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九天 作品

第一章 道不輕傳

    

,就望著車窗外,他已經看到管委會的大門口,站了黑壓壓的一群人。“劉科長,您可是很久沒來我們高新區了!”諸葛謀上前幾步,主動握住劉鳳鳴的手,道:“同誌們都很是想你啊!”劉鳳鳴嗬嗬一笑,道:“謀主任既然提出批評了,那我以後一定要常來啊!”劉鳳鳴顯得很熱切,雖說諸葛謀這個人沒什麽大才,把高新區搞得很差勁,但畢竟諸葛謀是市長眼裏的紅人,他可是不敢太擺架子了。“這位就是曾毅同誌吧!”諸葛謀又拉住曾毅的手,笑...“小妹妹,今年幾歲了?叫什麽名字啊?”

曾毅此時坐在開往榮城的火車上,笑眯眯地逗著對麵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五六歲的樣子,眉清目秀,粉雕玉琢,隻是有些無精打采,聽到曾毅的搭訕,她往後縮了縮,小手抓向旁邊的小男孩。

小男孩立刻把嘴裏的冰棒拿出來,作出一副兇狠的樣子,“告訴你,不準欺負我妹妹,不然我會揍你的!”

曾毅哈哈笑了起來,“你挺男子漢的嘛,這麽小就知道保護自己的妹妹了。”

小男孩得意地“哼哼”兩聲,扭頭對自己的妹妹道:“心兒別怕,他要是再欺負你,我就用打狗棒法!”,這話說得倒是挺硬氣,不過說完之後,卻是很丟人地又去添自己手中的“打狗冰棒”了。

“小孩子亂說話,這位小哥別生氣。”開口的是位六十歲出頭的老者,一副長者風度,臉上帶著歉意。

曾毅一擺手,爽利笑道:“沒事,童言無忌,童言無忌。看得出這兩個小家夥的感情倒是挺深的。”剛才這一老兩小上車,曾毅就看出來了,這兩個小孩是一對龍鳳雙胞胎,而老者應該是他們的爺爺。

老者心裏不由對曾毅多了一分好感,雖說是童言無忌,但無端被罵作是狗,一般火氣盛的年輕人怕是也受不了,免不了要多幾句嘴,教訓小孩子“沒家教”、“不學人說好話”之類的,而眼前的年輕人卻很大度,看得出他是絲毫都沒有放在心上。

“小哥你這是要去哪裏?”老者就跟曾毅攀談了起來,漫漫長路,能有個聊天說話的人也不錯。

“我去榮城。”曾毅答道。

“那我們同路啊,我也去榮城!”老者嗬嗬笑了起來,他看曾毅的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長得文質彬彬,應該是個大學生,就問道:“你是去念書的吧?”

曾毅搖頭,道:“算是去旅遊吧……”曾毅沒說實話,他這次去榮城,其實是受了師哥的邀請,要到省人民醫院去實習的,但他本人對於進入大醫院工作沒有什麽興趣,所以對此行的期望也不大,隻是礙於師兄的麵子,不得不去一趟罷了。

“那你可是挑對了地方,榮城是南江省的省會,有山有水,氣候宜人,能玩的地方特別多,人文景觀也多,比如青陽宮、文殊院、玉龍山、天府街……”老者似乎對榮城非常熟悉,各處地名如數家珍,等把榮城的好地方介紹了一遍,他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趁著年輕到各地走走,還是大有好處的。”

“是,您老說得對。”曾毅笑著點頭,然後順著老者的話道:“那您老這次去榮城,是要給孫女看病的吧?”

此話一出,老者的心裏頓時警惕起來,他這輩子走南闖北,深知這火車上最是魚龍混雜。有些人專門幹一種勾當,先是找機會親近你,拿話套取資訊,再和同夥設局進行坑蒙拐騙,這種勾當老者見多了,隻是沒想到今天讓自己給遇上了,眼前這個光鮮體麵的小夥子,肯定就是此道高手,不動聲色之間,竟把自己孫女得病的事給看了出來。

“小哥你還會看病?”老者臉上依舊是笑意盎然,嘴裏卻是不漏絲毫的口風。

“稍微懂一點。”曾毅並不知道對方已經起了戒心,他還接著說道:“我看小妹妹的病沒什麽大礙,不用看醫生,隻要每天早晚各喝上一杯熱糖水,注意不要吃生冷的食物,過上一個月自然就會好了。”

曾毅之前並不是要無端地跟小女孩搭訕,他一眼就看出那小女孩生病了。小女孩的身體明顯偏瘦,而且麵色隱隱發青,就算是不懂醫的普通人,隻要觀察得稍微仔細一些,也能看出小女孩的身體不好。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曾毅說話之後,反而是看著那個正在吃冰棒的小男孩,臉上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倒是您這個孫子的病有點嚴重,這幾天暑氣正盛,他身邊隨時要有人照看,否則有點危險……”

曾毅說這話的時候,刻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他怕小孩子聽見了會有什麽負擔。

不過這動作落在老者的眼中,反而成了一種鬼祟的行徑,這讓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眼前這小子就是個騙子,為了騙錢,他故意拿這種嚇人的話來唬自己的!

為人父母者,哪有不緊張自己小孩的,一般人乍聽到這種話,不管真假,多半都會上當的。這老者倒不是心狠,隻是他對自己孫子孫女的健康狀態太瞭解了,前兩天剛做過一次全身檢查,要說自己的孫女有病,那是事實,可自己的孫子白白胖胖,活蹦亂跳,平時又吃得香睡得好,怎麽可能會有病?

這可惡的騙子,竟然敢咒我的乖孫兒得病!

老者心中厭惡至極,嘴上卻道:“小哥你說得對,這天是有些熱了,迴頭我給他喝些藿香正氣水。唉……人老了,多說幾句就有點乏,我休息一會。”說完,竟是半眯起眼睛,不再搭理曾毅。

曾毅愕然,心說老人家你滿麵紅光,中氣十足,似乎還沒老到說幾句話就會困的地步吧,他本來還想再說說那個小男孩的病情,但一看老者這個樣子,心裏稍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是自己太熱心了,反而讓人家覺得自己有所企圖。

“咳……,今天算是妄作一迴好人!”

曾毅無奈地搖頭,老話說得一點都沒錯,“醫不叩門,道不輕傳”,自己這主動送上門的醫生,在別人眼中,非但是一文不值,還以為你有歹意呢。算了,不說了,再說下去人家也肯定不會相信,弄不好還要招來乘警,好在是現在的醫療水平提高了,那小男孩就算發病,也不至於會有什麽生命危險,頂多就是要多遭一些罪罷了。

感受到老者那邊飄來的若有若無防賊似的目光,曾毅幹脆躺倒了蒙頭大睡,眼不見心不煩。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車廂的廣播裏傳來悅耳動聽的聲音,“親愛的旅客朋友們,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榮城站已經到了,感謝您的乘坐……”

曾毅從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木頭箱子,順著人流就下了火車。

那老者一路上都在提防曾毅,卻始終太平無事,剛才曾毅取箱子的時候他注意了,那個木頭箱子的造型比較奇怪,有點像是古代醫生出診時隨身攜帶的那種箱子,這讓他心裏有點疑惑,難道是自己誤會人家了?

再想起那年輕人的話,老者不由心中一緊,低頭看了看正在鋪位上熟睡的孫子,他想叫住那年輕人再問一問,誰知一眨眼的工夫,對方就沒影了。

一輛掛著軍牌的豪華越野車緩緩分開人群,駛上了月台,從車裏下來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美婦人,雍容華貴、精緻不俗,臉上超大的太陽鏡,讓人看不清她的容顏。看到老者,她喊了一聲“爸”,然後快步上前,“都說讓您別坐火車來,偏不聽!熬這麽大半天,就是我們年輕人也會有些扛不住的。”

老者笑著,“我暈車的老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吃什麽藥都不管用,還是坐火車好,又穩當又安全!行了,先把孩子抱上車吧!”

美婦人看到自己的孩子,臉上洋溢位幸福和滿足,可惜兩個小孩此刻睡得很熟,她不忍心叫醒自己的寶貝,就在兩人臉上各親了一口,然後小心抱著放在了車後座上。

等老者坐上車,美婦人道:“車窗就開著吧!”

“關上!孩子們正在睡覺呢,別再給吹著涼了,就這麽一截路,很快就到了。”老者是暈車,但還不至於那麽脆弱。

車子開起來後,美婦人關切問道:“心兒現在是什麽情況?”

“吃飯總是吐,晚上睡著了不停地打冷顫,療養院那邊的醫生治老年病還行,但對小兒病沒什麽好辦法,到現在也沒查出病因來。”

美婦人從後視鏡裏觀察了一下女兒,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我已經聯係了京城901醫院最好的兒科教授,明天一早就去看。”

老者點點頭,然後不再說話,大概怕攪醒了孩子。當車子從站前廣場穿過的時候,老者還是忍不住向熙熙攘攘的人流望去,心裏希望能看到那個年輕人的身影。

“爸,你要找人嗎?”美婦人問道。

老者搖了搖頭,收迴目光。

車子隨後疾馳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視野中。

曾毅從出站通道裏鑽出來,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已到榮城,曾毅。”然後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南江省人民醫院。的前途,在白陽市,如果得罪了曾毅,基本是沒有翻身的可能了,王愛民思來想去,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豁出臉皮向曾毅求饒,可他沒這個膽子,曾毅不像是能吃這一套的人。昨天得知曾毅對往月河私倒渣土的事情發了火,王愛民就暗暗上了心,覺得這是個機會,在村裏一番明察暗訪,還真讓他發現了一條線索,本想今天一早就到管委會去匯報,誰知又發生了這件事,他便毫不猶豫,立刻趕過來匯報。曾毅沒理會王愛民的這個建議,隻是冷冷瞥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