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蓮果果 作品

第1章 為她報仇雪恨

    

恐懼。雲北寒劍一揮,削去了雲千重的舌頭。“喝喝喝……”雲千重再也說不出話來。雲北寒蹲下看著他,長劍放在他脖頸上,緩緩落下。他角勾著嗜的弧度。嗓音清冷殘忍。“雲千重,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每看你一眼,我就想在你上捅一個窟窿。每靠近你一分,我就想割開你的嚨一寸。我之所以拚命剋製,是怕知道,會生氣,會討厭我!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周圍安靜了下來,蘇嫣然儘而亡,雲千重首異。蘇言初覺得解氣,害死的兩人,也...疼——

彷彿骨頭被穿的疼!

蘇言初從昏迷中醒來,隻覺肩胛骨,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低頭一看,差點又因為那恐怖的畫麵而暈厥過去。

因為清晰地看到,自己兩邊的琵琶骨,都被長鉤穿。

被吊了起來,鮮從肩膀往下流。一滴一滴地滴在腳下的八卦陣中。

的,已經將八卦陣染紅了一大片了。

怎麼回事?

看周圍的環境,依然是在驪山獵場。

記得,是妹妹蘇嫣然和重王雲千重邀請來打獵。

喝了一口水就暈過去了。

是誰要害他們?

“妹妹……千重哥哥……”

想喊,但是劇烈的疼痛,以及那漸漸流逝的生命,讓隻能吐出氣若遊的聲音。

“姐姐是在我和千重哥哥嗎?”蘇嫣然一桃騎裝扮,出現在八卦陣之外,笑容得意,眸惡毒。

雲千重就站在的邊摟著他的肩膀,冷漠地看著被吊起來的蘇言初。

“是你們?你們要害我?”蘇言初不敢相信地看著蘇嫣然和雲千重。

這兩個人都是最親近的人,也是傾心相待的人。

不信!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蘇言初喃喃開口。

“為什麼?姐姐這句話問得可真好!你是天之驕,懷真脈,有最寵你的爹爹,有你的四個哥哥。而我,出生就是庶,一無所有。我當然想你死,想得到你有的一切。”

蘇嫣然表有些扭曲,神有些瘋狂。

“很快你的真脈會是我的,爹爹和哥哥的寵也會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會是我的。”

蘇言初痛苦搖頭:“蘇嫣然,我事事讓著你,寵著你,我自問冇有半分對不起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說著,吐出了一口來。

隨後又掙紮著繼續說:“還有,千重哥哥,你說過你喜歡我的……你說過的……”

“我說你就信?”雲千重輕蔑地開口,“真是蠢貨一個!若是不說喜歡你,你怎麼會為了我拒絕跟雲北寒的婚事?雲北寒可是個魔鬼,如果你跟他定下婚約,我們還怎麼敢弄死你?”

“噗——”

蘇言初重重地吐出了一口來。

原來……原來……

傾心相待的兩人,竟然是費儘心思、不擇手段,要殺死,奪走一切的人。

說喜歡,也不過是騙而已。

之前還事事維護他們,事事順著他們。

都怪眼瞎,冇能看清楚他們的目的。

現在看清了,卻也無能為力了。

快死了!

恨!好恨!

“姐姐不要著急死!完十離魂釘再死!你若是現在死,不了,我得不到你的真脈,你死得就太虧了。”

蘇嫣然冷笑地說著,隨後拿出了第一離魂釘,甩向蘇言初。

“啊——”

蘇言初覺長釘冇,痛得無法呼吸。

還冇有緩和過來,第二離魂釘又被打了的。

然後是第三、第四……

越來越痛,彷彿割離骨,千刀萬剮。

也越流越多,最終渾紅,腳下的八卦陣也全部鋪滿的。

第十離魂釘完,靈魂離,氣絕亡。

蘇言初知道自己死了,死不瞑目、冤魂不散。

飄在空中,看到兩人利用,提煉的真脈,最終引蘇嫣然。

功之後,蘇嫣然一臉興。

“千重哥哥,我終於擁有真脈了,以後我修為一定可以突飛猛進,為你的助力的。隻要我們理好這件事,蘇家不會發覺,蘇家也會是你最大的助力!我好開心啊!”

慕千重笑了笑:“那你可要好好謝謝蘇言初這個蠢貨!如果不是這麼蠢,我們也不會這麼順利。”

蘇嫣然得意地笑起來,隨後看著蘇言初的,說:“姐姐,謝謝你這麼蠢,哈哈哈……”

蘇言初覺恨意在膛翻湧。

恨!想殺死他們!想殺死這兩個狗東西!

可做不到,隻是一個魂而已!

-

忽然,看到一柄長劍,從天而降。

一個紅影,隨劍鋒而來。

影落在蘇嫣然和雲千重邊,執長劍刺向他們。

一時間,刀劍影,兩人則是慘連連。

待到寒散去,蘇嫣然和雲千重滿是傷,倒在地上,彈不得。

紅影握著長劍,站在他們邊,拔俊。

忽然出現,還將蘇嫣然和雲千重打倒在地的,是一個青年男子。

男子皮白皙到病態,五像是心雕琢過的玉,眉間還帶著一個紅的蛇信印記,配著那一紅錦袍妖異驚豔。

飄在空中的蘇言初看清楚男人的臉,一臉震驚!

那是……雲北寒!

曾經,陛下給和雲北寒賜婚,但被當場拒婚了。

那次拒婚,讓他麵儘是,連夜離京。

可他現在在乾嘛?

雲北寒走近奄奄一息的蘇嫣然。

長劍一揮,割斷了手、腳、脖頸的管。

一時流如注。

“的脈,你不配!”嗓音低沉狠絕。

“雲……北寒……你瘋了!一個當眾拒婚……讓你難堪的人……你為了……要殺我們……不過是……又蠢又……”

雲千重眼中帶著恐懼。

雲北寒劍一揮,削去了雲千重的舌頭。

“喝喝喝……”雲千重再也說不出話來。

雲北寒蹲下看著他,長劍放在他脖頸上,緩緩落下。

他角勾著嗜的弧度。

嗓音清冷殘忍。

“雲千重,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

每看你一眼,我就想在你上捅一個窟窿。

每靠近你一分,我就想割開你的嚨一寸。

我之所以拚命剋製,是怕知道,會生氣,會討厭我!

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

周圍安靜了下來,蘇嫣然儘而亡,雲千重首異。

蘇言初覺得解氣,害死的兩人,也終於死了。

可又覺得有些愧對雲北寒。

害他當眾出醜,為笑柄。

他卻幫報仇雪恨!

剛剛雲北寒說的話,是表示,他是喜歡的?

覺得有些諷刺,傾心相待的人要害死。

而深深傷害過的人,竟然喜歡。

再也冇有活得比更糊塗的人了吧?

可是,雲北寒為什麼喜歡?他們明明冇有任何集。

忽然,想起自己曾經失憶過,忘記了之前的很多事。

難道失憶前,他們有過什麼過往嗎?

想著,又看到雲北寒將的放下來。

他下上的紅袍,裹在模糊的上。

他直地跪著,小心翼翼地將抱在懷裡,就像是對待最珍貴的寶。

他一雙眼低垂,又長又彎的睫羽輕,看不出緒。他薄微,沙啞剋製的嗓音傳來。

“是我錯了!”

“重逢的時候,我就該把你鎖在邊!”

“那些人,但凡你瞧上一眼的,我都應該殺掉!”

“他們不配得到你的關注。”

“這一次,若我能找到你,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半步了。”

……

雲北寒說完,拿起了劍,橫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不——”

蘇言初看到這樣的畫麵,眼中瞬間充滿了驚恐。

想衝過去抓住那把劍。但揮的長劍,卻將的手打散。

什麼都阻止不了。

“不——不要——”

雲北寒!不值得!不值得的!異驚豔。飄在空中的蘇言初看清楚男人的臉,一臉震驚!那是……雲北寒!曾經,陛下給和雲北寒賜婚,但被當場拒婚了。那次拒婚,讓他麵儘是,連夜離京。可他現在在乾嘛?雲北寒走近奄奄一息的蘇嫣然。長劍一揮,割斷了手、腳、脖頸的管。一時流如注。“的脈,你不配!”嗓音低沉狠絕。“雲……北寒……你瘋了!一個當眾拒婚……讓你難堪的人……你為了……要殺我們……不過是……又蠢又……”雲千重眼中帶著恐懼。雲北寒劍一揮,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