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戀戰南夜 作品

第1764章

    

,“你什麽意思?該不會你早就知道阿夜的老婆是誰了吧?”林舒遠,“也不是很早,可能就是比阿夜還早一些吧。”齊夢離,“林舒遠,你就吹牛吧你!你一天那麽忙,有幾個時候跟阿夜相聚。我跟阿夜在一起的時間,比你跟阿夜在一起的時間多得多,我都是剛剛才知道,你怎麽可能早知道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齊夢離不是不願意相信林舒遠知道戰南夜的妻子是誰,而是不願意承認唯有他剛剛知道戰南夜的妻子是誰。他看來,隻要...寧軟軟順手遞了一枚冬棗給司戀,“小戀,昨晚你沒有睡好?”

司戀努力睜開快要合上的眼皮,“我睡得很好啊,最近特別能睡呢。估計是暈車,再緩緩就好了。”

寧軟軟突然想到了什麽,“小戀,你該不會是有了吧。”

司戀昏昏沉沉的,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有什麽?”

問完了,她才意識到寧軟軟在說什麽,嚇得彈坐而起,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葉蘇蘇也湊熱鬧,“你們夫妻倆都沒有問題,懷上不是很正常嗎。”

司戀,“你們不明白。”

因為親眼看到司戀生娃時有多痛苦,杭川在她生完司杭那小子後就去做了結紮手術。

這麽多年都沒有意外,怎麽可能現在懷上。

司戀趕緊打電話叫來私人醫生,用最快時間做了測試。

測試結果出來後顯示沒有懷孕,司戀輕鬆的同時又有那麽一絲絲的失落。

很多時候她還是希望兒子有個伴,又擔心有了二胎會疏忽大兒子。

私人醫生前腳離開,圍著圍裙的傅遇之走了出來,“老婆,你過來一下。”

寧軟軟,“什麽事?”

傅遇之,“你過來。”

寧軟軟隻好朝他走去,“怎麽了?”

傅遇之小聲道,“這些年,無論我們幾家人在哪裏聚餐,秦牧都會在附近,一次都沒能跟蔚藍聚聚,看著怪可憐的。你能不能去跟蔚藍說說,今天就讓秦牧過來一起吃飯。”

當年,秦牧迴帝都後沒多久,就把離婚證書寄給了蔚藍,兩人也算徹底斷了關係。

之後蔚藍忙著工作,秦牧也重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秦氏集團也在他的帶領下影響力越來越大。

秦牧時常會往這邊跑,但是他沒再打擾蔚藍的生活,隻在遠處看看蔚藍......

蔚藍迴頭看了一眼蔚藍,有些為難,“萬一蔚藍不想他出現,我去說這事,大過年得不得膈應人啊。”

傅遇之突然張開雙臂抱了抱蔚藍,“老婆,謝謝你!”

十分慶幸他醒悟得早,不然可能現在也跟秦牧一樣,想跟自己心愛之人一起吃餐飯都難。

寧軟軟往他腰上掐了一把,“這個時候別跟我膩歪,快去做飯,我餓了。”

傅遇之,“菜能上桌了。你們想在院子裏吃,還是在屋裏吃?”

寧軟軟,“難得今天這麽好天氣,就在院子裏吃吧。”

傅遇之,“你去坐著,我馬上上菜。”

這些年,幾個男人沒少學習做飯,現在一個個都有一手好廚藝,飯菜很快上了桌。

蔚藍舉杯敬大家,“感謝大家年年都來陪我過年!祝我們友誼萬歲!

大夥一起舉杯,“友誼萬歲!”

傅寧小朋友窩在爸爸懷裏,奶呼呼地跟著喊,“友誼萬歲!”

司杭小朋友乖乖地坐在杭川與傅遇之之間,一聲不吭。

一杯酒下肚,寧軟軟抬眼看向司杭小朋友,“幹兒子,感謝你這麽照顧我家寧寶。”

葉蘇蘇,“那是他未來的老婆,他能不照顧好嘛。”

蔚藍,“你們兩家真訂娃娃親了?”

司戀笑著說,“孩子們的事情,讓孩子們自己做主。將來他們長大了,想在一起,我們不阻攔。不願意在一起,我們也不強求。”

杭川沒吭聲,忙著幫司戀剔魚刺。戰南夜,“好。”司戀,“......”二位叔叔應該還不知道眼前這個小夥子在扮豬吃考慮,一會兒他們倆一定會後悔的。牌局繼續,牌一圈圈出,沒轉幾圈,戰南夜又胡牌了。唐孟二位父親又咕嚕咕嚕灌了一杯酒。第一局,第二局接連胡牌,都能歸於運氣好。第三局,第四局還在繼續胡牌,那就不僅僅是運氣了。酒精上頭的孟父氣勢洶洶地看著戰南夜,“你小子會打,你騙我們!”唐父打了個酒嗝,“小戀,他騙我們!”戰南夜,“二位叔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