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沉瑾聽不到了,思緒陷入昏迷,妊娠報告被血染透。孩子……孩子……對不起。阮沉瑾醒過來的時候,眼前一片雪白,手上紮著點滴。“軟軟,你感覺怎麼樣?”安晴一看阮沉瑾醒過來,安晴就滿臉擔憂:“要不是今天是我找你去拿藥材,沒聯係上你直接去你家找你…”安晴是她高中就認識的閨蜜,如果這世界上除了外婆,還有誰能想著她,就是安晴了。安晴聲音都是抖的,回想她到了彆墅看到阮沉瑾渾身是血的樣子,腦子就嗡嗡發悶:“還好傷口不...阮沉瑾虛弱的勾起了笑意,沙啞的聲音說:“不願意的,難道不是你嗎?”

厲慎被她的話一驚,抱著她的手鬆了一下。

但在感受到她的身體向下滑去時,他重新將她抱在懷裡,模糊的應了一聲:“嗯。”

“厲慎……”

阮沉瑾張了張口,徹底的暈過去了。

厲慎擰眉催促道:“再快一點!”

“是。”

徐毅加大了油門,好在此時是晚上,路上幾乎沒有車子,所以他們的車子才能在半個小時後回到厲公館。

厲慎將阮沉瑾抱到房間裡,早已經恭候多時的家庭醫生走過來為阮沉瑾檢查。

躺在大床上的阮沉瑾麵頰微腫泛紅,乖巧的蜷縮著身體,肉眼可見的鞭傷顯得血肉模糊。

家庭醫生周葉先幫阮沉瑾包紮了傷口,又利用儀器給她檢查身體。

當察覺到阮沉瑾身體極其虛弱時,他下意識的皺了眉頭,她的身體怎麼那麼虛弱?

“厲總,少夫人還有滯留的催青藥,再加上受驚而引起了高燒不退。”周葉收斂起了心思,如實說道。

他把調配好的輸液瓶掛在一旁,利落的給阮沉瑾手臂消毒,將針紮進去,這一切做的一氣嗬成。

厲慎皺眉,昨晚那一幕如此凶險,很有可能是她自導自演哄騙他?

就好像三週年結婚紀念日那天,他為了騙她回去,說家裡遭賊了?

周葉站在一旁候著,許久他才聽到厲慎說:“知道了,你守在這裡吧。”

厲慎看了眼渾身是傷的阮沉瑾,對她的憐憫全都在得知都是為了算計他時,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這個女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厲慎煩躁的回到書房,拿出手機卻發現沒電關機。

他給手機充了會兒電才開機,發現居然有幾十條未接電話提醒,社交軟體上更是收到了將近99 的未讀訊息。

大部分都是宮連赫和白凝星發來的訊息。

厲慎並沒有點開看訊息,第一時間給白凝星迴電話。

“阿慎……”白凝星沙啞疲倦的聲音傳來。

厲慎心頭一跳,擔憂問道:“怎麼那麼早醒來了?”

現在不過五點半,往常白凝星一覺睡到六點半左右。

“阿慎,你沒看我給你發的訊息嗎?”白凝星有些激動,很快又恢複了平日溫婉的聲音:“你和沉瑾去了哪裡?她……殺人了,警察需要將她帶回去問話。”

白凝星死死的握住手機,等待回答時大氣不敢出一下!

厲慎劍眉一擰,質疑道:“怎麼可能?羅亞龍是被我一腳踹走倒下的,但也不至於讓他死去。”

白凝星見他直接無視她問的他們去了哪裡,心頭更是一沉。

那藥有多烈她再清楚不過了,為了不重蹈覆轍,所以她特地用了特彆的香……所以這一切都是給阮沉瑾做嫁衣了嗎?!

“我也不太清楚,阿慎,你讓沉瑾去一趟警局吧。”白凝星不想在糾結這件事,故意咳嗽了一下,聲音比剛才還要虛弱:“阿慎,你能回來陪我去一趟醫院嗎?咳、咳!我的肺部很不舒服……”

“嗯,我一會兒回去。讓耳朵懷孕的聲音卻夾雜著鄙夷和瞧不起。阮沉瑾垂眸看著平底鞋,認真聽著他譏諷她的話。恐怕她是唯一一個被深愛的男人瞧不起,打擊得一無是處的人吧?他從來不曾瞭解過她,甚至連一個目光都沒有為她停留過,甚至更不會在乎她的感受,輕而易舉的擊垮她的自信!封閉的電梯室裡,兩人沉默著,厲慎粗重的呼吸聲就在她耳邊,可阮沉瑾卻感受不到幸福,相反他的話讓她誤以為進入了阿鼻地獄,否則為何身心都那麼疼?疼得她心臟漏了好幾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