著急沒辦法。

還好沒有多久救護車便趕到,將蘇沐很為小心的抬上車後,葉惜便跟著坐了上去,直到車開出去後,她懸著的心纔算放鬆一些。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拿起手機,撥出號碼後沖著那邊隻說了一句話便乾脆的撂下。

“我在江大前麵被車撞了,現在正去市一院。”

葉惜緊握著蘇沐的手,瞧著眼前這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蛋,心裡麵有道聲音急促的喊叫著。

“蘇沐,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千萬不能!”

剛才還亂哄哄的街道,這時已經恢復正常。滿地的舊被風刮的到處都是,地麵上那灘鮮血證明著剛才這裡發生過一場車禍。

而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車禍身上的時候,任誰都沒有注意到,就在蘇沐倒下鮮血流出的瞬間,原本身上斜跨著的包內,安靜放著的一本古色古香的,隨著鮮血的融入瞬息不見。

盛京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病監護室。

蘇沐從被送進來後,便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原本醫院是沒想著將他安排到這裡,畢竟隻是一場車禍,而且這車禍明顯沒有撞到人。蘇沐是救人的,就算斷了幾根骨頭,也早就給接好,安心休養就成。

然而誰想到蘇沐就是沒有醒來!

這讓葉惜急壞了,在她的強烈要求下,蘇沐住進了重病監護室。並且葉惜還發話,除非他醒來,不然絕對不能走出去半步。

對此不以為然的醫院主治醫生,剛說出這不可能的時候,出現在葉惜身邊的人,隻是向他亮出了工作證,他便臉色大變,想都沒想便安排好一切,並且保證24小時都在醫院內隨叫隨到。

沒辦法,誰讓人家來頭太大!大到院長站在身邊,都不敢大喘氣。

“小惜,這裡我都安排好了,你就跟我回家吧!”

此刻站在病房內說話的是一個男子,大約五十歲左右,穿著一身很為講究的衣服,五官宛如刀刻般棱角分明。即便是隨意的站在那裡,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氣息,都讓人感到有種法呼吸的窒息感,很顯然是久居上位養成的氣質。

他便是葉惜的父親,葉安邦。

“不!爸,蘇沐是因為救我才受傷的,他現在人躺在病床上還沒有醒來,我怎麼能夠一走了之?我要陪在這裡,直到他醒過來。”葉惜沉聲道。

深知葉惜性格的葉安邦,知道自己這個寶貝女兒決定了的事,任憑自己再怎麼說都不會改,他也便沒有強求。

“那好,你想要在這裡陪著的話就先陪著,等到我忙完再過來。”葉安邦說道。

“爸,你去上班吧,我沒事!”葉惜扭頭微微一笑。

“好!”葉安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走出病房。至於剩下的事,就算他不說,都會有人安排好的。

“蘇沐,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醒來?”葉惜坐在床邊,盯著蘇沐的臉喃喃道。

江大四年,就算是葉惜親密的閨蜜,都沒有誰知道在她心中,一直有著一個男子的身影,他便是蘇沐。

盡管蘇沐不是什麼高官權貴,也沒有多少錢揮霍,但他那種不管任何時候做任何事都保持著的絕對自信,從來不因為出身不好而有任何自卑的坦然微笑,都深深的讓葉惜為之著迷。然而因為各種原因,直到畢業葉惜都沒有向蘇沐表白。

原本以為兩人不會再有交集,卻沒想到畢業一年後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麵。這讓葉惜那顆沉寂的心,又開始活躍起來。

葉惜現在隻有一個念頭,祈求蘇沐安然恙的醒來。

對這些根本不知情的蘇沐,如今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他從被抬上救護車的那時候,便感覺有些不對勁。身的血脈像是汽油點燃般,被灼燒的疼痛難忍。他按捺不住想要狂吼,但嗓子彷彿被什麼東西卡住似的,硬是喊不出一聲來。

而且隱約中蘇沐有種錯覺,他竟然能聽到骨骼好像春筍破土般發出的那種清脆聲響。簡單的說,蘇沐整具身子現在便是一個煉鋼爐,裡麵的所有細胞都在形中被淬煉著。他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能做的除了咬緊牙關默默承受別他法。

在燃燒著的血脈逐漸熄滅,蘇沐感覺情況有些好轉的時候,腦海中轟的傳來一聲爆炸,隨即他詭異的發現,意識中竟然出現一道神秘的榜單。

而在這道榜單上方居中位置,赫然冒出兩個筆鋒強勁的篆體古字:!

第二章 腦海短暫的狂風暴雨過後,蘇沐很便恢復清醒,思索著這個榜單是什麼,又是怎麼出現的。而就在他陷入到這種思索中的時候,悄聲息中開始旋轉。每次旋轉都會有著數蝌蚪文般的字型湧出,很為柔和的儲藏起來。

前前後後總共旋轉了有四個小時,直到蘇沐感覺腦袋有些針刺般疼痛的時候,纔算停止下來。

而這時已經是黃昏。

晚霞透過戶射進病房,照在身上,蘇沐緩緩睜開雙眼。不知道為什麼,車禍時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現在消失的影蹤,整個人比眼前還要精神。那幾根斷掉的骨頭,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似的,沒有一點不適。

“咦!”

蘇沐瞧見坐在病床邊有些睏倦的葉惜,沒有想到她竟然還在這裡。剛剛翻了一下身,想著坐起來,葉惜這時睜開了雙眼。

“蘇沐,你醒了?感覺怎麼樣?要不要我叫醫生?你想吃什麼,我現在就給你去買。”葉惜急聲道。

“別忙活了!”蘇沐笑著坐起來,“葉惜,我沒事,好了!對了,你沒事吧?沒有傷到哪吧?”

“我沒事!”葉惜說道:“你先別亂動,我把醫生喊來!”

“真不用”

蘇沐的話還沒有說完,葉惜便跑出病房,將在旁邊守著的醫生喊來。醫生進來為蘇沐很為仔細的檢查一遍後,忍不住皺起眉頭,有些難以相信的搖晃著腦袋。

“這怎麼可能?你的骨頭分明都斷了,就算想動至少也得休養了半個月。奇怪了,你現在怎麼一點事都沒有?”

“或許是我身體好唄,要知道我當初在大學的時候,可是武協的會長。行了醫生,我沒事,在這裡躺會就能出院了,您去忙吧。”蘇沐笑著道。

“奇怪了,真的是奇怪了,難道這傢夥的身體真的這麼厲害?”醫生自言自語著走出病房。

“你真的沒事?”葉惜懷疑著問道:“別怕,如果你是害怕住院的話,根本不用擔心,一切有我那。”

“葉惜,我說好了真的好了,不信你瞧!”蘇沐蹭的從床上坐起,很為利索的下地,有模有樣的打了一套形意拳。

動作行雲流水,哪裡有半點受傷的跡象?

直到這時葉惜才相信,蘇沐真的沒事。

“你沒事就好,剛才你不知道,真的很危險。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想現在自己已經死了。”葉惜真誠道。

“和我這麼客氣乾什麼!好歹咱們都是一個院的,你有危險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蘇沐微笑著道。

“對了,蘇沐大學畢業後怎麼就沒有你的訊息了,你去哪了?”

“我能去哪?回老家當了個小公務員。”

“你現在是公務員?”

“你那什麼眼神?不相信嗎?告訴你,我可不是一般的公務員,我可是副鎮長!”

“真的假的?”

“不相信嗎?不相信的話有空去我那轉轉,讓你瞧瞧。”

“吹牛吧你,還有你這次回來乾什麼的?怎麼回來也不打聲招呼?”

“糟糕!我的那些那?”

“?什麼?”

從蘇沐的口中葉惜知道,他真的沒有說謊,大學畢業後他便參加了市裡麵組織的公務員考試。雖然考上但因為沒門沒勢力,結果被分配到老家黑山鎮。因為分配之前在縣委政府辦乾了小半年,後來家裡托了老遠的親戚才勉強讓他回到黑山鎮,並且成為了副鎮長。

然而你千萬別以為這個副鎮長多牛逼,要知道在邢唐縣,黑山鎮就是窮困的代名詞。再沒有什麼地方比黑山鎮還要窮,要路沒路,一望際的大山橫躺在這裡。黑山鎮窮到外麵其餘鎮的人,都沒有誰想著把閨女嫁過來。

誰家閨女嫁到黑山鎮,那便意味著掉進了萬丈火坑。

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哪個乾部想著來黑山鎮,就算過來的也是乾不了幾天,便想盡辦法調走。

蘇沐作為江大的畢業生,作為當年公務員考試的第一名,加上那個親戚的打招呼,分配到黑山鎮後便被委以副鎮長的身份。二十二歲的副鎮長,主管黑山鎮鎮的文化衛生工作,說穿了還是半點權力沒有。

這次前來省城盛京市,蘇沐辦些私事的同時,另外的任務便是為黑山鎮一個山村的小學生購買些本。而在江大旁邊有一個舊市場,在那裡買到後,蘇沐便想著趁天沒黑趕回去,誰想到會撞上這事。

原來是這樣!

葉惜瞧著蘇沐的眼神分明多出一種崇拜,“蘇沐,我是真的沒有想到,當年叱吒經管院的第一才子,如今會成為一個鎮長。你放心吧,那些交給我了,過幾天我便會帶著去黑山鎮找你。”

“真的?”蘇沐眼放亮光,四年的大學生活他雖然對葉惜瞭解不深,卻也知道她的家境應該不錯。如果有了她的幫忙,這事倒是很容易做到。

沒有去過黑山鎮的人,是法想像那裡的貧困。作為土生土長的黑山鎮人,蘇沐深切的感受到,想要擺脫這種情況,就必須讓多的孩子走出來。

當然蘇沐知道這樣根本沒辦法治本,他也想著發展經濟,徹底改變黑山鎮的現狀。但他隻是個有名實的副鎮長,想要做些什麼,沒權一點都不現實。

畢業一年多的磨煉,早就將蘇沐身上那股初出茅廬的憤青勁頭抹去。大學是大學,社會是社會,兩者的差別太大了。

“當然是真的,就當是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吧。”葉惜點頭道。

蘇沐瞧著眼前這張沐浴在晚霞中的臉蛋,一時間竟然看呆了。但很他便清醒過來,四年的大學生涯,一年的社會磨煉,使蘇沐深深知道自己和葉惜之間就是兩條不可跨越的鴻溝。彼此身份背景相差的懸殊,絕對沒有站在一起的可能。

與其奢想那些虛妄的事情,不如靜下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黑山鎮的那些貧困小學生做點實事。

“那就多謝了!”

蘇沐和葉惜又聊了一會,他才知道原來葉惜畢業後沒有離校,而是讀了母校的研究生,現在仍然沒有離開江大。

就這樣閑聊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禁閉的病房大門被推開,幾道身影閃了進來,為首的赫然便是葉安邦。

“爸,你來了!”葉惜笑著道:“我給您正式介紹下,這位便是蘇沐,我大學同學,就是他救的我。”

“小蘇,謝謝!”葉安邦走上前,握住蘇沐的手很為真誠的說道。

“蘇沐,你怎麼了?這是我爸!”葉惜低聲道。

原本葉惜以為依著蘇沐的性格,即便是見到自己爸爸,也應該不會怎樣。但她發現自己錯了,因為此時的蘇沐竟然像是被雷擊中般,呆呆的站在當地,臉上的表情相當震驚,盯著葉安邦,就像是見到鬼似的。

眼前這男子便是葉惜的老爸!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自己腦海中的榜單竟然會變成這樣?

蘇沐錯愕的站立當地,盯著葉安邦,雙手被他握著,久久沒有回過神來。的確蘇沐並非因為見害怕葉安邦而變成這樣,實在是因為就在葉安邦出現的瞬間,蘇沐腦海中已經消失了的那張神秘榜單呼的出現,並且上麵清晰的出現幾行字。

姓名:葉安邦!

職務:江南省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

喜好:奇石!

親密度:四十!

太詭異了!

這個榜單竟然這麼誇張,僅僅是握手,便能一下看穿對方的基本資料。如果不是親身經歷著,打死蘇沐都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等下,這是什麼?就在這時蘇沐腦海中倏的出現一些字:親密度上限為一百,衡量基本標準為二十。超過五十,說明對你好感倍增,超過八十說明值得信任,超過九十意味著對你沒任何防備。

數字越大親密度越高便意味著對方對你越有好感!

數字越小親密度越低便意味著對方對你印象平常!

這是真的嗎?

難道說眼前這人真的便是江南省省委常委,掌管著省數人官帽子的組織部部長,葉安邦?

稍等稍等,葉惜剛才叫他什麼?爸!莫非葉惜是葉安邦的掌上明珠,她的老爹來頭這麼大!自己一直以來都猜錯了,葉惜家不是經商的,而是做官的!

葉安邦安然站立,瞧著神情有些愣住的蘇沐,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做官做到他這個份上,喜怒哀樂不行於色是基本功。

“王院長,小蘇他沒事吧?”葉安邦淡然道。

“沒事,絕對沒事!”跟在旁邊的市一院院長急忙道:“經過我們的檢查,他已經完康復。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要是能在這裡觀察幾天好。”

“那就好!”葉安邦轉身不動聲色間,將手收回來柔聲道:“小惜,你說那?”

“蘇沐,你說話啊,這是我爸。”葉惜使勁拉了拉蘇沐的衣角,她沒想到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向沉穩淡定談吐自如的蘇沐,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說他已經認出葉安邦的身份不成?

“沒道理啊,兩人不過纔是第一次見麵,而且爸爸也是不久前才調到江南省,一向低調的他連電視都沒有怎麼上過,蘇沐沒可能認識的。”葉惜暗暗道。

蘇沐在葉惜的搖晃下,很便從震驚中醒來,深吸口氣,將狀態調整回來後,沖著葉安邦不卑不亢道:“伯父!”

就是伯父!

蘇沐現在怎麼都沒有道理喊出葉安邦的官位,雖然他真的不知道葉安邦是剛剛調進江南省的,但此刻的形勢很顯然不能喊葉部長。

“你叫蘇沐?和小惜都是江大的?”葉安邦微笑道。

“是的,伯父,我和葉惜都是江大的學生,是經管院的。”蘇沐坦然道。

“不錯,很好!如果不是你的話,小惜現在恐怕就危險了。蘇沐,有時間的話去家裡坐坐,讓你伯母下廚給你做兩個小菜。怎麼說你們都是同門,就算沒有這事也應該來往些嘛。”葉安邦笑著道。

“有時間的話,我肯定會上門拜訪伯父伯母。”蘇沐並沒有拿和葉惜同校的事情繼續說事,而是點出要去拜訪葉安邦兩位。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讓葉安邦心裡暗暗點頭,孺子可教!

“蘇沐,我聽說你現在已經是咱們江南省的黑山鎮的副鎮長,是嗎?”葉安邦坐下後隨意道。

果然不愧是組織部部長!

蘇沐可不認為葉安邦早就知道自己,想必是救下葉惜住進醫院後,葉安邦讓人查檔案知道的。在他心裡有種猜測,恐怕連自己的家庭成分,葉安邦都知道的清清楚楚。這便是上位者的優勢!

他們想知道的事情,還從來沒有查不到的!

“是的,伯父,我現在是黑山鎮的副鎮長,主抓文化衛生工作。”蘇沐按捺著心中的波動很為平靜道。

主抓文化衛生?聽到蘇沐的話葉安邦眉頭微微一皺,這黑山鎮鎮政府到底是乾什麼吃的。讓江大經管院的優秀畢業生,竟然去負責這方麵的事,簡直就是胡鬧。當然這樣的念頭他隻是一閃而過,並沒有追究。

事事躬親,葉安邦還不得累死!

“爸,你這是乾嘛那?蘇沐剛醒來,傷勢還沒有好那,你就少說兩句吧。先讓他休息,等到好了再說。”葉惜嗔怒道。

“好!好!你瞧我光顧著和小蘇說話了,都忘了這事。王院長,小蘇就在這裡先住下了,等到什麼時候好了什麼時候才能離開,知道嗎?”葉安邦淡然道。

“您放心!”王院長急聲道。

“那好,就這樣。”葉安邦微笑著又說了兩句,便和葉惜離開病房。反正現在蘇沐已經沒事,葉惜也便放下心。

等到房內隻剩下自己後,蘇沐臉上的笑容變的越發濃鬱,因為從現在起,他擁有了一件能讓他在官場上縱橫睥睨的大殺器!小說 (宣城文學)之前有件事想要和他溝通下。帶著疑惑蘇沐出現在市委,坐到了會客區,而當他聽到談睿所說的事情是何時,心底不由露出一抹譏誚冷笑。談睿,你還真的是有意思,總是在有意無意間挑戰我的底線是吧?談睿要說的就是人事任命事項。其實嚴格說起來蘇沐也並非是反對談睿涉足人事,畢竟人事任命原本就是市委書記的分內之事,但他不喜歡的是談睿討論這事的口氣,好像就是在施捨一樣。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擺明他已經掌握了錦繡市的大局,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