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酒 作品

第1章 讓蕭王報這辱妻之仇

    

淡然道:“那我們先罷兵,等找到藥蛇再說?”“好。”慕容月殺冷哼一聲,一甩袖子,“白璿,我不會放過你的,還有你身旁這個男人,本座遲早殺了他。”“嗯,先等到了皇陵再說吧。”白璿耐著性子,好脾氣地說道。“行。”慕容月殺也熄了火,幹脆利落地離開了驛站,他身後,一眾月殺門從各地召迴的高手也跟著一起離開。驛站裏很快安靜下來,空氣中飄蕩著血腥的味道,冷風從門口灌入,讓人頭腦一陣清醒。十七王爺看著慕容月殺消失的背...大周邊境,璃城城樓下,萬千敵軍之中,架著一個高高的刑台。

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白衣染血,雙手被縛捆在十字架上,奄奄一息。

少女身旁,一道冷肅的聲音在空中高聲響起:“蕭王,再不開啟城門,我便殺了你青梅竹馬的未婚妻。”

說話之人,乃是敵軍鐵殺營主將,殘暴冷酷的魏國大將軍,魏冥。

魏冥曾屠大周城池三座,殺害大周百姓無數,有著殺神之稱。

這次魏國侵犯大周邊境,魏冥鐵血手腕拿下大周邊關數城,最終,大周纔派出戰神蕭王,魏軍也被蕭王傅桓曄阻擋在璃城。

就在這時,魏國奸細抓住了蕭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白璿。

“魏將軍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城樓上,不見蕭王身影,隻有年輕的揚武將軍白銘一襲銀灰鎧甲,眉頭緊皺,魏冥手中的女子,正是他的嫡親長姐。

“該被人笑掉大牙的人是你們蕭王!”魏冥仰天大笑,“哈哈哈,堂堂大周護國戰神,竟然連自己未婚妻都保護不了。”

話落,魏冥一把捏住十字架上女子下頜,冰冷的刀子緊貼著女子臉上瓷白肌膚,唇角勾起嗜血冷笑。

“這張臉蛋可真是美極,如此姿容絕色,傾國傾城,你們蕭王當真不憐惜?”

“你想做什麽?”白銘目光緊緊盯著城樓下方,嘴唇咬出了血。

“嗬嗬!”魏冥冷笑一聲,手中匕首寒芒一閃,削斷了白璿一縷頭發。

“可惡!”白銘拳頭砸在城牆上,看著十字架上陷入昏迷的長姐,心痛如刀絞。

魏冥目光幽冷盯著城樓上,隻見蕭王還是沒露麵,不由沉了臉色。

“既然蕭王不心疼他這貌美如花的未婚妻,那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話落,魏冥一把握住白璿滿頭長發,手起刀落,女子萬千青絲被齊肩斬斷。

“魏冥!”白銘五指收攏,拳頭緊握,發紅的眼裏滿是殺意。

“喲!小將軍生氣了?”

魏冥嗤笑一聲,“別氣嘛,不過是幾根頭發而已,你們蕭王要是再不出來,我可就要剝光她的衣服了,哈哈哈……”

“你何必如此羞辱一個女子?”白銘聲音嘶啞地吼道。

魏冥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臉上神色滿是冷酷:“隻要你們開啟城門,我不但不羞辱她,還會立刻把她還給你們。”

看著城樓上白銘氣急敗壞,魏冥臉上露出一抹戲謔的笑意。

大周朝中腐敗,魏國正如日中天,他若是能用一女子打擊到蕭王,以及蕭王的部屬,豈不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本將軍耐性有限,快點滾去問你們蕭王,他究竟是要這璃城,還是要自己的未婚妻?”

城樓上無人迴話,魏冥不見蕭王身影,忽然失去了耐性。

他一把抓住白璿肩頭衣服,匕首用力一劃,就將衣服劃破,再猛力一扯。

隻聽“撕拉”一聲,白璿身上衣服應聲碎裂,左臂上雪白的肌膚暴露出來。

“魏冥,你禽獸!”白銘拳頭緊握,怒聲大罵。

魏冥眼睛也不眨一下,手中匕首又是用力一劃,將白璿另一隻手臂上的衣服齊肩扯下。

白銘再也忍不住,拉開弓就要射魏冥。

魏冥冷笑一聲,一把抓住白璿,連同十字架一起擋在了自己身前。

“小將軍,放箭啊!”魏冥大笑道。

白銘臉色大變,隻氣得渾身都在抽搐。

就在這時,蕭王的副將雷霆從城樓下大步走來。

“雷將軍,王爺怎麽說?”白銘大步迎了上去。

“王爺有令,任何人不得開城門。”雷霆沉聲道。

“你說什麽?”白銘不敢置信地看著雷霆。

“這是王爺的命令。”雷霆麵無表情道。

白銘一下子啞了聲音:“王爺當真對我姐見死不救?”

雷霆輕歎口氣,嚴肅道:“白銘,你冷靜一下,敵軍五萬,朝廷卻隻給了我們兩千人馬……”

“我不管,我要去救我姐。”白銘紅著眼睛低吼道。

魏冥看著城樓上混亂起來,不由將白璿從身前挪開。

“你們商量好了嗎?蕭王到底還要不要他未婚妻?我耐性有限,數十聲,要是蕭王再不開城門,我保準剝光了這丫頭衣服,讓大家一起觀賞。”

“十。”

“九。”

……

“三。”

“二。”

“開城門,我要去救我姐。”白銘的聲音在璃城上空響起。

他今日就是一個人,豁出命去,也要和魏狗拚了。

“我們也去。”大周將士們同仇敵愾,氣憤不已地說道。

“誰也不許去。”雷霆站在白銘身後,神色冰冷地說道。

白銘顧不得許多,拔出長劍,對著守城將士下令:“給我開啟城門。”

“不許開!”一道森然之聲穿破長空,在眾人耳邊炸響。

眾人不禁一愣,這聲音竟是……

白三小姐?

魏冥有些驚訝地偏過頭來,看向身旁不知何時已經醒來的女子。

女子目光犀利,渾身氣勢凜冽,語氣之中帶著十足的霸道。

白璿沒想到,自己乘坐的飛機竟然爆炸了,她穿越到了古代,被當作人質,威脅守城將士開城門。

她堂堂華夏特種兵訓練營總指揮,地獄訓練營出來的女人,豈有一穿越來,就被人當作人質的道理?

“白銘你聽著,絕不可開啟城門,你姐白璿寧死,也不讓敵軍踏入璃城一步!”

獵獵寒風中,少女氣勢恢宏的聲音在城樓上響起,久久迴蕩。

眾人滿目震驚,白三小姐真不愧是將門虎女,這般傲骨真是讓人佩服。

“長姐。”白銘滿目痛心道。

魏冥麵色一沉,手握冰冷匕首抬起白璿下巴,尖端抵在了白璿脖子上。

“這麽說,白三小姐是想被脫光了衣服,供人觀賞?”

深秋的風從頭頂呼嘯而過,寒冷的空氣如刀子般舔舐著麵頰。

白璿神色冷酷看向身旁男人,冷笑一聲:“沒問題,將我剝光了再五馬分屍都沒問題。”

魏冥:……

眾人:!!

白璿頭顱高揚,麵色冰寒看向對麵城樓上,情緒幾近失控的少年將軍。

“白銘!轉告蕭王傅桓曄,我白璿死不足惜,可這辱妻之仇一定得報,魏大將軍家門顯赫,祖墳不難找,讓蕭王殿下也別刨多了,他們家祖宗十八代,一個也別放過就是了。”著被塞到自己手裏的籃子,所以,他現在是師父身邊跑腿的?這會兒,外麵天色已經全黑了,上元佳節的夜晚,比白日裏還要熱鬧。微微風中,四周亮起了燈火,街道兩旁的店鋪也都掛上了紅燈籠,大街上人聲鼎沸,熱鬧非凡。忽然,一個賣雜貨的攤鋪前,一雙黑洞洞的眼睛直直朝白璿看來。白璿抬眸之間,隻見一個戴著麵具的女子正站在攤鋪前盯著她。兩人視線相碰,那女子立刻移開目光,不再看白璿。白璿的目光卻陡然銳利起來,打量著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