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都要錢 作品

第二千八百五十三章 龍鳳榜

    

強的驚人。可劍無雙這才第一次用時空之力操控這鴻鈞金劍啊。“繼續,繼續熟練!”劍無雙激動萬分,立即開始不斷演練施展起這鴻鈞金劍來。大殿內,也可以頻繁看到一道道金色流光閃過,卻根本看不到這金色流光的實體。一晃,又過去了二十年的時間。這二十年內,劍無雙一直在熟悉施展著鴻鈞金劍。每天頻繁的施展演練,在這二十年裡,他不知道演練施展了多少次。而隨著演練,鴻鈞金劍第一重形態的第一層次,也就是第一柄鴻鈞金劍,他終...“難怪被稱之為金烏九界第一天才,對規則的感悟高成這樣,又豈是其他人所能夠相比的?”劍無雙暗道。

他雖然是完美混沌生靈,有著無限可能,潛力之大無人能及。

但在規則感悟的速度上,明顯比這雛鳳要差上一些。

“那龍鳳榜,又是怎麼回事?”劍無雙問道。

“龍鳳榜,是龍鳳閣很早便流傳下來的,那是一份無位元殊的榜單,其針對的乃是那些對龍鳳閣有著莫大的貢獻的強者,龍鳳閣從開創至今,經歷了無盡歲月,可這麼多年下來,卻也僅僅隻有八個人能夠名列龍鳳榜當中。”

“這八個人,每一個都對龍鳳閣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地步,乃是龍鳳榜最大八位功臣,他們被記錄在龍鳳榜上,永遠受龍鳳閣後輩弟子的尊敬。”碧炎道。

“也就是說,龍鳳榜是龍鳳閣的功臣榜?”劍無雙神色一動。

“對,據我所知,龍鳳榜上的八個強者,似乎都是不死聖人,且都為龍鳳閣立下赫赫功勞,像龍鳳閣的創始者,以及這一代龍鳳閣的掌權者,也都在龍鳳榜當中的,而龍鳳閣內眾多天才弟子,也都以今後能夠名列龍鳳榜為榮,因此每次龍鳳榜開啟,對龍鳳閣而言都是一場莫大的盛事。”

“在龍鳳榜開啟途中,龍鳳閣一般會大肆邀請眾多強者前來觀摩,場麵會非常之大。”碧炎說道:“不過這一次龍鳳榜開啟,卻有點古怪。”

“為何古怪?”劍無雙問道。

“劍一先生,我剛剛也說了,這次龍鳳榜是專門為那雛鳳開啟的,可雛鳳雖然天資卓絕,堪稱龍鳳閣,乃至整個金烏九界歷史上的第一人,但她畢竟太年輕了,實力也不算太強,且她場麵呆在龍鳳閣內,也幾乎不曾外出過,在這樣的情形下,她如何替龍鳳閣立下赫赫功勞?又如何有資格名列龍鳳榜?”碧炎說道。

聽到這話,劍無雙神色也不禁一動。

的確,在龍鳳閣內,隻要對龍鳳閣有莫大功績貢獻之人纔有資格名列龍鳳榜,龍鳳閣建立那麼多年,僅僅隻有八人名列其中,且那八人都是不死聖人,而這雛鳳,她又何來的資格?

“所以說這件事有點古怪,不過龍鳳閣的規矩應當不會因為這雛鳳而改變,所以這雛鳳肯定是為龍鳳閣立下大功勞的,但就是不知道這大功勞到底是什麼了,龍鳳閣也沒有對外公佈過。”碧炎笑著。

“或許是這樣吧。”劍無雙也點頭。

“劍一先生,你問這龍鳳榜,應當也是對那位雛鳳感興趣吧?”碧炎忽然看了過來。

“此話怎講?”劍無雙詫異道。

“哈哈,劍一先生就別裝糊塗了。”碧炎一笑。

“傳聞那位雛鳳不單單天資卓絕,無人能及,且她的美貌也堪稱金烏九界第一人,在金烏九界內,真正見過她真麵目的人,並不多,但隻要是見過她的異性修煉者,就沒有不為之折服的。”

“像之前提到的那位曲公子,那可是一位界主的公子,可他就是因為有幸見到了那位雛鳳一麵,從此便朝思暮想,一發不可收拾,像這次他還特意來我火雲堡,想請師尊親手替他煉製寶物,去博取雛鳳一笑!”

“如此絕代佳人,劍一先生你莫非一點興趣都沒有?”

“還有這事?”劍無雙卻是錯愕,“我之前隻聽說過這雛鳳天賦奇高,金烏九界內無人能及,至於她的美貌,我卻從未聽說過,但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對她倒的確比較感興趣了,那龍鳳榜開啟時,若我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去瞧瞧看。”

劍無雙的確多出了一絲興致。

隻不過他的興致並非是因為那雛鳳的美貌。

他兩世為人,經歷了無盡磨難,心如頑石,美色他早就徹底免疫了。

而在感情上,整個太初神界,整個天地間,唯一能夠打動的,隻有一人,那便是他的妻子冷如霜。

除了冷如霜之外,其他任何人,他都一點興趣都沒有。

劍無雙與碧炎一邊走,一邊閑聊著,在這地下宮殿走了近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出口處。

“劍一先生,我便送你到這了,你從這出口出去,便是在一片荒山當中,距離火雲堡也頗有一段距離,你從這裡離開,不會有人注意的,至於剩下的事情,便交給我與師尊去處理就是,我火雲堡會竭力保證不會有人知道劍一先生你到我火雲堡來請師尊親自煉製過寶物。”碧炎說道。

“如此,那就有勞了。”

劍無雙笑了笑,隨後便立即朝前方出口走去了。

而碧炎則是原路返回。

沒多久,碧炎又回到了火雲堡的主殿內。

在主殿裡邊,那位曲公子依舊在那等候著。

不過,曲公子雖然在等候,但現在他的心情卻已經久久沒法平復了。

畢竟,在莫濤催動聖天爐煉製寶物時,他可就呆在火雲堡的,親眼感受到了那股恐怖至極的劍意。

現在整個龍鳳聖城,乃至整個金烏九界最頂層強者之間,都知道莫濤煉製出了一件非常了得的劍道神兵來。

都在猜測到底是誰請動莫濤煉製的,煉製的又是什麼神兵。

這曲公子的父親,那位天曲界主也直接傳訊過來詢問他,這曲公子自然想要調查清楚。

“火雲堡是那位莫大人的居住之地,平日裡來這拜訪的強者實在太多了,且這些強者也都是分開接待的,外人根本無法揣測,但有一點,但凡是那些身份比較高的人前來拜訪,肯定是由碧炎接待,更甚者,甚至是莫大人親自出麵去迎接,但據我得到的訊息,在這近百年時間裡,那位莫大人都沒有親自露過麵…”

“也就是說,那人肯定是先見到的碧炎,再由碧炎帶著去見那位莫大人的,而讓碧炎親自接待的人,在我之前的我不知道,可在我之後的,僅僅隻有一人,這個人便是劍一。”

曲公子微瞇著眼睛,心底在暗暗沉吟著。“洪天堡主,你是在威脅我星辰一脈麼?還是說你打算與我星辰一脈正麵開戰?”洪天堡主一滯,沉吟良久,再次開口,“劍無雙,你能夠達到今天這一步,應當也不是傻子,沒錯,你星辰一脈是強,可現在我等眾多大能者聯手,其陣容怕是比你星辰一脈更強幾分吧?雙方若是真爆發大戰,最後的結果必然是魚死網破,兩敗俱傷,何必呢?”“倒不如你我雙方各退一步,從今天開始,我的這些朋友,包括我在內,遇到你星辰一脈的強者,都直接繞道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