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王之之 作品

第239章 破陣,陸青的可怕箭術

    

角早點接觸外麵的世界。其次,就是關於修煉體係的問題。我想說明一下就是,這本書後麵的修煉,不是練氣,築基正統的修仙升級體係。先天境界,已經算是比較強大的境界了。所以大家不用擔心主角到了先天之後,還會連練氣一層的小雜魚都打不過。第三,關於更新的問題就是,淩晨的時候,大概會先更新三章。至於明天,就看我能寫多少吧,反正上架日的更新不會少於萬字。之後的更新,那就隻能保證兩更打底了,偶爾會加更一下。好了,廢話...第239章

破陣,陸青的可怕箭術

持劍男子被黑色長袍身影一棍轟飛,一直向後倒退了數十米,這才穩住身軀。

看向前方,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你的境界明明沒有突破,仍是先天小成,為何力量會如此之強?”

“哈哈哈,這就是法陣之力,不過像你這樣見識淺薄的井底之蛙,是想象不出當中的玄妙的,嚴天華,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等將你斬殺之後,再把你的銀月宗和那百花宮踏平,我流雲宗就能將整個雲州,納入囊中了!”

黑色長袍身影哈哈大笑,長棍震盪,再次向持劍男子攻過去。

感受到對方散發出來的威勢,持劍男子的心一下子沉入穀底。

知道想要憑自己,破開陣法已經不可能了。

弄不好,怕是連他都要搭在這裡。

可是就此撤走,他又不甘心。

宗內的諸多精英弟子和宗主,以及一眾雲州同道都在陣中,如果他就此離開,怕是他們全部都在死在裡麵。

“可惡,百花宮那老太婆太怕死了,怎麼也不肯離開宗門,不然的話,兩人聯手,又豈會破不開這邪陣!”

持劍男子心中暗恨,麵對黑色長袍身影的攻勢,隻得咬著牙,體內的先天真氣開始刺激周身大穴,身上的氣勢陡增。

一劍橫掃過去,擋下長棍,自身卻一步未退。

竟是和黑色長袍身影拚了個旗鼓相當。

“哦,動用爆發性秘法了?”黑色長袍身影輕笑道,“不過,我有法陣之力,源源不斷地支援,你的先天真氣,又能經得起多久爆發呢?”

“隻要能擊敗你就行,廢話少說,來吧!”

持劍男子冷然道。

“很好,等我講你踩在腳下後,我看伱還如何嘴硬!”

黑色長袍身影輕笑一聲,也不動用爆發秘法,就憑藉著法陣的加持之力,再次和其戰了起來。

他要以戲耍老鼠的姿態,將這名多年的老對手,慢慢地磨死。

“師父,看出了什麼沒有?”

在一處石頭後,隱藏著身形觀戰的陸青,向旁邊的老大夫詢問道。

雖然離得不遠,但兩人都有獨特的遮掩氣息手段,使得黑色長袍身影和持劍男子兩大先天境,竟都沒能發現他們的蹤跡。

“這兩名先天境,都是先天小成的境界,但那黑袍人,憑藉身後的法陣之力加持,力量大增,持劍的那位先天境,現在雖能以爆發秘法,勉力抵擋,但要不了多久,恐怕就要落敗了。”

老大夫沉聲道。

“弟子也是這般認為的,師父,這黑袍人應該是專門在此守護陣法,以防別人破壞的

看來流雲宗在法陣之中,有極大的圖謀,我們要快點破陣了。”陸青道。

因為有法陣之力的阻隔,陸青和老大夫對於陣中的情形,感悟得並不清晰。

沒辦法完全弄清流雲宗弄出這個邪惡陣法,到底意欲何為。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老大夫點頭道。

“那黑袍人有法陣之力加持,不好對付,我們一起動手,如果能夠直接擊殺他,那破陣就容易許多了。”

陸青已經用異能查探出,對麵兩人的身份,持劍男子是銀月宗的太上長老,黑袍人則是流雲宗的太上長老,而且還是被他一腳踩死的墨軒的曾祖父。

既然如此,那就更加不用跟他講什麼武德了。

“好!”

老大夫聽到這個提議後,也沒猶豫,直接點頭。

他可沒有什麼不屑於偷襲的武者傲氣。

身為醫者,他向來都是想著救人為先的,對麵那人,明顯已墜入魔道,能直接除掉自然是最好。

說動手就動手,師徒兩人都不再遲疑。

老大夫手中長劍,悄然出鞘,一股銳利無比的白色劍芒,隱隱吞吐。

旁邊的陸青,也同樣從身後的箭筒,抽出三支利箭,搭箭彎弓。

他還不是先天境,無法施展劍氣刀氣,隻能以弓箭偷襲了。

老大夫醞釀半息之後,手腕輕揮,一道炫目至極的白色劍氣,陡然飛出,劃破大氣,瞬息之間,就跨越數十丈的距離,斬到黑色長袍身影麵前。

於此同時,陸青手中的長弓,也發出一聲崩響,三支千煉級別的利箭,瞬間消失,洞穿大氣,向著黑色長袍身影的頭胸腹三處要害射去。

“什麼!”

原本正以輕鬆心態,折磨著持劍男子的黑色長袍身影,根本就預料不到會忽然生出這等變故,眼睛陡然瞪大。

他想要防禦,但陸青和老大夫隱匿氣息的本領,實在是太高明瞭。

出手之前,根本毫無徵兆,等黑色長袍身影發現之時,早已來不及反應。

眼看就要被陸青和老大夫聯手偷襲給斬滅。

千鈞一髮之際,卻見黑色長袍身影身上有黑氣陡然瀰漫湧出。

轟!

陸青的三支利箭,和老大夫的劍氣,毫無偏差地,轟在了黑色長袍身影的身上。

強橫的力量,不但將其身上的黑氣,全部轟散,整個人,更是被轟得向後飛起,灑下一片血液。

“啊!何方鼠輩,竟敢偷襲本尊!”

黑色長袍身影在空中,一個翻身,藉著後退之勢,直接遁入灰色光幕當中,驚怒無比。

此刻他的模樣,可謂悽慘。

胸腹之間,一道斜著的可怖傷口,深可見骨,甚至連內臟都能隱約看到,差點就將其斬成兩半。

額頭,胸口,和腹部三處,也同樣盯著三支長箭,隻不過卻入肉不深,並沒能將其完全釘透。

“竟然沒死?”

陸青吃了一驚。

方纔他射出的三箭,雖然倉促之間,沒動用全力,但也不是一般的先天之軀所能抵擋的。

沒想到,卻被如此輕易地擋下。

而且,就連師父的劍氣,都沒能將其斬滅,看來這法陣之力的加持,比他想象中還要強不少。

忽如其來的變故,讓持劍男子也同樣大吃一驚。

但他看到黑色長袍身影的悽慘樣子時,卻是心中大喜:“何方同道仗義出手?”

“是你們!你們是何人?”

陸青和老大夫既然出手了,身形自然也就無法再隱藏,立即就被黑色長袍身影和持劍男子發現。

這一看之下,兩人都再次震驚。

他們都沒想到,出手的會是一名少年和一名老人。

更重要的還是,他們竟然都看不穿,陸青和老大夫的修為境界。

“我們是何人?不過是路見不平的路人而已。”陸青朗聲道,“流雲宗設下魔陣,殘害雲州正道,此舉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誅之。”

“小友說得好!”持劍男子大聲喝彩,“兩位,還請與我聯手,破開這魔陣,將裡麵的雲州同道解救出來!”

“想要救人?簡直癡心妄想,我看你們怎麼救!”

黑色長袍身影冷笑一聲,將釘在身上三支長箭拔出,扔在地上。

隨即體內有黑氣浮現,身上的傷口,開始慢慢蠕動癒合。

那法陣之力,竟然還有治療功效。

不過,雖然傷勢在緩慢恢復,但黑色長袍身影卻不敢再走出灰色光幕。

先前陸青和老大夫的攻擊,雖是偷襲,威力卻強大無比。

尤其是那白色劍氣,淩厲無比,差點就將他斬成兩段,若非有法陣之力護體,他幾乎就要身死當場了。

讓他知道,那名他看不透的老者,修為境界,遠在他之上。

如果出去,就算有陣法之力加持,他恐怕都不是其對手。

“雲州什麼時候來了這麼一尊恐怖強者?”

黑色長袍身影心裡念頭轉動,感覺事情有些脫離掌控了。

“師父,動手!”

陸青卻不再廢話,直接輕喝道。

老大夫點了點頭,不言不語,手中長劍顫動,下一刻,數十道劍氣,有如魚群,向前疾射而去。

“怎麼可能!”

看著暴雨一般的先天劍氣,向自己席捲而來,黑色長袍身影心中大駭,手中忽然一麵小旗,神魂之力猛地灌輸進去。

隨著陣旗催動,黑色長袍身影身前的光幕,大量黑氣被迅速聚攏過來,原本灰色的光幕,瞬間變得黑亮。

隨著一連串的沉悶之聲響起。

老大夫發出的劍氣,毫無花俏地,全部轟擊在光幕之上。

直將那光幕轟得震盪連連,波紋四起,黑氣四散。

但讓人遺憾的是,直到最後一絲劍氣消失,光幕上的黑氣,雖然被轟散大半,但卻堅持住了,沒有被轟破。

“總算擋住了。”

黑色長袍身影輕呼一口氣,額頭上有冷汗冒出。

心裡卻絲毫沒有輕鬆之意。

就這麼一下,他的神魂之力,已經消耗五分之一了,要是這老頭方纔的狂暴劍氣還能施展,恐怕沒等陣法被攻破,他的神魂之力就要耗光了。

不得已,他隻能暗自傳音起來:“師兄,你那邊搞定了沒有,來了一個紮手的點子,我快撐不住了!”

“快可以了,再堅持半刻鐘!”一道聲音自他心中響起。

“還要半刻鐘?”

黑色長袍身影心中一苦。

但他也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已經沒有退路。

如果這次的計劃不成功,接下來,他們師兄弟恐怕隻有亡命天涯了。

“算了,就拚一把吧,這老頭年紀這麼大,方纔的攻擊,未必就能夠施展幾次!”黑色長袍身影咬牙想道。

“這光幕的黑氣,竟能消弭我的劍氣。”

老大夫微微吃驚。

他能感覺到,他的劍氣雖將黑氣轟散了,但同樣也被耗掉了大半的威能,這才使得光幕能夠抵擋得住。

陣法之道,果然神異。

“師父,繼續,他在以陣旗,調動法陣之力,集中在一處,抵禦你的攻擊,這樣的話,其他方位的光幕,防禦力就會大大降低。”

陸青的眼睛閉上,強大的神魂感應能力,籠罩整個流雲鎮,細細地感應這整座陣法的運轉情況。

“這小子也懂陣法?”

黑色長袍身影心中一震,但他已經來不及吃驚了,因為老大夫再次施展出那暴雨一般的劍氣之潮了。

“前輩,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一旁的持劍男子,雖然也震驚於老大夫劍氣的可怕,但他知道,眼下最重要的,還是破陣。

當即就長劍揮動,同樣以數道劍氣轟向光幕。

黑色長袍身影陣旗揮動,黑氣再次被聚攏過來。

轟!

劇烈的碰撞之聲響起,光幕再次晃動起來。

“就在那裡!”

就在此時,陸青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反手自背後的箭壺,抽出一根利箭,搭在弓上,挽弓如滿月,半斜著向天空射去。

從陸青叫破他調動陣法之力的奧秘開始,黑色長袍身影一直都在留意著他。

見他彎弓搭箭之時,心中還提高了警惕。

以為他又要向自己偷襲。

不曾想陸青竟將長箭射向天空,讓他心中鬆了口氣之時,也忍不住嘲笑道:

“小子,你箭法準頭也太差了點吧,還是回去多練一下……”

然而,沒等黑色長袍身影的嘲諷放完,一聲轟響自他身後的流雲鎮中響起。

他的身體猛地一震,頓時感到,自己調動陣法之力的速度,延緩了一絲。

黑色長袍身影心神沉入陣旗查探,頓時知道了原因。

他不敢相信地看向陸青:“你竟能感應到血肉煉魂陣的陣法節點?”

陸青揮了揮手中的長弓,咧嘴一笑:“你在調動陣法之力抵禦我師父和那位前輩攻擊時,其他陣法光幕,可防不住我的弓箭。”

原來,陸青方纔搭箭射向天空,是故意而為之。

以拋射之法,將流雲鎮中其中一處陣法節點毀去。

“師父,前輩,繼續攻擊,等我再毀去八處節點,這陣法就破了!”

陸青再次從箭壺抽出一支長箭。

老大夫和持劍男子聞言,立即再度催動劍氣。

尤其是持劍男子,見陸青竟有辦法破陣,更是賣力,直接動起了全力,一連揮出十多道劍氣。

“可惡!”

黑色長袍身影見狀,無比惱怒。

但麵對老大夫兩人的攻擊,他卻絲毫沒有辦法,隻能繼續調動陣法之力防禦。

隨著黑氣聚攏過來,陸青再度射出一箭,毫無意外地,隨著一聲爆響,又一處陣法節點被他毀去。

“這小子的箭術,為何如此厲害!”

黑色長袍身影驚怒萬分,知道陸青方纔並不是湊巧,而是真的有破陣的能力。

同時,也為陸青的箭術感到心驚。

要知道,流雲鎮並不算小,剛才第二個被毀去的陣法節點,距離他們這裡,可是足有一裡遠。

隔著陣法之力,和眾多建築房屋的遮擋,還能夠精準無誤的,將一裡外的陣法節點毀去。

這等箭術,哪怕是黑色長袍身影,都從未聽過。

“麻煩了!”

他明白,這下真的要遭了!

(本章完)露,全城皆驚清晨,朝陽初升。“哇,好漂亮啊!”坐在牛車上的小妍,發出一聲驚歎。此刻,陸青等人,已經離開山林,身處一片平原之中。周圍是大片大片的田野,也有許多田舍坐落其中。陸青他們的牛車,就行走在田野中央一條寬大的官道上。正值金秋,田野裡一片金黃,煞是好看,難怪小妍會感到驚歎。比起他們九裡村東一塊,西一塊,不成規模的稻田。這大片的稻田連起來的感覺,確實讓人震撼。師父是先天境武者,隻要能進入城中,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