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燭秋光 作品

第1章清穿喜當媽

    

可真好。”“是啊,娘娘,這滿宮上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能讓皇上如此上心的人了。”蘭時也附和道。“即便是明年選秀,娘娘也不用向其他人那樣擔心,會被分走寵愛了。”“選秀?”蘊初有些詫異:“明年就要選秀了嗎?”“是啊,娘娘,明年便是三年一次的大選了,現在個個宮裏都在抓緊時間想法子爭寵就是想在明年大選前趕緊懷個阿哥,來固寵。娘娘在坐月子不知道,現在啊宮裏可熱鬧了,今天納喇庶妃往乾清宮送一碗綠豆湯,明天張庶妃在...康熙六年,二月。

鍾粹宮東偏殿。

蘊初依靠在床上,饒有興趣的看著忙裏忙外的宮女。開始和係統討論起這些人都是誰的眼線。

作為一個沒有階品的庶妃,是沒有資格帶侍女進宮的。入宮後身邊的所有宮女太監都由內務府統一發放。

係統機械的聲音帶著一絲幸災樂禍:[恭喜宿主,你這裏湊齊了赫舍裏氏,鈕祜祿氏,佟佳氏,孝莊的眼線。想要在這四麵受敵的情況下平安生下五子一女,並保護他們長大成人,可是很難的哦。]

“難怪原主生的六個孩子隻活下來兩個。合著開局就是地獄模式啊。”蘊初挑了挑眉,手不自覺在腹部摸了摸,語氣中滿是躍躍欲試。

如今是康熙六年,孝昭仁皇後鈕祜祿氏,孝懿仁皇後佟佳氏都是在康熙十五年入宮。

在此之前不管是鈕祜祿氏還是佟佳氏都不希望有人在此之前生下子女動搖了他們的地位。

從康熙四年到康熙十六年間,前前後後共有十四個孩子降生,共有八個夭折。

蘊初快穿總部的一員,不久前被調到了清穿部,她上任的第一個任務就是。

養娃。

榮妃馬佳氏,員外郎蓋山女,康熙四年入宮,在康熙六年到康熙十六年的十年間,先後生下承瑞,賽音察渾,榮憲,長華,長生,胤祉五子一女。

僅有榮憲胤祉,存活了下來。其他四子先後夭折。

蘊初不由自主的感慨道:“十年生了六個孩子,也真是厲害,換做一般人真不敢想象。”

係統:[宿主,不用感慨,在未來的十年裏就能想象了。]

蘊初嘴角抽了抽,抬頭望瞭望房梁,她需要冷靜冷靜。

調部門前,蘊初是早死的白月光部門,大好青春年華英年早逝的那種,自此成為男主心頭的白月光,為男女主之間的愛恨糾葛添磚加瓦。

從來沒有生過娃,養過崽,更何況還一生生六個。

如今還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更何況如今她肚子裏已經揣了一個。

別人的升級模式是開局一個碗其他全靠撿。她是開局一個人,其他全靠生。

橘如走到蘊初身邊詢問道:“主子,太醫來了,”

蘊初打量了她幾眼,對方低眉順眼,瞧著不怎麽起眼,可又有誰能夠想到這是赫舍裏家安插的眼線呢。

今日向皇後請安回來,馬佳氏便昏了過去,嚇得眾人趕緊去請太醫,這個時候蘊初便穿了過來。

“臣見過馬佳小主。”

“嗯,有勞太醫了。”蘊初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把手伸了過去。

橘如將一塊錦帕放在蘊初手上,迅速退到了身後。

李太醫搭在帕上診脈,眉頭緊皺,思索了半天,最後麵帶微笑道:“恭喜小主,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太好了。奴婢這就去讓人向皇上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後娘娘報喜。”還沒等蘊初說什麽橘如興奮的往外跑。

蘊初:“勞煩太醫了。”

旁邊的蘭時很有眼色的遞上一個荷包。李太醫也高高興興的接了過去,沒有推辭。

很快蘊初懷孕的訊息便傳遍了紫禁城。

作為康熙登基以來的第一個孩子,蘊初的肚子備受關注。

很快來自寧壽宮,慈寧宮,坤寧宮的賞賜便如流水般湧進了蘊初的鍾粹宮。

“你們都退下,我要休息會。”

等到眾人褪去蘊初坐在床上開始對係統發號施令:“係統,掃描一下這個偏殿有沒有什麽危險物品。”

對於係統如今她可是利用的得心應手,把它當掃描器,危險報警器,陪聊,以及商場等等。隻要能用的上的,堅決不自己動手。

簡而言之,係統是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

[係統掃描完畢,目前沒有發現危險物品。]

蘊初點了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麽:今年是康熙六年對嗎?

係統:[是啊,康熙也是今年開始親政。距離擒鼇拜還有兩年。]

蘊初歎了口氣:“我這麽一個青春美少女,竟然成了孕婦,從此在這紫禁城中了此殘生,嚶嚶嚶。”

係統:[係統已斷開連線。]

蘊初也沒多在意,早就習慣了係統的態度,反正它每隔一段時間就喜歡斷開連線。她把這個稱之為間接性抽風。

身為一名新進孕婦,再加上剛剛接管這具身體,蘊初感覺精神不濟。迷迷糊糊便睡了過去。聽著蘊初的話兩人陷入了沉默,從一開始對於他們而言這就是一個遊戲,或許是因為麵對的是承瑞,知道大哥會手下留情。“現在的你們除了自己可以說是一無所有,那又該如何東山再起?”看著陷入沉默的兩人蘊初又問出了一個問題。“人生從來不是遊戲,沒有重來,隻有前進,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隻是一場遊戲,可未來就將會是你們的人生,敵人永遠不會心慈手軟。”蘊初語重心長的說道:“現在輸掉的隻是一場遊戲,將來輸掉的就是你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