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 作品

第一章 替姐沖喜中元出嫁

    

夢。他又連忙轉臉看向邊,邊躺著九歲的沐冬至。他了自己的臉,確信他重生了。這是他十五歲的時候,被人推下了河昏迷不醒之後,兄長買來沖喜的養媳。這個沐冬至是個有福氣的,一來他就醒了,如同現在一般。病好之後,兄長打獵供他讀書,他一路劈荊斬刺中了狀元。他功名就,位極人臣,本想正式迎娶沐冬至,好好報答兄長的恩,可兄長竟然開口跟他要沐冬至。無兩全之策的況下,他隻好準了沐冬至自由,的姻緣可以自己定。怎料南方起了戰...七月十五中元節,鬼門大開,凡人避讓。

然而,沐冬至卻在這一天出嫁了。

年前,爹剛被抓壯丁,娘就發現懷孕了。

爺怕連累,一聲都不過問。

家裡的親戚也都像是避瘟疫一樣,跟他們斷了來往。

娘幾個節食相依為命挨過了這大半年。

然而,三天前沐劉氏生了一對龍胎,這回可把沐劉氏給愁壞了。

本來五個孩子就難養活了,這一下又添了兩個,要怎麼養活?

人就是這個時候上門的。

說河灣村有一戶人家要沖喜,給兩千個銅板,五十個蛋,還有二十斤小麥麵。

可出嫁這天,大姑娘冬雪卻跪著求冬至替出嫁。

冬至挨不過大姐的眼淚,跟著人走了一天的路,來到了河灣村的沈家。

沈家兩兄弟相依為命,弟弟久病不愈,哥哥聽算命的,買個媳婦來沖喜。

哥哥便掏空了家底來給弟弟買沖喜的媳婦兒。

此刻,沐冬至忐忑不安的站在床邊。

昏暗的燭中,看到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男人麵蒼白憔悴,像是命不久矣一樣。

難怪大姐不願意嫁過來,怕是提前知道這人沖喜也沖不好了。

想到了人路上的待,乖乖的了鞋爬上了床,躺在了沈修遠的旁邊。

遲疑了一會兒,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沈修遠的大手中,然後爬起來在他的上啄了一下,說:

“喜結連理,舉案齊眉;花好月圓,十全十。”

說完之後又躺下了。

沐冬至隻是個小孩家,走了一天的路早就累了,沾著枕頭就睡了。

夢見自己穿著一襲紅嫁坐在船上,船舷兩旁都是錦鯉在跳躍,場景十分奇特。

沈修遠昏昏沉沉中,覺一隻大錦鯉蹦到了他的邊,他便悠悠的醒了過來。

他腦海裡湧出了許許多多的畫麵。

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他又連忙轉臉看向邊,邊躺著九歲的沐冬至。

他了自己的臉,確信他重生了。

這是他十五歲的時候,被人推下了河昏迷不醒之後,兄長買來沖喜的養媳。

這個沐冬至是個有福氣的,一來他就醒了,如同現在一般。

病好之後,兄長打獵供他讀書,他一路劈荊斬刺中了狀元。

他功名就,位極人臣,本想正式迎娶沐冬至,好好報答兄長的恩,可兄長竟然開口跟他要沐冬至。

無兩全之策的況下,他隻好準了沐冬至自由,的姻緣可以自己定。

怎料南方起了戰事,被蠻夷擄走,生死未卜。

兄長為參軍大戰蠻夷,最終戰死沙場。

而他也鬱結於心,又勤於公務,三更半夜毫無預兆的死在了公文堆後。

呼~

他長呼了一口氣。

謝上蒼給他的特別的眷顧,讓他重活了這麼一世,也讓他明白自己心裡到底想要什麼?

這一世,他要好好的憐取眼前人。

想到這裡,他抓著沐冬至的手了。

次日一早,沐冬至醒來,發現自己的手跟他的手十指相纏,頓時有些迷糊。

昨晚隻是把手放在他的手裡,並沒有這樣握著呀?

一有靜,沈修遠這邊連忙閉上了眼睛。

沐冬至了他的手,熱乎多了,便蹭著子坐了起來,自言自語道:“花好月圓,十全十。”

說完之後又在他的上親了一下,這是人走在路上待的。

說這樣就可以把喜氣帶給他,趕走他邊的厄運。

做完了找蛇蠍,將手給拿出來,躡手躡腳的從床尾下床出去做早飯了。

沈修遠的耳都是紅的。

他竟然不知他的小娘子竟然是個膽大的,這、這就親上了?

難怪他放自由的時候,那樣的傷心絕,原來的清白早就是他的了。

沐冬至起下去做早飯。

到了米壇子,抓了把米煮了些粥。

然後出去找了一些野菜,洗凈後切放了點鹽水,攪了些麵,開始燒鏊子攤煎餅。

做野菜煎餅是一絕,不要油還能煎的兩麵都帶疙疤。

嚼起來外焦裡的,很是可口。

做好了早飯,又把屋裡院裡都打掃了一遍。

忙活了好大一會兒,才端著水進屋,準備給沈修遠凈麵,卻沒想他已經坐起來了。

他正襟危坐,雙手放在雙膝上,像一個老爺一樣,不知道在想什麼?

四目相對,沐冬至嚇的手裡的盆立刻掉在了地上,慌中想要下跪。

沈修遠立刻手虛扶一把,

收起了上外放的氣勢,溫的喊道:“冬至?”

沐冬至聞言連忙朝他看了過去,見他麵容依舊憔悴消瘦,像是病了許久的人一樣。

不知那一刻仿若見到天子的覺是哪裡來的?

連忙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結結的說:“郎、郎君醒了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時刻記住婆的話,到了夫家要甜。

好胳膊好,不如一張好。

把夫家的人哄開心了,就能吃飽飯,還不捱打。

可是,這夫君怎麼看起來比廟會上看到的老爺還嚇人?

始終不敢上前一步。

沈修遠看得出的恐懼,對著說:“過來。”

冬至挪了過去,問:

“郎君可是要我伺候你穿?”

“你我還未圓房,不必郎君,我修遠就好。”

冬至小心翼翼拍了拍口,剛剛定被他突然醒來給嚇壞了。

這男人格好的,便甜甜的喊了一聲:

“遠哥哥,我再去打水。”

說著撿起地上的盆子出去了。

沈修遠一下子就想到了夢境中的樣子,總是這樣甜甜的他遠哥哥。

現在又黑又瘦的,等到長開了,那可是一等一的大人。

要不是兄長求在先,他說什麼也不會許自由,讓自己主宰姻緣。

原本想著會選擇他,可不想竟然離開了京都。

現在想想也對啊,他們有婚約在前,他卻又許自由,不誤會纔怪。

這一世,他是絕對不會放手了。

沐冬至很快打水過來,沈修遠也任由伺候。

他甚至還有些神恍惚,不知道前世是一場夢,還是眼前是一場夢。

總有一種不真實的覺。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容!作者寄語:

大家好,我是本書作者楚淮君,今天是2020年12月10日本書首更。還希大家多多支援~~~?難怪他放自由的時候,那樣的傷心絕,原來的清白早就是他的了。沐冬至起下去做早飯。到了米壇子,抓了把米煮了些粥。然後出去找了一些野菜,洗凈後切放了點鹽水,攪了些麵,開始燒鏊子攤煎餅。做野菜煎餅是一絕,不要油還能煎的兩麵都帶疙疤。嚼起來外焦裡的,很是可口。做好了早飯,又把屋裡院裡都打掃了一遍。忙活了好大一會兒,才端著水進屋,準備給沈修遠凈麵,卻沒想他已經坐起來了。他正襟危坐,雙手放在雙膝上,像一個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