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眼裏露出驚喜貪婪的光芒,蘇桐果然是有錢人!蘇桐甩掉邱小偉後,就氣急敗壞的給蘇熙打電話,“蘇熙,你這麽做是不是太狠毒了?”“狠毒?”蘇熙冷笑,“邱小偉不是我憑空變出來的人,你在蘇家過了二十年的好日子,真的就忘了自己真正的的出身?”“別跟我說這些,我從小就在蘇家長大,邱家人跟沒我任何關係!”蘇熙道,“你說沒關係沒有用,因為你永遠無法改變,你和邱小偉流著是同樣的血,邱家的帳,你是時候還了!”蘇桐咬牙切...第1章

週三晚上七點,蘇熙準時出現在天悅府酒店門外。

手機響了一下,蘇熙開啟微信,是蘇正榮:【熙熙,謝謝你肯幫爸爸,我這裏有點堵車,你先進去。】

蘇熙腳步放慢,想著等下見到淩久澤,該怎麽打招呼。

結婚三年,他們從來沒見過麵,不用想也知道淩久澤並不同意、甚至很抗拒這門婚事。

不怪淩久澤,當初是蘇家公司遇到了危機,厚著臉皮上門要求淩家履行當初聯姻的約定,淩家長子已經結婚,婚事就落在了次子淩久澤頭上,他不情願也是情理之中。

淩家自然也不會任人宰割,給了三個億的彩禮幫著蘇家度過難關,卻也提出了條件,就是三年後這門婚事自動解除。

三年前,她還不到c國法定的結婚年齡,兩人去維加斯辦的證,確切的說兩人都沒去,是雙方派人拿著彼此的證件過去就辦完了。

兩人一結婚淩久澤就去了美國,一直到現在、距解除婚姻還有三個月的時候他迴來了,抗拒的態度已經再明顯不過。

偏偏今天,她爸爸為了生意,還要帶著她再次上門求他。

蘇熙自嘲的彎起唇角,等下她要怎麽介紹自己,“淩先生你好,我是你老婆!”

他會拿正眼看她嗎?

據說淩久澤去美國前,是江城有名的惡霸,統領江城黑白兩道,做事狠辣決絕。

不過前幾天她在電視上的財經頻道上見過淩久澤,和印象中不太一樣,一身名貴商務西服,姿態雖然矜傲,但是舉手投足之間淡雅、沉穩。

希望今天他也能像電視裏那樣有氣度有涵養,別讓她太難堪。

整個天悅府都是中式裝修,古典大氣,像是一個莊園,蘇熙按照蘇正榮給她的房間號去了荷風館三樓。

三樓都是套房,木地板上鋪著地毯,燈火昏黃,格外安靜。

走到套房外,蘇熙不著痕跡的深吸了口氣,抬手敲門。

門是虛掩的,她一碰,金葉紅木門自動開了一條縫,蘇熙有些意外。

難道淩久澤在等她?

出於禮貌,蘇熙還是又敲了幾下。

沒有人應聲。

蘇熙眉尾輕挑,推開門往裏麵走了兩步,發現隻有玄關亮著一盞昏黃的燈,裏麵一團黑。

沒人?

套房很大,中間是客廳,兩側分別是休閑室和臥房。

她已經走到客廳,直覺不妙,方要反身迴去,突然聽到臥室的方向有水聲,一道痛苦低沉的聲音同時傳來,“進來!”

蘇熙的警惕性告訴她此時應該毫不猶豫的掉頭離開,可是在黑暗中靜立了三秒,她還是向著臥房的方向走去。

“是淩先生嗎?你怎麽了?”蘇熙推開臥房的門,低低問了一句。

突然一條手臂伸出來直接將她拽進浴室,男人一手抵著牆壁,一手掐著她的脖子,聲音壓抑著痛苦,仍舊冷戾暴怒,“敢給我下藥,你想死?”

客廳裏還有窗外透過來的浮光,浴室裏卻是伸手不見五指。

蘇熙忍著沒有反擊,喉嚨被鉗製,嗓音嘶啞、鎮靜,“不是我!”

“那你是誰?”

男人似淋了許久的冷水,渾身冰涼,噴出來的呼吸卻炙熱,冷熱交替,蘇熙有些發愣。

黑暗中,兩人無聲對視,男人的呼吸一下比一下重,似已經忍到了極致,捏著她喉嚨的手突然一勾她脖頸,低頭用力的吻下來。

唇瓣冰涼,霸道!

蘇熙瞬間瞪大了眼,抬腿用力的向著男人身體頂去。

男人的力氣和速度都不在她之下,長腿壓製著她的膝蓋,粗啞道,“幫我,你想要什麽,事後我都會補償你!”

蘇熙暗自吸氣,無論如何她都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淩久澤竟然被人下了藥?

黑暗中,男人的氣息籠罩著她所有的感官,她還在衡量幫他還是讓他去找別人的女人,男人鋪天蓋地的吻已經落下來。

......

蘇熙已經忘了兩人是如何從浴室到臥房的床上,她還在抗拒和順從之間徘徊的時候,男人已經不容拒絕的拉著她一起墜入深淵。

她不是沒想過兩人結婚後要麵對這樣的場景,但不是這樣的情況下。

深淵裏水火兩重天,她像是經曆了比這三年還要久的時間。

......

停下來的時候,恰好有人進來,腳步靠近臥房,“淩總?”

“別進來!”男人聲音低沉,帶著饜足之後的慵懶。

外麵頓時沒了聲音。

片刻後,淩久澤起身,穿上浴袍,看也未看床上的女人,抬步走了出去。

蘇熙把被子拉到脖頸,看到外麵開了燈,一縷光線順著虛掩的門縫照進來。

淩久澤走到客廳,靠在沙發裏,棱角分明的俊臉上喜怒不露,隻眸底透著一絲事後的懶怠。

助理上前道,“淩總您沒事吧?”

酒局上淩久澤突然離開,還不讓人跟著,隔了兩個多小時沒動靜,他不放心上來看看,他剛才聽到了什麽,好像是兩個人的呼吸聲?

淩久澤捏了捏眉心,“沒事兒!”

助理從臆想中迴神,“蘇正榮訂了聽雪閣1009的房間,約您九點點見麵,時間快到了。”

淩久澤隨口問道,“哪個蘇正榮?”

他話音落,似乎又想起來了,淡漠問道,“三年的時間還沒到?”

助理迴道,“還差幾個月。”

淩久澤語調譏誚,“那有什麽區別?”

助理說,“蘇正榮已經打過幾次電話要見您,大概有事求淩總。”

淩久澤想到屋裏的女人,有些說不出的煩躁,“之前賣過一次女兒,現在又想賣一次?他有多大臉,以為我會一直慣著他?還是以為他女兒金貴,總能賣個好價錢?不見!”

最後兩個字說的無情又冰冷!

臥房內,蘇熙將外麵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本些許紅暈的臉寸寸白下去,如果這個時候淩久澤發現他床上躺的就是蘇正榮的女兒,這個“賣”字也許會說的更諷刺!

她忍著渾身的不適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隨手又把衣兜裏的東西掏出來壓在桌子上。

她沒有迴頭,徑直走向陽台,推開窗子,縱身一躍。

少女幾個旋身而落,頃刻間,人已經在幾米外的青石路上,纖細的身影很快隱沒在昏黃燈影中。

淩久澤和助理又在外麵談了些別的,最後淩久澤吩咐,“去查一下,今天酒局上誰的手不幹淨?”

助理一愣,想起剛才聽到的聲音,很快反應過來,麵容冷肅,“是!”

淩久澤起身迴臥房,昏暗中掃了一眼大床,淡聲道,“起來,拿著錢離開,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麵前!”

沒有人迴答,淩久澤皺了一下眉,開啟燈,昏黃的光亮下,床上一片淩亂,卻沒了剛才的女孩!

他轉身去浴室,浴室裏也空蕩蕩的。

他狹長的眸子裏閃過一抹詫異,剛纔跟他在床上翻滾的是鬼不成?

然而,他分明看到了床上那一抹紅痕。

淩久澤眉頭一皺,轉頭看向床對麵的櫃子,他緩步走近,拿起花瓶下的東西,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像是真的,在這個寒涼的秋夜,溫暖了她的心。姚心菲看著麵前俊逸出眾的男人,輕輕咬了一下唇角,目光閃爍。姚母慈愛笑道,“是,婧婧累了,趕快迴去休息吧!”喬柏霖同姚家人告別,姚婧出門送他。一直出了院子大門,姚婧才開口,“今天的事謝謝你,半夜陪我迴來,還要麻煩你幫我解決瑣事!”喬柏霖停步轉身,頎長的身形在路燈下更顯高挺,“我說的話是真的,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畢竟我是你未婚夫。”姚婧笑笑,“謝了,這個人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