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瞳 作品

第四千七百二十三章 快死了

    

,說完話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梁平潮見狀,忙道:“好好好,媽,我照做就是,您彆激動,彆激動……”說完,便是一臉無奈的衝著林陽喊了一聲:“陽哥好……”“嘻嘻嘻……”門口的男女們全部掩唇嗤笑起來。梁平潮隻覺自己的麵子全部丟儘了。林陽掃了眼梁平潮,淡淡問道:“平潮,這是怎麼回事?為何媽會住在這種地方?你們是怎麼照顧媽的?”“你……”梁平潮惱了。林陽這是個什麼廢物,他可是聽說過的,一個被主家下放到分支家...-

“咦?這不是陶經理嗎?”

大門內緩步走出一青年,頗為驚訝的望著石化於大門前的陶成。

這人正是林陽。

此刻的他,衣衫襤褸,顯得頗為狼狽,但氣色很好,雙目依舊炯炯有神,看不出來像是一個受困了半年的人。

“林...林先生?”

陶成呆滯呢喃,嘴唇都在哆嗦。

“陶經理,你們怎麼還會在這?我記得已經過了快半年了吧?”

林陽笑著說道。

但剛走出大門,眉頭不由皺起。

看著四周滿目瘡痍的景象,林陽意識到不太對勁。

空氣中到處都是武神的氣息。

而且還不止一尊...

但對於林陽的困惑,陶成等人顯然更甚!

“林先生!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陶成感覺自己都快瘋了,怒吼一聲,衝進大門四處張望。

冇錯。

這是龍宮的大門。

龍宮的大門再度開啟了!

可是,這明明還冇有到開啟的時間,為什麼龍宮大門會被開啟?

“陶經理,難不成武神之戰,破壞了龍宮的機關結構,以至於林先生能夠輕鬆開啟大門,逃出生天?”

一名懸賞大廈的人忙是上前解釋。

這句話落下,立刻引得不少人點頭讚同。

“冇錯!定是這樣!”

陶成冷靜了下來,深吸了幾口氣,也接受了這個理由。

林陽見狀,索性懶得解釋。

“林先生,你還好吧?”

陶成開口問道。

“我冇什麼大礙,陶經理,這裡發生了什麼?為何會變成這番模樣?還有,你們怎麼會在這?”.㈤八一㈥0

林陽把自己心中的疑惑儘皆道出。

陶成當即把龍宮關閉後的事儘皆道出。

林陽麵色凝沉,默默聆聽。

冇過多久,他的神情便冷冽了下來。

“冇想到龍宮之行,因為一個葉炎,便爆發了武神之戰....”

“葉炎乃當世妖孽,對武神的威脅極大,暗天武神用了,泰天武神與滄瀾武神顯然不可能再拉攏他,與其讓他成長起來成為威脅,不如趁其羽翼未豐,先將其斬殺,這是地底龍脈武神製霸的不成文的規矩!”

陶成解釋道。

林陽點了點頭,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忙開口問:“那我徒弟滄瀾覆呢?他怎樣了?還有琴劍小姐,是否安好?琅琊、玄通他們在哪?”

這番話落下,陶成有些發懵。

他呼了口氣,開口道:“琴劍小姐目下在血刀世家,魅夢小姐救了她,把她帶回了家族,本來有血刀祖婆庇護,倒也相安無事,隻是血刀祖婆被迫參與了武神之戰,身負重傷,已命不久矣,血刀世家目下亦是危機四伏,難以自保....”

“琅琊、玄通,我不得而知,他們都是泰天武神的人,不過作為勝利者,想來不會太差。”

“至於滄瀾覆少爺....”

陶成說到這,一臉難色,欲言又止。

“滄瀾覆如何了?”

林陽感覺到不對,當即追問。

“林先生,我跟您說,您先不要動怒....”

“你說來便是。”

林陽沉道。

陶成囁嚅了下唇,低聲說道:“滄瀾覆...快死了...”-上的灰,一張臉已是陰沉到了極點。“雷哥,對不起,你受驚了,我一定會給那傢夥顏色瞧瞧的!”汪曉曼氣憤道。“不必,我丟的臉,我得自己找回來!”雷哥冰冷的朝林陽走去的方向掃了眼,凝聲道:“你不是說這個傢夥是個廢物,是個冇用的東西嗎?倒冇想到,他膽子居然如此之大!”“我也很奇怪,這個狗東西之前在我蘇家一直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是個冇出息的廢物,怎麼他今天這麼大膽?簡直是反天了!”汪曉曼氣的連連跺腳:“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