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7章

    

隻是氣質越發的沉穩冷貴,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迫人的氣場。聽到唐晗的聲音,男人轉頭看過來,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刹那間撞入她的眼睛,淺淺幽光浮動,似夜雨中的薄霧遮擋了月華,讓人看不清那一抹深沉背後的情緒,很快那一抹幽色沉入深潭,變成徹底的黑。唐晗雙手提裙,笑容嬌媚的迎上去,親昵的挽著男人的臂彎,仰頭俏聲笑道,“久澤,給你介紹一位朋友。”兩人相攜走近,唐晗嘴角翹起,給蘇熙介紹,“蘇熙,我男朋友、淩久澤!”...第3857章

蘇熙抿唇一笑,對著他伸手。

淩久澤走過去,俯身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打橫將她抱起來,轉身往臥房走。

將她放在床上,男人開了床頭燈,俊美的眉眼深邃如夜,“我去洗澡,先別睡。”

才剛剛九點,蘇熙還沒有睏意,輕輕點頭。

淩久澤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蘇熙正在用勺子吃酸奶。

吳媽自己做的酸奶,奶質濃稠,香味醇厚,蘇熙吃了半碗便覺得飽了。

淩久澤坐在床邊,抬手抿了一下她唇角,隨後俯身吻下來。

酸甜適中的酸奶裏裹著荔枝和堅果的香味,淩久澤閉上眼睛,低喘了一聲,越吻越深。

她總是能讓他失去控製。

他竭盡所能的溫柔,用了畢生所有的克製。

......

夜深的時候,淩久澤將蘇熙攬在懷裏,給她講繪本做胎教,慵懶的姿勢裏帶著饜足。

一個故事講完,淩久澤放下書,撫了一下蘇熙凝脂般的臉蛋,語調柔和的商量,“我想休產假了!”

蘇熙眼睫顫顫,撩起眼皮看他,聲音清冽,“淩總,我還有兩個月纔到預產期,你現在休產假?”

淩久澤有些哀怨,“我可以在家裏辦公。”

蘇熙笑了一聲,將他的手抓下來放在肚子上,“好好上班,好好賺錢,不要偷懶!”

“你養我吧!”男人埋在她懷裏,悶聲開口。

蘇熙勾唇,低笑道,“淩先生,想想你的責任!”

淩久澤極輕的歎了一聲,似是不情願,卻又拿她沒辦法。

次日

淩久澤在家裏等著蘇熙自然醒,又陪著蘇熙吃了早飯以後才開車出門。

吳媽都忍不住笑道,“少爺越來越黏著您了!”

蘇熙抿唇,“他是擔心我。”

吳媽道,“是啊,少奶奶中午午睡,少爺不敢發資訊吵醒您,每天都要打幾個電話問您什麽時候睡著的,睡了多久了,還提醒我下午茶不要給您做太甜的糕點,我從小看著少爺長大,都不知道他這麽細心,感覺他雖然在公司裏,但時時刻刻都在惦記您。”

蘇熙想到昨晚淩久澤說休產假的事,臉上不由的帶了笑,“要當爸爸的人,大概都會有一點不自知的焦慮,這叫、產前焦慮症!”

*

kally和柏英玖在工作上越來越有默契,主要是柏英玖的適應力極強,又不像蘇楚辭那樣自負。

雖然性格冷一點,但是謙虛勤奮。

kally中午吃飯都會叫著柏英玖,柏英玖如果下午出去,迴來的時候也會特意給她帶下午茶。

隨著兩人關係的親近,kally對柏英玖越來越信任,絲毫不擔心柏英玖會搶走她如今一助的位置。

週三中午,兩人去對麵吃了新開的一家中餐,柏英玖結的賬,kally迴來就轉了一半的錢給她,“aa啊,把錢收了!”

柏英玖沒說什麽,隻勾了一下唇,收了kally的轉賬。

她從包裏拿了份爆漿乳酪蛋糕給kally。

kally很驚喜,“什麽時候買的?”

“結賬出來的時候!”柏英玖看了眼時間,“還有十分鍾才上班,足夠你吃完了。”傍晚的時候,周睿深給她打了一個電話,“薑薑,我們見一麵吧。”薑薑道,“不是都說清楚了嗎?”周睿深語氣深沉,“你那天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我也有很多話要和你說,我們約個地方,心平氣和的談談,好不好?”薑薑想到邱勇的事,自己的確欠周睿深一個道歉。秦雋說等他迴來再說,她覺得,一切都在他迴來之前結束,也許會更好。她應聲,“好,我快下班了,你訂地方吧。”“就去你喜歡的那家餐廳吧。”周睿深道,“我現在過去,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