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44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21)

    

森林之後就迷路了。還被蒙在鼓裏的的一眾隊員們麵對的第一個危機就是巨蟒,巨蟒襲擊了隊員。在關鍵時刻,原主為了救自己的一個隊友被咬傷了。探險隊的隊員們看到原主因為中毒而昏迷不醒立馬果斷的拋棄了原主,繼續探索回家的路。中了毒的原主被巨蟒撿回洞穴裏,最後死狀十分慘烈。自己中了蛇毒。這個事實一出現的腦海中,一些原本不屬於她的記憶立馬浮現在眼前。比如說蛇毒的解法,比如說她很快就會感覺到渾身發熱。蛇本性淫。。。...醫生來的很快。

當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一搖一擺的走進來的時候,幾個紋身紋滿了整個手臂的小哥,看著她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雖說黑幫不是什麽正經的地方,黑幫裏的醫生肯定也不是什麽正經的醫生,但是看到一個豐臀肥乳的女醫生,幾個定力稍差的跑腿小夥還是不由自主的將視線落在傲人的事業線上。

大,真不是一般的大。

這女醫生的臉看起來一般般,身材確實一等一的好,前凸後翹,豐滿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但是幾個人再怎麽心神蕩漾,也立馬被房間裏女人的痛苦聲音喚回神來。

西爾維亞的慘叫幾乎撕破天際,肚子裏那種撕裂的疼痛讓她恨不得用頭去撞牆。

痛苦的叫喊中時不時夾雜著男人壓抑著怒氣的催促。

“醫生呢,醫生在哪兒?快去叫人!”

洛科此刻眉心鎖的死緊,額上三道紋形成一個“川”字,快要夾死蒼蠅。

躺在床上的西爾維亞雙腿間不斷的鮮血流出,像極了某種場景。

教父的怒吼讓跑腿兒的小弟不敢再耽擱,連忙將女醫生引進房間。

房間裏,躺在床上的西爾維亞和坐在旁邊的洛科,還有一屋子麵麵相覷,神情各異的西裝男女。

女醫生彷彿沒有感覺到,一屋子的低氣壓,徑直走到床邊去,扳開蜷縮在一塊兒的女人的雙腿,取樣然後檢測。

等待的過程中,她掏出東西,有條不紊的給西爾維亞打止痛針。

洛柯在一旁死死的盯著女醫生的每一個動作,因為心裏藏著事情,他沒那個功夫去關注女醫生長得怎麽樣,滿心等待著那個結果。

止痛針逐漸起效,痛的快要死去的西爾維亞終於安靜下來。

女醫生時不時看眼表,掐著時間。

最終檢測結果出來,女醫生的語氣平平,平鋪直敘的宣佈了一個結果:

“這位患者是懷孕了,因為頻繁食用刺激性食物導致有點小產的跡象,家屬記得後續注意……”

醫生後麵還有一籮筐的注意事項沒說完,洛科就已經推開了她,死死的盯著床上西爾維亞。

“你竟然真的……”懷孕了。

洛科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複雜起來。

*******

關於人質問題,因為黑幫裏突然發生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而暫時擱置。

慕言站在門口靜靜的聽著,房間裏一陣手忙腳亂。

男人肩膀微微卸下,緊繃的神經終於有一刻可以放鬆休息。

但隨即他的神色又開始變得古怪。

亞洲最大的一個毒梟竟然有孩子了?

女醫生收拾好東西,從房間裏走出來,平平無奇的五官,看見他的時候露出一種十分奇妙的表情,就像是人站在玻璃櫥窗中挑選即將到手的玩具,從頭到腳,一陣挑剔和打量。

優越的身高,寬肩窄臀,體格良好,健康。

發色和眼睛漆黑,看起來血統純正。

臉更是完美無缺,沒得挑剔。

一通觀察和分析下來,女醫生在心裏默默的打了個勾。

優秀基因攜帶者,孕育下一代的完美人選。

不錯……得到了這個令人滿意的結論,女醫生才挺了挺胸,昂首闊步離開了。

留下慕言一個人站在那裏,盯著她的背影,感到說不出來的怪異。

西爾維亞起來後得知自己竟然懷孕了,她第一反應就是瞳孔地震。

“怎麽可能?我怎麽可能會懷孕?!”

她不是沒有過男人,作為黑手黨大小姐,想要獻殷勤的,往她床上爬的的人無數,但是自從遇到慕言之後,她就發誓一定要拿下這個東方男人,所以很久沒有跟自己養的那群情人有過了。

而且他來到華國這麽多天,每天都在絞盡腦汁圍著慕言打轉,更別提找什麽男人了。

隨即她就想到那個混亂的一夜,她和那個令人生厭的老男人……

西爾維亞神色變得扭曲起來,厭惡、崩潰、狠毒,五味雜陳,讓她一張姣好的麵容,看起來十分的扭曲。

這個孩子說什麽她都不會要!

西爾維亞對腹中這個生命沒有任何期待,反而隻有無窮無盡的厭惡。

她開始做一切能夠讓自己流產的事情。

也是因為這樣,她被鎖在房間裏。

洛科派了十個保鏢日夜看守著西爾維亞,防止她做些腦殘的事情傷害到自己肚子裏的孩子。

而他自己則緊急聯係醫院,冒著被警方發現的風險,聯絡醫生來做檢查。

但是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

“先生的身體依舊跟之前一樣……生殖能力下降,在這種情況下,孕育下一代的可能性非常低……”

做檢查的老醫生,似乎是察覺到了洛科神色的變化,扶了扶眼鏡,說了一句假大空的安慰話。

“……不過也不是沒有1/10000的機會……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事情是絕對的,出乎意料的事情隨時都可能發生……可能性非常小,並不代表沒有可能。”

醫生的話讓洛科堅定了要留下這個孩子的信念。

對一個男人來說,如果要他一輩子背著不育的名聲,這種對男人直白的羞辱,還不如殺了他。

所以他一定要留下這個孩子!

這是他一個完美的掩飾藉口。

於是,洛科回去之後就加強了對西爾維亞的管控。

“即便你現在關住我了,我父親也不會放過你的!”

西爾維亞雙手雙腳被綁,幾乎歇斯底裏。

******

倒計時一天,衝!哼(ˉ(∞)ˉ)唧��ǣ������N���H�ܟo�g������͢����������ܲ����ģ��Լ�����Ҏ�أ��޲�׌������Ͳ����ߣ��ެF����Ҫ�㡭�����Կ��ȡ���ޡ�������͢���c����ҕ����߅��������d����⣬����ԇ���Ք���ԓ�еķ��������Džsͽ�ڟo���������м��MĪ��p�p�����������²���ϲ�g����᣿�M�������֪�����ձ��µ��{ͣ���ฮ��������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