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為者 作品

5687章長刀所向

    

邢唐縣縣委發話下派?在蘇沐看來,後者的可能明顯要多一些。而這顯然也是梁昌貴現在比較關心的問題。“縣裡麵會怎麼做咱管不著,但我想這事不會拖太久,很快便會拿出一個定論來。但不管怎樣,蘇沐,隻要你做好自己分內的事,真正的為黑山鎮謀求福利,這黑山鎮沒有誰能拖你後腿!”梁昌貴坦然道。黑山鎮的領導班子總共是七個人,梁昌貴這邊有紀委書記和副書記,再加上蘇沐那便是四票。至於空出來的兩個副鎮長和黨政辦主任,就算全加...箭簇市二環邊上有個很出名的地叫做嶽公館。

這裡就是嶽是群的私人府邸。

能夠在箭簇市寸土寸金的地方擁有這樣大的一塊地皮,就足以看出來嶽是群不僅資本雄厚,而且能耐非凡。

現在這裡卻是全部戒嚴,各處的監控都開啟運轉,公館內部的保安更是如交織一般穿插巡邏。

占地麵積足足有幾個足球場大小的嶽公館,安保工作做得是水泄不通,連隻蒼蠅都別想飛進去。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加瑪拉的到來。

嶽是群是個小心謹慎的人,他很清楚加瑪拉身邊是有能人,不然也不可能從馬千戶手中搶走千年天山雪蓮,並且乾掉對方。

但恰恰是因為馬千戶的死,讓嶽是群有些害怕,提心吊膽,最近一段時間都格外叮囑加強了防禦,才能安心睡覺。

嶽公館外麵一條偏僻小路上。

“就是這裡!”

皇甫青庭此刻的身份不是箭簇市的市委書記,而是一名古武者。

他神情凝重的盯著嶽公館,沉聲說道:“根據情報,千年天山雪蓮就在加瑪拉隨身攜帶著的手提箱中,你隻要找到加瑪拉就能拿到東西。”

“不過這座嶽公館眼下提高了警戒,不是那麼容易進去了。蘇沐,你說咱們真的要按照之前製定的計劃來吧?那樣會不會有些太冒險?”

“冒險?”

蘇沐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弧度,“沒有什麼冒險不冒險的,這樣一座坡公館還不放在我眼中。”

“青庭,你應該感到慶幸,這次是讓我出手,要是換做王侯,指不定會釀出什麼樣的慘案出來。”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不會保證會手下留情,充其量就是不殺人便是。所以你要做的就是,給我全麵封鎖嶽公館附近的交通,我要這裡成為真空地帶,即便是報警,都不會有人來解救這幫窮兇極惡的歹徒。”

“那些執法力量,一會過來等著收尾便是。”

“再說,我真的替你害臊,你不是說皇甫家族是箭簇市的絕對掌控者嗎?在你的絕對掌控中,竟然還能有這樣奢華的公館存在,你不覺得丟人嗎?”

“別給我說你不清楚嶽是群是個什麼樣的貨色,你怎麼能容忍這種貨色如此耀武揚威!”

被蘇沐這樣毫不客氣的嘲諷,皇甫青庭麵露一絲羞愧。

“你說的很對,這個嶽是群的確是箭簇市的一顆毒瘤,因為他,箭簇市的很多企業都深受其傷害。”

“你之前說的陳氏冶金便是其中一個,我是知道陳家的,也知道那位被譽為箭簇市美男子的陳場。”

“算了,不說這些,說再多都是沒用的。今晚過後,嶽是群就會成為箭簇市的歷史,你說的讓我幫忙扶持陳家陳場,我也會做到的!”皇甫青庭眼底閃過一抹冷厲。

“早該這樣,行了,我去了!”

就在蘇沐閑庭信步走向嶽公館的時候,皇甫青庭這邊已經是拿起電話,肅聲說道:“劉臻,你那邊安排好沒有?”

“皇甫書記,所有小隊都已經處於待命中。您放心,這次我是直接從下麵調動過來的人,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泄密。隻要您那邊一聲令下,就能包圍拿下嶽公館。”箭簇市市公安局局長劉臻沉聲說道。

“好,隨時待命!”

“是!”

嶽公館外麵。

在這裡有著一個門衛安全亭,裡麵坐著兩個保安,他們隨意閑聊的同時,偶爾瞥向旁邊的監視器。

在他們看來,這份工作簡直太輕鬆了,什麼都不需要做,就是這樣看看監視器,有情況就匯報,沒情況就保持安逸休息。

這裡會有情況嗎?當然不會,這裡是嶽公館,誰會瞎眼來這裡鬧事,隻要敢鬧事,統統抓起搞死搞殘。

“你說咱們嶽老爺這次是怎麼想的?竟然讓那群阿三都住進嶽公館來。他們是阿三啊,一群垃圾貨。”

“噓,你小點聲說話行不行?要是被人聽到傳到嶽老爺那,你的飯碗還想不想要?”

“我就是感覺不爽而已!”

“不爽也得忍著,咱們吃的就是這碗飯,做好咱們的分內差事就成。至於說到嶽老爺的做法,他的想法和你有關係嗎?”

“感覺真特麼的憋屈!”

即便是在這嶽公館中,也並不是說所有人都認可嶽是群的做法。

他們是不清楚嶽是群到底想做什麼,但他招待加瑪拉的那種殷勤勁頭,那種諂媚表情,卻讓有些人不服和不忿。

但沒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你吃著人家的飯,拿著人家的錢,難道說還想要和人家對著來嗎?

真的要敢那樣做,飯碗絕對不保。

黑夜掩飾下,蘇沐的身影恍若閃電般的從門口消失,所謂的院墻對他來說不過就是花架子的把戲。

至於說到這裡的監控器,更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雖然監控著很多角落,但肯定總有視覺盲區,而且蘇沐的速度太快,快到那些盯著監控器的人,都隻是認為是一陣風刮過,而不會有別的任何想法。

公館奢華的餐廳。

嶽是群現在窮的應該說隻剩下錢,在這種情況下,他是絕對不會吝嗇的。

隻要是嶽公館中的地方,都窮盡奢侈之風,餐廳作為吃飯的地方,更是會被當做重中之重對待。

除非是親眼看到,不然外人難以置信,在嶽公館中竟然有八大主題餐廳。

每個餐廳都對應著一個國家的風格,像是現在所在的便是阿三風格。

沒辦法,誰讓加瑪拉是嶽是群的重點客戶物件,怎麼能不照顧到阿三國家!

“嶽先生,你真的是個很有生活品味的人,和你這樣的人合作,真是讓人安心啊。”加瑪拉掃視著四周熟悉的裝飾,心滿意足的說道,吃著眼前香噴噴的咖哩飯,心情十分舒爽。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您大老遠的過來,我當然要讓你感受賓至如歸的待遇?您要是願意的話,咱們還可以換成其餘主題餐廳。”嶽是群謙虛的笑道。

“這裡就挺好的!”

兩人邊吃邊聊。

在差不多快要結束的時候,嶽是群突然說道:“加瑪拉先生,我不知道那些小藥植您帶回去是做什麼用的,但相信應該是有用途的。”

“我也知道小藥植主要的功效便是提升人的潛能,這樣,這次我多加兩株小藥植給您,條件就是希望您在製造出來丹藥後,能不能給我一顆!”

“當然,丹藥是我們華夏的說法,用你們國家的解釋應該是叫做基因藥物。”

加瑪拉瞳孔驟然一縮,望向嶽是群的眼神流露出一種探究。

“嶽先生,你想要基因藥物?”

“對,我是想要。”

嶽是群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眼神灼熱的說道:“加瑪拉先生,我也一把年紀的人了,現在越發感覺心力憔悴,想著是不是服用些基因藥物調理改善下。”

“您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對您的基因藥物有任何覬覦之心,您要是不放心的話,我甚至可以當場服用的。”

“這樣的話…”

加瑪拉略作猶豫後便開懷大笑著說道:“嶽先生真的是客氣,不就是點基因藥物嗎?沒問題,我們可以送你的。”

“隻要你今後能找到像是千年天山雪蓮這樣的大藥植,你想要多少基因藥物都不是問題!”

“那就提前謝謝了!”嶽是群興奮的說道。

“還真是夠賤的!隻是點基因藥物就將你收買,你就能將自己的靈魂出賣,心甘情願的當人家的走狗,為人家搜羅華夏的寶貝,你說說自己是不是個數典忘祖的王八蛋!”

就在這時一道戲虐中帶著些許冷漠的嘲諷聲,在餐廳中陡然響起。

隨之蘇沐的身影像是鬼魅般的從窗戶方向出現,步步靠近的同時,臉上的蔑視神情異常濃烈。

“你是誰?”

驟然間看到蘇沐就這樣鬼魅般的出現,嶽是群心底冒出一股驚駭,但久經沙場的他表麵卻是非常鎮定坦然,沖著加瑪拉微微示意不用緊張後,厲聲嗬斥。

“這裡是嶽公館,距離最近的派出所隻有三分鐘的路程,我不管你是誰,更加不管你有什麼目的,哪裡來從哪裡出去。”

“我可以當做沒有看到你,可以既往不咎。否則隻要我報警,你便別想再有翻身之日,你必然會將牢底坐穿不說,我能保證你在裡麵的日子會十分精彩。”

“我將讓你在撿肥皂中,屈辱的過完下半生。所以在你做出任何舉動前,請三思!”

先聲奪人!

這歷來都是嶽是群的拿手好戲,是他的殺手鐧。

不論眼前是誰,隻要先唬住對方,總是能為自己贏得反應機會。而隻要有那麼一線機會,他就能順勢翻身!

像是現在!

他不相信這裡發生的事情,外麵的保安全然不知,隻要自己的聲音高點,外麵的人聽到後就會蜂擁而至。

到那時,隻是孤身一人的蘇沐必將成為自己的階下囚,他就能隨意折磨蹂躪這個闖入者了。

尼瑪的,敢亂闖我的地盤,還想要完整囫圇著回去,可能嗎?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加瑪拉坐在旁邊,自始至終的沒有說話,他在摸不清形勢前,是不會亂發言。

可你沉默,並不意味著就能置身事外。

蘇沐無視掉嶽是群的威脅,側身望著加瑪拉,脫口而出的話,讓餐廳中的兩人剎那間色變。

加瑪拉更是震驚的緊盯著蘇沐,身體裡爆發出一股狂怒的暴戾氣息。不會像你蘇沐這樣沒有點原則。不過事實證明蘇沐這次倒是又給賭對,他的不死又成為了全國明星。該死的蘇沐。你一天不出風頭的話難道就會死嗎?一早上談睿都是在這種暗暗咒罵和嘀咕中度過,下午當他走進辦公室還沒有來及坐下時,他的私人手機突然響起,看到是誰打過來的後,他眉頭不由微皺,怎麼會是他?“牛耳,有事嗎?”談睿淡然道。“有事,有大事,談市長,您已經知道今天早上的爆炸事故了吧?那輛車就是咱們大唐化工的,雖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