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長青 作品

第一百四十三章 妖精真是妖精

    

光天化ri之下行凶?”小太妹見自己再一次被拉住,頓時滿臉不耐煩,回頭狠狠瞪著他道:“姑nainai的事,輪不到你來管,再不放手的話我連你一起打!”“嗬——,你還想打我?”唐賓被氣的笑了出來,他還真沒見過這麽囂張的小姑娘,今天既然已經插手了,那就說什麽也不能讓她再打人,於是繼續抓著她的胳膊說道:“你可真是狗咬呂洞兵,不識好人心,我這是在救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把他打死打殘了,你自己能逃得了嗎?還不是照樣...第二天一早,唐賓和周晚晴帶著小唐心一起出門,周晚晴自然是送女兒去幼兒園上學,話說再有半個月左右學校就要放暑假了,家裏的兩位老人總是唸叨著要見外孫女,這回倒是可以帶著她回去住一段時間。

而唐賓則是背著電腦包,跟母女倆在三岔路口揮手道別之後走向公交車站。

江州的公交車似乎永遠沒有空閑的時刻,特別是翠園小區這個站點,從來沒有一趟車進站時是有位置的,就連晚上也是如此。

唐賓走到公交站台的時候,剛好有一輛可以直達皇甫大廈的公交車進站,唐賓靠在站牌前麵卻一點都沒有坐上去的意思,一直到公交車關上車門,載著滿滿當當的乘客搖搖晃晃的開出去。

而此刻,一輛紅se的寶馬兩座車正靜悄悄的停在站台外側,裏麵一位巧笑嫣然的美女正往站台這邊翹首顧盼。

美女香車,始終都是很多人關注的焦點,特別是像車裏這位萬裏挑一的絕se妖嬈。

站台上已經有人在竊竊私語——

“哇塞,這個美女正點,她是在朝我笑的吧?”

“白富美啊,不會是哪個貪官的二nai吧,這車起碼得上百萬,她一個女人買得起嗎?”

“你怎麽知道人家買不起,說不準人家家裏家財萬貫,富可敵國,切!”

“人能長成這麽勾引人的嗎?美女……朝我看過來,看過來!”

“……”

大家在站台等公交車等得無聊,這時有這麽好的風景和談資出現,自然一時之間是說什麽的都有。

唐賓苦笑著搖頭,拖著一條還未痊癒的傷腿一步一步的上前,拉開寶馬的車門,迅速坐了進去。

裏麵那美女笑盈盈的看著他:“等很久了?”

美女自然就是葉雁葉大小姐。

昨天晚上兩人簡訊發了上百條,你來我打字的手指頭都要敲斷了,最後葉雁說了一句,你開微信啊!可憐的唐賓以前那破手機根本用不了微信,沒有這個習慣,臨時下載了一個裝上才互加好友,結果是葉雁啪啦啪啦傳了一堆圖過來,全是她穿著xing感睡衣的自拍……看的唐賓熱血沸騰,差點擼管,不過好在白天的時候跟周晚晴兩個人偷偷在家裏嘿咻嘿咻到腰痠背疼,就連那地方現在還有些紅腫,於是隻好放棄那種浪費的舉止。

而且她說了一大早就過來接他,直接跑到小區裏麵又怕被嫂子看見,於是折在這個公交車站會合。

唐賓本來想要推辭,結果葉雁非常堅決,而且用極度魅惑的語音哥哥、哥哥叫了半天,非要過來接他,唐賓聽的yu火高漲,鬼使神差就答應了,然後就有了早上這一幕。

“也剛到!”唐賓係上安全帶說道,“你從家裏過來要不少時間吧?”

“你猜?”葉雁眨了眨亮晶晶的美眸,那副俏皮帶著嫵媚的樣子格外動人。

唐賓心裏狠狠跳了兩下,避開她的視線,有點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說道:“我……怎麽猜得到呢!”

葉雁笑了笑卻不作回答,換擋啟動,紅se寶馬緩緩地開了出去。

坐在車裏,唐賓還能聽到站台上有人說話的聲音——

“這死瘸子誰啊,還要美女過來接送,他媽的牛逼大了!”

“這家夥很眼熟,以前好像經常在公交車上碰到的,我靠,榜上富姐了,還這麽不像話的美女……”

在無數羨慕妒忌恨的目光護送下,八點鍾剛過,葉雁的寶馬車就停到了皇甫大廈的地下停車場。

熄火之後,兩人並沒有下車,唐賓看了看她:“一會兒你先上去,還是我先上去?”

葉雁靠在背椅上,歪著腦袋看他,眼波如水,似笑非笑,過了好一會才吃吃笑道:“有什麽區別嗎?小哥哥,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們在偷情怕被人發現了似的,我好難為情的呢!”

唐賓聽了神情一呆,他還真沒有想到葉雁在這樣麵對麵的情況下還能像在微信上麵那麽講話,心說你難為情還當麵叫我哥哥,我可真有點不大好意思應呢!

不過葉雁這嗲聲嗲氣的一句話說出,車廂內的氣氛馬上變的曖昧了起來。

唐賓不自覺的舔了舔稍稍有些幹燥的嘴唇,結結巴巴的說道:“雁……雁姐,那要不……我先上去好了。”

看著她近在咫尺含羞帶俏的麵龐,雁妹妹這三個字,他是無論如何都叫不出口的了。

雁姐?

葉雁原本一臉嬌媚笑容的臉上微微一滯,顯然對他的回答不太滿意,一雙靈動的美眸眨了眨,伸出一隻白生生的芊芊玉手,說道:“把手機給我!”

“幹什麽?”唐賓愣了愣,但還是乖乖把口袋裏的手機拿了出來給她。

手機並沒有設定鎖屏密碼,葉雁按了一下就直接開啟,熟練的調出相簿軟體,啪啪兩下就找到了目標……

她開啟一張相片,得意的朝唐賓晃了晃螢幕上的內容,微微仰著潔白細膩的下巴說道:“某個信誓旦旦的家夥,這個怎麽解釋呀?”

唐賓一看頓時臉se一僵,上麵顯示的正是葉雁昨天晚上從微信上發給他的xing感照片,當時她說是為了好玩,然後要他記得刪掉,還說千萬不準陽奉yin違偷偷私藏,結果唐賓看著那些照片實在誘人,刪除未免太過可惜,所以一邊答應刪除,一邊卻把所有照片全都存在了相簿裏。

“這個……嗬嗬,咦,這照片怎麽還在,我明明已經刪掉了的!”唐賓尷尬了一下,馬上故作驚訝的說道。

“哼,還裝!我看是一張不剩的全都藏起來了吧?”

看見自己的照片沒有真的被刪除,葉雁嘴上說的聽起來好像有些生氣,可是心裏麵卻又有些甜絲絲的。

唐賓沒料到她會檢視相簿檢查,要不然他絕對會把著想照片藏在一個隱秘的件夾裏,不夠這會已經來不及了,於是幹笑兩聲,說道:“我看這些照片……角度都挺好的,刪了太可憐,嗯……,我就想留兩天,過兩天就刪了。”

葉雁咯咯笑了起來:“真的會刪嗎?是不是真的這麽喜歡看……,那你說是照片好看,還是我真人好看?”

車廂內的溫度似乎有些上升,因為唐賓感覺自己莫名的口幹舌燥了起來,心裏緩緩燃燒起一團火苗,而且正在越燒越旺。

葉雁把手機放回他的手上,身子湊過身離他更近了一點,輕聲道:“我還有更好看的,要不要看?”

更好看的?

唐賓心說是更暴露xing感的嗎?

葉雁上身穿著一件圓領的泡泡袖白襯衣,胸口位置還有百褶花邊鑲嵌,隻是她目測至少d的大胸脯將一件小巧塑身的衣服撐的鼓鼓囊囊,猶如在裏麵放了兩個超級柔軟的大包子,甚至更大。

唐賓的臉距離她隻有不到十公分的樣子,本來目光注視著她的嬌美俏臉,隻是四目相對了片刻這廝有些心慌就視線一滑,頓時陷入了那一片致命的柔軟當,從撐開的襯衣領口可以看見裏麵雪白的兩團隆起,同樣白se的胸把間的那道縫隙勾勒的更加驚心動魄,雖然隻是匆匆一眼,卻把唐賓的心魂直接吸引了進去。

“這個小se狼!”

葉雁暗暗啐了一口,他那迷失的眼神已經眼神注視的地方,自然被她看的清清楚楚,讓她一時間有種自己的胸脯**裸呈現在他眼前的感謝,沒有被胸包裹住的地方都能察覺到一絲絲涼氣,那是他呼吸帶動的細微氣流。她的臉se瞬間緋紅了起來,緊隨著心跳也在一刹那變的快速,緊緊地咬著自己的下唇,心裏在糾結著要不要繼續讓他這麽看下去呢?

在堅持著這樣的姿勢有半分鍾之後,女人的矜持還是讓她輕輕伸手捂住了胸口的衣服,隻是她白嫩嫩的手按在胸脯上的時候不可避免的讓那兩團魔鬼一般的存在稍稍變形晃蕩了一下。

唐賓心神一震,從失神的狀態清醒過來,可是看著她單手按住酥胸含羞帶怯的嫵媚神情,讓他一下子心裏狠狠的被撞了一下,差點把持不住一口啃了上去,好不容易纔壓製下心裏的旖念,伸出手指勾起她雪白的下顎……

葉雁眨了眨嬌羞含情的眼眸,以為他是要一口親下來,就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

可是耳卻聽到唐賓惡狠狠地說道:“雁妹妹,別再誘惑我了,小心惹火了我,把你就地正法!”

說完,他趕緊從車裏逃了出來,拖著傷腿一直走到了電梯口,這才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心裏一個勁地喊:妖jing,真是個要人命的妖jing。

寶馬車裏麵,葉雁咬著血紅的下唇,表情有些羞惱,水潤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直到在眼前消失,她才輕輕伸手摸了摸自己滾燙殷紅的臉頰,無限懊惱地自言自語道:“真是要死去了,我怎麽在他麵前會變得這麽……風sao……,就地正法?咯咯,有賊心沒賊膽的家夥……”

過了片刻,她拉開車內的化妝鏡,拿起化妝包細細的補了幾下,等到情緒平靜麵se恢複正常,這纔開啟車門嫋嫋的走了出去。

ps:沒存稿了咩,老秦今天下午應該會一直在高速上,看情況再更吧!,腰/臀以下拚命的拋動起來。“大壞蛋……壞小叔……就知道欺負人……”周晚晴一邊動作,一邊哆哆嗦嗦的顫聲道。可是這句話還沒有完全說完,後麵的聲音就被一陣嬌/啼聲淹沒,周晚晴香汗淋漓,瘋狂擺動,動作如暴風驟雨,嘴裏不住的呻吟著,那聲音如此美妙,時而婉轉低迴,如雨燕低飛;時而清越嘹亮,似鳳鳴九天。唐賓也受不住她如此激情的誘惑,立時獸血沸騰,挺著堅硬的下身強力還擊,每一次都強攻到底,乃至全軍覆沒,再迂迴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