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我帶刀 作品

第一章:下次一定

    

大大們,帶刀大年初二要走親,請個假!!!《秦功》今晚請假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坐在小石上,看著水裏小魚在布滿厚繭的腳邊遊過,這一幕似曾相似,這一幕依舊是讓人這般羨慕。

把兩隻布滿傷口的手,輕輕放入水中,感覺手上傳來的微涼。

水衍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這一刻。

偷得半日閑,或許是這一刻,形容水衍內心最好的句子。

也就是在每一年中的這一天,會讓他迴想起曾經不知道什麽原因,他從兩千多年後,來到了這個時代。

在漫長的曆史長河中,成為了這個時代的一個嬰兒。

而這一轉眼。

他已經在這個時代,過了十四年!

日複一日,連他都快要漸漸遺忘,有時候懷疑‘前生’,不過是自己的一場夢。

隻有當隱約聽到其他人說起當今天下發生的大事之時,他才會想起,那並不是夢。

水衍,這便是他如今的名字,而給他取名的,並非是爹孃,也不是祖父祖母。

而是他的外祖母。

村子叫水村,而衍,則來自於外祖母的偶像屈原,其中【遠遊】中的一字。

想起外祖母,水衍那清瘦的臉頰上,不由得浮現一絲笑容。

如果說。

來到這個世界,讓他猝不及防。

那外祖母的出現,便是在他這個世界,為數不多的溫暖。

小時候,他比起同齡人,顯得格外瘦弱。

所以那些比較壯碩的小孩,格外喜歡欺負他。

而每當這個時候。

隻要外祖母在,那第一個為他出頭的,很可能不是父母、長兄,而是外祖母。

麵對那些欺負自己外孫的小孩。

掃帚、木棍,便是年歲已高的外祖母,保護外孫最好的武器。

每當自己村裏的大人,或者是在其他地方的村名,在暗地裏說他的閑話。

不管在哪裏,這些話若是被外祖母聽到。

外祖母能從早上和那些人罵到晚上。

若是有時候對麵人數眾多,外祖母罵不過,也會倔強的還嘴一句。

“我外孫,定會比你們有出息!定會有明君賢王為我外孫,封卿拜將!”

在這齊國,講究周禮,學子無數的地方。

很多時候,外祖母顯得與他人有些格格不入,

而外祖母的話,在他人眼裏,無疑顯得格外可笑。

就是村民閑談之時,都會引來旁人啼笑皆非。

故而,這句話也越傳越遠,附近的村子,幾乎都有所耳聞。不少人背地裏,除了說外祖母是潑辣老婦,更多的,便是用這句話,嘲笑外祖母。

“這天下,能有那個君王,會昏庸眼拙到給水衍封卿拜將!”

這句話,是他們嘲笑外祖母,也是嘲笑水衍最多的一句話。

但也正是外祖母的保護,讓水衍一直長大。

每當想起外祖母時,都格外的暖心。

那逐漸變老的身軀,倔強的拿起掃帚保護他的模樣。

這輩子。

水衍都不會忘記。

嘭~

思緒間,突然傳來石頭入水的聲響打斷。

水衍還未迴過神,便感覺到自己臉上被溪水濺到。

睜開眼睛,本能的看向身後,而入眼的,便是一個精緻的**歲小蘿莉,氣鼓鼓的瞪著他。

蘿莉雖小,卻已初露傾城之姿。

若是換到後世,都會引起無數驚歎,例如那句:又想騙我生女兒!

一大一小距離好幾步,就這般在河邊互相對視。

不過顯然水衍眼神有些心虛。

“姑娘!”

對視幾息後,還是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水衍,率先開口。

原因便是水衍看到遠處幾個老婦人,正在朝著這裏走來。

“我的東西呢?”

田姓小蘿莉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嬌小的雙眼,滿是威脅。

水衍清秀的麵孔,露出一絲苦笑,望著小蘿莉身後遠處,那逐漸走近的那些下人,再看著眼前的蘿莉。

“之前雜事匆忙,沒來得及,下次一定!”

水衍有些無奈的訕訕一笑。

若非有把柄在這蘿莉手中,水衍絕對不想和眼前這蘿莉有半點交集。

在腳下這片齊國土地上,田姓,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貴,而眼前這名叫田非煙的女子,水衍從她的著裝與她乘坐的馬車、仆人就能看得出。

她的家世。

恐怕很高,高到他難以想象。

其父親,恐怕是齊國朝堂內,一個頂級權貴。

故而。

水衍明白自己的身份,一但稍微不留神,得罪了眼前的小蘿莉,或者得罪了小蘿莉身後的人。

那對於他,對於他的親人來說。

絕對是滅頂之災。

畢竟在這世道中,身處齊國,殺一些以下犯上的平民百姓,最正常不過了。

然而小蘿莉還捏著他的把柄。

“下次?”

溪水旁,小蘿莉聽著眼前少年的話,那小小的拳頭開始捏緊。

顯然。

她不笨,自然聽出了少年言外之意。

故而小蘿莉雙眼逐漸眯起來,無論是表情還是眼神,都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兩卷!”

水衍似乎也不想把小蘿莉給逼急了,隻能加重價碼。

而他的話顯然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小蘿莉的眼神微微轉動,閃爍間似乎也在考慮利弊得失。

“好!”

最終,小蘿莉顯然心動了,但想到什麽,她看向少年:“下次再敢騙我,我就把你的事情說出去!”

說完才冷哼一聲,目光突然注意到少年那髒兮兮的身體。

“好臭!”

方纔因為著急而沒注意到,如今或許是心理作用還是什麽,小蘿莉頓時用小手捏著自己的鼻子,一臉疑惑的看著少年。

水衍見狀,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物,的確有些髒。

故而隻能對著小蘿莉歉意一笑,示意他也很無奈。

也就在這個時候,小蘿莉的那些仆人也紛紛來到小蘿莉的身邊。

“小主,時辰不早了。”

“是啊小主,再不迴去,老爺就要責罰我等了!”

幾名仆人開口說道。

看得出來,盡管小蘿莉身份高貴,但心性定是十分善良,不然那些仆人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勸小蘿莉迴去。

論身份,那些仆人地位比水衍高出一等,但在那小蘿莉麵前,那些仆人可說不上話。

“下次記得換身幹淨的衣服再過來!”

小蘿莉捏著鼻子,故而嗓音有些奶聲奶氣,但卻並不妨礙那小眼神中的警告。

然而小蘿莉的話,卻讓幾個仆人紛紛露出擔憂的神情,而當目光看向少年的時候,其中的厭惡更是毫不掩飾。

“嗯!”

水衍點點頭。

當小蘿莉滿意之後,帶著仆人離開,水衍方纔轉身繼續坐迴方纔的石塊上。

方纔那幾雙眼神水衍已經見怪不怪。

因為在他們來的地方,距離這裏五六裏的地方,便是齊國國都臨淄。

而他如今謀求生計的活,也著實難以討喜。

這個時代,府衙負責檢查屍體狀況的,叫做令史。

一但有被兇殺的屍體,令史便會帶著麾下的隸臣,檢驗傷口,做出結論。

而之後的事情,便是他要做的事。

清理屍體!

就如同今天,他去清理的那具屍體,因為時間過於長久,全身腫脹,都已經看不清麵貌。

最終令史隻能不了了之。

畢竟那具屍體的裝扮,一看就知道,並非什麽達官富貴。

不過水衍卻知道。

那屍體生前,名叫崈,一個普通的百姓,住在齊、魏兩國邊境的一個小村莊。

父母尚且安在,取了一個方圓十裏,都算出彩的媳婦,並且育有二子。

而死因則是因為無意迴家,卻碰到自家媳婦與其他男子私情,最後被偷他媳婦的男子打死,屍體丟在了大河裏。

順著河流一直飄下來,最後才被他人發現。

而這些,都是崈。

親口告訴水衍的!把目光看向虞和、於奉、惠普等人。“八萬!”“八萬!”“七萬!!”隨著一個個秦國將領在白衍的目光中,都各自迴答出一個有把握的數字,當宴茂見到白衍看向自己後,毫不猶豫的抬起手,指著彭城方向。“隻要將軍下令,宴茂隻要五萬精兵,便能那下彭城,拿不下彭城宴茂願意砍下自己的首級謝罪!”宴茂直言道,絲毫沒有猶豫。虞和、楊彥,乃至於奉等將軍,聽到宴茂那狂妄至極的話,都沒有反駁,也沒有生氣,對於宴茂的脾氣,不僅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