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雪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合道(番外篇已經在作品相關裏)

    

口望去。峽穀口,此時出現了一男一女。男的是虯髯大漢,女的是清秀少婦。當青衣黑發少年望向那一對男女時,那一對男女也正遠遠望著他。女的眼中明顯露出一抹意外之色,而男的眼眸中則透射出一抹凝重之色。“那是太越州第一大宗,天木宗的青虛長老。據說一身修為已經接近大宗師。按理而言,每次封印波動,未避免戰墟禁地裏逃出的陰魂厲鬼、魔頭禍害四周百姓,會有太越州判官府的強者坐鎮此地。但不知道為何,這次竟然是天木宗的青虛...“師尊救我!”

“師尊救我!”

宇文奇和欒穆再也沒了剛開始的張狂,一臉惶恐地叫起來。

他們很清楚,哪怕他們是超品道仙,是兩大天界的尊者,秦子淩此時要殺他們,也就如兩隻小雞一般。

可笑他們剛才竟然還敢在他麵前叫陣,叫他出來受死,這得有多想不開!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沒有理會二人,隻是依舊神色凝重地看著秦子淩。

“沒想到你竟然是天仙,怪不得崛起如此迅速,短短時間內栽培出如此多的超品道仙、冥道仙甚至人仙!”上章天尊終於開口。

秦子淩看著上章天尊,淡然不語。

上章天尊見秦子淩沒有任何表示,話鋒一轉,繼續道:“不過,我三道道主集於一身,戰力絕非僅僅隻是三位道主聯手那般威力。

不是我誇口,就算現在閼逢、旃蒙、屠維和昭陽四位道主聯手,沒有四大天界加持,最多也隻能與我匹敵,而且我還有著雍天尊相助。

而你煉氣一道終究還隻是超品境界,縱然有天仙相助,還有柔兆天尊等人相助,你我雙方一戰,也肯定是你敗我勝,當然上章天和著雍天肯定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其實不僅是我們要付出慘重代價,整個皇極大世界都要因此慘重代價,所以為了我們雙方,還有天下蒼生考慮,你放了宇文奇和欒穆,此戰就此作罷。

從此之後,你也為一方天尊,與我等平起平坐,凡事一起商議,一同守護皇極大世界!”

上章天尊之言迴蕩在天地間,眾人大大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個個暗地裏極為鄙視和不齒。

什麽狗屁為天下蒼生考慮!

真要有這麽一顆仁慈之心,當年他會屠戮火國無數蒼生?大元劫來臨之際,會把自己的人馬,甚至至關重要的西金帝君都給調迴去?

真要有這麽一顆仁慈之心,他會三番五次圍困大蠻海。這一次,明知道將是天崩地裂一戰,會連任何措施都不采取,悠然高坐天尊寶座,看著兩大天界大軍圍攻蜃龍山?

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為見無極門這塊石頭太難啃了,無奈先罷戰,準備從長計議!

不過,不管怎麽說,上章天尊前麵的分析還是很有道理,他和著雍天尊這一方還是占著上風,真要一戰,必然會是他們勝出。

現在上章天尊提出罷戰,眾人還是樂意看到,也認為秦子淩必然會同意。

畢竟這不僅僅是實力處在下風,也關係到無數蒼生,以秦子淩的大義,沒有不同意的道理。

“上章老兒,你說戰就戰,你說不戰就不戰,你以為你是誰?”但就在眾人以為秦子淩會點頭同意,秦子淩卻冷冷一笑,麵帶不齒之色。

“哼,本尊集三大道主於一身的天尊,本尊乃是皇極大世界第一人,這夠不夠資格?別以為本尊真不敢與你一戰,本尊這是不想皇極大世界再一次曆經大劫,也不想門下子弟再遭受傷亡!”上章天尊傲然道。

蒼穹之上顯出三條浩浩蕩蕩的三條道河環繞他的真身投影,將他襯托得更加英武無敵。

“哈哈,本尊見過不要臉的,見過虛偽的,還沒有見過你這等不要臉的人。什麽為蒼生考慮,為門下弟子考慮,你不過是想施展拖延之計,想湊齊五行道主,再來滅我無極門。

還有,本尊現在告訴你,別說你隻是集三大道主於一身的天尊,就算你是集五行大道道主於一身,也沒資格在本尊麵前稱皇極世界第一人!”秦子淩毫不客氣地斥喝嘲諷道。

“哈哈,狂妄!實在狂妄!諸位道友,此人現在才隻是天仙就已經如此狂妄,目中無人,真要等有一天他成了大天尊,這皇極大世界還有我等的位置嗎?

你們應該很清楚,大天尊意味著什麽?現在,我再厲害,你們有天界加持,隻要齊心協力,還能製衡我!但一旦他成為大天尊,縱然我們所有人聯合,也無法製衡他!

那時,他要我們生就生,要我們死就死!所以,不如今日,我們大家聯手將他鎮殺,免除後患!”上章天尊厲聲大喝。

上章天尊的聲音迴蕩在天地間,天地變得極為安靜。

諸天尊臉色陰晴變化不定。

他們當然知道大天尊意味著什麽?

但要成為大天尊卻比上章天尊修成五行大道道主於一身還要難許多!

所以,上章天尊的話,對於他們而言隻是理論上的存在。

但一旦,他們今日聯手上章天尊鎮殺秦子淩,那麽不僅整個皇極大世界將要陷入極為恐怖的大劫難,而且鎮殺了秦子淩之後,一旦有朝一日讓上章天尊修成五行道主,那對他們纔是永無出頭之日。

不過,再怎麽說,大天尊這三個字的分量還是極為恐怖,就算隻是理論上的存在,也讓他們心裏頭有著說不出的恐懼,潛意識裏想把它提前扼殺!

“上章老兒,你還真是幼稚無知。我既成天仙,與天已經融和一體,除非你毀了整個皇極大世界,否則就算你們全部聯手,也無法徹底殺死我!

更何況,今日,是我要殺你和著雍天尊,跟你們了結我無極門還有祝赤大帝,火國億萬蒼生的恩怨,又哪裏輪得到你來鎮殺我!”秦子淩冷笑道。

“你要殺我和著雍天尊!你憑什麽來殺我們?就憑你的超品境界,憑你的天仙,還是說憑柔兆天尊他們這些人?哈哈!”上章天尊放聲大笑了起來。

“誰告訴你,我隻是超品境界?”秦子淩突然反問道。

這話一說出口,上章天尊的笑聲戛然而止,心頭湧起一股極為不祥的預感。

諸天界的天尊都驀然變了臉色。

無數觀戰的道仙強者,也全都變了臉色。

到了今時今日,誰還敢輕視懷疑秦子淩說的每一句話?

“難道你還是道主?”

一陣安靜之後,竟然是宇文奇脫口而出,問出了所有人心裏頭的疑問。

宇文奇話音迴蕩在天地間,世界再次陷入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著秦子淩,就連無極門的弟子,柔兆天的尊者們也都不例外。

到現在為止,整個皇極大世界,真正知道秦子淩道主身份的,極少極少。

他特意壓到最後,固然有給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等敵人一個大大“驚喜”的惡趣味在裏麵,也是為了想考驗和看清楚皇極大世界很多重要人物的人性。

當然,也是磨煉無極門弟子的道心。

在不知道掌教已經強大到如此恐怖的前提下,兩大天界大軍壓境,必會給無極門弟子的道心造成極大的壓力。

他們若能克服道心的恐懼,對他們將來修行必有大益。

在世界陷入一片安靜之際。

整個天地的金係之力都沸騰活躍起來。

一條條金光熾盛的道河貫空而來,環繞著秦子淩,裏麵藏著億萬道刀劍。

一瞬間,天地間殺氣激蕩。

所有人遍體生寒。

“金係大道道主!怎麽可能!”著雍天尊終於忍不住驚呼出聲,目光下意識地轉向上章天尊,帶著滿滿的質問。

因為上章天尊乃是金係大道道主,按理而言,皇極大世界多出一位道主,他怎麽可能會不知道?

但著雍天尊看到的卻是上章天尊比他還要吃驚,還有隨之而來的無比陰沉難看的表情。

天仙之道神秘莫測,除了秦子淩,沒人知道究竟藏著什麽變化,又有多大威力!

因為皇極大世界從未出現過天仙!

未知的纔是真正可怕的!

讓人防不勝防!

所以此時,秦子淩看似隻是一人集天仙和金係大道道主於一身,但麵對秦子淩,集三大道主於一身的上章天尊再也沒有必勝信念!

至於為什麽秦子淩成就金係大道道主,他竟然事先不知道,這已經不重要。

“秦掌教竟然真的還是一位道主!而且還是最善殺伐的金係道主!”諸天尊、眾道仙個個驚呼,背後寒氣直冒。

而宇文奇和欒穆則麵如死灰,眼中滿是絕望。

如果先前,他們還心存希望。

但這一刻,他們知道不管秦子淩要不要跟上章天和著雍天開戰,他們二人都必死無疑。

天仙兼道主之威,又豈容冒犯?

“上章老兒,著雍老兒,是不是很驚喜?不過不要著急,後麵還有驚喜哦!”秦子淩看著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一臉微笑道。

“你不會還兼修土係大道,還是土係大道道主吧?”著雍天尊似乎心有感應,臉色再變,脫口而出道。

“著雍老兒不愧是天尊,比起商丙和邊岷還是聰明許多啊。他們要是有你那麽聰明,說不定還能活到現在。”秦子淩看向著雍天尊,一臉“欣賞”並稱讚道。

但秦子淩臉上的欣賞表情,還有稱讚的話,對於著雍天尊而言卻是說不出的刺眼和刺耳!

“商丙和邊岷是你殺的!”欒穆心髒哆嗦不已。

不知道多少人聽到欒穆這句話,愣生生打了個冷戰,一股寒氣從腳底板直往上冒。

當年,多少人不看好無極門,後來無極門一再扭轉局麵,依舊沒人看好無極門。

誰能想到,秦子淩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殺了一位超品道仙和一位準超品道仙!

但隨著雄渾厚重磅礴的土係力量氣息席捲過天地,讓所有人都感覺肩頭猛地一沉之際,商丙和邊岷的死一下子都變得無足輕重,微不足道起來。

“土係大道道主!秦掌教竟然還是土係大道道主!”

“天啊,秦掌教一人竟然集天仙、金係道主、土係道主於一身!”

這一刻,縱然在無數仙人眼裏高高在上的道仙都忍不住紛紛尖叫出聲。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臉上的皮肉開始扭曲起來,露出幾分猙獰之色。

諸天尊的表情從震撼,開始變得無比複雜微妙起來。

“諸位道友,你們還要猶豫嗎?此人要是再發展下去,我們所有人都再無出路,不是被他鎮殺,就是要受他奴役!”上章天尊很快衝諸天尊和仙帝吼叫。

仙帝麵無表情,仿若未聞。

但諸天尊表情卻變得越發複雜起來。

“上章老兒,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隻要大家安安分分,我為什麽無故殺人?又為何要奴役眾人?”秦子淩冷笑道。

“你的實力和潛力擺在這裏,你就算說的天花亂墜又有何用?等一切塵埃落地,那時一切都已經晚了!”上章天尊冷聲反駁,接著望向諸天尊和仙帝。

“諸位道友,今日我們若不聯手鎮殺此人,將來你們必追悔莫及!諸位道友放心,此戰我和著雍天尊必衝在最前麵,你們隻需在邊上協助,並鎮住柔兆天尊即可!”

諸天尊臉色再變。

天地間的氣氛變得非常詭異和危險。

道仙們個個渾身冒冷汗,心頭喘不過氣來。

許久,仙帝踏出仙庭,巨大的真身投影環顧天地。

“上章天尊,朕不知道秦掌教繼續發展下去,會不會隨意鎮殺眾人,奴役眾人,但朕知道,大元劫來臨時,是秦掌教力挽狂瀾,挽救了無數蒼生,而你卻罔顧天下蒼生生死。

所以就算你說破天,仙庭也不可能助你出戰秦掌教。朕隻想勸秦掌教能顧念無數生靈,止戈為武!

若是非要一戰,朕誰也不幫,朕隻會帶領仙庭眾兵將盡量護我皇極大世界周全,還請秦掌教能理解,莫要見怪!”仙帝一番義正言辭之後,朝著秦子淩深深一躬。

至於上章天尊,仙帝此刻是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鄙夷!

“陛下此舉才真正稱得上仙庭之主,秦某隻會敬佩理解,又怎麽會見怪!”秦子淩朝仙帝迴禮,一臉正色道。

上章天尊見仙帝明顯已經完全投向了秦子淩,而且對自己還是一臉的鄙夷,不禁氣得肺都差點要炸了,但這時卻不敢發作。

“諸位道友,你們還要猶豫嗎?”上章天尊再次把目光投向其餘天尊。

天尊們表情還是很複雜,沒人像仙帝一樣旗幟鮮明地否定上章天尊的提議,也沒人站出來同意上章天尊的提議。

“哼!大元劫降臨,你們身為天尊,隻顧自己利益,罔顧無數蒼生生死,已經讓本尊很是失望,現在你們的表現再一次讓我感到很失望!

既然你下不了決心選擇,那本尊就替你們做出選擇!”秦子淩見天尊們沒有一個人表態,神色陡然變得森冷起來,聲音也變得無比冰冷而霸道。

說話間,有極為恐怖的氣息如山洪一般從秦子淩身上衝奔而出。

金木水火土陰陽生死,七道之力在這一刻全都顯出異象。

整個皇極大世界都震動起來,仿若被撬動了根基祖脈一般。

“陰陽五行七道,除了火係大道盡數都是道主境界!”

無數道仙不由自主俯首於地,對著蜃龍山的方向叩拜。

就連仙帝、帝君這一刻,都不由自主躬身行禮,表達臣服敬意。

天仙加這七道,秦子淩幾乎已經能代表皇極大世界的天道天意了!

剛才還猶豫不決的諸天尊個個臉色發白。

“本尊陰陽五行七道盡修,柔兆天尊可補本尊火係大道之不足,又是天仙,你們這些天尊全部聯手又能如何?

鎮殺?奴役?本尊現在要殺你們,你們誰能擋得住?本尊要奴役你們,你們又能如何?”

秦子淩傲然而立,周身一條條道河環繞,目光威嚴地一一掃過諸天尊,聲色俱厲地斥喝。

諸天尊沒人敢正視秦子淩的目光,在他聲色俱厲的斥喝之下,一個個低下頭,彎下腰。

沒人懷疑秦子淩的話。

陰陽五行七道,加天仙之道,就算他們有天界加持,若秦子淩要執意鎮殺他們,他們也無人能抗衡!

“本尊之所以一開始不顯露出來,便是看看你們這些天尊到底還配不配為天尊?可惜,你們實在讓本尊失望!”秦子淩繼續說道。

秦子淩最後一句話落下,所有天尊,包括道主級天尊的心頭都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冷汗從額頭一顆顆冒了出來。

“諸位道友,陰陽五行七道盡修又如何?他崛起時日很短,根本沒有厲害的道寶在手,也沒有天界加持。

隻要我們齊心合力,未嚐沒有擊敗重創他的可能!”上章天尊見狀氣急敗壞地嘶吼起來,眼眸深處有一抹驚慌之色一閃而過,隨即又被無比的堅毅所取代。

能集三條大道道主於一身,上章天尊的道心自是堅固無比。

哪怕麵對此等前所未有的絕境,他道心的動搖也隻是稍縱即逝。

秦子淩沒有理會上章天尊,目光再一次掃向諸天尊。

許久,閼逢天尊走出來,先朝秦子淩躬身行禮,然後才神色凝重地緩緩開口。

“上章天尊,事已至此,你不必再鼓動我們了!窺一斑而知全豹,仙帝說的沒錯,大元劫中,我們全都隻顧自己,唯有秦天仙心係天下蒼生,四處奔波。

而且,從無極門崛起以來,他們也從未恃強淩弱,無辜殺戮生靈,哪怕當年被你們策反的大蠻海諸勢力,事後無極門也沒有因此滅他們的門派,這是大仁義大慈悲。

而我們呢,自從登上天尊之位,踏上道主大道之後,早已經高高淩駕眾生之上,視芸芸眾生如螻蟻,忘了自己的出生。

如今秦天仙已經擺明一切,我們若還不迷途知返,聯手你與他一戰,導致一場天大的浩劫,那真是枉為天尊了!”

說到這裏,閼逢天尊再次轉向秦子淩,躬身道:“我知秦天仙與上章天尊和著雍天一戰不可避免,我會聯手諸道友,還有仙庭鎮住皇極大世界,盡量減少眾生劫難。”

“我等願聯手仙庭鎮住皇極大世界!”餘下的天尊也都紛紛上前躬身表態。

秦子淩目光朝諸天尊點點,然後目光投向兩大天界大軍道:“尊者留下,餘者都散了吧!大元劫已經造成了太多災難,本尊不想再多開殺戒。”

兩大天界大軍的諸道仙和真仙精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許多人都選擇了離去,當然也有些留了下來。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默默看著這一切,什麽都沒有說。

“上章,著雍,我知道你們不會坐以待斃,必要挾天界之力,與我一戰。不過天界中的眾生是無辜的,你們把他們遣散了吧。”秦子淩目光望向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一臉平靜道。

“秦子淩,你又何必假慈悲?你若真顧惜天下蒼生,就應該像仙帝說的一樣,止戈為武!今後我們也會尊你為皇極大世界大天尊!”上章天尊說道。

“我是真慈悲還是假慈悲,還輪不到你來評論!”秦子淩淡淡道。

說話間,有一顆黑白二色珠子冉冉升起,懸於他腦後。

接著有陰陽生死兩尊道主仙嬰從秦子淩體內飛入,沒入生死兩儀珠。

隨著陰陽生死兩尊道主融入生死兩儀珠,生死兩儀珠開始發生無比玄奧的變化,化為一張太極圖。

太極圖不斷延伸放大,如同另外一個蒼穹一樣,罩住了整個地仙界,也把柔兆天給遮蓋了進去。

“諸位天尊道友,地仙界和柔兆天我以生死二道守護,不讓任何一位生靈因為我而受劫,但你們的天界,還請你們各自守護好,莫要怪我沒提醒。”秦子淩說道。

“多謝大天尊大仁大義!”諸天尊還有仙帝等人紛紛鞠躬致敬。

無數仙人俯伏於地叩拜。

壓在他們心頭,讓他們喘不過氣來的沉重石頭終於落了地。

同時對於秦子淩也越發敬畏,發自內心尊稱他為大天尊。

本來,秦子淩若不用陰陽生死二道化身道寶守護地仙界和柔兆天,他可以輕鬆碾壓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

但現在,在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有天界加持的情況下,秦子淩要殺他們,難度肯定要大許多,甚至還有可能受損。

不僅如此,到了道仙境界的仙人,看到這一幕,並不難推測出來,秦子淩的陰陽五行七道突破成為道主之際,就已經充分考慮了這一戰對蒼生帶來的劫難。

所以,原本更容易突破,還能補齊五行的火係大道,反倒落在陰陽二道之後。

為的就是要以陰陽二道來守護眾生。

上章天尊看著太極圖上先天陰陽二氣來迴遊動,散發著可怕的氣息,久久無語。

最終,上章天尊仰天長歎一聲,看向著雍天尊道:“著雍,散了天界裏的眾生吧,連敵人都能顧及我們天界裏的眾生,沒道理,我們反倒要置他們於死地!”

著雍天尊默默點點。

很快,有無數生靈從上章天和著雍天裏出來,被送入籠罩在太極圖下麵的地仙界。

“以後再無上章天和著雍天,你們在地仙界繁衍生息,都當遵從仙庭法規行事。”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威嚴中帶著一絲英雄末路的悲涼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無數生靈俯伏在地,向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叩拜。

秦子淩默默看著這一幕。

“秦掌教,冤有頭債有主,無極門與著雍天和上章天的仇怨,說到底是我和著雍天尊點頭授意,跟我這些門下弟子都沒有關係。

他們能修行到超品境界,委實不易,還請秦掌教高抬貴手,放他們一條生路,讓此戰僅限於你我,柔兆天尊和著雍天尊四人,可好?”上章天尊說罷,對著秦子淩深深一鞠躬。

“若他們肯敞開泥丸宮,受我生死印,以後聽從仙庭排程,這並不無可,當然宇文奇和欒穆不在此名單內。”秦子淩聞言心頭微微一動,然後點頭道。

說話間,有一道道法鏈對著宇文奇和欒穆透體而過。

宇文奇和欒穆當場斃命。

此次大元劫,情況危急時仙庭無將可排程,還有仙庭勢弱,處處受製於諸天界,無法強硬行使仙庭法規,這都給秦子淩留下很深的印象。

秦子淩如今已經參悟到了一絲混沌大道,以後的路肯定不會限製在皇極大世界,這皇極大世界還是要由仙庭來掌管。

但秦子淩不願意自己的人入仙庭擔任職務,否則還不如自己直接另立仙帝仙庭。

同時,秦子淩又不想仙庭繼續勢弱下去。

在這種情況之下,若仙庭一下子多出十多位超品道仙可排程,那仙庭必然能一反弱勢,遇到大劫時也不至於無將可用。

仙帝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麽,眼眸深處流露出一抹驚喜和慶幸之色。

而諸天尊則都微微變了臉色,心裏暗暗歎氣。

上章天尊微微歎了一口氣,看向門下超品弟子,道:“為師和著雍天尊與秦掌教和柔兆天尊大戰之後,你們便放開泥丸宮,請秦掌教給你們下生死印,以後聽從仙庭排程!”

“弟子願同師尊共生死!”

有超品道仙俯首落淚領命,也有很重情義的少數弟子寧死一戰。

“你們也看到了,秦掌教門下有何等多強大的門人弟子,單單五位冥道仙,他們便能輕易鎮殺你們。

你們若參戰,他們也必參戰,為師和著雍天尊麵對的壓力就更大,你們是要把為師僅存的那麽一絲生機也要奪走嗎?

你們若真感激為師栽培之恩,便聽為師今日之命,以後好好聽從仙庭排程。”上章天尊說道,倒也絲毫不掩飾自己那點小心思。

“弟子不孝,弟子領命!”那少數寧死一戰的弟子這才明白,師尊把自己等人摘除出去,不讓參戰,竟然還存了私心,心情複雜莫名,但還是落淚跪地領命。

上章天尊這邊下令之後,著雍天尊那邊也下了令。

——

數月之後。

上章天和著雍天的生靈盡數被遷移到地仙界,由仙庭命人好生安頓。

這一日,彰顯在蒼穹之上的上章天和著雍天不斷縮小,最後化為一輪明月般的光環分別懸於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的腦後。

一輪金色,一輪土黃色。

光環內,可見山川河流,磅礴浩大的世界。

當上章天和著雍天不斷縮小,化為一光環世界懸於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腦後之際,除了柔兆天被太極圖遮掩,其餘諸天界都漸漸隱去。

諸天界隱去的虛空處,一尊尊如巍峨巨山的天尊顯聖盤坐,周身一條條道河環繞,一件件道寶在道河中沉浮起伏。

天尊守天門!

此戰,地仙界,柔兆天有秦子淩陰陽二道所化的太極圖守護,但諸天界卻得諸天尊自己守護。

“秦掌教,柔兆天尊請了!”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一臉平靜地站在浩大無垠的太極圖上空,朝著秦子淩和柔兆天尊微微作揖行禮。

“兩位請了!”

秦子淩攜手柔兆天尊也上了太極圖。

一棵大樹從他身後長出,枝葉遮天,垂掛下億萬道五色霞光。

“五行果樹!”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渾身大震,不敢置信。

“還有老夫!上章老兒,著雍小兒,沒有想到吧!”九龍神火罩這時也飛了出來,九燭探出了獨眼龍頭,獨眼烈焰熊熊看著二人,透著刻骨仇恨。

“九龍神火罩!”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再次心頭大震。

“沒錯,五行果樹和九龍神火罩,這都是當年祝赤大帝的遺物。我冥冥中得了祝赤大帝的庇護和他的基業傳承,所以今日我必為他報當年血仇!”秦子淩說道。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看著秦子淩身後的五行果樹,身前懸浮的九龍神火罩,沉默許久,才重重點頭道:“請!”

話音一落下。

上章天尊竟然又長出了兩個腦袋和兩雙手臂。

六隻手臂,其中三隻手臂抓著天階道寶,三隻手臂抓著頂尖地階道寶。

六件道寶,分別屬土、金和水。

“三頭六臂,有點意思!”秦子淩兩眼微微一亮。

著雍天尊卻沒有這般變化,還是老樣子,不過右手多了一個黃澄澄的大錘子,左手則多了一三色玲瓏塔,上麵掛了多件土係、火係和木係地階道寶。

“殺!”上章天尊一聲厲喝。

大踏步上前,三頭轉動,六臂揮舞道寶,對著秦子淩打去,而著雍天尊則隨之踏步上前,一手舉著大錘子朝著柔兆天尊打去,一手將三色玲瓏塔托起。

那三色玲瓏塔上麵掛著的道寶便叮叮當當作響,卷動木係、火係和木係三道力量,變化出各種兵刃也朝著柔兆天尊攻打而去。

看著兩位天尊全力攻殺而來。

秦子淩和柔兆天尊隻是相視一笑,然後攜手盤坐在五行果樹之下,將九龍神火罩和赤火蓮台等道寶往五行果樹上一掛,便手牽手竊竊私語起來,仿若麵對的不是相當於五六位道主的恐怖攻擊。

兩人在樹下竊竊私語之際,五行果樹綻放出億萬道五色霞光。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的攻擊落在那五色霞光之上,隻是如同石頭砸落在湖麵上一般,濺起一些水花和漣漪,然後湖麵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一切看起來,仿若他們的攻擊毫無威力。

但每一次看似不起眼的撞擊對外界所產生的衝擊波卻恐怖到了極點。

四周的空間紛紛崩塌,各種力量變得混亂無比,仿若要重歸天地開辟之初一般。

空間的崩塌就像雪崩一樣,一路朝四周急速蔓延而去。

盤坐虛空,守著天界之門的天尊們個個如臨大敵,全力以道寶引動大道之力,死死擋住衝擊波,鎮住四周的空間,不讓崩塌繼續蔓延。

一些非道主天尊很快身子就搖晃個不停,不能穩穩盤坐。

但相對於諸天尊的吃力,當恐怖的衝擊波如山呼海嘯朝著太極圖衝去時,太極圖上有一黑一白兩道氣流浮現流轉,那些衝擊波就立馬止步,不得前進絲毫。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持續攻擊不停,始終無法撕裂開五行果樹釋放出來的五色霞光。

“該輪到我們夫婦出手了!”秦子淩終於停止了跟柔兆天尊的竊竊私語,抬眼望向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

話音未落,夫妻二人雙雙抬手對著外麵二位天尊一指。

便有九龍神火罩、赤火蓮台還有五色羽珠飛出。

九龍神火罩對著上章天尊落去。

上章天尊六臂揮動,道寶接連砸在九龍神火罩之上,但卻隻能讓九龍神火罩搖晃。

甚至那三件地階道寶很快就破損了一件。

“哈哈,上章老兒你就乖乖受死吧。現在老夫是集五行之力於一體,你是擋不住的!”九燭探出了腦袋,暢意狂笑。

很快,九龍神火罩壓頂而至。

“殺!殺!”上章天尊赤紅了眼,腦後的世界光環升起,終於擋住了九龍神火罩。

但九龍神火罩不僅大力往下鎮壓,而且還有無盡火焰噴吐而出落在世界光環上麵。

隨著烈焰焚燒,那光環有一滴滴金色的液滴滴落,每一滴落下,天地都要震動起來,出現了一個個黑洞。

上章天尊額頭青筋根根爆起,體內道力奔湧,但卻始終無法掀翻九龍神火罩。

另外一邊赤火蓮花台跟著雍天尊的大錘子在空中你來我往的鬥起來,而五色羽珠則對著三色玲瓏塔不斷刷下。

每刷一下,就有一件道寶從三色玲瓏塔上掉落下去。

沒過多久,那三色玲瓏塔上麵就再無一件道寶,然後也被五色羽珠刷落,掉落太極圖中,被陰陽二氣一卷,沒了蹤影。

五色羽珠刷落三色玲瓏塔之後,便又去刷著雍天尊。

著雍天尊雖然是道主,奈何這五色羽珠如今得了最純正的五行先天之力,刷落下來就算著雍天尊也得跌跟頭。

無奈之下,著雍天尊隻好也把世界光環祭起,擋住五色羽珠,這才免了被刷跌倒的狼狽。

但五色羽珠很是厲害,每刷一下,那世界光環就被削去一層光芒。

如此下次,這世界遲早刷沒了,就像上章天那邊,被九龍神火罩壓在下麵,就算不入罩內,遲早也要被煉化。

場麵似乎陷入了僵局。

但身處戰場,坐守天門的天尊們卻知道,秦子淩聯手道侶柔兆天尊,又有五行果樹在手,五行相生,生息源源不斷,兩大天尊攻破不了五色霞光,連他們的衣角都碰不到,秦子淩和柔兆天尊便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而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被三大道寶鎮住,自身的道力,天界之力,都在不斷損耗磨滅,被鎮殺已經沒有絲毫懸念,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差距太大啊!”諸天尊心裏暗暗歎氣,同時也慶幸,自己等人先前沒有熱血衝頭,更慶幸,秦子淩乃是心胸廣大的仁義之人,否則他們這些人恐怕不是被鎮殺就要被奴役了。

——

轉眼,時間百年過去。

上章天尊和著雍天尊最終還是沒逃過這一殺劫,先後被鎮殺。

秦子淩收了太極圖。

皇極大世界恢複了平靜。

雖然秦子淩的神魂之道還沒突破到天尊境界,但他已經是皇極大世界當之無愧的大天尊。

仙帝和諸天尊共推秦子淩為大天尊。

秦子淩沒有矯情推辭。

成為大天尊之後,秦子淩沒有重立仙庭,依舊尊仙帝為仙庭之主。

不僅如此,秦子淩還在兩大天界的超品道仙的泥丸宮中種下了生死印,又特意煉製了一個生死榜交給仙帝。

如此今後除了秦子淩一念之間可取這些超品道仙的性命,仙帝也可憑借生死榜禁錮鎮壓這些超品道仙。

秦子淩又給諸天界立了規矩,隻要諸天界的人在地仙界行事就必須遵守仙庭的仙條法規,哪怕諸天天尊也不例外。

向來高高在上的諸天尊都不敢違抗秦子淩定下的規矩,而且仙帝如今帳下一下子多了十多位超品道仙,兵強馬壯,諸天尊也極為忌憚,不敢再輕易得罪,更別說像以前一樣指手畫腳了。

此後,沒過多久,秦子淩的火係大道突破成為道主。

秦子淩以五行果樹為根基,以五行之道在皇極大世界中開辟出一個天界,名為五行天。

無極門的人,平時基本上都生活在五行天中,不過問地仙界之事。

在五行天中,五位夫人分別先後給秦子淩誕下一孩,三男兩女,把崔筠給樂得每天嘴都合不攏。

修行無歲月。

當皇極大世界又迎來一次大元劫時,趁著皇極大世界“自顧不暇”之際,秦子淩的煉體武道趁機徹底擺脫皇極大世界的束縛,然後融合乾坤珠,自成一個世界,成了真正的一界之主。

大元劫之後,秦子淩肉身已成世界,不再受皇極大世界束縛,可真正自由往返任何世界。

秦子淩重返混沌大世界,曆經劫難,神魂之道終於再度突破,成為真正的大天尊。

天、地、人三道皆臻至圓滿。

某一日,秦子淩福至心靈,三道合一。

一瞬間,秦子淩消失了,混混沌沌成了一團。

正應了一句,天地混沌如雞子。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混沌雞子分開,秦子淩從裏麵走出來。

這一刻,他已成混沌道主。(全書完)

ps:曆經兩年,《合道》這本書也終於迎來了大結局。這期間我經曆了太多的人生坎坷,卻也更懂人生的意義,也明白什麽纔是我們最應該珍惜的。

感謝兩年下來,所有新老書友的支援,新書會準備起來,不過估計最快也要十二月份纔有可能跟大家見麵,很大可能會在元旦,新的一年裏跟大家見麵。如果有時間,我會盡量在新書發表前,寫一兩篇《合道》的番外。

好了,新書若上傳還懇請書友們能繼續支援,現在讓我們先暫時說一聲再見吧!

鞠躬!時不做奢想了。”施勉說道。“你們不是說拜入九玄宗也是為了報仇嗎?莫非你們不準備報仇了?”秦子淩又問道。《仙木奇緣》聽到這話,施勉和虞涓突然噗通一聲跪下道:“若此趟恩公多捕捉了幾條赤炎火蠶,還請恩公能看在我背負血海深仇的份上,分一條給我,就一條。若恩公收獲很少,我們絕不敢求。”“你們仇家是誰?”秦子淩將兩人扶起來,問道。“就是斷魂穀。本來我們也算是大亭山福地一方勢力,但一次我父親意外得了機緣,無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