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為者 作品

5686章不想說也不能說的秘密

    

,就是這樣的眼神,硬是讓顧美這樣的人,感覺到一陣心驚肉跳。顧美怎麼都沒有想到,以前在高開區的蘇沐,如今能夠有著這樣的氣勢。光是這樣的眼神,竟然讓顧美有種麵對趙天華時的感覺。到底是省委領導,真的是不簡單!“顧局,我來這裡是想要拿點資料的,這事李書記是知道的。我想就算是李書記不知道,我也有這樣的權力吧?”蘇沐淡然道。“當然,當然!”顧美道。“作為省委督查室主任,顧局,我對貴局的工作作風真的是不敢恭維,...賬號:

棉花糖 視覺設定:

微軟雅黑 拓荒者俱樂部的內部裝修十分的奢侈華麗,走在這裡你能感受到的除了金碧輝煌,光彩奪目外,不會再有第二種感覺。而這些卻並不是讓蘇沐有所動容的原因,他之所以瞳孔微縮,目光凝聚,則是那些擺放在各個角落的古董。依著蘇沐的眼力勁,當然能分辨出來這些古董都是真貨,而且分明就是從天朝流落出來的。

如今在國外,隻要你能看到的古董文物,基本上隻有兩個渠道:第一是當年依靠侵略戰爭掠奪的;第二就是走私販賣過來的。而不管是哪種方式,都不是正當途徑的。

你們當年靠著絕對武力強行從別人家中將東西搶走,現在則堂而皇之的擺放在這裡當成是你們家的收藏品,做人能不能不要這麼無恥?做人真的是一點底線都不講究嗎?

光是沖著眼前這些古董,蘇沐對這個所謂的門羅家族便沒有多少好感。

葉惜是誰?

她是蘇沐選中的女人,隻要心上人有任何情緒波動,她都能敏銳捕捉到。所以幾乎就在蘇沐眉角不經意挑起的同時,她就知道蘇沐是因為什麼,心情而陡然變的陰沉下來。像是這幕,葉惜雖然說早就有所預料,隻不過這事涉及到門羅家族的原則問題,即便葉惜和夜鶯是所謂的閨蜜,都沒有辦法強迫人家夜鶯將東西全都無條件拿出來不是。

“蘇沐,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但這事和夜鶯沒有什麼關係。夜鶯繼承的不過是門羅家族的末落,她並不曾掌握過任何輝煌,從她成為家主到現在隻不過才十年,你說十年能讓門羅家族勉強撐下去就夠可以的,你還想要奢求她能做出什麼舉動來?你認為她能左右這些古董的歸屬嗎?根本不可能,她要真的敢將這些價值昂貴的古董全都送還給天朝的話,我相信即便在門羅家族中,她都會遭受到圍攻。”葉惜小聲解釋道,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非要給蘇沐說這些。

或許在葉惜心中,真的將夜鶯當成閨蜜看待。

“你是說夜鶯還沒有辦法將門羅家族完全掌控在手中?或者簡單說,夜鶯不過就是門羅家族那群人推出來的一個代理人?要是說夜鶯不合格的話,是隨時會被踢出局嗎?”蘇沐眼神玩味道。

“你這話說得太直接了,我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就是事實。”葉惜無奈聳聳肩膀,“外界都認為夜鶯很風光,年紀輕輕就成為一個家族的家主,卻不知道她背後所要承擔的責任有多重,不知道每個夜晚夜鶯都會流多少淚水。我是親眼看到過夜鶯哭泣的,所以說我能知道夜鶯的心裡有多苦。要不是有薩爾在身邊照應的話,我相信夜鶯在家族中所要承受的壓力和嘲諷會更大。”

蘇沐也沒有想到夜鶯會有如此悲慘的內情。

忍辱負重嗎?

蘇沐腦海中浮現出來的是這個詞,要像是葉惜所說的那樣,夜鶯能走到現在當真不容易。隻是這種女人要說沒有半點手段的話,蘇沐也絕對不會相信的。直覺告訴他,就夜鶯這樣的主兒,所掌握的底牌肯定不會是一張,所進行的謀劃絕對不會簡單。想到她剛才所說的要向葉惜給出的解釋,蘇沐嘴角就露出一抹淡然笑容。

“咱們就等著她來解釋吧。”

“好。”葉惜知道蘇沐已經動心。

隻要是葉惜說出來的話,蘇沐都會耐心傾聽,隻要是葉惜想做的事,蘇沐都會毫不猶豫的去做。她就是因為對這個相當有信心,所以才會當著蘇沐的麵說出夜鶯的隱秘。其實這些事情並非是什麼隱秘,就連歐米都清楚夜鶯這個家主是怎麼回事。假如說夜鶯當真掌握著門羅家族重權,你以為歐米敢像是剛才那樣隨意挑釁?

拓荒者俱樂部主席辦公室。

蘇沐和葉惜坐在這裡的會客區,夜鶯坐在他們對麵,除了三個人外,就再沒有任何人留在這裡。所有人全都被安排在辦公室外麵,就連薩爾都沒資格參與。

“葉惜,我知道你肯定很奇怪,剛才我為什麼要讓你別對歐米動手,按理來說歐米做出這種舉動,咱們再往死的收拾也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就算是將他弄死都成。這事隻要你手腳做的利索點,不要留下證據就成。就算有人懷疑又能如何?難不成他們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還敢對你有任何挑釁為難之舉嗎?”夜鶯深吸一口氣,眼神清澈鎮定,開始她的解釋。

“說重點吧。”葉惜隨意玩弄著桌上的一塊玉璽,輕描淡寫道,這種殊途同歸的官場話多說無益。

“他是誰?”夜鶯沒有準備就這樣便將計劃全盤托出,而是望向蘇沐,她很想要知道蘇沐的真正身份。在沒有辦法確定蘇沐是不是真的能為她保密之前,夜鶯不會愚蠢到就此相信。

夜鶯能相信葉惜,卻並不代表她就會相信蘇沐。

至於說到夜鶯會相信葉惜,是因為葉惜對她有救命之恩。要沒有當初的搭救,現在夜鶯早就變成一具死屍,又何談能像是現在這般做到這裡聊天?所以她才會對葉惜倍加信任。

“我是誰很重要嗎?”蘇沐波瀾不驚道。

“是的,這個對我很重要。因為我下麵要說的話,不僅關繫到我的死活,還關繫到很多人的死活。要是沒有辦法確認你是否可信的話,我是不會多說什麼的。”夜鶯眼神固執道。

從夜鶯的話語中,蘇沐能感覺到她不是在開玩笑。除非動用,不然她是絕對不會將心事說出來。但即便如此,也不是說蘇沐就不會放棄動用。因為夜鶯的態度這麼慎重,就說明她即將說出來的話很重要,如此重要的話語,你說蘇沐能不確定其真實性嗎?你說是真話就是真話嗎?必須動用窺探。

“喝點水吧,你太緊張了。”蘇沐起身將擺放在桌麵上的一瓶礦泉水遞給夜鶯,在後者接過後,他的隨即開始旋轉起來。當夜鶯的所有情報全都烙印在腦海裡的時候,他發現葉惜剛才的話果然沒錯,這個夜鶯的人生果然是悲慘的,而且她還清楚知道自己的悲慘是誰造成的,所以才會處心積慮要佈置出來這麼大一個局。

而這個局還是建立在這十大鶯的臥薪嘗膽基礎上。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夜鶯的父親就是被門羅家族,那個現在真正掌握實權的那個老人殺死的,當初最有希望繼承門羅家族大權的就是夜鶯父親,誰想那個老人心生嫉妒,才安排人製造出來一場意外車禍,奪走了夜鶯父親的性命。至於夜鶯母親也因為過度悲傷,在一年後也不幸離世。

夜鶯知道這些,她比誰都明白到底是誰殺死她父親的,但她卻硬是保持著沉默,將這事當作從來就沒有察覺過的秘密。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多麼薄弱,靠著她的力量想要和那個老人抗衡的話,絕對會死得很突然。

以前那次逃命也是那個老人設計的。要不是因為葉惜出手乾涉的話,夜鶯早就已經死掉。

沒有死的夜鶯,繼續扮演著門羅家族家主的身份,一直到現在。這十大鶯都像是一個傀儡似的在為門羅家族賺錢,也就是她能給其餘人帶來金錢收益,所以說她才能活著。假如說有朝一日她沒有任何用處的話,第一個想要她死的人不是亞肯羅布家族,而會是門羅家族。

一個可憐的女人。

蘇沐知道這些,又知道夜鶯的窺私中明確顯露出來的,她真的是將葉惜當成閨蜜看待,所以說她希望現在要做的這事能得到葉惜幫忙。因為葉惜隻要肯出手加進來,她就有著九成把握能成功。

但現在夜鶯必須知道蘇沐的真實身份。

“夜鶯,你能相信他的。”葉惜平靜道。

“葉惜,你不知道的,我即將給你說的秘密有多重要。我說出來這個秘密後,我的生死就相當於是掌控在你的手中。當然我對你是完全相信的,但我不敢保證他也值得信任。他是你的什麼人?你能夠這麼肯定?依著我對你的瞭解,你不會對隨便一個人都相信的,更別說還是會對一個男人?難道說他就是蘇沐?”夜鶯的分析推斷能力很強,三言兩句間就從蛛絲馬跡中做出最準確推斷。

蘇沐沉默不語。

葉惜麵帶笑容。

夜鶯瞧著兩個人的模樣,眼神越發明亮起來,“不會吧?難道說我猜對了,他真的就是蘇沐?不可能啊,我見過蘇沐照片,知道他不是這個模樣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夜鶯,他的真實身份你就不要追究,我是不會說出來的,你隻要清楚,我對他是無條件的信任,就沒有什麼事是我不能讓他知道的。盛世騰龍的任何一項決定他都有權做出,所以你想要讓我幫你忙的話,就趕緊說出你的秘密吧。”葉惜神情不變說道。

“我明白了。”

夜鶯現在已經能肯定崖山就是蘇沐,不然怎麼能讓葉惜說出這種話來。既然知道你是蘇沐,那我有些話我也就沒有必要藏著掖著,的確能說給你聽。

所以夜鶯開始毫無保留地講述秘密。

而這個秘密不管是蘇沐還是葉惜,都沒有想到,因為知道這個秘密後,對盛世騰龍會帶來前所未有的一次大轉折。r1152“董老師您又去縣城給孩子們帶書去了嗎?真的是辛苦您了,要不今晚上來我家咱們喝點?”“我那裡有風乾的兔肉。董老師我給您切點去。”“董老師好啊,您那邊來客人了嗎?到我家拿隻雞去燒吧?”隨著董紅軍走進石磨村,隻要是看到他的人全都熱情的打招呼,沒有誰的身上不帶著笑容,他們看向董紅軍的眼神是那樣柔和親切,是將董紅軍當成這個村子一份子的表現。而董紅軍也表現的很到位,隻要是見到的人,全都跟他們笑嗬嗬的打著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