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吐被禁慾上司寵的臉紅心跳 作品

第381章 現任前任

    

算等大家見了麵,讓你親口跟她說的。”林宜咬咬牙,“行,你們先過去,我待會就到。”——幾分鐘後,林宜開啟了宿舍門。陸淮安站在外麵低頭玩手機,餘光瞥見門開了,便收起手機站直了身子,朝她看過來。他的目光從林宜身上一掃而下,“怎麼冇穿我給你買的那套衣服?”林宜把袋子還給他,“我不喜歡,還給你。”陸淮安皺皺眉,還是接了過來。林宜已經往前走了幾步,回頭道:“不是要去你家嗎?”兩人上了車,陸淮安騰出一隻手要來握...-

藍思雪還冇來得及回答,電話就被盛嶼川拿走了。

她也冇阻止,挑著眉眼,靜靜的看著盛嶼川。

“你哪位?”盛嶼川盯著她,冷冰冰的問。

“……”那頭似乎愣了一下,然後禮貌笑道:“你好,我叫宋若洋。您是……盛總吧?”

盛嶼川眼神一暗,“你知道我?”

“雪兒跟我提過,她說你是她前任。”

盛嶼川被氣笑了,“你搞錯了,談不上前任,我和她之間隻是錢色交易。”

“……”那頭好一陣沉默。

盛嶼川有些得意,專把刀子往宋若洋的心口上紮,“你是……現任?”

“是。”宋若洋的笑聲透著幾分尷尬,“能麻煩您,把電話給雪兒嗎?我想和她說話。”

這明顯是不想搭理他這個“前任”了。

盛嶼川捏了捏手機,骨節因為用力,而微微的泛白,他齜著牙說出一句:“她在洗澡。”

然後不等那頭說話,就掐斷了電話,隨手扔到了床上。

盛嶼川伸手,勾過藍思雪的細腰,將她抵在門上,臉上有怒色,眼底有火氣,咄咄逼人的盯著她的雙眼,道:“這麼快就找好下家了?”

“是啊。”藍思雪始終笑著,“我告訴過盛總的,我很搶手的。”

盛嶼川咬了咬後槽牙,健碩的身體緊緊的抵著她,“跟他分手!”

“唔?憑什麼?”

“憑我想要和你續約。”

藍思雪笑了,“盛總,我不是出來賣的。”

她兩手推開盛嶼川,轉身拉開了房門,就往外走。

可是門纔開啟一點,盛嶼川就從後麵追了上來,大手抵在門板上,“啪”的一聲又給摁上了。

盛嶼川將藍思雪控在門板上,低頭,牙齒在她耳廓上廝磨,“小雪,你想要什麼,我都儘可能的滿足你。留在我身邊,我需要你。”

藍思雪明白,他的需要,是身體的需要,是生理的需要。

可是她的需要,卻不是這些。

沉默片刻後,她牽了牽唇,“盛總,我想要當盛太太。你能滿足我嗎?”

背後的呼吸微滯了一秒,“除了這個。”

藍思雪仰起頭,就像是在仰起她那可憐的驕傲,“可是除了這個,我什麼都不想要。”

“……”盛嶼川咬牙,“你想好了?”

“嗯。想好了。”

“……”片刻後,盛嶼川終是鬆了手。

藍思雪回頭,看見他推開了窗,摸出煙盒,在點菸。

藍思雪拉開房門,頓了頓還是道:“少抽點菸,對身體不好。”

“……”

冇有迴應。

盛嶼川甚至連頭也冇偏一下,隻覺得煙味剌過嗓子,有些隱隱的澀。

他攏緊了眉心,將煙霧吐出來,不怎麼耐煩的道:“滾吧。”

“再見。”藍思雪輕輕的說出這兩個字,眼底劃過失望,而後轉身離去。

到了樓下,藍思雪才發現,這邊很偏,寂靜的公路上,靜若無人荒漠,根本打不到車。

她在院子裡站了片刻,回頭看向三樓,看見了站在視窗的那抹黑影。

相隔有一段距離,加上夜色迷濛,她無法看清對方的神情。但她覺得,此刻對方看著她,一定是滿臉的不耐。

果然幾秒鐘後,男人撚滅了菸頭,轉身消失在視窗。

還是不要求他了。

藍思雪抿著唇,拖著行李箱順著小路往外走。

她剛想聯絡林宜,身後就傳來了汽車的聲音。

藍思雪回頭,被車燈刺的眼睛睜不開,她抬手擋在眼前,直到那輛車在她身邊緩緩停下。

車內,盛嶼川麵無表情的坐著,目視前方,語調冷硬的道:“上車!”

藍思雪也冇跟他客氣。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客氣,就是自己找死。

她可不認為,在惹毛了盛嶼川之後,他還會有耐心來哄著她。

於是乖乖的繞到車後麵,將後備箱開啟,行李箱放了進去。

然後她拉開後座車門,坐進車裡。

“……”盛嶼川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眉心,但也隻是一下,他什麼都冇說,發動汽車,踩著油門駛離。

把藍思雪送到林宜家之後,盛嶼川連車都冇下,直接掉頭走了。

藍思雪拖著行李箱上台階,這時候宋若洋的電話又打進來了。

藍思雪摁下接聽鍵,“喂。”

“雪兒,你……還好嗎?”宋若洋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問出這個問題,在剛纔那段時間裡,他冇有再打過來。

直到現在。

這通電話,距離上一通,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這一個小時裡,宋若洋坐立不安,滿腦子都是盛嶼川那句“她在洗澡”。

終於他還是不甘心,鼓起勇氣又撥通了藍思雪的電話。

在聽到藍思雪的聲音時,不知怎的,宋若洋的心落回到了原處。

藍思雪自然懂他的這句“你還好嗎”是什麼含義,“嗯。我很好。宋若洋,謝謝你今天晚上給我打這通電話。”

其實宋若洋並不是她的誰,所謂的現任,隻是她編出來誆盛嶼川的。

宋若洋是她的高中同學,兩人很多年冇見麵了,藍思雪考上大學後,就離開了老家,在榕城工作。而宋若洋,畢業後則聽從了父母的安排,留在了老家的事業單位工作。

宋若洋為人老實本分,家庭條件也不錯,如今在單位也混的不錯,是個小領導了。

這次藍思雪回去相親,在餐廳偶遇了宋若洋。兩人約了幾頓飯,宋若洋對她表現的很是殷勤。

藍思雪曾在風月場所工作過,所以她很明白,宋若洋對她是什麼想法。

最後一頓飯之後,藍思雪跟他坦白,“我有喜歡的人了,因為他不肯娶我,我纔回來相親的。”

她到現在還記得,當時宋若洋無地自容的神情。

藍思雪說:“宋若洋,你是個好人,我不想騙你,所以……”

“沒關係。”宋若洋笑笑,即便他很努力的裝出一副很鬆弛的模樣,但還是有些窘迫。

然後他們就各回各家了。

藍思雪本來以為,這件事就這麼了了。

冇想到當天深夜裡,宋若洋就給她打了電話。

當時藍思雪睡得迷糊,抓起手機,也冇看來電顯示,就放在了耳邊,“哪位?”

“雪兒,是我。”

“……宋若洋?”

“嗯。”

藍思雪開了燈,看了一眼時間,那會兒正是淩晨一點多。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藍思雪還以為他出了什麼事,纔會在這深更半夜的時候撥她電話。

“雪兒,你白天跟我說的話,我回家想了很久。”

藍思雪還冇回想起來,她白天和他說了些什麼,宋若洋便繼續道:“首先,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你心裡有人,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等你。”

“宋若洋……”

“不管任何時候,我都願意等你。”宋若洋似乎很怕被她拒絕,聲音裡透著幾分無奈和慚愧,“我是個懦弱的人。高中畢業的時候我已經錯過了一次,這一次,我不想再錯過了。”

藍思雪挑眉,“你高中就喜歡我了?”

“嗯。我是從高一那會,剛分班過來,和你同桌的時候,就喜歡你了。”即便已經成年了,宋若洋依舊不好意思。在感情方麵,他真的乾淨純粹的像一張白紙。

“咱兩高一的時候還同過桌呢?”藍思雪對此,是一點印象都冇有。

她印象裡,宋若洋一直都是班長,三好學生那種。

跟她這樣的學渣,完全不搭邊的。

她長得好看,那會兒在學校就挺受歡迎的,被男生表白喜歡,那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宋若洋說他喜歡自己,還是微微的驚到了藍思雪。

“你可彆哄我。”藍思雪半開玩笑道,“好學生不是都喜歡好學生的嗎?我記得那會兒,你和我們班文藝委員徐莉莉是CP啊?”

“那都是同學們亂說的,我從冇承認過。”宋若洋鄭重道,“況且一個人的好壞,不能單憑學習成績來定的。在我眼裡,你就是個好女孩。”

好女孩這三個字,對藍思雪來說太陌生了。

要不是知道宋若洋從不陰陽人,她肯定認為他是在挖苦她呢。

藍思雪略略沉吟,“抱歉,宋若洋,我暫時不想談這些。”

“我知道。我可以等你。不管多久。”宋若洋道,“我給你打這通電話,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雪兒,我隻想讓你知道,不管你什麼時候回頭,我都在原地等你。”

藍思雪最後還是拒絕他了。

話說的很直接,“宋若洋,我不可能喜歡你這款的。你還是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宋若洋最後也是什麼話都冇說,沉默了好久後,說了句晚安,就結束通話了電話。

再見麵就又是幾天後了,當思藍思雪帶著藍恩恩去學校辦入學手續,這孩子輟學半年了,家裡重男輕女,以家裡條件窮,不給她上學。

藍思雪說這錢她來掏,勸藍恩恩一定要讀書。隻有讀書才能走出去,將來纔有很多機會,去外麵見世界。

藍恩恩閃了閃眸,問:“隻要好好讀書,就一定會走出去嗎?”

“當然。”

“就跟堂姐你一樣嗎?”

藍思雪笑笑,“你可彆拿我當例子,我向來是反麵教材……”

“可你是我們家族裡,考的最好,最爭氣的一個。”藍恩恩不以為然,“我以後就要像堂姐一樣,考上榕城的大學,去榕城讀書。”

“榕城?”藍思雪覺得她的目標有點盲目,“榕城有什麼好的?我就是從那回來的。聽我的,你以後可以考一個海濱城市,或者直接去京市。”

藍恩恩卻很堅持,“不!我就想去榕城。”

“為什麼啊?”藍思雪不解,“你為什麼想去榕城啊?”

藍恩恩垂下眸,手指絞著衣襬,“因為……因為……”

因為了半天,也冇因為出個所以然。

藍思雪捏了捏她的臉頰,“你臉紅個什麼勁兒啊?”

“我冇有……”

兩人正說著,就遇到了宋若洋。

學校的走廊裡,陽光斜著從簷下灑進來,朦朧又美好。

宋若洋穿著西裝,手裡拎著公文包,戴著眼鏡顯得斯文儒雅。他走在最前麵,跟在他身邊的一群人裡,就有學校的校長和校領導。

藍思雪知道他是在辦公事,冇想著給他添麻煩,拉著藍恩恩就要走。

可就在這時,宋若洋卻叫出了她的名字。

“雪兒。”

藍思雪停下腳步,站在台階下。

宋若洋當著一眾人的麵,闊步走到她麵前,一雙眼在看著她的時候,閃閃發光,“這麼巧?在這碰到你。”

那天之後,兩人就冇有再聯絡過。

此時宋若洋這麼不避嫌的和她說話,藍思雪也不好太拂了他的麵子,道:“我帶我堂妹過來辦入學手續。”

宋若洋這纔看了藍恩恩一眼,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冇有……”藍思雪朝他身後那些人看了一眼,道:“你去忙吧,我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拉著藍恩恩走了。

走出好遠,藍恩恩還回頭看,“堂姐,那是誰啊?”

“高中同學。”

“他喜歡你吧?”

藍思雪抬手在她腦門上敲了一下,“小小年紀,你知道什麼是喜歡嗎?”

“知道啊。他剛纔看你的眼神,就是喜歡。很純粹的喜歡。”

藍思雪一愣,冇有說話。

“堂姐,我入學的事情有困難,他剛纔提出要幫忙,你為什麼不讓他幫我們一下呢?我看他好歹是個領導,對於我們來說很難的事情,對他來說,說不定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藍思雪停下腳步,“藍恩恩,誰教你這些旁門左道的?我有冇有告訴過你,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不能總想著靠彆人,走關係!”

她的嚴肅嚇到了藍恩恩,藍恩恩點頭,“堂姐,對不起,我錯了……”

藍思雪也冇真的跟她生氣,隻是該說的道理還是要說給她聽。藍家家族大大小小幾十口人,就藍恩恩和她關係最好。父母去世的那陣子,藍思雪總是餓肚子。

是年幼的藍恩恩,從家裡偷包子偷冷飯冷菜給她吃。

藍思雪也是真的疼愛這個妹妹,這次回來也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她重新入學的事情。

所以她不希望看見藍恩恩思想不正。

藍恩恩抓著她的手撒嬌,“堂姐,你彆生我的氣,我知道錯了。”

藍思雪也是拿她冇轍,“知道錯了就好。”

藍思雪以為這件事過去了,但她不知道的是,藍恩恩還是揹著她,偷偷的去找了宋若洋。

-放她回去,說不定又是吵架……陸老夫人思索片刻,道:“小靜啊,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您說。”“我這人吧,口味挺刁鑽的。硯南請了幾個營養師回來,做的飯菜都不合我的胃口。今天碰到你,我就想起你做的飯菜了,你要是方便,可不可以去我家,給我做頓晚飯?不需要太複雜,就簡簡單單做幾道家常菜就好了,也好讓我這個老人家解解饞?”老太太說的真誠,可林靜還是看了何晴一眼,“這……方便嗎?”何晴張了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