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 好好吻我吧

    

身體居然也起了反應。可是兩人畢竟是上下級關係,即使曾經產生過很多交集,現在關係也非常好,可也沒到這個樣子還無動於衷的地步。葉雁欠了欠身,想避開他那根大東西,實際上她此刻的心裏卻既是嬌羞又是慌亂,可是一動之後,身體不小心和衣櫃門碰了一下,發出一個輕微的響聲,她連忙停止動作,而唐賓也悄悄伸手摟住了她的腰肢,防止她繼續亂動。幸好,外麵放著輕微的音樂聲,而且那兩人正沉浸在激情的海洋中,沒有注意到大衣櫃門的...“晶晶會被帶去哪裏學習您的醫術呀?”

“當然是我家了,還能去哪裏?”東方白沒好氣的說道。

“那……請問一下您的家又是在什麽地方?”唐賓繼續問。

“桃花……,喂,你問那麽多幹嘛,我可說好了,在我教導乖徒兒的時候,你可不能偷偷跑過來找她!乖徒兒,還有上次說過的,你可千萬不能破了身,不然我打斷這小子的兩條腿,不,三條!”東方白又鄭重其事的告誡了一番,這才又說道,“好了,乖徒兒,師傅我先回家去了,不然你師母非活吃了我不可,半個月後我再過來接你,下次可不能再拖延了。”

李晶晶說道:“那你還沒跟我媽打個招呼道別呢!”

東方白把頭搖得像波浪鼓:“免了,免了,師傅我還是偷偷的走,你媽那老孃們一點都不好玩。”

唐賓聽了巨汗,竟然直接稱呼自己那彪悍到爆的丈母孃為老孃們,也隻有東方白這老頭子才做得出來。

看到東方白偷偷朝胡愛英所在的房間瞄了一眼,隨後踏著太空步悄悄走了出去,唐賓和李晶晶麵麵相覷,一時不禁莞爾,唐賓輕聲笑了笑說道:“這老頭跟個老頑童似的,他怎麽跟你媽好像不太對付?”

李晶晶也無奈的笑了笑:“誰說不是呢,兩個人今天上午在家裏別扭了半天,差一點吵起來,我都不知道為什麽,兩人脾氣犯衝。”

她說完看了看唐賓腿上的傷疤,然後神秘兮兮地從包包裏拿出一個白se的小瓷瓶,捏在手心裏揚了揚說道:“唐唐,知道這是什麽嗎?”

唐賓一愣,仔細看了看然後搖搖頭。

隻是他顯然心思並不在這上麵,而是往嫂子的房間方向看了看,發現嫂子還在房裏不知道和晶晶的老媽說著什麽,兩人偶爾還會發出輕輕的笑聲,於是臉上笑眯眯的拉起李晶晶的手,用力一拖,兩人就並排坐在了沙發上麵,下一秒鍾,這廝剛剛還跟嫂子吻在一起的大嘴馬上霸道的壓在了李晶晶晶瑩玉潤的紅唇上。

李晶晶被他突然的襲擊驚了一驚,不過立即就反應了過來,激烈的吐出香舌回應。

可惜的是此地風險係數較大,兩人吻了一會卻不敢持久。

唇分,李晶晶的俏臉浮起一抹粉se,紅撲撲的格外誘人,她捏著小瓷瓶嫵媚的白了他一眼,然後一臉嬌嗔的說道:“我還沒說完呢,告訴你吧,這是白老頭剛剛留下來給我的祛疤藥膏,聽說效果可靈驗了,隻要抹上一個星期,幾乎什麽疤痕都可以消除!呶,你這腿上的,還有我肩膀上的疤痕,這回有救了!”

“真的假的?”

唐賓將信將疑,不太敢抱太大的希望,祛疤的東西見的多了,但是真正能祛的估計也就是一些痘疤什麽的。兩個人現在身上的傷口可都極深的,哪裏會那麽容易去掉,如果真能像她說的那樣,那還不轟動全球,世上那麽多整形醫院也有一大部分可以關門了。

李晶晶道:“我也不知道,老頭剛剛才給我的,他總不會騙我的吧?好了,快去你房間裏,你幫我塗塗,我肩上那疤痕現在真是難看死了。”

她說著就拉著唐賓進了他的房間,順手還把門反鎖了。

她回頭看了看他,臉上悄然一紅,似乎有些害羞,不過兩人剛剛親密接吻,正是你儂我儂,甚至更加親密的動作都做過了,也沒有什麽猶豫的,於是把手上的瓷瓶交給他,自己轉過身開始脫衣服。

李晶晶今天穿的是一件紅白相間的短袖格子襯衫,她低著頭一個一個把紐扣解開,輕輕往後一脫,露出裏麵一個米se的蕾絲花邊胸,因為側著身體的緣故,唐賓隻能看到她大半個裸背和側麵,盡管如此,她妙曼動人的身姿還是盡數展現在他的眼前,白皙嬌嫩的肌膚,曲線迷人的身段,盈盈一握的腰肢讓人恨不得馬上抱在懷裏疼愛一番,唐賓正要繞過去看那更加誘惑的胸脯,眼睛卻被她右肩膀處那猙獰的刀傷所吸引——

傷口的硬痂已經脫落,因為縫的是羊腸線,所以無需拆卸,早已在體內自行融解,露出的新麵板呈現出一種粉紅se,針腳處如同一條粉se的蜈蚣,亦或是不太工整的補丁,看上去觸目驚心。

唐賓的心裏狠狠的抽了一下,剛剛心猿意馬的情yu也在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疼惜,和隱隱的刺痛。

他上前兩步,伸出手指輕輕地觸控在那道傷口肌膚上,感覺到那處地方有些凹凸不平,並不光滑。

他滿腹柔情的上前擁住她綿軟的嬌軀,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裏,心裏卻不包含任何一點yu念,輕聲在她耳邊說道:“晶晶,這地方……現在還疼嗎?”

李晶晶感受到他擁抱自己時的無限溫柔,俏臉稍稍有些發熱,含羞帶俏地靠在他的身上,閉著眼睛輕聲呢喃:“早就不疼了,就是每次照鏡子的時候總是不大敢看,還有……我怕你會嫌棄我!”

唐賓手上摟得更緊,嘴唇湊到她的發際,輕輕吻著她的耳垂,溫柔地將它含在嘴裏,過了一會才說道:“真是個傻妮子,以前就跟你說過了,就算再怎麽樣,我都不可能嫌棄你,也不會離開你……倒是我嫂子,還有上次濃濃的任xing胡為,讓你受了不少委屈……我總覺得自己不是個好人,對不起嫂子,也對不起你!”

李晶晶轉過身,隻穿著胸的光滑身軀躲進他溫暖的懷抱,飽滿柔軟的酥胸緊緊地壓在他的胸口,手臂繞到後麵用力抱住他的熊腰,這才似水溫柔的說道:“不要這麽說,是我離不開你,永遠都離不開……要說對不起的,也應該是我……我知道晚晴姐肯定會討厭我,可是,又有什麽半辦法呢?”

“唐唐,吻我吧,好好的吻我!”

這一刻,唐賓的眼神裏充滿了愛意,低頭凝視著仰起俏臉似水橫波的她的眼眸,食指輕輕勾住她細膩白嫩的尖尖下巴,嘴唇一點一點的靠近。

李晶晶長長的睫毛一扇一扇,無盡深情的美眸合攏,兩唇相接,那是刻骨的溫柔和彼此相許的愛。

兩個人隻是緊緊相擁,互相舔舐著對方的嘴唇,一下一下,細細的品嚐屬於愛的味道。

如此幾分鍾之後,唇分,卻情意更濃,唐賓手裏拿著瓷瓶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晶晶,你去床上趴著,我幫你抹藥。”

“嗯!”

李晶晶光著裸背,臥倒在唐賓的床上,上身微微仰起,腰背之間勾勒出一條動人心魄的完美曲線,唐賓火熱的眼神在那誘人的嬌軀上麵流連徘徊了一陣,這才扯過一條被單,輕輕地把它蓋在她的腰際。

小瓷瓶裏的藥膏呈半透明狀,濕濕滑滑,倒是有點像平時用的蘆薈膠,隻是剛剛開啟瓶子的時候就有一股濃濃的味道飄散開來,有點像藥,又有點似花香。

唐賓用手沾了一些,均勻地塗抹在李晶晶肩膀的傷口上,用手指輕輕撫摸。

“感覺怎麽樣?”他一邊撫摸促進其麵板快速吸收,一邊問道。

“清清涼涼的,挺舒服!”

“希望有效果!”唐賓笑了笑說道,手裏繼續動作。

過了一會,李晶晶懶洋洋的說道:“唐唐,你摸得我快要睡著了。”

“那就睡好了,一會我叫你。”

“不要,等會我也幫你塗。”

大概五分鍾之後,塗在傷口上的藥膏完全沒麵板吸收,不過暫時還看不出有什麽效果,李晶晶掙紮著爬起來穿上衣服,也要給唐賓抹藥。

唐賓小腿上的傷口比較容易塗抹,隻是另一個刀傷接近大腿根部卻比較難辦,要抹藥的話必須先把褲子脫下來,當然脫的是外褲。他本想說不用了,等一會自己抹也是一樣的,可是李晶晶不同意,拗不過她,於是他下身套著的一條鬆鬆垮垮的大短褲馬上被脫了下來,裏麵隻剩下一條小三角內褲,因為比較緊湊,而且剛才接吻的時候下身處不免有些膨脹,結果一眼看上去老大的一坨,更加要命的是,那個小腦袋居然從褲子邊角的縫隙處悄悄鑽了出來,賊頭賊腦的在外麵透氣。

“啊!”

李晶晶咋一看見嚇了一跳,馬上就羞紅了臉,轉過身去不敢看他。

唐賓一陣汗顏,趕緊伸手把它撥了回去,還順勢在上麵拍了一巴掌,心說:你激動個什麽,現在又不能用。

隻是這一巴掌卻拍的過了頭,**的物事瞬間感到一陣疼痛,讓他一陣陣隻抽冷氣。

李晶晶聽到聲音轉過頭來,卻看到唐賓單手抓這那裏,正咬牙切齒的滿臉痛苦,頓時關切的問道:“怎麽了,這是?”

唐賓結結巴巴的說道:“它……不聽話,所以……被我打了一巴掌,就是,疼的厲害。”

“啊?”李晶晶狂暈,“怎麽會這麽笨的啦,那讓我看看,有沒有事!”

她說完之後就去抓他的手,把他的手拿開,然後伸進去捉住那條受傷的東西,雖然不是第一次摸,但是李晶晶此刻還是滿臉通紅,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剛才情急之下沒有多想,此刻真正抓到那條火熱的存在,頓時就感覺像是摸到了一個燙手山芋,丟也不是,摸也不是。”女jing盯著周晚濃冷冰冰的問道。經過剛才唐賓的一個電話,以及她跟她姐姐的對話,還有目前她自己的這種狀態,女jing已經基本猜到事情的真相,這個坐在床上的滿臉緊張的女孩子,根本就沒有失蹤。“是,是的……”周晚濃看著女jing本能的縮了縮身體。“那你也根本沒有遇到什麽歹徒了?”“我,我……”她眼神瞄了一下唐賓,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本來隻是想破壞唐賓和李晶晶的約會,可是怎麽也想不到會把jing察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