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自道 作品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天地疑秘 一)

    

進了小區,把我與司機老炮留在車裡。我遞給老炮一支菸說:“來一根兒吧。”他接過去點燃,深吸了口氣。我坐在後座的位置,看到老炮那高聳的後腦勺。想到了一個有趣的事兒,因為咱們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諸葛亮第一眼就看出魏延會反,那就是因為看到了反骨。廣東人罵他人吃裡扒外,也會罵人家反骨仔,而老炮的腦形就是典型的反骨。“炮哥今年多大了?”我與他搭話。“怎麼?你要給我算卦?我可不信這個。”他嗬嗬一笑。“那你信...晶石雖堅硬無比,可在不辭辛苦的努力下正在一點點的縮小,燃燈古佛的出現令我更加確定了十六重天曾經的一片祥和。

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每一重天都是有凡人的存在,但那也僅僅是一個設想而已。而當前玉皇大帝滿世界的找夏玲瓏,恐怕也與九州鼎涉及隔絕天地之門有關。

開鑿佛像當真是廢了很大的力氣,暴露在雷火地獄赤紅色的土地之上,感覺麵板要被烤糊了,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一點點都觸碰到燃燈古佛身體,突然,四周環境就好似被關了燈一樣,世界陷入一片黑暗,隨之,在我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他手握佛珠,看起來慈眉善目,與那燃燈古佛除了氣質不同以外,五官卻長得是一模一樣。

在彼此打量的時候,是他率先開口問:“你是何人?”

我說:“羅睺羅。”

他搖搖頭:“你不是。”

眼前發生的事兒也是意料之中的,燃燈古佛乃是三佛之一,又豈能像普通人一樣,依照之前耳畔迴響的聲音判斷,燃燈古佛是自願留下。

所以,我沒承認也沒否認,隻是雙眼平靜的看著對方。突然,他長嘆了口氣,我很意外的看著他,心裡搞不清楚,這聲嘆息又是什麼意思。

他說:“我在你心裡看到了巫的種子,所以,這一切都是天意。”

有些傻眼,巫的種子?他的話也將我重新帶回雙王城中的夢迴遠古,毒巫夏劼與我相隔了五千年,卻透過禹王鼎錯亂的空間使得彼此有了一次相遇,可是,這並不足以改變什麼,因為雙王城的事情已經成了定數,哪怕我們在城中翻天覆地也不會讓後世發生變化,而這個巫的種子便是毒巫夏劼離開華夏時種在了我的心裡的那一顆。

現在想想那個老頭我還十分的清晰,此人很厲害,曾經叫囂著要殺了東嶽大帝,後來遠赴海外去往了亞特蘭蒂斯,至於後期的亞特蘭蒂斯毀滅與他有沒有關係,那就不得而知了。

“什麼意思?”我疑惑的問。

燃燈古佛雙手合十道:“天地鴻蒙初開,先天精氣充斥寰宇,一陰一陽兩隻蝴蝶劃開了天地陰陽之氣,其中巫族非女媧所創,而是秉承天地而生,有著殺戮、毀滅、破壞的天性的,後世修士曾無數次想要度化巫族,令其改變性情,但均是無疾而終。”

我詫異的問:“您的意思,古天庭是巫?”

“因為巫與道的共同建立,一部分巫在天,一部分巫在凡,而十六重天便是當年為天神的巫!今日你來也是天意,因為,你帶來了巫的種子會令十六重天開啟,而巫族的血脈也將會重新發芽,迎來的,便是天地劫數再次發生。”燃燈古佛道。

我被他燃燈的話所驚住了,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秘密在裡麵。古天庭果然是巫,隻是沒想到,卻是由巫與仙共同創立。

燃燈古佛的意思,是我在雙王城中被夏劼留下的巫種會在太皇黃曾天發芽,最終那些為奴數千年的巫再次重新找回失去的信仰與力量,結果會是什麼?

我想,那仙佛所麵臨的,將是幾千年的仇恨,屠刀所向殺戮滿天仙佛,天地大劫之下仙佛不再,甚至凡間也會受到牽連。

與燃燈古佛的麵對麵,他告訴我,當年禹王走通天路,滅殺四方天神曾受到了西王母以及道士的幫助,眾多修士隨行前往從崑崙山而上,滅四方天庭,直打三十三重天。

而且,燃燈古佛還告訴了我一個秘密,大禹其實是太上老君的徒弟!如果,此話是在別人的口中傳出來,或許我倒要猜測他話中的幾分真真假假,但如今卻是燃燈古佛的口中所出,何況,他沒理由騙我。

封神演義中講,燃燈古佛成道於混元太初,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但天尊經常要閉關,所以,耳熟能詳的十二金仙實際上都是由燃燈所教的。

後來,九曲黃河陣的一戰被削掉了頂上三花,閉了胸中五氣,歸於佛教後成了燃燈古佛。

所以,他的話可信度很高,燃燈古佛告訴我,太上老君在大禹時期,降於商山,號真形子,教世人接節儉之道,授《九疇書》,後來成了大禹的老師,而且,大禹治水的定海針針也是太上老君所贈。

包括九州鼎可大可小,以及最終的煉化卻與定海神針一樣,所以,九州鼎實際上也與太上老君脫不開關係。

按照燃燈所講,當初上通天路時,太上老君令道教眾多弟子一同隨行,滅了四方天庭,讓天下再無天神魚肉百姓之時,大禹王成了名副其實的昊天上帝。

而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太上老君則分別居住於三十三重天中的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餘天、玉清境清微天。至於十六重天以下,則供大禹所帶來的巫族居住,並且,當時的神將論功行賞,也皆由太上老君所敕封。

從上到下,巫與道親如一家,後來,有的天神感覺自己長生不老,何況十六重天廣袤無邊,就將凡間的朋友親屬接到天上,起初大禹不管,但人數越聚越多,巫族來到了十六重天以後非常的能生娃娃,大禹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這才明令禁止不允許凡人上天。

而在最初十六重天居住的老百姓,依舊天上地下一片和諧,甚至,佛教一些傳教士也可昇天傳教。

燃燈古佛在最初便與阿彌陀佛相識,又以身外化身修煉佛道,打算將佛道融合,追求大道本源。

十六重天以上禹王歸道,十六重天以下歸巫,連續征戰的日子讓許多道士也對禹王非常崇拜,甚至成了鐵桿的追隨者,可是,數百年之後,巫族掠奪的天性開始漸漸展現出來了。

十六重天本為修煉的絕佳寶地,可巫族大肆的吞滅,至使靈氣越來越稀薄,逐漸的走向衰竭。禹王怕影響到凡間的百姓,特意令禹王鼎如同鐵門般攔在天底下的九個方位,保護凡間不受侵害。

可是,沒過多久,掌握天上地下的大禹王卻受到了天魔侵擾,轉了性情,於是,天地有了第一次大變。所以不說,也是怕哪句說的不對得罪了那位先生。”同時,他像是陷入了一個回憶,說在乾隆年間白伍在京都遊玩,突然趕上了三災九禍中的‘地雷心火災’,他說那個時候非常兇險,稍有不慎就會被心火化為飛灰,要想度過此劫,必須要藏匿於深山大澤之內。可時間上也已經來不及了,導致他在飛向南方大澤的途中墜於地麵,身體被心火灼燒成了普通白蛇的樣子。白伍談到這兒的時候,長長的呼了口氣:“心火焚燒本是修妖者的大忌,那種由內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