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棄妃

    

飛來幾長箭。蘇楮墨剛剛遇到小團子的心猛地就被攪,他沉沉的盯著前方,躲過攻擊。“看來沒死,居然還有力氣做陷阱。”他雙手背在後,麵嘲諷。黑人謹慎的在前方試探,他信步走過去,連自己都沒發覺,剛剛他悄悄鬆了口氣。還沒走幾步,不遠就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嗚嗚嗚我知道錯了,別打我好不好?”“我再也不出去了,也不和奇怪的人說話了,嗚嗚嗚……”蘇楮墨腳步一頓——這是剛剛那小團子的聲音?他出長劍,眼眸帶著冷:在瑞...“新婚之夜你就安耐不住了?竟然穿著喜服就和野男人廝混在一起!”

昏昏沉沉間,白綾稚隻覺得有人靠近了,猛地睜開眼睛。

男人臉上染了幾分暴戾,他一把掐住白綾稚的脖子,接著“撕拉”一聲,直接撕扯掉了白綾稚上大紅的喜服。

“既然你那麼迫不及待,本王自然會滿足你!”

他沉著臉,手上作不停。

白綾稚隻覺得子暴在了空氣中,腦子還昏昏沉沉的,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佈置。

然而這男人卻直接翻將住。

沒了力氣,隻能用冰冷的眸子死死地盯著上的人。

男人黑眸沒有半點溫,惡狠狠著的下:“像你這種自甘墮落的險賤人,就算你假裝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又能如何?!”

男人毫不留的,厭惡的掃了一眼地上的大紅喜袍:“既然你這麼想嫁給我,本王自然會滿足你!”

“隻是,除了這王妃之位,你再也沒有半點收獲了!”

“從今日開始,你就在這院子裡茍延殘,就算是死,也不能離開院子半步!”

他穿戴整齊,指著地上方纔扔下的袍:“過臟東西的服全都拿去燒了,從現在開始,沒有本王的命令,誰都不許給送吃喝!”

說完,他就著臉離開,外麵傳來侍們小聲的應和,很快,院子外就隻剩了一個看上去木訥呆滯的侍。

白綾稚強忍著疼痛,盯著門口的方向死死地往外看。

悉又陌生的記憶瞬間湧腦海——本是醫毒全才,卻被人算計著意外死亡。

而原主白綾稚,和剛剛的男人瑞王蘇楮墨從小被賜婚,再加上小時候救過他一次,婚約照舊。

隻是就在剛剛,蘇楮墨得知救他的另有其人,同時還親眼看到婚房裡出現了一個陌生男子衫淩的跑出來,這纔有了剛剛毫不留的淩辱。

白綾稚重重嘆息一聲,隻覺得原主命途多舛,可疲倦虛弱的子再也撐不住,眼前一黑,就陷了昏迷。

……

三年後。

沉悶的聲音從書房傳出,蘇楮墨重重的一掌砸在桌麵上:“混賬東西!被困在院子裡竟還不安分?!”

他猛地推門而出,大步往瑞王府另一側的院子走去。

“若兒被冒名頂替那麼多年,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本王娶了還留一條命已是開恩,如今不過要一碗心頭,竟還敢推辭?!”

蘇楮墨暴怒的臉上出幾分厭惡:“今日若是不識趣,那就休了!”

黑人小心翼翼的跟在旁邊,一個字都不敢說。

院門被毫不客氣的一腳踹開,還沒等蘇楮墨繼續往裡走,一個聲氣的聲音帶著慌張:“啊啊啊快閃開,我要掉下去了!”

話音未落,一個呼呼的小團子就呼著從天而降。

蘇楮墨下意識將人接住,四目相對。

懷裡的小團子驚魂未定,雕玉琢的五帶著微微的後怕,小胖手死死地拽住了蘇楮墨的領。

蘇楮墨隻覺得心都要被萌化了。

小團子卻連忙從他懷裡跳出來,猶豫了一下,這才歪著腦袋:“謝謝叔叔。”

脆生生的喊聲,讓蘇楮墨不由得放緩了聲音。

“你是誰家的孩子,怎麼在這裡?是不是迷路了?”

他聲音溫和,眉眼都放得輕了許多。

小團子警惕的看著他,地皺起眉,後退一步,聲氣的開口:“你問那麼多做什麼,該不會是人販子吧?”

接著他又輕哼:“我娘說了,忽然對別人好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噗嗤”一聲,蘇楮墨笑出了聲。

眼前的小團子細皮,五雖沒有張開,但能看出幾分致的雛形。

小團子見他笑,眉頭皺的更了,連聲音都帶著幾分強裝出來的嚴肅:“你笑什麼?我說的話有那麼好笑?!”

他氣呼呼的仰起頭,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怒氣,胖乎乎的小手攥起拳頭,威脅似的揚了揚。

“告訴你,我可是很厲害的!”

蘇楮墨越發覺得這小團子有趣,手住他的拳頭,輕哄著:“嗯,你最厲害。”

小團子小心翼翼的把手回來,又謹慎的後退兩步。

“這裡是我的地盤,你別過來!”

他兇的嗬斥兩聲,扭頭就往裡麵跑。

“不許進來,否則你會吃不了兜著走!”

邊跑,他還不忘了回頭威脅兩句。

蘇楮墨盯著小團子的背影跑遠,這才意識到自己是來找白綾稚取心頭的。

他眼眸幽深,盯著小團子離開的方向看了許久,語氣冷:“這賤人不會死了吧?”

他抬腳往裡走。

黑人連忙開口:“王爺小心,這院子輕而易舉就能被開啟,恐怕裡麵有詐!”

話還沒說完,迎麵就飛來幾長箭。

蘇楮墨剛剛遇到小團子的心猛地就被攪,他沉沉的盯著前方,躲過攻擊。

“看來沒死,居然還有力氣做陷阱。”

他雙手背在後,麵嘲諷。黑人謹慎的在前方試探,他信步走過去,連自己都沒發覺,剛剛他悄悄鬆了口氣。

還沒走幾步,不遠就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嗚嗚嗚我知道錯了,別打我好不好?”

“我再也不出去了,也不和奇怪的人說話了,嗚嗚嗚……”

蘇楮墨腳步一頓——這是剛剛那小團子的聲音?

他出長劍,眼眸帶著冷:在瑞王府竟然還有人敢手?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黑人跟在他後,兩人迅速往哭聲的方向靠近。

離得近了,還能聽到屋傳來的嗬斥。

蘇楮墨沒由來的一陣張,一雙眸子沉到了極點。

他一腳將門踹開,著裡麵背對他的人:“你是何人,竟敢在瑞王府的地盤撒野!簡直是不想活了!”

說著,長劍就像長了眼睛似的,狠狠往這人的背後刺去!連聲音都帶著幾分強裝出來的嚴肅:“你笑什麼?我說的話有那麼好笑?!”他氣呼呼的仰起頭,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怒氣,胖乎乎的小手攥起拳頭,威脅似的揚了揚。“告訴你,我可是很厲害的!”蘇楮墨越發覺得這小團子有趣,手住他的拳頭,輕哄著:“嗯,你最厲害。”小團子小心翼翼的把手回來,又謹慎的後退兩步。“這裡是我的地盤,你別過來!”他兇的嗬斥兩聲,扭頭就往裡麵跑。“不許進來,否則你會吃不了兜著走!”邊跑,他還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