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酒 作品

第591章 番外18:再聚首2

    

�2�0�2����С����δ���w��Ů�ӣ��֜����ǂ����@Ҫ�ǔR���Ͼ��ǣ�һ�㶼����Ů�t̎�������@��߅�P����̎�ě�֮�أ�Ů�t�]������ҡ��0�2�0�2�0�2�0�2�����ϲ�����ü���0�2�0�2�0�2�0�2�����@�r���Y������܋����n�˳�����������������С��ʧѪ�^�࣬���¡������0�2�0�2�0�2�0�2������ʲ�᣿��ʒ��...白璿一行人下到懸崖下麵,當年白璿打通的那條山道,已經被封住了。

傅桓曄炸開的山洞倒是沒封,但在懸崖半山腰,知道的人不多,而且一進入便是機關重重,所以這麽多年來,其實很少有人能夠進入到山洞裏麵。

白璿和傅桓曄、竇冉,以及綠盎,和幾個親衛便是從這裏進去的。

山洞裏麵機關重重,一如當年,但在這山洞居住的那段時間,白璿早已對裏麵機關瞭如指掌,她就算是閉上眼睛,也不會觸碰到機關。

幾人跟在白璿身後,一路來到山洞,山洞裏空曠寂靜,一絲聲響也無。

但裏麵閃爍的盞盞燭燈,顯示著這裏有人居住,幾人順著一盞盞燭燈,進入山洞的第一個石室。

竇冉滿是激動和興奮,這就是師父曾經生活過將近一年時間的山洞嗎?

竇冉目光四顧,打量著這個又寬大,又高闊的石室,忽然之間,他驚訝地發現四周石壁上滿滿都是壁畫。

但讓他驚訝的不是這裏有壁畫,而是壁畫上畫著的,全部是師父的畫像啊。

這些壁畫一幅接一幅,色彩鮮亮,栩栩如生,全是神態各異的師父。

“師父,這是誰畫的您啊?”竇冉看著身旁同樣看著壁畫的師父,滿是好奇地問道。

白璿也不禁愣了一下,目光掃過四處石壁,隻見四麵石壁上,均畫著她的各種畫像。

傅桓曄也看到了四周石壁上的畫,但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喜歡璿兒的人很多,如慕容月殺固執堅守了一生,如十七王爺最後緩緩放下,如竇冉默默喜歡著師父,傅桓曄從來沒嫉妒過他們一人。

唯獨魏瀚,是唯一一個讓他起過嫉妒之心之人。

當年他在山洞裏看到魏瀚,一氣之下便想殺了魏瀚,若不是璿兒要他放魏瀚一命,魏瀚早就死了。

魏瀚當年拚著性命,也要和璿兒同歸於盡,又和璿兒共同在這山洞裏生活了九個月時間。

他多想這九個月以來,是自己陪伴在璿兒身邊,是自己陪著璿兒揮汗如雨,開鑿那條山道。

可那時,他忙於大周國事,連上京城都不能離開。

他在璿兒失蹤了整整半年之後,纔在慕容月殺迴上京時,來到了龍脊山。

他讓璿兒多等了他足足半年時間,他實在愧對璿兒。

當年,他接璿兒從這裏出去的時候,見到了魏瀚,魏瀚看璿兒的眼神,是那麽不一般。

後來,魏瀚迴國,想方設法掌控了魏國大權,與大周對戰。

然而,魏國還是敗了,北陽郡一戰,魏瀚率領北陽郡守城軍隊,與大周軍隊殊死一戰,最後兵敗,不知所蹤。

大周將士沒有找到宣王魏瀚的屍骨,魏國從此也再沒了魏瀚的訊息,魏瀚就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

如今這座山洞裏出現璿兒的畫像,除了魏瀚,傅桓曄想象不到別人。

白璿沒有吭聲,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鎮定,她帶著眾人繞過機關,前往下一個石室。

竇冉對這座高闊的山洞滿是驚歎,但更對石壁上師父的壁畫歎為觀止。

他也曾偷偷畫過師父的畫像,還畫了不少,但他筆下畫出來的師父,比這位壁畫畫師畫出來的師父,神韻上差了不少。

他能從這畫中,感受到這人對師父的傾慕之情,這人定是對師父瞭解透徹,才能畫出這樣的畫來。

眾人走過第二個石室,在第三個石室裏,依然滿是白璿的畫像。

白璿手握匕首的,目光犀利的,正在下棋的,奮力殺敵的……各種各樣的畫像都有。

也就是在這個石室裏,傅桓曄通過壁畫上內容,確認了畫璿兒畫像之人的確是魏瀚,因為魏瀚也出現在了壁畫之上,壁畫上還出現了其他人,但主要人物還是璿兒。

傅桓曄一路看下去,隻見魏瀚把他和璿兒相遇相識的故事,以壁畫的形式,刻在了石壁上。

竇冉也看出來是誰畫的了,但他沒想到,竟然是魏國宣王。

竇冉走到一幅壁畫前,輕聲開口:“這幅畫是師父和魏瀚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魏瀚那時候黑衣蒙麵,和師父過招,最後被師父擒拿……”

“這幅畫是魏瀚被抓後,師父和魏瀚對弈,魏瀚想要行走於上京城的自由,師父從十七王爺那裏拿了藥,逼魏瀚吃下,將魏瀚困在上京……”

“這是魏瀚在朝堂上與師父辯論,當場揭露師父給他下毒,結果太醫證明他無毒的事情……”

“這是魏瀚在龍脊山藥王穀下的懸崖上,也就是這座懸崖頂上,見到師父斬殺魏國八員大將急紅了眼,因而和師父同歸於盡。”

這幅壁畫裏,魏瀚雙目通紅,滿是決絕,也滿是悲傷。

這幅畫畫得那般生動,那般激烈,讓竇冉彷彿也看到了當年魏瀚和師父大戰的場景。

竇冉一顆心好似被什麽攫住了,跟著壁畫上內容不自覺緊張起來。

逐漸的,畫風變得溫馨起來,魏瀚和師父雖然掉下了山洞,但兩人開始轉敵為友,共同在這山洞裏生存下來。

“這幅畫是魏瀚和師父落下山洞之後,遭遇危險重重,一起破解機關……”

“……”

竇冉目光一一掃過石壁,整個石室裏的一係列壁畫,講述了師父和魏瀚在這個山洞裏所經曆的一切。

他們一起破解機關,認識了金土金木兩位前輩,尋找出口,魏瀚隱瞞師父不能破解最後一幅八卦圖所指向的出口,師父產生懷疑後自學奇門八卦,最終師父發現魏瀚騙她,和魏瀚決裂……

竇冉看著壁畫上內容,心髒驟然狂跳,沒想到師父當年在這山洞裏,還經曆了這麽驚心動魄的事。

而後,師父從金土金木兩位前輩口中得知出口已被完全封死,師父也驗證了出去的機關確實打不開。

竇冉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絕境之中,師父竟然拿起鐵錘和鑿子,打算自己開鑿出一條通往外麵的道路。

下一個石室裏,竇冉看到滿室壁畫上全畫著師父和魏瀚在狹小的空間裏,開鑿通道的場景。嘿!大皇子一招就能把敏元公主打趴下。”穆蔚臉上露出討好的笑意。他作為陛下身邊貼身保護的人,親眼見識過敏元公主那三腳貓的功夫。練武是個長期的過程,絕不是短短一月就能有所成就的。“殿下,您這次可一定得好好殺殺白璿的威風啊!這女人太猖狂了,她今日揚言,別說是讓敏元公主接下您二十招,就是把您打倒在地,也做得到。”大皇子唇邊冷笑:“白璿當真這麽說?”“是啊!要不怎麽說這女人猖狂呢?她還是當著陛下麵說的。”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