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自道 作品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激鬥

    

上報應?我覺當初鑽研這種秘法的某位高人,他肯定是想警示世人,當危難之際,周圍路人援手的重要性。過了大馬路,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們三個一同上了李彪的五菱之光,這車隻有前麵兩個座位,中排和後排被拆卸用來拉肉,李彪開啟車門,一股子濃重的血腥味兒飄散而出,車廂內零散的肉渣,以及腐爛發黴氣味兒讓人作嘔,並且他是蟲蟻滿車,幾隻蒼蠅受到驚嚇,慢慢悠悠的從車門內飛出來。婦女主動就去了要去後車廂,結果李彪一把拉住...一點點的釋放羅睺真身內的黑色能量,那偷襲我的沙彌在手中漸漸消散,直至最後的無影無蹤,我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現在已經屬於真正的死亡。

拳頭緊握,轉身出了房屋,羅福則始終跟在我的身後,這一刻,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猩紅。

我問:“你願意做奴隸麼?

羅福搖搖頭,我又說:“你相信世間有佛麼?”

羅福這一次卻認認真真的點頭說:“相信!因為,您就是佛!”

佛有慈悲亦有怒火,我既入羅睺羅身體,那便帶佛行怒,或許,在羅福的心中,任何人都不算做是佛,因為‘佛’這個字更像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一種信念,而不是某個超然的存在。

一步步走向金身佛像,黑色了能量包裹在拳頭時,我飛身躍起,一拳打碎了佛像,周圍的人嚇傻了,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而在佛像的下方卻湧現出了許許多多的人臉。

以我的見識來看,那就是被鎮壓在乾坤塔內的戾氣!

沒錯,晶中人雖然不屬六道眾生,可他們也是有魂魄有情緒的,如今,卻發現每個人成了行屍走肉般的傀儡,雖然最後死後會化為虛無,可難道說就一點怨言沒有麼?

當佛像倒塌後的一刻,我明白了,並非是晶中人願意做奴,而是他們的不做不行,因為有人壓在了他們的頭上,這個人,就是阿彌陀佛。

戾氣四散,羅福站在原地長長的吸了口氣,之後,他像是變了個人,語氣低沉的說道:“我聞到一種味道,它屬於仇恨。”

沒理會他的變化,因為金身佛像下的戾氣同樣感染了歡喜佛院子當中的女人們。

沒錯,在乾坤塔不管是誰,有人敢砸阿彌陀佛的佛像麼?可想而知,絕對不會有人那麼大膽,但我不同,因為我不屬於這裡!

不清楚砸了佛像以後,再放出了一部分的戾氣會讓雷火地獄變成什麼,但是,我相信,歡喜佛絕對會回來的。

果然,在金佛倒塌後的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歡喜佛坐著一頭獅子飛了回來,與她同行的還有玉兔。

看玉兔目光呆滯,我心頭大怒。

歡喜佛氣的麵如裂火:“羅睺羅,你砸我宮殿,毀了阿彌陀佛金身,放出戾氣,汙染淨土,欺人太甚!”

我指了指玉兔:“把她放了,你動我的人在先,我砸你宮殿在後,你我之間有因有果,說白了,你活該!”

“你真以為自己是釋尊的弟子,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麼!今天本佛一定將你擒住去佛祖麵前評理!”

歡喜佛舉手一揮,金色蓮花當頭而落,而如今羅睺真身已經被我所激發,身體變得像是一個填不滿的黑洞。

坦白地講,哪怕我在最強的時候,遇上他也是個死無葬身之地。

釋迦牟尼曾誇獎羅睺羅是密行第一,所指的便是他層出不窮的術法以及對待經文獨到的見解。我當前不過僅僅隻會羅睺真身而已,可想而知,那羅睺羅本人會有多麼的厲害。

沒做出任何的抵抗,我隻是將羅睺真身大開,仰起頭,張開雙臂,任由蓮花落體,但是,他的光芒根本無法照亮羅睺羅的黑暗。

歡喜佛大驚,他緊接著再次雙手結印,虛空浮現出了金剛降魔杵,當頭砸過來。而我的拳腳功夫還在,疾行躲避後,空中的火鸞與我配合非常默契,他急速而落,兩雙利爪奔著歡喜佛的頭部襲擊,振翅而出的烈火包圍了獅子。

歡喜佛回頭應對之時,我一躍起,第一時間抓住了獅子的尾巴,向下一掄,他的身體瞬間傾斜,因此而被火鸞擊中。

可是,萬萬沒想到胖和尚會有絕招,一道人影猶如蛻皮的毒蛇,很快便在歡喜佛背部走出,當他站立空中,正是平時所修煉的明王法身。

火鸞還不放過,可青麵獠牙的惡鬼揮起他的利爪正好打在了火鸞的翅膀‘啪’的一聲,火鸞墜地而落。

然而,我所抓著的胖子卻在眨眼之間化為一道煙霧消散。

與明王法身相對,對方有八隻手,四隻眼,獠牙外凸好似那山裡的野豬,嘴唇則像粘了兩根臺灣烤腸。

“欺人太甚,先毀我宮殿,在殺我僕役,放走明妃,又想置我於死地,今日本座一定殺了,再找佛祖認錯!”

瞧他怒不可揭的樣子,更加確定了他是魔的想法,而且,我認為羅睺的黑夜有時候並不代表毀滅,更代表純潔。

“唵嘛呢叭吽。”

歡喜佛六字真言,身軀變大,猶如參天巨人,手中金鞭砸過來,我靠著身軀靈活向他接近,可是,卻發現每一次靠近耳畔皆有炸雷作響。

被逼無奈,我手掐密印,大開羅睺真身,也許是受到明王怒吼的影響,身體真的發生了變化。

眨眼之間,我成了蛇神鬼頭的惡魔,頭髮隨風而舞,手持金叉大刀與歡喜佛扭打。

我二人打的山崩地裂,如今更多的僧人都在幫助伏虎羅漢過心魔,沒去的人,恐怕也是在修行。

我們倆一路打一路飛,他的金鞭雜碎了山包,我的叉子掃掉了樹林,更有阿修羅隨行觀戰,歡喜佛的實力很強,甚至與我有勢均力敵的勢頭,每當羅睺真身想要將他吞了,歡喜佛則會使出其他玄妙的手段脫身。

打了好久,我們互有損傷,仗著羅睺真身並無任何致命大礙。隨著亂飛亂打,在我心裡他就是魔,自古邪不勝正,我既為道士,他又怎能勝我!

因為明王手多,我捨身以一次甘願被打的前提下,撲到了對方的身體近前,將歡喜佛牢牢抱住,羅睺真身內的吞噬黑洞如同罩子般將歡喜佛包住!

“給我死吧!”閉目重新回到了那個玄妙的環境當中,就當黑洞吞噬著浩瀚星河之時,歡喜佛開始陣陣哀嚎,同樣,我的身體也被無數次的擊打,終於,我與他同時在空中墜落。

聽到一聲巨響,很快就將地麵砸出了大坑!

漸漸的,身體一點點恢復為普通人的樣子,包括歡喜佛也是與我一樣。如今,彼此受傷不輕,平躺在地麵恢復時,卻發現周圍許許多多大塊兒剔透的晶石。

每一塊巨大石頭內裝有人的模樣,原來這就是晶石礦啊!

歡喜佛咬牙的說:“羅睺羅,你就是個瘋子,等阿彌陀佛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一定會讓你下阿鼻地獄永世受苦!”師弟!”她把刀一收,扭頭看向我,緊接著就是黑光閃爍,眨眼之間她便出現在了我的麵前,還是那雙猶如啟明星般的眼眸,隻是比起我所認識的水洛莎依要顯得兇悍了一些。對方掐住我的衣領,刀頂在了我的脖子:“說,他在哪!”突然,我感覺到一陣冰涼,豆豆一腳踹向了洛水,這一擊太過於突然,洛水忙著阻擋,頂在我咽喉的刀被迫撤回,趁勢豆豆把我救下。“你是誰,為什麼要攔我?”洛水皺著眉。“他是我朋友,你找李遠山可以,但不能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