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雪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大劫再起,天仙顯蹤

    

其他強大的外來者。正因為這樣,秦子淩遲遲沒有決心踏入次外圍。但從進入外圍到現在,整整已經過去了兩年,還沒獵殺到一頭九品級遺種,秦子淩終於不願意再等下去。百獸山脈中有一條水流湍急,洶湧澎湃的大河盤繞而過。百獸山脈的外圍和次外圍便是以這條大河為界。此河被曆代進入暗皇天的人取名為斷魂河。意思是過了這條河,將會變得極為兇險,很有可能就要魂飛魄散,身死道消。...自秦子淩有了決定之後,轉眼又過去了九天。再過...極坤魔關。

秦子淩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牟騰和元妙,道:“好,好!元妙有此大義,牟騰你能娶她為妻,乃是你的福氣,今後絕不可負她,否則為師定不饒你。”

說著,秦子淩又特意轉向對元妙說道:“以後牟騰要是欺負你,你隻管告訴為師。”

“師尊!”牟騰不禁大為委屈。

“叫什麽叫?難道你還真準備欺負元妙不成?”秦子淩瞪了牟騰一眼,然後目光定睛落在元妙身上,想了想道:“論根基之雄厚,你比起當年的牟騰都要稍勝半籌,此趟大劫也得了諸多好處,離那一步其實也就差一個機緣。

你既然也隨牟騰叫我一聲師尊,為師今日便賜你一個機緣,算是給你的見麵禮和新婚賀禮。”

元妙仙君聽得心跳加速的同時也是困惑發愣不已。

她自然明白秦子淩說的那一步指的是哪一步。

但問題是,秦子淩自己隻是火係超品道仙,他又如何賜她機緣,助她邁出那一步呢?

“還不拜謝師尊!”牟騰比起元妙知道的要多許多,縱然也有些困惑,但還是立馬滿臉驚喜地拉著元妙雙膝跪下。

“行啦,都是自家人沒必要那麽多虛禮。”秦子淩笑道,一股力量托住了二人。

接著,秦子淩手中多了一個李子般大小,上麵金光流轉,變化出無數個古樸符文的果子來。

五行果樹突破成為先天五行果樹之際,有五行道果長出。

這一批五行道果乃是五行果樹破而後立,初生道果,裏麵蘊藏的先天五行之氣最為純淨,藥力最好,最是珍貴。

以後再生長的道果就比不得這一批。

元妙修的是金係大道,秦子淩給她的是金元道果。

元妙一看到那果子,心跳都差點要停止了。

這果子她不認識,但那濃鬱而純淨的庚金氣息卻勾得她體內的氣血道力都不由自主地翻騰起來。

“把此果吃了,為師再助你一臂之力。”秦子淩微笑道。

元妙這次不用牟騰催促,已經連忙跪地,雙手捧接過金元道果。

再然後元妙吃下了金元道果。

這一吃下去,不僅有無比純淨的先天金氣流轉周身,腦子裏更是多了諸多金係大道奧秘。

秦子淩見元妙運轉道法,將金元道果吸收煉化得差不多,但還是差了少許火候,便將手指往她眉心一指,同時他的眉心浮現天仙虛影。

天仙開口說話,便有滾滾金係大道之力雲集而來,環繞元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元妙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一股種子破土而出的新生力量在從她體內散發出來。

元妙睜開了眼睛,然後顧不得內心的震撼,連忙對著秦子淩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我們四人可比不得你師尊財大氣粗,又有本事。剛好,我們這裏還留有些混沌獸血肉,便送給你,算是師孃的見麵禮。你如今突破,正需要進補,可趁機吃了。”元妙起來後,蕭箐四人微笑著說道。

說罷,四人每人分別將裝有一座小山般混沌獸血肉的儲物戒遞給元妙。

元妙又連忙跪地雙手捧接過四個儲物戒,腦子裏已經轟隆隆作響,成了一團漿糊。

這究竟是什麽人家啊?

師尊一出手就直接助自己邁出了那關鍵一步,師娘一出手就是四座混沌獸血肉寶藥!

“如今極坤魔關戰事差不多也算是結束了,為師準備這兩日便將極坤魔關轉交給仙庭,並向仙帝辭別。

你可趁這兩日多食用混沌獸血肉寶藥,穩住修為,然後隨為師一起返迴蠻荒洲。”秦子淩說道。

“弟子遵命。”元妙連忙壓下混亂的心緒,恭敬領命,然後纔跟牟騰一起退下。

——

兩日之後,秦子淩轉交極坤魔關,並向仙帝辭別。

秦子淩帶人返迴蜃龍山,有外出馳援的門人弟子也都陸陸續續返迴。

因為秦子淩有天仙之道,可全盤掌控無極門弟子鎮守的地方,甚至必要時,他可借天仙之道,代天行道,暗中助無極門弟子脫險。

故無極門弟子傷亡很小,而得到的好處卻很多。

隻是因為無極門絕大部分弟子修行時間都很短,不像金擎、牟騰、元妙一樣有極為雄厚的根基,想要邁出那一步還是非常困難。

哪怕劍白樓、賴乙暖、左聰等人修為已經達到了頂尖上品道仙級別,天賦過人,跟秦子淩關係也很特殊,也還是需要經曆更多沉澱積累,秦子淩才能助他們邁出那一步。

無極門弟子返迴蜃龍山之後,就不再外出,個個入秘境煉化參悟大劫收獲。

倒是元妙特意迴了一趟仙王府。

見元妙竟然邁出了那關鍵一步,差點沒把仙王給驚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同時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這弟子自己栽培了這麽多年,都沒能邁出那一步,結果才成為人家弟子媳婦沒幾日,竟然就邁出那關鍵一步,不日便要成為超品道仙!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不過等真正平靜下來之後,元妙的突破也讓仙王心情更加複雜和絕望。

在仙王看來,秦子淩這是要孤注一擲,所以見元妙修為高深,便把壓箱底的資源都砸在她身上,助她成為超品,好做最後一搏。

“這樣也好,你多少也算是了了生平夙願,也能多為無極門出點力。”聖婁仙王看著元妙,感傷道。

——

轉眼,兩年過去。

大元劫終於落下帷幕,留下一地瘡痍。

有人悲痛,有人歡喜。

但不管如何,大元劫已經過去。

人們的目光投向了蠻荒洲。

他們知道,又一個大劫要再次在蠻荒洲掀起。

隻是這一次,他們是看客,不用親身經曆。

但隻要有良知的人,他們的心都是向著無極門。

因為有關無極門的義舉在仙庭暗中推動之下,已經在皇極大世界傳開。

但奈何老天弄人,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太強大了。

他們隻能做個看客,不敢助戰。

大元劫才落下帷幕不過數日,突然上章天界和著雍天界在蒼穹之上顯現出來。

恐怖的氣息籠罩整個皇極大世界,帶著殺伐之意。

兩大天界,遙遠之地,顯出兩個巨大寶座虛影,上麵分別坐著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

在他們之下,站立著眾超品道仙。

兩大天界,超品道仙合起來有十四人,著雍天算上下界仙王也隻有四位。

但縱然如此,在眾人看來,這等戰陣已經極為驚人,也足以橫掃無極門。

畢竟無極門也才三位超品道仙。

四位夫人、五位冥道仙的突破,除了蕭箐和四首的突破,有少數人知道,其餘三位夫人和四位冥道仙的突破都是發生在極坤魔關和混沌界淵,外界絲毫不知道。

倒是牟騰因為在蠻荒洲仙王府鎮守的殲魔關大出風頭,如今名聲已經傳開。

所以,絕大部分都以為無極門現在是三位超品道仙,就算仙帝等人知道的多一些,也隻以為無極門有五位超品道仙。

十四人對五人,更別說兩大天界的浩浩大軍,就算兩大天尊不出手,也確實可以橫掃無極門了。

最關鍵的是,兩大天界顯現了,柔兆天並沒有顯現,態度不明而喻。

柔兆天不準備出手啊!

柔兆天,赤火蓮宮。

“師尊,上章天和著雍天已經顯現,看來大軍開撥在即,我們還不現身嗎?”青戩問道。

“是啊,師尊,師丈還等著我們呢,此時他最需要我們支援了!”赤燭附和道。

柔兆天尊揉了揉太陽穴,苦笑道:“行啦,你們不用催啦,就是你們師丈要我們柔兆天先不要動!”

“為什麽?縱然我們不敵上章天和著雍天,但氣勢上也不能輸給他們啊!”赤燭道。

柔兆天尊再次揉了揉太陽穴,沒好氣道:“你問我,我怎麽知道,要問,問你們師丈去!”

強敵當前,師尊不僅不緊張,而且還是這麽一副態度,頓時把赤燭等人看傻了眼。

而柔兆天尊心裏則暗自腹誹不已。

“真是的,也不知道這家夥是什麽怪癖,明明有大能耐,還非要藏著掖著一下!還好我這些弟子知我秉性,要不然還不以為我這個做師父跟他大難臨頭各自飛纔怪呢!”

柔兆天尊自然早早就已經得到了通知,知曉丈夫已經集六大道主於一身,由自己補齊五行中的火係一道,屆時陰陽五行運轉,再有天仙居中指揮排程,不僅能滅殺兩大天尊,而且還能穩住大世界,讓眾生免遭劫難。

偏生秦子淩這個家夥非要在大戰之前再低調一下,說要給兩大天尊一個大大驚喜,讓柔兆天尊哭笑不得。

這一切,外界自然毫不知情。

見柔兆天沒有顯現,眾人既大大鬆了一口氣,又難免有些失望。

沒有柔兆天參與,這場劫難基本上也就限於大蠻海,再波及到一些大荒地,其他地方估計應該不會有什麽影響。

柔兆天若參與,那對於皇極大世界造成的動蕩必將非常巨大,許多生靈必將塗炭。

從這一點看,柔兆天不參戰是大好事。

但柔兆天不參與,無極門孤軍奮戰,再無半點生還希望!

這卻又是無數有良知的人不願意看到的

上章天。

“去吧!誰敢攔阻你們,殺無赦!”

上章天尊大手一揮,威嚴的聲音迴蕩在上章天,又傳遍皇極大世界各個角落。

“謹遵天尊法旨!”眾超品道仙領命,帶著大軍浩浩蕩蕩,殺氣騰騰地下了上章天。

著雍天。

“上章天大軍已經出發,你們也啟程吧,誰敢攔阻,同樣殺無赦!”著雍天尊開口道,意氣風發,心情說不出的痛快。

終於成為了道主,也終於成了一人之下,眾人之上了。

“謹遵天尊法旨!”眾超品道仙領命,同樣帶著著雍天大軍浩浩蕩蕩,殺氣騰騰地下了著雍天,直奔蠻荒洲而去。

仙庭。

氣氛凝重。

“此戰必會對蠻荒洲造成極大衝擊,聖婁仙王必無法穩住局麵,諸位愛卿還需前去幫忙鎮住蠻荒洲那片天地。”仙帝開口道。

“哈哈!兩大天尊,何等大能威風!今日要滅無極門,卻不提前出手鎮住那一片天地,反倒要我們幫他們擦屁股,守護無數生靈,實在可笑可悲!”赤火帝君聞言怒極反笑。

“赤火賢弟慎言!事已至此,多說無益。蠻荒洲的無數生靈總是無辜的,我們身為仙庭帝君,守護他們乃是職責所在,卻不能因為兩大天尊無情無道,我們就置他們生死不顧。”中央昊土帝君開口道。

“昊土賢弟說的很對,事已至此,我們也隻能做好我們分內之事了。”仙帝沉聲道。

赤火帝君自然也知道,現在連柔兆天尊都不敢出頭,他們這些人更是胳膊扭不過大腿,剛才也不過隻是嘴巴說說,發泄發泄而已,最終這事情還得他們去做。

所以,很快眾帝君,還有一些仙王便帶著人馬,離開仙庭趕赴蠻荒洲。

當仙庭大軍趕赴蠻荒洲,準備幫忙鎮守那一方天地時,上章天大軍和著雍天大軍匯聚成一軍,以更浩蕩的氣勢朝著大蠻海而去。

沒過多久。

仙庭大軍抵達蠻荒仙洲,佈置在大蠻海邊緣四周,落下一座座大陣,要防止大戰的衝擊。

而上章天大軍和著雍天大軍則已經匯聚大蠻海,黑壓壓的,兵臨蜃龍山外。

天地一片安靜、肅殺。

宇文奇和欒穆互相對視了一眼,率先踏空而出,並肩淩空站立大軍之前。

森冷的庚金殺伐煞氣,雄厚磅礴的戊土氣勢,從兩人身上迸發而出,形成一條金色和土黃色的風龍在天地間呼嘯,捲起滔天巨浪,颳得遠處蜃龍山的參天巨木都是東倒西歪。

“秦子淩,你給本尊出來受死!”宇文奇和欒穆齊聲怒吼。

當年,蜃龍山一戰,門下頂尖道仙盡數被殺,五行天中,他們又助金擎邁出那關鍵一步,讓他們成為整個皇極大世界的笑話。

這些年,他們無時無刻不在盼著這一天的到來,血洗前恥!

兩人的怒吼聲在天地間迴蕩之際。

蜃龍山主峰,一位一襲青衣的男子悠悠然踏空而出。

“秦掌教出來了!”

看著那青衣男子悠悠然而出,所有在觀戰的人都感覺有一股熱血往上湧。

這個男人在短短時間內創造了太多的神話傳奇!

也在大元劫中拯救了無數生靈。

可惜這一次,卻要殞落了。

但他此時所表現出來的坦然,灑脫,別說那些觀戰的人,就連上章天和著雍天的人都有些肅然起敬。

“這話還是讓兩位天尊來說吧,你們兩個小輩就不要在這裏大呼小叫了,免得惹惱了我出手鎮殺你們,別人說我以大欺小。”秦子淩負手而立,衣袂長發飄飄,一副長輩高人風範。

隻是他身上的氣息依舊是火係超品道仙的氣息。

配上他這番話,卻是格外的格格不入。

眾人莫名心酸!

這或許是秦掌教最後的倔強了!

“哈哈,秦子淩,你算什麽東西?你不過隻是一超品道仙,莫非以為當年柔兆天尊邀請你上座,就真以為自己有資格跟諸天尊平起平坐嗎?”宇文奇滿臉嘲諷道。

“哈哈,秦子淩,如今就連柔兆天尊也不敢再為你出頭,你又擺什麽臭架子,實在是自大無知,可笑,可笑啊!”欒穆跟著放聲大笑,滿嘴嘲諷。

“哈哈!”兩大天界的大軍也跟著放聲大笑起來。

笑聲迴蕩在天地間。

鎮守大蠻海四周的帝君、仙王們臉色陰沉難看,眼眸裏藏著怒火。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高坐天界寶座,悠然自得地欣賞這一幕。

他們貴為天尊,當年卻因為大劫降臨在即,又迫於仙庭等各方麵壓力,眼睜睜看著無極門滅殺他們的徒子徒孫,心裏自然是極為惱火。

尤其著雍天尊當年被秦子淩當麵叫板,擔心大元劫和影響自己道主之道,沒敢踏下天界,對他而言更是莫大的恥辱。

如今,宇文奇和欒穆眾目睽睽之下,狠狠取笑羞辱秦子淩,正合他們心意。

否則,三下兩除五就橫掃了無極門,卻是難解心頭之恨,也是很無趣。

“是誰這麽大膽,竟然敢在蜃龍山大放厥詞?”

兩大天界大軍的笑聲還在天地間迴蕩。

突然間有一道威嚴的女性聲音從蒼穹之後的遙遠地方傳來,接著蒼穹上一片火紅,烈焰騰騰。

柔兆天終於顯在蒼穹之上。

有一說不出雍容華貴,容貌極盡美麗的女子,踏著赤火蓮花台,從柔兆天飛出,悠悠然朝著蜃龍山降落。

“柔兆天尊!”

“她竟然出麵了!”

柔兆天尊的出現,整個天地都沸騰了起來。

兩大天界大軍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尤其宇文奇和欒穆更是呆若泥塑,欲哭無淚。

為什麽把柔兆天尊抬出來說事,現在好了,把柔兆天尊給招來了!

遠在天界的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臉色微變,透出一抹凝重和兇狠。

“哎呀呀,夫人,我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嘛,都隻是一些跳梁小蚤,我隨便打發打發就可以了,你怎麽動氣下界了呢?這要是氣壞了身體可怎麽辦?”

原本一副孤傲清冷高人風範的秦子淩,看到柔兆天尊駕著蓮花台降臨,突然間就換了嘴臉,飛身落在蓮花台上,拉著柔兆天尊的玉手,一臉心疼地嘮叨著。

雖然明知道秦子淩是在演戲,柔兆天尊心裏還是莫名感到甜滋滋的,白皙的臉龐飛上了一抹紅暈,美眸白了他一眼,道:“別人都到我們家門口叫陣了,我這做妻子的,莫非還真能安心在柔兆天呆著嗎?”

“嘿嘿,夫人說的是,說的是。”秦子淩麵露笑意,手卻很自然地更進一步,當眾摟上了柔兆天尊的腰肢。

柔兆天尊俏臉更加紅豔,卻沒有推開秦子淩。

她身為天尊,什麽場麵沒有經曆過,唯有這當眾被寵愛的場麵沒有,讓她竟然有一種說不出新奇和幸福成就感。

看著秦子淩摟著高高在上的道主天尊的小蠻腰,看著柔兆天尊一副小鳥依人的嬌妻樣子,聽著兩人的恩愛話。

仙帝差點沒一屁股從寶座上滑溜下來。

鎮守大蠻海四方的帝君、仙王差點沒直接一頭栽下雲端。

坐鎮柔兆天的赤燭、青菡等尊者看得兩眼發直。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差點就從寶座上跳起來。

而宇文奇和欒穆兩人則是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感覺兩邊臉頰火辣辣的,說不出的疼痛。

這臉給打得!

整個天地在這一刻,變得死寂一片,靜得仿若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聽。

眾人隻呆呆地看著秦子淩和和柔兆天尊當眾撒狗糧,秀恩愛,渾然忘了一切。

許久。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長時間。

當秦子淩摟著柔兆天尊的小蠻腰,駕著赤火蓮台降落蜃龍山時,整個天地仿若驟然間被一把烈火給點燃了一般,徹底沸騰起來。

仙庭。

“這個秦掌教,這個秦掌教,朕遠遠比不上,比不上啊!”仙帝遙遠蜃龍山,看著秦子淩的小手還牢牢放在柔兆天尊的腰肢上,又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又是說不出的酸溜溜。

柔兆天尊啊!

哪個男人不想卻又不敢想啊!

但現在,秦掌教當眾叫她夫人,當眾摟了她的小腰!

最關鍵是,這位秦掌教另外還有四位夫人啊!

“秦掌教真是天下第一奇男子啊!”仙後娘娘遠眺蜃龍山,雙目閃閃生輝,忍不住感慨道。

不過話說出口之後,仙後娘娘似乎意識到有些不妥,又連忙道:“不過,陛下,柔兆天尊已現,而且跟秦掌教還是夫妻道侶,您要早做準備啊!”

“該死!朕差點忘了!”仙帝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無比,甚至都忘了剛才自己妻子當著自己的麵誇別的男人是天下第一奇男之事。

蜃龍山。

“柔兆天尊竟然是我們的師娘(掌教夫人)!”無數無極門弟子熱血沸騰,豪情萬丈。

“臥槽!臥槽!我牟天大帝自詡一世英名,算無遺漏,竟然會天真的以為柔兆天支援無極門是因為青菡之故,卻沒想到原來幕後正主是柔兆天尊啊!”已經提前一步入住蜃龍山的牟天大帝滿臉通紅,興奮異常。

大荒地,仙王府。

“牛人,偶像啊!我竟然和他結成了親家,我徒兒竟然要稱呼柔兆天尊為師娘!”聖婁仙王同樣滿臉通紅,興奮異常,一掃絕望心態。

連柔兆天尊都心甘情願當眾被秦子淩給摟著小蠻腰,無極門又豈是那麽容易被滅的?

事情大有轉機啊!

鎮守大蠻海四周的帝君大營。

“哈哈,什麽集三道道主於一身,看看人家秦掌教,這纔是真本事!”赤火帝君放聲大笑,這些日子的鬱結,似乎一下子得到了舒展釋放。

“是啊,秦掌教做事情總是出人意表,這次更是給了我們一個天大的驚喜。”北方黑水帝君臉上露出了笑容。

“是啊,若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都無法相信,柔兆天尊竟然會下嫁給秦掌教!”東方青木帝君說道。

“柔兆天尊何等人物,她既然與秦掌教結為夫妻道侶,此戰應該有轉機了,但皇極大世界恐怕要再次掀起大劫難,我等責任重大啊!”中央昊土帝君神色凝重道。

中央昊土帝君此言一出,帝君大營的氣氛陡然起了變化。

蜃龍山。

“見過姐姐!”

不知道何時,蕭箐四人上前來朝著柔兆天尊欠身行禮。

“見過四位妹妹。”柔兆天尊連忙推開秦子淩,微紅著臉欠身迴禮,一點都沒擺天尊的架子。

這一幕,猛然提醒了眾人,秦子淩這家夥是已經有四位嬌妻的男人!

現在,不僅又娶了柔兆天尊,而且五位嬌妻還相敬如賓,簡直讓無數仙界男人自慚形穢,對秦子淩佩服得五體投地。

“真男人啊!”

“偶像啊!”

“我覺得上章天尊雖然非常厲害,但我還是覺得秦掌教更牛逼!”

“是啊,上章天尊再厲害,據說當年為了和初代著雍天尊結為雙修道侶,遣散了身邊的所有女子。可看看人家秦掌教,這纔是真本事啊!”

“……”

其實別說無數仙界男人自慚形穢,這一刻,就連仙帝偷偷瞄了一眼身邊的仙後娘娘,也是有一種深深的自慚形穢感。

想他堂堂仙帝,也管不了後宮啊!

什麽時候要寵幸哪位妃子,還得仙後娘娘點頭才行。

看看人家秦掌教,不僅娶了柔兆天尊為妻,而且五位妻子還以姐妹相稱,相敬如賓,這份本事,實在厲害啊!

不行,朕改天得好好向秦掌教請教請教禦妻之術!

“陛下,你就不要不切實際地胡思亂想了,還是好好想想怎麽穩住這場大劫吧!”仙帝才剛剛動了這個念頭,仙後娘娘似乎已經窺到了他的心思,臉色微微一沉,冷聲道。

感受到天地間沸騰的氣氛,看著秦子淩被五位女子簇擁著,宇文奇和欒穆感覺如芒在背,仿若有無數手指頭對著他們後背指指點點,在肆無忌憚地嘲笑著他們。

兩人的臉色由蒼白又轉為了紅色和鐵青。

本來他們想藉此機會狠狠羞辱秦子淩,一雪前恥,但現在,他們反倒成了襯托秦子淩偉岸高大形象的小醜。

“哈哈,秦子淩,你這算什麽本事?不過隻是靠著女人給你撐腰而已,有本事你不要站在女人背後,再跟本尊二人大戰一場!”終於,兩人徹底爆發,麵目猙獰,近乎歇斯底裏地指著秦子淩咆哮道。

“放肆!”

“找死!”

就在這個時候,蜃龍山有一道道憤怒的聲音響起。

一股股無比恐怖的氣息衝天而起。

一條條浩浩蕩蕩的道河貫空而來。

有金係、水係道河,有雷係和死亡道河。

那雷光閃爍,熾盛蒼穹的道河,不知道讓多少人看得冷汗直流。

那五條死亡道河,漆黑如墨,洶湧滾滾,更是讓無數人縮起了腦袋,肝膽俱裂。

又有兩個小結界,如同兩輪恆星在蜃龍山上緩緩升起,裏麵青龍夭矯飛騰,散發著無窮恐怖的力量氣息。

整個天地驟然間風雲變化。

天地似乎都承受不住這突然間爆發的氣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兩大天界浩蕩大軍,在這氣勢麵前,都一下子被壓了下去。

“天哪,無極門竟然有十一位超品道仙,兩位超品人仙!”

“秦掌教其餘四位夫人竟然都是超品!”

“秦掌教的五位冥道仙弟子竟然全都踏入了超品!”

“什麽時候元妙仙君竟然也拜在了無極門門下,而且還成了超品道仙!”

“牟天大帝竟然也在蜃龍山助戰!”

天地再一次被徹底點燃。

沒有一個人會想到,無極門竟然會一下子冒出如此之多的超品!

這一次,就連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心裏都隱隱升起了一絲不安。

實在是,無極門表現出來的戰力太恐怖了。

死亡之道乃是禁忌之道,五尊冥道仙聯手恐怕已經可以匹敵一尊沒有天界加持的道主!

雷係大道至剛至陽,威力巨大無比,煉體武道最是勇猛善戰。

單憑秦子淩四位超品夫人,縱然還無法匹敵一尊沒有天界加持的道主,但肯定可以匹敵一尊沒有天界加持的非道主天尊。

若是加上秦子淩本人,絕對能匹敵沒有天界加持的道主。

而柔兆天尊一人則可匹敵一尊道主。

再加上無極門這邊的金擎、牟騰、元妙、大牟國的牟天大帝,還有柔兆天那邊的六位超品。

合起來比起兩大天界的十四位超品,也不過就少了四位。

原本被人看得毫無一點希望的無極門,如今赫然已經有了幾分跟上章天和著雍天分庭抗禮的底蘊和氣象。

“這……這……”仙帝被震驚得差點再次從寶座上滑溜下來,滿頭冷汗。

“這……”帝君大營,帝君們都霍然起身,滿臉震驚,同樣也是滿頭冷汗。

這樣兩股龐大的勢力,真要是爆發大戰,他們又如何鎮得住大蠻海?

恐怕連他們都得被卷進去,一個不好都要身死道消!

蒼穹之上,閼逢天、旃蒙天、強圉天、屠維天、重光天、玄黓天、昭陽天,餘下的七大天界都顯現了出來。

一尊尊天尊的巨大虛影都顯聖在蒼穹,俯瞰下方,神色震驚中帶著無比的凝重。

本來,他們是不想現身的。

反正上章天和著雍天聯手的勢頭已經勢不可擋,他們愛怎麽滅無極門就讓他們滅去吧。

他們不去觸那個黴頭。

但現在不行了。

這兩股勢力要是爆發大戰,那就是天崩地裂,他們都必然要被波及,不出麵都不行。

在諸天尊顯聖之際,秦子淩手一揮。

四首等人盡數收斂了氣息。

天地又恢複了平靜。

秦子淩踏出蜃龍山,再次獨自一人屹立在兩天界大軍麵前,目光望向臉色再度變得蒼白,額頭冷汗直冒的宇文奇和欒穆身上。

“本尊說過,有話讓你們家大人來說,你們兩個小輩就不要在這裏大呼小叫,免得別人說我以大欺小。不過你們實在鬧得有些不像話,本尊也隻好以大欺小,先把你們鎮壓了再說。”

秦子淩負手而立,衣袂長發飄飄,依舊一副長輩高人風範。

隻是這一次,再也沒人以為這是秦子淩最後的倔強!

五位妻子,一位道主,四位超品。

才十多位弟子,其中就出了七位超品。

這樣的人,在尊者麵前,自然擺得起長輩高人風範。

甚至,剛才宇文奇和欒穆在山門前叫陣挑釁,他沒直接讓一幫弟子衝上去,把他們二人群毆,已經算是很有長輩涵養了。

宇文奇和欒穆麵對秦子淩老氣橫秋的訓斥,臉色發白,寒氣直冒的同時,更是怒火中燒。

再怎麽說,他們也是超品道仙!

秦子淩再威風,那也不過隻是超品道仙!

當然,他們心知肚明,秦子淩這個超品道仙肯定很不一樣,已經不是昔日五行天裏的那個超品。

但再怎麽不一樣,超品就是超品,他們就不信,憑他們兩人聯手之力,會被秦子淩鎮壓?

更何況,這次大劫,他們也得了好處,實力漲了一些。

“哈哈,秦子淩,你莫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你再厲害,也不過隻是一介超品道仙,想鎮壓我們二人,你還差遠了!”宇文奇和欒穆突然放聲大笑起來。

笑聲還在天地間迴蕩,兩人驟然間殺氣迸發,道力奔湧。

四點耀眼光芒從他們身上射出。

這四點光芒迎風便漲,顯出四件地階道寶來。

一印一錘一劍一矛。

正是欒穆的崩天印和裂土錘,宇文奇的金曜劍和玄金長矛。

兩人知道秦子淩必然厲害無比,這一戰他們不求勝出,隻求不敗,或者敗得不那麽難看,至少不能被鎮壓。

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而戰,兩件道寶一起祭放而出,仿若四位超品道仙圍攻秦子淩一人一般。

看著四件地階道寶卷動滾滾道力,仿若恆星墜落一般,朝著秦子淩攻擊而去,所有人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帝君、仙王等人更是如臨大敵。

寶座上的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見狀微微頷首。

宇文奇和欒穆一開始就全力爆發,正合他們心意。

正可以通過二人之手,掂量掂量秦子淩的真正實力。

看著四件道寶裹卷著滔滔道力而來,秦子淩依舊負手而立,視若無睹。

眾人見狀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可是兩大超品道仙,而且還是有著半道主稱號的超品道仙的全力一擊,就算道主恐怕也不敢太掉與輕心啊!

可秦子淩卻一副風輕雲淡的架勢,絲毫沒有動靜,甚至身上都沒有火係道力湧動的跡象。

這未免也太自信自大了!

宇文奇和欒穆見狀目露喜色。

他們吃過自信自大的虧,這一次,要輪到秦子淩吃自信自大的虧了。

狂風吹動了秦子淩的黑發和衣袂。

四件道寶的攻擊轉眼即至。

“定!”

就在這個時候,秦子淩嘴唇微動,輕輕吐出一個字。

就是這簡簡單單一個“字”,驟然間天地再起變化。

一條條代表著天道法則秩序的鏈鎖從虛空中貫穿而出,落在四件道寶之上。

四件道寶頓時被鎖定在了半空,光芒頓消,動彈不得。

宇文奇和欒穆臉色大變,一股極為濃烈的危險感湧上心頭,剛要遁迴大軍。

“鎮壓!”

秦子淩嘴唇再動,輕輕吐出兩個字。

又是一條條天道法則鏈鎖從虛空中貫穿而出,縱橫交織過宇文奇和欒穆所在的空間。

宇文奇和欒穆想逃遁,卻已經被那一條條天道法則鏈條鎖拿。

兩人大驚失色,體內道力爆發,試圖掙脫那一條條的鏈條。

但鏈條看似有形卻又無形,不僅鎖拿住了他們的身體,也將他們體內的道力也給鎖拿住,越收縮越緊。

甚至後來又有兩條鏈鎖硬生生穿透他們的鎖骨,將他們鎖拿。

鮮血淋淋。

任他們怎麽掙紮都無法掙脫,反倒徒增痛苦。

天仙的“天”指的是皇極大世界,本就淩駕諸天尊的“天”之上。

哪怕天仙還不是天尊,但隻要立足皇極大世界,他得到的加持便是整個皇極大世界的加持。

哪怕因為還不是天尊,皇極大世界的加持不像諸天界那般傾力而為,但一方大世界又豈是一方天界可比?

哪怕隻是少量加持,總體規模也已經是極為可觀。

所以,一朝成為天仙,隻要立足皇極大世界,全力施展,實際上已經可比肩道主。

曆經大元劫,秦子淩天仙之道更加精深,威力更加巨大。

別看隻是開口二次,實則已經是相當於厲害道主的兩次出手,又豈是宇文奇和欒穆能掙脫得了?

天地間頓時間變得死一般的寂靜。

宇文奇和欒穆二人驚恐的嘶吼聲在天地間迴蕩,所有人卻仿若聽不到。

這可是兩位有半道主稱號的超品道仙啊!

秦掌教竟然連手腳都沒動一下,隻是開口兩次,便徹底將他們鎮壓!

這是何等恐怖的大能!

光想想就讓人肝膽俱裂,冷汗如雨而下。

甚至所有天尊在這一刻都霍然起身,麵露驚駭之色。

仙帝也猛然從寶座上站了起來,同樣一臉驚駭。

帝君大營,最為穩重的中央昊土帝君震驚之下,一下子都失態打翻了大案。

“天仙!”

終於有人喊了出來。

這一聲“天仙”如同天雷滾滾,在眾人耳邊炸響。

天地再一次變得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似乎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終於離開天尊寶座,走到天界門口,巨大的身影投影在虛空之中,凝神望著秦子淩。

這是萬字章節。結局寫起來似乎比預想中的要來得快一些,下午各位書友應該就能看到大結局。獸。這巨獸跟上次追殺剛剛浴火重生的柔兆天尊差不多大,氣息也差不多。“看來運氣很好,這混沌獸跟上次遇到的那頭差不多強大。”秦子淩臉上的笑容更濃。上次,他還沒有躋身超品道仙行列,陰陽生死二道還沒渡過道仙劫,便能纏住那頭混沌獸,並且砍下它的一塊大腿肉。如今他的火係一道已經踏入超品,陰陽生死二道已經渡過道仙劫,而且其他數道修為也都提升了不少,實力比起上一次要強大一大截。也正因為這樣,秦子淩纔敢動獵殺混沌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