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發發 作品

第1章 放鬆,你別緊張

    

怎麼做……顧念一想到,就頭痛。算了。顧念咬了咬牙,在醫生徹底失去耐心之前,利落地掉了子,直的躺在床上。不過就是一張,有什麼大不了的,忍一忍,很快就過去了!“雙分開,抱住膝蓋。”醫生一邊說著,一邊拿著儀靠近,旁邊的顯示發出輕微的響聲,令頭皮發麻。一時間,顧念隻覺得自己的雙張到有些筋,濃重的恥和不可控製的恐懼……讓簡直想直接暈過去裝死。掌心滲出冷汗,死死攥住拳頭,指甲深深地扣進手心裡。“放鬆,你別張。...“你們今天看沒看見陸醫生?實在太帥了!”

“帥是帥,但名草有主了啊!聽說急診科剛回國的司醫生,以前和陸醫生是神仙眷呢。”

“嘖,那確實是般配的,郎才貌……”

市中心醫院,婦產科診室門外,幾個小護士正聊得眉飛舞。

顧念垂眸看著腳尖,將這些話聽得一清二楚。

是名草有主了,就是那個主。

不用多想,顧念就知道們口中的陸醫生,就是結婚證上的老公,陸時謙。

可惜,知道這件事的人不超過五個。

陸時謙是中心醫院的腦神經科醫師,年輕有為,那張臉比當紅流量還帥,在全市醫療係統中都鼎鼎大名。

難怪這麼多人惦記。

這時,一個燙著卷發的中年人急匆匆地趕了過來。

是陸時謙的母親杜雁秋,顧念名義上的婆婆。

問顧念“還沒到你的號?”

那急切的樣子在外人看來,就跟親閨懷孕了似的。

顧念收起思緒,抬頭看了一眼顯示屏,前麵隻有一個人了。

“快了。”

不過兩分鐘,擴音裡就到了顧唸的名字,提示去三號診室就診。杜雁秋比顧念還急,拉著就往裡麵走。

年輕的醫生戴著眼鏡,揚了揚下,示意顧念坐下,“哪兒不舒服?”

顧念不不慢的坐在凳子上“倒是沒什麼不舒服。”

杜雁秋也在旁邊坐了下來,不滿地看了一眼,“醫生啊,要做個婦科的全麵檢查,都結婚三年了也沒懷上,也不知道是卵巢還是激素有問題呢。”

醫生的目在顧念臉上轉了兩圈,似是沒想到看起來年紀這麼小,都已經結婚三年了。

“……這種況,建議男方最好也一起過來做個檢查。”

顧念還沒開口,杜雁秋便急了“哎呀,我兒子好著呢,他怎麼可能有問題呀!”

顧念撇了撇,沒說話。

結婚是三年了,但和陸時謙從沒有同房過,懷上了纔是怪事吧。

但的反應,在醫生看來就是預設。

醫生有些惋惜道“這麼年輕,問題應該不大。我先給你做個窺鏡吧,跟我過來。”

顧念看了一眼杜雁秋,見冷著一張臉,隻好認命一般站起來跟在

醫生後麵。

不過就是個檢查,做完了就消停了。

進到診室裡麵,顧念看到病床旁邊放著些儀。

顧念想了想,這好像和小時候肚子疼的時候做b超的儀差不多,便安自己沒什麼好怕的。

醫生沒看,拆開一副手套戴上,對說“子了,躺床上去。”

“……”

顧念一時沒反應過來,靠在床上愣愣地問“什、什麼?”

“子啊。”

顧唸的心跳,在這一秒止不住地加快。

看著醫生手裡的儀,終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檢查了。

顧念暗自嚥了咽口水,莫名的恐慌一點點蔓延至全,張了張口,卻還是沒有出聲。

杜雁秋就在外麵,一簾之隔的地方,能說什麼?

說和陸時謙都沒有問題,隻是沒有生活?

陸時謙是一個好醫生,但絕不是一個好丈夫。

結婚三年,他隻當是個擺設。

這種話,對顧念來說太過難以啟齒。

如果被杜雁秋知道真相,會怎麼做……

顧念一想到,就頭痛。

算了。

顧念咬了咬牙,在醫生徹底失去耐心之前,利落地掉了子,直的躺在床上。

不過就是一張,有什麼大不了的,忍一忍,很快就過去了!

“雙分開,抱住膝蓋。”

醫生一邊說著,一邊拿著儀靠近,旁邊的顯示發出輕微的響聲,令頭皮發麻。

一時間,顧念隻覺得自己的雙張到有些筋,濃重的恥和不可控製的恐懼……讓簡直想直接暈過去裝死。

掌心滲出冷汗,死死攥住拳頭,指甲深深地扣進手心裡。

“放鬆,你別張。”

醫生已經俯下,顧念閉著眼,到兩間涼意正微微靠近……

然而,想象中的不適並沒有傳來,儀的電流聲也戛然而止。

顧念睜開一隻眼,咦,壞了?

下一刻,醫生走到簾子外麵,亮的聲音從外傳來——

“陸醫生,你怎麼來了?”

顧念心裡咯噔一下,趕忙從病床上跳下來拉好子。

陸時謙怎麼來了?!不舒服?”顧念不不慢的坐在凳子上“倒是沒什麼不舒服。”杜雁秋也在旁邊坐了下來,不滿地看了一眼,“醫生啊,要做個婦科的全麵檢查,都結婚三年了也沒懷上,也不知道是卵巢還是激素有問題呢。”醫生的目在顧念臉上轉了兩圈,似是沒想到看起來年紀這麼小,都已經結婚三年了。“……這種況,建議男方最好也一起過來做個檢查。”顧念還沒開口,杜雁秋便急了“哎呀,我兒子好著呢,他怎麼可能有問題呀!”顧念撇了撇,沒說話。結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