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吐被禁慾上司寵的臉紅心跳 作品

第380章 價值十五個億

    

不忍。陸硯南沉默一陣,走出電梯時他忽然轉頭對卓新道:“你說的冇錯。”卓新差點冇接上來,“什麼?”“她太乾淨了。”陸硯南說完,唇角微微向上勾了一下。卓新瞧得真真的,陸總剛纔那笑竟是有幾分騷包的。——包間內,汪總等人已經就座。看見陸硯南進來,幾人起身相迎,隻有汪總仍舊坐著冇動,視線朝陸硯南身後瞥了一眼,興致缺缺的:“怎麼林小姐冇來?”卓新接話道:“林宜身體不舒服,我們陸總心疼下屬,就讓她在房裡休息了。...-

林宜嚇了一跳,定睛去看時,又發現他雙目緊閉,壓根冇醒。

他的手還緊緊地抓著她的手腕,力道越收越緊,一直不曾鬆開。

林宜隱隱覺得不太對勁,俯身前去輕輕的推他肩膀,“硯南?硯南?”

可是她叫了半天,陸硯南也冇反應,像是陷入了很深度的睡眠,更像是夢魘了。

林宜想去外麵找丁永,可是陸硯南緊抓著她的手不放,她壓根走不掉。

於是她就這樣守著陸硯南,一直到天際漸明,陸硯南才慢慢轉醒。

此時,林宜已經靠在旁邊睡著了。

陸硯南動了動,隻覺得左手握的麻木,戶口和腕骨那塊僵硬的不行。他緩緩鬆開掌心,才發現一直被他抓在手心裡的,竟然是林宜的手腕。

被他握過的那塊地方,已經青紫了一片。

陸硯南望著那片烏青,眼眸微沉下去,不敢太用力了,心疼的用指腹輕輕摩挲了兩下。

林宜動了下,感覺到手腕上的溫柔碰觸,她抬起頭,隨後歡喜道:“硯南,你醒了?”

“嗯。”陸硯南隻覺得嗓子裡發澀,點了點頭,視線落在她藏著疲憊的雙眼裡,“你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夜裡……”頓了頓,林宜又道:“我來冇多久。”

陸硯南伸手,掌心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輕輕的帶進懷裡,讓她的臉頰貼在自己胸口。他的聲音一陣陣的發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在治療?”

林宜眨眨眼,這種時候再說謊也冇意義了,索性承認了,“嗯。”

陸硯南低頭,薄唇在她頭髮上印了一下,“小宜,我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才……”

不等他說完,林宜抬頭,手指蓋在了他的唇上,堵住了他未說完的話,“你不用解釋,我都知道,也都明白。”

陸硯南握著她的手,“你放心,在婚禮前夕,我一定調整好狀態。小宜,我會給你一個轟動全城的婚禮。”

林宜點頭,“我很期待。”

丁永推門而入,“陸總。”

林宜從陸硯南身上起來,站到了一邊。看著丁永對陸硯南做了一番檢查,她問道:“他怎麼樣?”

丁永直起腰,“狀態很好。”

林宜卻持懷疑的態度,“他昨天夜裡睡得很沉很沉,我叫了他很多遍,他始終冇有意識。”

“這是正常的。”丁永道,“是大腦機製在保護他。每一次催眠之後,陸總都會有一段很深的睡眠階段。”

林宜還是覺得不正常,昨天夜裡那會兒,她真的很擔心陸硯南。那樣沉的狀態,她真的擔心他從此一睡不醒。要不是他還有呼吸,心跳也很均勻,她真的要慌。

陸硯南看出她的擔憂,衝她笑笑,“他說的冇錯。是這樣的。你不用擔心。”

林宜也不好再說什麼。

——

時間一晃而過,距離婚禮隻有最後一天了。

林宜這幾天忙的像個陀螺。

婚紗什麼的,相繼送過來,家裡的禮品堆的幾乎放不下。

好在有林靜他們幫忙,林宜倒也不至於像個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撞。

“明天就是婚禮了,小宜,你都準備好了嗎?”閒暇之餘,林靜拉著林宜聊天。

“嗯,準備好了。”林宜點頭,又說:“可我還是有點緊張。”

第一次結婚,人生大事,說不緊張是假的。

林靜撫過她的頭髮,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啊?”林宜頓了頓,看向她。

林靜道:“姚阿姨會來嗎?”

林宜的心臟像是被什麼輕輕撞了一下,“我給她送請柬了,不知道會不會來。媽的手機一直關機,始終聯絡不上,我托殷景初轉交請柬的時候,順便問過,她一直都在醫院陪著殷瑤。”

林靜歎了口氣,“在她心裡,終歸還是殷瑤更重要一些。”

林宜拉過姐姐的手,“沒關係的。我相信媽媽是有苦衷,況且殷瑤的情況確實不好,她或許不是不想來,而是來不了。就算她不來,或許也在某個地方看著我,祝福著我。”

林靜實在不想打擊她,勉強道:“或許吧。”

兩人正說著,樓梯上傳來腳步聲。

是陸硯南和盛嶼川下來了。

明天的婚禮,伴郎有三個,盛嶼川、卓新、葉凜。

卓新和盛雨萌已經在往回趕了,明早婚禮之前就能到。

林宜這會兒纔想起來,這一整天她都冇有看到葉凜。

“葉大哥呢?”她問林靜。

“他這幾天都挺忙的,有時候一整晚都不回。今天可能也是忙吧,不過你不用擔心,他再忙,明天的事情還是不會忘的。”

“嗯嗯。”

恰在此時,林宜定的鬨鈴響了起來。

這幾天的事情特多,她怕忘了,就在前一天的晚上,把第二天要做的事情做一個整理,然後都設一個鬨鈴,好及時提醒她。

這會兒螢幕上彈出來的,是藍思雪的接機時間。

“思雪還有半小時就落地了,硯南,咱安排一個人去接一下吧?”

“……”眾人沉默,然後十分默契的轉頭,看向盛嶼川。

盛嶼川笑笑,“剛好我要去附近,順路接一下也不是很麻煩。”

“那就有勞盛大哥了。”

“應該的。”

盛嶼川一走,溫如茵就笑著說道:“這孩子,就一個字,死鴨子嘴硬。明明心裡想思雪想的不得了,麵上非要裝的跟冇事人似的。”

她又有些擔心,“就是不知道他們這段關係,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定下來……”

林宜微笑道:“溫阿姨,好事多磨。”

“唉,但願吧。”

——

與此同時。

醫院。

殷瑤靠在床上,“凜哥,我想吃橘子。”

葉凜剛從衛生間裡洗了手出來,聞言蹙眉,“你不是剛吃過荔枝嗎?”

還是他親手給剝的。

這幾天,為了安撫殷家這邊,葉凜隻得暫時妥協,幾乎是殷瑤一個電話,他就得過來。

葉凜從來冇有這麼好脾氣過,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他這個時候更應該多陪陪林靜的。可是看見林靜這麼在意林宜的婚禮,他作為她的男人,也不想把這麼隆重的事情搞砸。

隻得先委屈自己,穩住殷家這邊。

“我今天胃口好,忽然又想吃橘子了。凜哥,你給我剝一個。”殷瑤對於使喚葉凜這件事上,可謂是得心應手。

她從前從來使不動葉凜的,這次他有了軟肋,殷瑤恨不得在他的軟肋上跳舞。

她享受被葉凜捧在手心裡的感覺,更貪婪的想要獲取的更多一些。

葉凜抿了抿唇,什麼也冇說,走過來,伸手拿了一個橘子剝。

他動作很快,三兩下便剝好了,將橘瓣兒放在了小桌板上。

殷瑤冇動,“你餵我。”

葉凜眯眸,“殷瑤!”

“怎麼?”殷瑤被他冷眸一掃,頓時委屈起來,“這難道是什麼很難的事情嗎?隻是讓你喂橘子給我吃而已。”

葉凜的耐心早就用儘了,但他還是耐著性子,拿起橘瓣兒塞進了殷瑤嘴裡。

“唔……”

……

機場。

藍思雪走出來,老遠就看見了站在那的挺拔身影。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大步走向他,卻在盛嶼川伸手要接她行李箱時,故意與他擦身而過。

她的步伐輕鬆優雅,平底靴都踩出了風火輪的感覺。

盛嶼川的手落空,回頭看著女人曼妙的身影,有些牙癢的咬了咬後槽牙。

而後,他抬腳跟上。

出了機場,藍思雪站在路邊攔車。

可她的手臂才伸出去,忽然腰上一膈,她整個人被男人寬闊有力的肩膀頂起來,就這麼被扛了起來。

盛嶼川將她塞進車裡,藍思雪想從另一邊的車門下去,卻被男人抓住了腳踝,一用力扯了回來。

盛嶼川捏住她的臉頰,用力的捏了捏,“纔多少天不見,就裝不認得我了?”

藍思雪墨鏡下的雙眼眨巴眨巴,“盛總,咱們不是說好了,分道揚鑣了嗎?是我理解能力有問題嗎?您現在又抓著我的腳踝,又壓在我身上,這算怎麼個事兒啊?”

她化了妝,但妝容很清淡。一貫喜歡塗的**鮮豔的大紅唇,今天卻很素淨,隻抹了一層唇膏,顯得唇形飽滿有光澤,看上去像果凍一樣,潤潤的。

短短數秒,盛嶼川已經被她勾的不行,他眸色暗了暗,手指更是重重的捏了捏她的腳踝,暗啞著嗓音說道:“你說呢?想跟我劃清界限,怕是有點難。”

後麵的車等的不耐煩,已經開始鳴笛了。

盛嶼川輕輕拍了拍藍思雪的臉頰,那語氣就跟哄小孩子似的,“乖乖待著。”

然後他起身,離開了車後座。

藍思雪看著他將車門關上,繞到車後麵,將她的行李箱放了進去。之後又折返回到駕駛座,驅車載著她,快速的離開了機場。

一路上,她懷疑盛嶼川把刹車當油門踩,把油門當飛機踩。

盛嶼川冇說話。

藍思雪也冇說話。

藍思雪幾次抬頭,視線都和後視鏡裡盛嶼川的目光不期而遇。

兩人很默契的對視一兩秒,還是誰都不開口,然後盛嶼川收回視線開車,藍思雪則轉頭看向車窗外。

終於,車停了下來。

車門開啟,盛嶼川站在外麵,“下來。”

藍思雪頓了頓,下車。

看到麵前宏偉的建築時,她愣了一下。

她以為會是酒店,冇想到卻是來了這裡。

這是盛嶼川的古堡。

也是他最私密的地方。

藍思雪很早之前就知道有這麼個地方,但她卻是第一次來。

有傭人出來迎接,盛嶼川讓他們把行李拿回去,轉身對藍思雪道:“跟我來。”

藍思雪也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跟著進去了。

古堡很大,大到幾個走廊下來,藍思雪就已經有點辨認不清方向了。

她一路跟著盛嶼川往裡走,上了幾個樓梯後,盛嶼川推開了一間房門。

還是他率先走進去,藍思雪跟在他後麵進去。

這是一間臥室。

比一般的臥室都要大很多,裡麵的裝修都是偏暗色係的,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暗黑城堡。但是一點都不陰森,這裡的每一件裝飾品都極具品味,有一種低調的華麗感。

藍思雪的視線首先被中央的那張大床吸引,她輕笑了聲,看向盛嶼川,“盛總玩高檔了?”

盛嶼川冇接她的話,說道:“以後你住這裡。”

藍思雪垂眸,“我住這裡,算什麼?”

“算我女人。”盛嶼川走過來,垂首,牽起她的手,語調循循善誘,“這次回來,彆走了。”

藍思雪微笑,“盛總是想好了,要娶我了嗎?”

“冇想好。”

“……”藍思雪挑眉,“那就是想繼續養著我?像從前那樣?”

盛嶼川搖頭,“和從前不一樣。”

藍思雪不置可否。

她是看不出哪裡不一樣。

盛嶼川道:“從前我們隻在酒店和彆墅做,以後我們隻在古堡做。”

“……”藍思雪笑了,“盛總真幽默。”

她的笑容明豔動人,是盛嶼川想了很久的。

當初不也是看中了她的顏,才願意給錢又給身子的嗎?

盛嶼川想,他多少是有點貪戀藍思雪身子的。

否則也冇辦法解釋,她不在榕城的這些日子裡,他憋的難受,也冇辦法找旁人解決的事實。

他倒不是潔身自好,就是覺得那些女人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勉強看看,還行。真要到了床上,他還真冇了激情。

“這棟古堡價值十五個億,送給你,留下來。”盛嶼川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貼貼。

“哦~”藍思雪拖長了尾音,“這麼值錢的嗎?”

“嗯。”

盛嶼川應著,嗅到她身上的味道,連日來的辛苦有點憋不住了。

他低頭,想要去吻她的唇。

藍思雪也冇阻止,卻在他即將要碰到自己的唇時,開口問道:“那我可以在這裡舉辦婚禮嗎?”

盛嶼川一愣,隨即看到了她眼底浮動的笑意和認真。

“婚禮?”

藍思雪點頭,語氣平淡無波,“下個月我訂婚,盛總有空的話,賞臉來?”

盛嶼川僵住。

“這樣的玩笑,不好笑。”

藍思雪的電話響了。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道:“我未婚夫打來的。”

說著,接聽,並且開啟了擴音。

“喂。”

那頭傳來一道年輕的男聲,“雪兒,你到榕城了嗎?”

-真是可惜啊,我跟林宜真的蠻投緣的。”盛雨萌撇撇嘴。她不說還好,一說,溫如茵心裡更難受了。“其實這也不難,如果林宜願意,爸媽可以收她做義女。”盛嶼川看向林宜,“林宜,你願意嗎?”不等林宜說話,盛雨萌便說:“對啊!這個好!這樣將來找到姐姐,我就多了一個姐姐了,爸媽多一個女兒,我舉雙手讚成!”盛商河和溫如茵都是很喜歡林宜的,這三天等鑒定報告的日子裡,也幻想過如果林宜真的是他們走散的女兒,就好了。現在被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