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燭秋光 作品

第215章

    

瑞呢,快抱過來給朕瞧瞧。”康熙這些天沒進後宮,自然好幾天沒有見到他的寶貝兒子了。“承瑞給汗阿瑪請安,給皇額娘請安。”章佳嬤嬤抱著承瑞來到康熙身邊。“小阿哥長的真可愛。像極了皇上呢。”皇後微笑著看了看繈褓裏的孩子,卻沒有伸手去抱。“嗯。”康熙點了點頭:“榮嬪將孩子養的很好。”榮嬪,榮嬪,三句話不離榮嬪,後宮這麽多人都是擺設麽?蘊初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視,完全無視了眾人射過來的刀子眼。心裏罵罵咧咧,康熙就...承乾宮

佟妃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惠嬪:“惠嬪怎麽有時間來本宮這坐坐?”

和惠嬪目前沒什麽利益糾葛再加上往日恩怨,佟妃也懶得和她姐姐妹妹的做戲。

惠嬪自然也清楚佟妃的想法但是這個時候她也不能依著自己的性子去和佟妃爭論什麽。

事情輕重她還是分的輕重緩急的。但是她也不想就這麽落了下乘。

惠嬪端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後才開口:“佟妃娘娘,嬪妾剛剛從鍾粹宮過來。”

她無非就是想告訴佟妃,她已經得到了蘊初的許可。同時她也想看看這件事究竟她們誰占主導。

但是這話落在佟妃耳朵裏就不一樣了,在她看來這是蘊初在給她施壓,讓她快點做決定。

不然她隨時可以換一個人。

“哦,是嗎?”佟妃挑了挑眉,眼裏閃過一絲冷意:“不知道貴妃娘娘都和你說了些什麽。”

惠嬪歎了口氣:“貴妃娘娘身體不適,並沒有見嬪妾,隻是讓宮女傳話讓臣妾問問娘孃的意見。”

“但貴妃娘娘已經同意了。”惠嬪著重說了這麽一句。

原本惠嬪還想撒個謊,說她已經和蘊初相談過了,但是她站在鍾粹宮外並沒有進去的事情很難瞞過宮中的耳目。

佟妃隻要留心查上一查便能知道結果,最終還是選擇了實話實說。

聽了這話,佟妃的臉色倒是緩和了不少,蘊初沒有見惠嬪恰恰說明瞭她的誠意。

但是讓惠嬪來找她這件事依舊讓佟妃不滿。

至於惠嬪說的話,她又沒有親耳聽見如何能知道真假,說不定就是惠嬪想要橫插一腳故意編的謊話呢。

眼瞧著佟妃不為所動,惠嬪也有些坐不住了,她現在就算是擠也要擠進去,絕對不能被排擠在外。

惠嬪咬了咬牙低服做小站起身端起佟妃的茶盞遞到她麵前:“佟妃娘娘,您考慮考慮,嬪妾總不會讓您吃虧的。”

為了能讓佟妃答應,惠嬪一退再退,甚至表明自己願意讓利,不和佟妃相爭。

佟妃手指撐著額頭看著惠嬪的態度不由得覺得好笑:“你找到本宮前,把事情的經過弄清楚了麽,知道貴妃找本宮什麽事嗎?”

蘊初隻是暗示了合作,卻沒有說具體什麽事情,雖然她能猜到是和阿哥們有關,但她還是猶豫到底要不要答應,惠嬪隻靠著自己的猜測,便想著往裏麵擠。

佟妃都不由得覺得惠嬪心大,但事實上,不過是因為惠嬪太過急切沒有細想的原因。

一但惠嬪細想,她都會觀望幾天,再做決定。

惠嬪抬起頭,在宮裏能坐上嬪位生下兩個孩子,惠嬪也絕對不簡單,也聽出了佟妃話中的意思。

她不知道,是因為蘊初沒有見她,佟妃都已經和蘊初交談過了,竟然也不知道。

這究竟是蘊初謹慎還是這裏麵真的就是陷阱。

再或者說……

惠嬪看向佟妃,是佟妃不想她插進來,故意誤導她。

一時間,惠嬪覺得自己的腦子徹底亂了。

佟妃看向一旁的喜鵲,喜鵲點了點頭身後拿過惠嬪手裏的茶盞,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手中的茶盞被拿走,惠嬪這纔回過神來。

佟妃:“惠嬪坐吧,莫要站著了,這若是傳出去還以為本宮責罰嬪妃呢。”

惠嬪扯了扯嘴角重新坐回去:“佟妃娘娘說笑了。”

佟妃不想搭理惠嬪,惠嬪現在又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繼續,一時間兩人相顧無言。

殿外碧桃一邊掃地一邊小心翼翼的觀望著裏麵的情況,不由得皺了皺眉,現在這樣的局麵如何讓她們不歡而散,著實有些難做。

碧桃便是蘊初安排在承乾宮的眼線,她麵對殿內的的情況一時間真的不好下手。

隻有惠嬪決心要插進去,佟妃直截了當拒絕,纔可能讓她們不歡而散。

碧桃沒找到合適的時機,殿內佟妃已經開始趕人了:“惠嬪沒什麽事的話,本宮也要休息了。”

佟妃已經開始趕人了,惠嬪也不好繼續留下去,這樣也好,佟妃雖然沒拒絕,但也沒答應,她還有時間考慮考慮。

“嬪妾告退。”

碧桃快速掃完地捂著肚子對管事嬤嬤說了句,便跑開了。

她要快點將訊息送回鍾粹宮才行。她一個灑掃宮女,平日裏也不引人注目,而且她也隻需要將訊息傳遞給承乾宮的一個小太監,他自然會把訊息傳出去。

有一個中間人邊沒有那麽容易暴露。

鍾粹宮

花月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娘娘,失敗了。”

蘊初抬起頭:“佟妃答應了?”

在她的料想裏佟妃沒有那麽好說話,怎麽可能這麽快就答應惠嬪的需求。

惠嬪是退讓了多少,佟妃才能答應她加入進來。

花月道:“不是,惠嬪娘娘在承乾宮沒說幾句話,佟妃娘娘便讓她走了。”

“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蘊初道:“這不是也算是一種不歡而散麽,惠嬪並沒有達到她想要的目的,那麽她就會來求本宮做這個中間人。”

在她看來隻要目的沒達到,都算不歡而散,具體因為什麽不重要。

惠嬪這邊她懷疑什麽都不重要,隻要蘊初和佟妃的關係更近一些,惠嬪自然會著急。

“佟妃這邊可以加強關係了,抽一個合適的時機,把本宮有生子秘方的事透露給她。不要太早,這樣隻會讓人懷疑。”

蘊初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這段時間讓碧桃盡量討一討佟妃歡心,最好能成為她的身邊人。等到碧桃得到佟妃信任了,再繼續下一步。”

蘭時想了想:“想要快速取得佟妃娘孃的信任,隻能給她出謀劃策。不如就利用這次的機會,讓碧桃給佟妃一個試探這次是合作還是算計的方法。娘娘覺得如何。”

蘊初招了招手:“花月。”

花月小心湊到蘊初身邊,蘊初低聲和花月說了幾句話。

“就這樣,去辦吧。”惠大度,要體恤嬪妃,尤其在這種場合更要彰顯皇後的氣量,不能失了體麵。“回皇後娘娘,嬪妾這些日子見到油葷便忍不住反嘔。”“該不會是孕吐了吧。”董庶妃詫異的接了一句,等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麽。她在小格格的滿月宴上,說納喇庶妃懷孕,這不是明顯要搶皇後的風頭嗎。看了看上首的幾人,皇後眼瞧著維持不止臉上的笑容,康熙幾人倒是沒有什麽明顯的反應。太皇太後探究的看了眼納喇氏:“去太醫院請一個太醫過來。給納喇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