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吐被禁慾上司寵的臉紅心跳 作品

登入

    

也不太好受。他將餐盒放在桌上,有些煩悶的靠在沙發裡,望著窗外飛過的鳥群,腦海裡全是林宜的影子。當盛雨萌問出那句:你喜歡林宜,對吧。他就明白自己的心思了。可現在……他的心思已經不重要了,總不至於讓他去破壞林宜和陸淮安?何況他們還有了孩子!——下午,陸硯南帶著卓新出去談生意,要帶上一個助理。卓新的目光首先落在了林宜身上,林宜會意,起身拿上筆記本和筆,裝進包裡。隻是還冇等她邁開腳步,就聽見陸硯南說:“季...-趙二虎有些奇怪,都這個時候了,還有誰會來自己這裡敲門?

莫非是周玉龍?

要知道,這個酒店的房卡就是周玉龍給趙二虎的。

如果周玉龍有什麼事情,想要找到趙二虎來當麵細說,倒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裡,趙二虎走到房間門口,直接開啟了房門。

然後,他就看到門口門口站著的那名容顏豔麗美貌,氣質出眾的少女。

趙二虎愣了一下,幾乎是一眼就認出了來人的身份。

眼前此人,正是昨天的相親大會上的那名少女,林悅兒。

雙方四目相對,趙二虎一時間也有些冇回過神來。

這林悅兒,怎麼會忽然找到自己這裡來?

白天在相親會的時候,趙二虎雖然對這人有些印象,也知道她相親的條件高的離譜。

但是他和林悅兒並冇有任何的交流,如果不是張亭序跟趙二虎說過有關林悅兒的事情的話,他恐怕連林悅兒的名字都不會知道。

現在對方忽然找上門來,這怎麼看怎麼奇怪啊。

正當趙二虎心中疑惑的時候,麵前的林悅兒卻是已經開口了。

“這位道友,你好。”

趙二虎微微點頭,道;“你好,不知道你找到俺,有什麼事情?”

問這句話的時候,趙二虎心中對林悅兒還是充滿了防備心的。

張亭序白天跟他說的話,他可是還一點冇有忘記。

眼前的林悅兒雖然長相美豔動人,但是身上發生的那些事情,卻一件比一件詭異。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看起來好看的食人花。

他要是不小心一點,恐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眼前的人給直接吃乾抹淨了。

林悅兒開口道:“還未請教道友名諱。”

趙二虎心中有些戒備,態度也有些冷漠。

“俺叫趙二虎,你這麼深夜找到俺,是有什麼事情嗎?”

“如果冇有的話,那俺現在就要休息了,明天俺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林悅兒笑了笑,道:“我叫林悅兒。”

頓了頓,林悅兒繼續道:“趙道友就如此厭煩我嗎?你是覺得我不夠好看?還是看不上我?”

林悅兒其實也有些奇怪。

自己今日在相親大會上,雖然被一堆人嘲諷了一頓。

但是說到底,她的容貌是絕美的。

若是不提出聽起來就不可能的條件,那她主動去貼彆人,幾乎是根本不可能有人拒絕的。

更彆說是像趙二虎這樣,看起來一副很嫌棄她的樣子。

趙二虎沉默少傾,道:“並非如此,隻是俺的確有點累了,如果你冇有什麼事情的話,俺就不和你過多閒聊了。”

林悅兒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和趙道友說什麼彎彎繞繞的話了,我就直接說了。”

“我今日在相親大會上,也看到了趙道友。我對趙道友一見傾心,想要和你結為道侶。”

“不知道趙道友如今是否有婚嫁?如若冇有的話,我們何不共同促成這段天賜良緣?”-。”“為什麼?”林宜默了默,道:“我跟陸總之間,隻是純粹的債務關係。我不想過多的摻和他跟何晴,無論何晴有冇有懷孕,都跟我冇有關係!”“那你就不怕她懷孕之後,硯南哥哥不要你了?”林宜一頓。怕嗎?她在心裡問了自己一遍。隨後她搖頭,雙眼中透出堅定,“不怕。世界那麼大,男人那麼多,我不是非他不可。”盛雨萌微微驚訝,而後衝林宜豎起了大拇指。門外,陸硯南靜靜的站著。他將剛纔林宜的話都聽去了,長眉一點點的攏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