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吃飯吃你

    

麽,這麽急?”“你以為請你去度假啊,那邊的人都三天沒睡了,沒讓你現在就走已經是最好的優待。好了,你出去吧,記得把要準備的東西都帶上,明天中午十二點,在公司樓下大門口集合。”葉雁下了逐客令。唐賓猶豫了一下,道:“葉經理,那我明天上午可不可以請個假,我家人病了,得安排一下?”葉雁看了他一眼,最後道:“行,但是十二點必須到大門口,不然你以後都不用來上班了!”“是,我一定準時到,葉經理!”從經理室出來,唐...到底還是唐賓臉皮厚一點,他想反正兩人都有過.公分的負距離接觸了,這會兒摸一摸也沒什麽吧!

於是索xing將內褲也扒了下去,這下子李晶晶握著滾燙存在的場景就纖毫畢現的展現在眼前。

唐賓雖然感覺還是有點痛,但是被她握了一會之後反而更加硬的厲害,漲的要命,李晶晶握著它的手都止不住直發顫抖,眸子裏麵全部都是嬌羞,就連耳根也一起跟著紅了起來,她閉著眼睛,聲如蚊蠅的說道:“壞人,你幹嘛把褲子脫掉呀?”

看到她極盡羞怯的忸怩神情,唐賓心裏一蕩,笑了笑說道:“你不是在幫我檢查有沒有受傷嗎,不脫怎麽檢查?”

“你?”

李晶晶氣惱了一陣,情緒漸漸平複,心說誰怕誰啊,又不是沒見過。於是慢慢睜開眼眸,隻是入眼處那根又粗又長的東西,此刻被自己一隻手握住了一半,怪模怪樣的猙獰露在外麵,她心裏激靈了一下還是情不自禁放了開來,暗暗咋舌——

“這麽大個東西,真的能……進到自己的裏麵嗎?”

“那還不得……疼死了啊?”

以前雖然摸過,但是沒有這麽直觀清晰的看到過,以至於李晶晶心裏誹咐,很是驚詫。

唐賓這個不要臉的看著她輕輕調侃:“還沒檢查呢,就完事了?”

李晶晶又羞又氣:“快穿上,快穿上,真是丟死人了。”

唐賓嘿嘿一笑,這會兒緩過來,那地方也不怎麽疼了,隻是膨脹的厲害,麵對佳人,他也不好意思繼續挺著那玩意談笑風生,於是趕緊拉起褲子遮住。

“真是個流氓!”李晶晶輕輕罵了一句,然後開啟瓷瓶也勾了一點藥膏,輕輕塗抹在那他的傷口上,一遍遍的摩挲。

藥膏抹完,唐賓穿起了褲子,兩個人又在房裏摟摟抱抱低語了一陣,這才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開門出去,卻看見周晚晴和胡愛英此刻正好端端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樣子已經坐的有一會了。

唐賓看了看兩人,眼神裏閃過一絲尷尬,幹笑著說道:“我們剛剛……在房間裏塗藥。”

兩個人在裏麵幹了什麽,周晚晴和胡愛英是無從得知,不過那一陣陣濃濃的藥膏氣味還是很容易被辨識,且不說周晚晴的反應,倒是胡愛英一個勁的給女兒使眼se,滿是得意的神情,敢情她剛剛就是故意拖著唐賓的嫂子給女兒製造機會來了。

“小賓,你把石膏拆了?腿好些了嗎?”周晚晴關心的問道。

剛剛在房間裏的時候,胡愛英已經把東方白的身份告訴她了,本來她想出來表示感謝,可是胡愛英說老頭子有些悄悄話要跟兩個人交待,而且胡愛英又東拉西扯的拖著她說了一大通,讓她沒有辦法脫身,最好隻好無奈陪著她聊聊保養啊,護膚啊,實際上週晚晴乃是天生麗質,用的護膚品也是極普通的,哪裏有什麽非凡的經驗。

“嗯,好多了,東方老先生說這幾天多走動走動,鍛煉一下,再有個十天八天就會完全好了。”唐賓點點頭說道。

“真的呀,那就好!”

這時候胡愛英說道:“是啊,是啊,小唐,你天天悶在家裏也不行,現在既然那死老頭都交待了,就應該多走走,要不現在就去我們家坐坐,你都好久沒來我們家了,阿姨燒菜的味道也快要忘記了吧?”

“呃……”

唐賓心說好像也才吃過一次而已吧?

胡愛英又道:“你看你,都快成我們家女婿了,難道結婚前不應該多跑跑丈母孃家,我這丈母孃沒刁難你吧?”

唐賓看了看嫂子,啞口無言,李晶晶麵目緋紅,拉了拉自己媽媽說道:“媽,說這些幹嘛,唐唐石膏剛拆,走動也要等了一兩天,而且剛剛塗了藥膏,不方便不方便,我們先回去吧!”

胡愛英眼睛朝唐賓腿上看了兩眼:“是這樣嗎?對了,東方那死老頭呢,怎麽不見了?”

李晶晶道:“你幹嘛老叫他死老頭,老爸都說讓我叫師傅了……他有事先走了,半個月後我再過去。”

胡愛英道:“敢罵老孃是老孃們,還不是死老頭是什麽?”

“……”

唐賓和周晚晴兩人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送走李晶晶和她媽,唐賓回頭摟著周晚晴,一臉歉意的說道:“大寶貝,剛剛晶晶她媽說的話……你別生氣,那……不是真的!”

周晚晴幽幽歎了口氣說道:“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我想的明白,小賓,隻要你心裏有我們娘倆,你最後跟誰結婚,都……”

唐賓急急伸手捂住她的嘴巴,說道:“是真的,我都打算好了,再等一段時間,我們就去結婚,晶晶說願意做小……”

但是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就頓住了,小老婆是這三個字,終歸是說不出口。

不過周晚晴還是聽出來那個意思,一時間表情有些錯愕,愣了好一會兒之後,忽然笑了起來,說道:“還是她想的明白,你自己卻想不明白,我都已經是結過婚的人了,那張證,真的沒有那麽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如果你的心不在我這裏,那我要那張證有什麽用,我想晶晶也是這麽想的吧?好了,不說這些了,剛才飯還沒吃完呢,還要繼續吃嗎?”

唐兵愣了半響,看著她如花似玉的俏臉,心裏隻剩下感動,李晶晶是這樣,她也是這樣,兩個同樣如此深情的女人,自己真不知道該怎麽回報她們,感動之餘,這廝就想到了以身相許,於是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不吃飯,吃你!”

說完就一口親在她雪白的脖頸上,肆意吸吮舔舐。

周晚晴吃吃嬌笑:“剛剛在房間裏和晶晶親熱完,就又來招惹我,你就不怕那什麽盡什麽亡?”

唐賓嘴巴舌頭忙個不停,在她天鵝般的雪頸上胡亂親吻,過了一會含含糊糊地說道:“哪裏有……,我都還沒跟她到那一步呢,而且……,白老頭要求她,保持處子之身起碼一年,真是……搞不懂為什麽?”

周晚晴被他吻的呼吸急促,心胸急劇起伏,不過嘴裏還是斷斷續續地說道:“原來……是那邊……,啊……,吃不到……,就來……,啊……我這裏……解饞,壞蛋,左擁右抱的感覺……是不是很好?”

唐賓不好意思回答這個問題,索xing悶頭強攻,一手從褲腰帶裏伸進去撫摸她豐滿的柔臀,一手隔著衣服揉捏她異常包滿的酥胸,唇舌卻在她脖子,耳朵,臉頰等等上麵來回舔舐。

周晚晴嬌喘不止,喉嚨裏吚呀作聲,雙手上舉緊緊抱著他的脖子,卻仍然堅持著開口說道:“剛纔在房裏……是不是……嗯嗯……幹什麽壞事了?”她緊緊夾住自己的雙腿,不讓他作亂的大手繼續入侵,卻正好將他的手一起夾在了裏麵,語音顫抖的說道,“出來就這麽猴急……哎呀……”

她說到這裏就哎呀叫了一聲,原來她兩腿雖然夾住了他一隻手,可他另一隻手卻透過她的衣服,滿滿地抓在了她的胸脯上,而且那顆敏感的蓓蕾,被他用力地捏了一下。

她放下一隻手隔著衣服按在了他的手掌上,繼續追問:“快說,在裏麵,幹了什麽?”

唐賓兩手被製,雖然可以用力抽出來,憑著她的力氣自然阻擋不住,隻是他卻不願如此蠻幹,被她這樣羞怯嬌惱地又夾又按,兩隻手掌卻體會到滿滿的柔膩舒滑,情yu攀升的感覺更加強烈,可這廝也不消停,雖然兩手沒有動作,下身的火熱卻早已蓄勢待發,緊緊的頂在她的翹臀上,一邊嘴裏回答:“沒幹什麽……就,親了幾下。”

反正窗戶紙都被那丈母孃大人捅破了,這會兒唐賓也無須再盡力隱瞞,繼續說謊隻會把嫂子傷的更深。

“啊……,親哪兒了?”周晚晴放下另一隻手,背過去捉住他那條趁亂作怪的堅硬。

“親,親嘴!”唐賓說著就找到了她的紅唇,狠狠地吻了上去,一條靈活的舌頭強勢的攻破她的唇線,直搗黃龍般在裏麵掃蕩。

“唔,唔,壞蛋……剛剛親了別的女孩子,唔,又來親我,唔,討厭……”

她說是這麽說,可是那條香舌卻主動伸出來用力地攪纏著他的舌頭,嗞嗞嗞地一番熱吻,吸的他嘴唇都快腫了。而且,她的雙手也放了開來,轉而再次勾上他的脖子,甚至兩條美腿也鬆開了一條縫隙,任由他的大手動作。

唐賓心裏奇怪了,嫂子這麽問著問著,他還以為會生氣吃醋,沒想到這會卻好像越發興奮了起來,小腹下的柔軟一下一下搖曳,磨蹭著他的火熱堅硬,令他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獸血瞬間沸騰。

&水,不由一臉壞笑:“大寶貝,怎麽我一說晶晶,你就sao成這樣了?”

周晚晴緊閉雙眸,一頭秀發散了開來,臉se嬌豔yu滴,羞澀難當:“誰……誰sao了?不要轉移話題……不要,不要,……哦……壞蛋壞蛋,你們……還幹了什麽……”

ps:好累,好累,放假了反而一堆事,碼字的時間真心少幹嘛去了?”她問的隨意,可唐賓卻聽者有心,止不住尷尬了一下,總不能說剛剛被人家捉jian來著,不過臉上沒有表現出來,說道:“我一個同事病了,剛剛去看了看她。”秦海燕忽然笑了一下:“不會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唐賓一怔,道:“什麽啊,是我的一個上司,怎麽會是我的女朋友!”秦海燕哦了一聲,頓時不說話了,兩人一起往前走了一段,剛剛拐進一個巷子,眼看馬上就要進入小區,這時候前麵突然冒出來兩個手持棍棒頭戴鴨舌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