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作品

第一卷 第一章 婚前找刺激

    

是泥土石屑,顯然以前也是有人進來過的。走在幹淨的青石階梯上後,覺就好多了。不過進這石階梯後,就覺一冷嗖嗖的氣流迎麵撲來!後麵那個男子跟中間的子應該是,男的手握住了子的手,握得的以示鼓勵,但瞧他自己一臉的青白,顯然也是很害怕的。幾十級的石階梯下去後就是比較平坦了,隻是地麵逐漸,時不時還有幾條暗紅的百腳蜈蚣爬出來。走了這一大段暗路,後麵握著孩子手的男子心裡還真有些發了,小聲的問了一下前麵的男子:“老司...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

這是一個荒無人煙的野外,延綿起伏的大山在夜裡就像一個個包含神和危險氣息的怪蹲伏著。

小山腳跟的一座無字碑荒墳,三個背著揹包拿著手電的黑影直往荒墳右側的茅草叢裡鑽,那大蓬比人還高的茅草荊棘叢又多又濃。

這三個黑影是兩男一,在最前領路的男子顯得輕車路,沿著茅草叢裡的痕跡鑽進去,進不到五六米就是一道土坎。

那領路的男子手撥開一蓬茅草,立時出一個一米來高的黑圓口,從口散落的一些泥土痕跡來看,這是一個人工挖出來的。

口外那一大蓬比人還高的茅草,很巧妙的遮掩住了口,從外麵看,不是特別注意,或者不是盜墓行家,對風水工建等有研究的話,也難發現。

這兩男一三個人是來盜墓的,而且是有計劃的準備而來!

領路的那個男子向後麵兩個人笑了笑,在後麵兩人的燈照映下,顯得很有些詭異,一笑後又向後兩人招了招手,然後率先鑽進了土裡麵。

第二個進去的人是容貌皎好的人,戴著額前有探燈的頭盔,夜燈的束很強,隻不過彎腰剛進去的時候,,忽然間,“嘩啦啦”一下,從裡竄出來幾隻蝙蝠。

那子嚇得子一,跌坐在地上,在後麵的男子也嚇了一跳,一邊扶起子,一邊往回看。

在他頭盔夜燈的照耀下,黑暗的夜空中,那幾隻蝙蝠的影線上中閃了幾下就消失了。

前麵進的男子又把頭探出來,又招手說:“蝙蝠喜歡住暗的,這墓從側邊開了後,裡氣息暗,有蝙蝠飛進去不奇怪,快進來吧!”

從這個土進去後,裡的氣味很,有一說不出的味道,蜿蜿蜒蜒的向下鑽了十幾二十米,轉過彎,忽然就出現一條青條石砌的階梯,石梯上盡是泥土石屑,顯然以前也是有人進來過的。

走在幹淨的青石階梯上後,覺就好多了。

不過進這石階梯後,就覺一冷嗖嗖的氣流迎麵撲來!

後麵那個男子跟中間的子應該是,男的手握住了子的手,握得的以示鼓勵,但瞧他自己一臉的青白,顯然也是很害怕的。

幾十級的石階梯下去後就是比較平坦了,隻是地麵逐漸,時不時還有幾條暗紅的百腳蜈蚣爬出來。

走了這一大段暗路,後麵握著孩子手的男子心裡還真有些發了,小聲的問了一下前麵的男子:“老司,還要走多遠啊?”

這話說得雖然小聲,但在這裡卻有回聲,“多遠啊”的聲音連連回,一直響了四五下才消失。

那孩子更張了,抓著男友的手更了,指甲都掐進了他手背上的裡,水滲了出來,但男友也張著,毫都沒覺到疼痛。

前麵的男子扭頭回來,低了聲音說:“笑東,告訴你吧,我祖父得到過一張藏寶圖,多年以來都在尋找寶圖中的陵墓,不過始終沒找到,爺爺,父親一直都在找這個傳說中的大墓,後來我爺爺幸運的得到一些資料,終於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墓,也最終確定就是這個墓,不過來來回回十餘次了,都沒發現真墓的口……”

後麵的男子被說話引得張恐懼的覺弱了些,詫問:“大墓?老司,什麼大墓?”

“一個滅亡的末代皇帝!”那“老司”一邊走一邊說,“明末熹宗皇帝朱由校的墓!”

說著又歎了一聲道:“但凡是有寶藏的所在,總是遍尋不得,百轉千回都難見啊,幾何時……我才能尋得到這傳說中的寶藏,發一筆大財?”

這三個盜墓的兩男一,二人男的朱笑東,的袁小憶,老司名司慧朋。

朱笑東和袁小憶還有一週就舉行婚禮,不過別看現在是來盜墓,但他可不是靠以盜墓為生的盜墓賊,他是個真正不愁吃喝的富二代!

朱笑東出於陶都典當世家,父親經營典當鋪,家巨萬,而朱笑東又是獨生子,父母在兩年前一次旅行中出車禍雙雙亡,朱笑東在迷朦中就由一個花天酒地的富二代變了巨萬家產的持有者。

沒有了父母的管束,朱笑東越發的花錢如流水,當鋪有他的親二叔朱家福看著,他本就不去管不去打理,做慣了沒有束縛的富二代,這要他來做辛苦的上班管理者,他如何願意?

婚期就定一週後的時間,因為對未婚妻的,朱笑東還是想告別那種荒唐的日子,對未婚妻袁小憶也是真心實意的喜歡,所以想著結婚以後就告別以往的紈絝生活,踏踏實實的跟袁小憶過日子。

發小司慧朋是跟朱笑東一起長大,一起打架,一起泡妞的死黨,不過這個發小司慧朋家裡條件一般,祖父輩都是二流的盜墓賊,沒讓家人死也沒發大財。

友袁小憶的家庭也很普通,朱笑東很照顧,給友的父母買房買用品,毫不吝嗇錢。

朱笑東雖然是個花錢如流水的花花公子,但為人卻極講義氣,重,凡是有難有需要找到他的朋友和兄弟,基本上隻要開口,他多多都會出手相幫。

不過朱笑東這個人雖然大方豪氣,但卻很喜歡表現他的優越,喜歡看到友,發小,朋友等等對他激涕零,這讓他有滿足和優越。

朱笑東小時候頑劣不堪,司慧朋從來都是跟他站在一方,十四五歲時,朱笑東跟社會上的流氓打架,司慧朋還替他擋了一刀,至今他肩膀上都還有個很長的疤。

這結婚前的最後一次瘋狂,朱笑東一早就跟司慧朋說了,讓他參考幹什麼,反正是要幹刺激,離譜的事。

結果司慧朋一參謀,就對他說去盜墓。

司慧朋的祖父輩都是盜墓者,對於這方麵的知識,司慧相當懂,平時就跟朱笑東說一些他爺爺和父親盜墓的奇事,朱笑東早就嚮往不已。

作為典當世家之後,朱笑東對古玩方麵的知識還是有些底子,隻不過已經養了懶散好玩的格,小彎樹彎彎的長了大彎樹,要想扳正那是千難萬難了。

對沒盜過墓的人來說,盜墓確實是一件刺激又離譜的事,朱笑東家厚實,本就不需要他去幹什麼違法違紀的事,他選擇盜墓,主要是想驗一下這個他早已經幻想多次的神事,二來又是想在婚前的最後幹一回離譜刺激的事,以後就改邪歸正,做個正正經經的人。

聽說是個皇帝的墓,朱笑東就有些不信,別說是皇帝,就是那些將相大兒的墓都修建得像壯觀,一個皇帝的墓還荒了這個樣子?

表麵也就一個茅草叢生的土包,一塊殘缺不已的石碑連字都沒有,這會是皇帝的墓?

再說朱笑東雖然對墓不太懂,但也知道,朱由校雖然是個短命的皇帝,但死後葬的地方是明帝陵園,可不是這遠隔京城的陶都。的聲音連連回,一直響了四五下才消失。那孩子更張了,抓著男友的手更了,指甲都掐進了他手背上的裡,水滲了出來,但男友也張著,毫都沒覺到疼痛。前麵的男子扭頭回來,低了聲音說:“笑東,告訴你吧,我祖父得到過一張藏寶圖,多年以來都在尋找寶圖中的陵墓,不過始終沒找到,爺爺,父親一直都在找這個傳說中的大墓,後來我爺爺幸運的得到一些資料,終於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墓,也最終確定就是這個墓,不過來來回回十餘次了,都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