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自道 作品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雷火之變

    

,這幾樣東西上桌,你會想到什麼?不用我說大家應該也有所感覺,這特麼不是上供的東西麼!我拿起了燒雞腿放在鼻子尖上聞了聞,一股子淡淡的薰香味兒。那趙大膽卻忽然起了身抱起了女孩兒就對我說:“我這也不餓,先去活動活動,等餓了再吃。”說罷還用胡茬的臉蹭了蹭那少女。見趙大膽色急的抱著人離開,本想叫住他,可轉念一想,他一個背屍匠,走南闖北,啥事兒沒見過?應該問題不大。大板牙,女服務員,中年老闆,我們四個圍著桌子...他雙目之中好似有電光閃爍,哪怕我身軀不能移動,卻依然有著陣陣觸電般的麻酥感,很快,耳畔傳來一人渾厚的嗓音。

“天神有過,凡人為何要遭受苦難,本尊燃燈願立法身在此,發下宏願,保佑太皇黃曾天數萬萬黎民百姓免受魂滅之苦。”當視線再次恢復之時,我那虧空虛弱的身體,竟然奇異般的完全恢復,萬萬沒想到,這尊佛像內所坐著的和尚竟然就是傳說中的燃燈古佛。

他做為過去、現在、未來三佛之中的過去佛,有著無上的大能神通,包括我所修煉的過去經,便是燃燈佛所立。

也許是因為彼此目光的相對,他意外刺激了我腦海中的過去經書,在種種奇妙的反應下,身為羅睺羅的我所受到的傷害恢復如初。

隻是,燃燈佛一直沒有消失在民間的供奉傳說當中,晶石中的和尚又為何稱自己為燃燈?

阿修羅恭敬的道:“佛爺,請問您看出了什麼?”

“你們平時開鑿晶石時,都需要用什麼手段?”

“回佛爺的話,單純以人力開鑿,再將晶石取出以火煉化,當紅色消失之後,以錘擊打,晶石中儲藏的彘人可安然取出。隻是,這佛像很奇怪,他的出現,使大家不管碰觸到任何晶石,所有的彘人皆會變的異常狂暴。”

我說:“給我來一套工具。”

阿修羅特意外的問我什麼?將自己的想法告知,打算親自動手將燃燈佛給鑿出來。

這並不是說閒的沒事兒可做,故意讓彘人變得暴怒,隻是它的出現,令我想到了歡喜佛宮殿內的阿彌陀佛金身像,它其中鎮壓了的便是所謂的戾氣,既然如此,那很有可能燃燈佛鎮壓的也是戾氣,甚至,此地還要比歡喜宮殿內的強大很多。

既然,我對雷火地獄無感,那麼,隻要是讓這裡變得不痛快的事兒,都會令我樂此不疲。何況,既然我修過去經,燃燈佛又令我失去的力量恢復,種種玄妙的情形之下,也許他會給我一些幫助也說不定。

阿修羅得令後,很快就為我拿了一套工具,而我則讓所有的人退開,第一件事兒先回到了石屋。

歡喜佛平躺在屋內的石頭床上,他氣息微弱,神色萎靡不振,如今再見我來了之後,神色驚慌的說:“你是怎麼恢復的!”

“勝利者是我。”我笑了。

這一次,他露出了恐懼之色,是啊,大家都是化生道的人,所謂化生,意思是無所依託,借業力而出現的,好比地獄、鬼、龍、金翅鳥、麒麟等等瑞獸。

有一句話說,凡化生者,不缺諸根支分,死亦不留其遺形,即所謂頓生而頓滅,故於四生中亦最勝。意思是雖然最強,但真若是死了,可就沒有機會再復生,同樣他們也是最難殺死的,佛經中有所記載,但凡生於淨土皆為化生。

“你我同為西方極樂佛陀,本應互相幫助友愛,為何要自相殘殺。”他說。

我將手放在了歡喜佛的額頭,羅睺真身當中的吞噬之力瞬間將歡喜佛包裹其中,沒錯,羅睺羅是所有化生道的剋星。

“你我不同,吾為佛,汝為魔!”黑洞急速的吞噬,歡喜佛在痛苦的哀嚎中漸漸消失不見。

殺掉了歡喜佛,重新去往了礦坑,在阿修羅的組織下,所有的人倒退出一定的範圍,由我獨自一人手拿斧鑿開始一下下的敲擊著晶石。

每一次的擊打,那清脆的聲音落在耳畔皆變成了梵文經咒,而我身上的僧袍已經破爛,赤著上身,忍受著手掌傳來的麻痺感。

但當紅色晶石凹陷之時,我彷彿看見了無邊血海,而我則像是舵手一般,在血海浪潮艱難前行。

雖然我聽不懂梵文是什麼意思,可奇怪的是它能與我內心中所修行的三世佛經起到共鳴,因此,身體始終感受著源源不斷的力量,也將一切負能量排除體外,變得好似一名苦行僧在進行著修行。

而這個時候,雷祖塔內卻發生了一件大事,我與歡喜佛的大戰對塔內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阿彌陀佛傳達法諭要召見我們倆。可是,沒多久,法諭竟然又一次更改,成為了‘就地格殺’。再之後,我以羅睺真身殺了歡喜佛時候同樣也出了一些意外,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早在這之前已經分出神念回到了雷祖塔求救。

所以,當我宰了他之後,歡喜佛被殺以及我正處在東邊的訊息傳遍了雷祖塔。

可這一切,我都是不知情的,如今所做的卻依然是掄著斧鑿打算將燃燈佛帶出來,說不好為什麼這種執唸的強大,也許是命運的指引,總覺得在這晶石

同樣,我的內心也在不斷的自問,如果巫族是最初的天庭創立者。

那大日火災必然是由佛道發起。

如果李遠山暗殺大禹導致天地大變。

那麼,通天教主出世,必然是整個大劫的推進者。

凡間若為最後的淨土,十六重天並非隻有仙人,其中的百姓也如凡人一樣過著自己的生活,不論佛道,必有善人與惡人,那麼在上次的天地劫難之中,一定會有善人為了救助眾生而努力。

或許,過去的六道眾生並非隻有四生,也許是五生,可卻因為一場浩劫,滅掉了其中一生,導致六道眾生僅有四生。

假如我的所有的推測正確,那天地大劫指的並非是凡人,而是仙佛的劫數,他們害怕,如若此次滅的是化生,從此六道之內將再無仙佛存在。

而九州鼎好似九扇大門,他擋住了想要來避難的仙佛進入躲避劫數,於是,會有更多的仙人選擇投胎,也有的在賭,賭作為鑰匙的九州鼎,一定會為他們開啟通往淨土的大門。

所以,不論玉皇大帝,還是佛教眾生,必然會想據為己有,夏玲瓏做為禹王唯一的後人,或許,真正的秘密與他有關,包括我兒子北鬥!過敏。”“還有這種病呢?真是無奇不有。對大叔,您叫大寶?”她驚疑的說。“沒錯,我叫李大寶!”我說。見詩雨搖頭苦笑了下,我又問她怎麼了?“沒事兒大叔,我就是覺得你特別像我的一個朋友,一言一行,說話的方式,甚至聲音也很像,可能我最近睡眠不好,出現了幻聽了吧,你說會不會你們兩個有親戚啊?要不然怎麼會這麼像?”詩雨仔仔細細的盯著我看。“或許,這就是緣分吧。”我儘量保證自己的情緒正常。看她失落的樣子時,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