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戀戰南夜 作品

第1761章

    

?”阿夜沒和你一起!這話怎麽聽都覺得帶了點曖昧不清的意思,司戀連忙撇清自己和戰南夜的關係,“放假,出來旅行,不是工作。戰總是我的上司,怎麽可能和我一起。”傅遇之笑了笑,拿起手機翻到戰南夜的微信,“阿夜,你老婆一個人跑果南來了。你知不知道?”訊息發出,傅遇之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等到戰南夜的迴複。他又打電話過去,提醒對方是關機狀態。戰南夜是個工作狂,不管是私人手機還是工作手機,都是二十四小時開機,關機...蔚藍的淡然,讓秦牧意識到自己再也沒有機會了。

傷害已經造成,無論他做多少事情彌補都無法撫平她內心的傷口。

他端起她倒的那杯酒,一飲而盡,“蔚藍,對不起!”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定然不會再做傷害她的事情。

可,沒有如果。

蔚藍看都不看他,又給他把酒滿上,再指了指桌上的小菜,“這下酒的牛肉是我自己農場養的,這紅燒魚也是我魚塘裏養的,你嚐嚐看味道如何?”

多年前,他們倆決定要在一起後,蔚藍放假時兩個人會一起做飯。

兩人都沒有怎麽做過飯,一起做出來的菜就是典型的黑暗料理。

因為是兩人一起做的,再難聽兩人也會一起吃完。

那段時間那麽美好,卻又那麽短暫。

現在的蔚藍因生活所迫,早已經練就成好廚藝。

光看這菜色就知道味道肯定不會差,但是他卻害怕吃這餐飯。

因為秦牧明白,這一餐飯是他們夫妻關係正式結束的散火飯。

他想著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見他許久不動筷子,蔚藍的目光終於看向他,與他四目相對,“秦大總裁吃慣了山珍海味,瞧不上這些農家小菜?”

“不是。”秦牧顫抖著手夾了一塊涼拌牛肉送進口中,細嚼慢嚥,“很有勁道,味道很不錯。”

蔚藍,“再嚐嚐這魚。”

秦牧又夾了一夾魚肉,“魚也不錯。”

蔚藍舉杯,“幹一杯?”

秦牧頓了頓,還是舉杯與她相撞。

蔚藍舉杯一飲而盡,秦牧不得不喝。

兩杯酒下肚,秦牧啞著聲音,吐出的還是隻有那幾個字,“蔚藍,真的對不起!”

蔚藍還是沒有應,又給自己滿了一杯酒。

秦牧伸出手,想要按住她舉杯的手,奈何在看到她疏離的眼神時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你酒量不好,少喝點。”

蔚藍又是一口幹,“誰說我酒量不好?這些年我一個人要經營一家農場,也不是簡單的事情,我的酒量早就練出來了。”

是啊,她一個女孩子,想要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安定下來,肯定不容易。

當中的心酸苦楚,隻有她自己明白。

想到她這些年受過的苦,秦牧還是隻有一句話,“蔚藍,對不起!”

蔚藍笑了笑,“秦牧,我接受你的道歉,我也原諒你了。”

秦牧多想她罵他,多想聽她說她永遠都不會接受他的道歉,多想聽她說永遠都不會原諒他......

這樣就能證明,她心裏多多少少還裝著他。

可她輕而易舉就說出原諒他的話,那就證明她已經不在意他了。

證明他做的那些傷害她的事情,對於她來說便不再重要。

秦牧心裏像吃的黃連一樣苦,卻無力改變什麽。

蔚藍繼續說,“我再不是以前那個膽小的蔚藍,你也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秦牧。但我的想法從未改變,我想要好好活著,快樂自由有尊嚴地活著。”

秦牧張了張嘴,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蔚藍看著他,“秦牧,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她的語氣還是很平淡,似乎就算他說不,她也沒什麽在意的了。

他能說不嗎?

他不能!

他明白得太晚了,愛一個人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能過上她想過的日子。,不過司戀明擺著是想公開兩人的身份,他怎麽可能不陪她一起,“好,我陪你一起。”司戀笑笑,“你真好!”兩名同事看到司戀和戰南夜朝他們走去,一個個反而把頭低下,不敢再與他們對視。司戀走到她們餐桌旁,“李主管,陳主管,你們也在這兒吃飯啊?”這下,不能裝不認識,也不能裝沒看見了。李主管和陳主管急急忙忙起身,“戰總,晚上好!司特助,晚上好!”司戀,“你們是不是很好奇我和戰總的關係?”兩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