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九天 作品

第九三五章 籌謀

    

��0�2�0�2�0�2�0�2��������֮ǰ���Ͻ���ؓ؟�����_�l�^���Ǿ����S�����Ľ��������ߣ�����߅���˸��ͣ�혱��������ϵ�Ҳ�������ˡ��0�2�0�2�0�2�0�2���ܵõ����ϵĿ϶����������ܲ����Σ�����ǰ��һ���Dz�����������������һλ�󌣼�Ц���f�����0�2�0�2�0�2�0�2���xվ��һ�ԣ����е��⣬�Լ��...翟老頗有興致地看著假山下小池子裏來迴遊動的錦鯉,側臉觀察了一下,他發現站在自己身旁的邱老也是同樣看得有滋有味,這讓翟老心裏覺得有些奇怪。以前見麵,邱老總是一臉嚴肅深沉,別說是錦鯉了,就是看見大活人,邱老也是目不斜視,毫無興趣,這跟邱老喪子喪女後的孤獨性格有關。

可今天,邱老不但看那些錦鯉很有興趣,甚至是麵帶笑意,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教書匠,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很好啊!”翟老就道了一聲,邱老參加革命之前,是個教書匠,典型的書生棄筆投戎,所以翟老一直稱呼邱老為教書匠。

“翟石匠,你這是什麽意思,難道我就該氣色很差嘛!”邱老豎起眉毛,看似不悅,但眼底卻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翟老是大山裏出來的,當過獵戶,也做過石匠,邱老常稱他為翟石匠。

一個教書匠,一個石匠,兩人的稱呼也算是極為對仗。

邱老和翟老,出身一文一武,雖然最後都成為了將軍,但這種截然不同的出身,也實實在在地影響到了兩家的後人,邱老的兒子邱建嶽就是文人,而翟家的三兄弟,則全都是虎將。

“你們這些文人,就是喜歡瞎捉摸!”翟老嗬嗬一笑,道:“好心當了驢肝肺,你不喜歡聽,就當我沒說。”

“一開口,就要分個文人不文人,你這是扣大帽子!”邱老一點不肯示弱,翟老說他是文人瞎捉摸,他就說翟老亂扣帽子,這可是典型的階級鬥爭的做法。

翟老一搖頭,隻得作罷,真要是打嘴仗,他哪是邱老的對手。

邱老則把目光再次投向錦鯉,兩隻手背在身後,不經意地道了一句:“你的那個寶貝孫子很不錯,人踏實,也好學,完全就不像你翟石匠教育出來的人!”

“不像我教出來的,那也是我翟榮泰的寶貝孫子!”翟老哈哈大笑,翟浩輝能讓邱老出口稱讚,翟老很是欣慰,一來是為翟浩輝自豪,二來是因為誇讚的人是邱老。翟浩輝主動去了海軍,而邱老的影響力主要是在海軍,能得到邱老稱讚,就是對翟浩輝極大的認可。

不過,話說出口後,翟老又意識到自己這句話有些不太妥當,在邱老這個喪子喪女的人麵前為自己的孫子自豪,這不是刺激邱老嘛。

想到這裏,翟老收斂笑容,又道:“怎麽,還不興我們老翟家換換門風嘛!”

邱老嗬嗬一笑,道:“又不是隻有你這個石匠纔有孫子!”

翟老心中一滯,邱老的這個反應太奇怪了,竟然完全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倒不是說邱老沒有孫子,邱大軍就是邱老名正言順的孫子,可是以前隻要在邱老麵前提起邱大軍,邱老非但不會高興,反而會有些生氣。但從剛才邱老的反應看,邱老卻沒有任何不悅,相反,他似乎還為邱大軍感到同樣的自豪。

這就讓翟老有些想不通了,要說邱老為邱大軍感到自豪,這翟老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因為邱老這個教書匠,平時最痛恨、也是最看不起的,就是邱大軍這樣不學無術的人。

除非是邱老真的老糊塗了,否則就絕不會喜歡邱大軍的。

可剛才邱老那句話,明明就是為邱大軍感動自豪,甚至還覺得邱大軍比翟浩輝更有出息,這明明又是老糊塗的行為啊!

翟老想了半天,也沒能想明白是怎麽迴事,難道說邱老還有另外一個值得誇耀的孫子不成?邱建廷倒還有個兒子,還算是能看得過去,但那絕不是邱老自己的孫子。

想到這裏,翟老心裏就訝異了一聲,他想起一件事,邱老確實有個親生的孫子,不過生下來就失蹤了,難道又找到了?不是說那個孩子下落不明,沒有任何線索嗎?還有一個說法,說那個孩子被癡道士抱走了,可癡道士也沒有任何訊息。

“石匠啊!”邱老的神色突然凝重,然後看著翟老問道:“下個月開大會,對於空出來的那個副總理的人選,你有什麽想法?”

翟老更為訝異,邱老這麽多年,一直是閉門不問世事,怎麽今天突然過問起人事方麵的事情了,再加上剛才邱老的奇怪反應,翟老發現自己現在怎麽有些完全看不懂邱老了。

“你心裏有合適的人選準備推薦?”翟老反問,他確實弄不清楚邱老的意思。

邱老微微頷首,然後很認真地道:“你覺得之春省的那位如何?”

翟老露出沉吟之色,本屆首輔因為年齡到限,開完大會就要退居二線了,副總理任振華很可能接任,對於這個空出來的位置,很多人都有想法,有實力競爭的也有好幾個。邱老所講的之春省的那位,自然就是指方南國了。

方南國有主政兩地的經驗,也就是說,方南國具備了競爭這個空位的資曆,而且方南國在南江和之春都幹出來了實實在在的成績,這一點無可挑剔,更重要的是,方南國為人穩重,原則性強,身上沒有那些政治明星的浮躁之氣。

翟老是軍人,更加註重務實,在翟老看來,你嘴上吹得再天花亂墜,如果拳頭不硬的話,那你就是紙老虎,你也根本硬不起來。所以從這個角度看,翟老倒是很欣賞方南國,這是個踏踏實實做事的人,從來不吹牛皮。

但是,這個位置太重要了,不是說有資曆就能拿到,也不是翟老認為誰合適,誰就可以勝任的,這裏麵的變數太多了。

“也不錯!”

翟老點點頭,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他想不明白邱老為什麽突然間會如此看重方南國,從方南國以往的升遷之路看,完全就跟邱老沒有任何的交集,而且方南國跟邱家沒有任何交集,就算方南國得到那個位置,看起來也似乎對邱家沒有什麽很明顯的益處。

翟老覺得邱老今天舉止言行都有些太過於奇怪了,奇怪到讓自己無法理解,一個和邱家沒有任何交集的人,邱老為什麽要推薦呢。

是不是自己的思路不對?

翟老從正的方向想不明白,隻好又從反方向去考慮,如果方南國得到那個位置,誰會收益?

可方南國是很典型的中間人士,身上沒有任何派係的標簽,這是方南國的優勢,同樣也是最大的劣勢。方南國如果得到那個位置,屆時誰會收益,似乎也看不出來啊。

翟老眉頭擰起,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邱老提攜方南國,他總得有個理由吧!

到底還有誰會受益呢?

目光看向那棟二層小樓,翟老突然想到一個人,這人絕對是受益最大的,那就是曾毅!

外界很多人都在說,曾毅是翟家的人,這可能是因為京華禦宴宮被翟老一怒給關了門,但翟老很清楚,曾毅和翟家的關係絕對不是外界所說的那種,曾毅是個很獨立的人,也幾乎沒有從翟家受益,相反,翟家還欠了曾毅不少人情。

那曾毅算是誰的人?

翟老認為曾毅是方南國的人,從南江到黨校、從黨校到京城醫院,從京城醫院再到東江,曾毅仕途上的每一次變動,全都有方南國參與的影子。方南國也有為曾毅而雷霆震怒的時候,比如袁公平。隻是比起翟家,方南國的受關注程度要低很多,加上曾毅和方南國之間的級別相差太大,所以幾乎沒人注意到這兩人之間的關係。

不僅是仕途上方南國幫曾毅在出謀劃策,甚至曾毅的行事風格,很大程度也受著方南國的影響,這兩人都是潤物細無聲、踏踏實實做事的風格。

方南國政治生命還很年輕,至少還有十年的在位時間,如果方南國此次進入中樞,那麽曾毅的前途就會不可限量了,方南國很可能要把曾毅當做自己接班人來栽培,那十年之後,曾毅可就成了氣候。

假設曾毅是方南國進入中樞最大的受益者,可邱老為何要為曾毅來謀劃這麽大的一個局呢?

翟老突然又想到了之前自己的第一個疑惑,難道邱老真的找到了那個丟失的孫子,他剛纔不是為邱大軍自豪,而是為曾毅自豪?

這很有可能!翟老也曾經調查過曾毅的身世背景,那個山裏的小鎮,大家全都記得曾文甫,偏偏沒人知道曾文甫是從哪裏來的,隻有一些上了歲數的人,才記得曾文甫來到小鎮的時候就隻帶著曾毅,說是爺孫從外地逃難來的。

至於逃的什麽難?就沒人說得清楚了。

山裏小鎮沒有醫生,兩個鎮子纔有一個赤腳醫生,曾文甫醫術了得,又治好了鎮上鄉民的病,就這樣被留在了鎮上。

翟老也想調查曾文甫,可惜沒有得到任何可以追查的線索,這事就不了了之了,實在是那個時代這種事太過於平常了,現在看來,曾文甫很可能就是癡道士。

“之春省的那位,確實很有水平!”

翟老不得不重新修正自己的說法,如果邱老願意為方南國出頭來呐喊,自己當然得附和,不為別的,自己也欠了曾毅不少人情沒還,以前沒有為曾毅籌劃的機會,現在有機會了,自己必須得幫上一把。

邱老看翟老突然又改變了說法,心裏有短暫的意外,不過隨即笑道:“我們這是英雄所見略同?”

“也隻有這一次!”翟老哈哈笑著,兩人這輩子,幾乎沒有意見相同的時候。

笑過之後,兩人又把視線重新投向錦鯉,水池很小,魚兒隻是在那裏來迴擺動,但兩人看得很有滋味。

“教書匠,東海那個島的事,你怎麽看?”翟老突然問道,不過沒等邱老迴答,就接著道:“前段時間,酸辣湯同誌來看我,我也問了他同樣的問題,你猜他怎麽迴答的!”

話音剛落,邱老的目光就亮了起來,翟老一看,心裏就有了判斷。一副彌勒佛的笑臉,完全沒有剛下車時的臉色不善。“是史理事長大駕光臨啊!”曾毅笑著放下手裏的檔案,抬手指了指麵前的椅子,道:“請坐,請坐!”“謝謝曾主任!”史誌勇很是小心翼翼,朝曾毅半躬著道了聲謝,這才走上前來,把半邊屁股放在椅子上,道:“自從上次見過曾主任,我就被曾主任的風采和學識深深地折服,今天到市裏辦事,我特意過來拜訪曾主任。”“言重了,史理事長言重了!”曾毅笑著一擺手,他又不是第一天入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