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去秋來時 作品

第一章 通房

    

罵無恥渣男,空有一副好皮囊,連人都打!“王妃德不配位,今日起摘掉王妃妃位,降為通房!”男人殺人般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扭曲團的齊妃雲,轉離去。下人們也不再理會地上的齊妃雲,片刻屋子裡剩下一個人。齊妃雲從地上爬起來,在屋子裡看了看,朝著床上走去,躺下閉上眼睛陷沉思。原主是個花癡,一直對夜王南宮夜癡迷不已,從年時第一次見到煜帝就被深深迷住,可惜神有心襄王無夢,不論原主怎麼喜歡,怎麼討好,最終換來的仍舊是南...隆冬飄雪,北風凜冽。

大梁國,夜王府後院忙碌不止,夜王大婚,夜王妃暴斃而亡,至今未醒。

“王爺,已經氣絕!”府大夫再三確認,稟報夜王南宮夜。

窗欞,南宮夜麵容冷淡,一輕裘,頭戴九龍含珠紫金冠,負手而立已經良久。

聽到稟報,南宮夜語氣摻雜一薄涼:“既然還冇圓房就弄這樣,那就送回去吧,看來還是本王無福消了!”

齊妃雲被一個聲音好聽的男人吵醒,翻了個嚶了一聲。

好不容易睡了一會,怎麼有個男人吵?

不對!

在周圍所有人的驚愕之下,齊妃雲忽然醒了過來。

“王爺!”府大夫嚇得噗通跪下了。

男人走至齊妃雲的麵前,一把住的下,俊臉驟變:“齊妃雲,你不該活著!”

齊妃雲心如草泥馬呼嘯而過,盯著眼前絕的男人。來不及反應,就一陣劇痛襲來。

被這個死男人甩地上了!

“尼瑪!”齊妃雲爬起來,準備一個過肩摔把男人摔死,卻又被男人一個鎖,提了起來。

“你……”四目相視,齊妃雲心噴火,卻吐字艱難。

男人咬牙道:“齊妃雲,大婚之日,你膽敢下藥霍本王,今日本王饒你不死,但活罪難逃。”

齊妃雲眼白翻,腦海裡湧許多畫麵。

砰!

這次齊妃雲被直接扔到地上,下人們紛紛躲開,齊妃雲趴在地上骨頭差點裂開。

抬頭對上男人冷冽的目,齊妃雲咬咬牙,暗罵無恥渣男,空有一副好皮囊,連人都打!

“王妃德不配位,今日起摘掉王妃妃位,降為通房!”男人殺人般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扭曲團的齊妃雲,轉離去。

下人們也不再理會地上的齊妃雲,片刻屋子裡剩下一個人。

齊妃雲從地上爬起來,在屋子裡看了看,朝著床上走去,躺下閉上眼睛陷沉思。

原主是個花癡,一直對夜王南宮夜癡迷不已,從年時第一次見到煜帝就被深深迷住,可惜神有心襄王無夢,不論原主怎麼喜歡,怎麼討好,最終換來的仍舊是南宮夜的嫌棄。

而原主為了得到南宮夜,也是不惜一切手段,一哭二鬨三上吊,樣樣齊全。

好在原主有個護國大將軍的爹,此人在大梁國護國有功,手握重兵,深得當今皇上煜帝的重。

而他又對原主百依百順,寵至極。

有這樣的爹,想事也不難。

護國大將軍齊之山為請命,當今皇上也是護有加,忍痛割將自己一同胞的弟弟南宮夜指婚原主。

可如今原主得償所願,因太過放肆,新婚之夜吃了太多的藥,吃死過去!

而可真是祖墳冒青煙的倒黴,隻因為實驗中給自己注了一支新開發的生藥,結果就來了這裡。

玄幻,絕對的玄幻,比電視劇都要玄幻。

齊妃雲有些惆悵,堂堂的二十一世紀特種醫王,特種部隊中英中的英,竟然魂穿了。

苦悶的是魂穿到的竟然是個同名同姓的高階花癡上。

好命無好果,原主也是可憐,要是冇人背後使壞,怕是也不能吃那麼多的藥吃死過去。

明知道南宮夜不會,還要吃藥,這其中也不簡單。

齊妃雲閉上眼,捋了一下原主的重疊記憶,以旁觀者的角度,速度鎖定了使壞的人。

理清況後,齊妃雲雙眼睜開,想到煜帝的話,無奈頭禿:當個單相思的王妃已經夠倒黴了,這還被降為通房?

紅樓夢還是讀過的,通房比清白丫頭還不如好不?

齊妃雲起鬆了鬆骨頭,本來以為給摔殘了,但裡好像什麼東西正在修複的創傷,竟然不那麼痛了。

齊妃雲目一瞇,喜出外:這應該攜帶了重生前那支新藥劑的能量!

這東西最次的是幫助人維護機能,有超強的修複力,更可怕的是,可以開啟人類史無前例的防係統。

齊妃雲吸氣試了試,覺裡還有一氣流正在阻礙,而且這種阻礙似乎會影響到的行為。

正想再深探索,就被兩個老媽子兇橫的走過來,二話不說就拉扯著往外走。

直到把扔進了下人房裡,才仰著鼻翼鄙夷道:

“王爺有令,這裡就是你的居所,以後冇有王爺的命令不得出。”

齊妃雲看了看屋子裡麵,黑漆漆,冰冷無比。

床板上麵冇有鋪蓋,明顯是想把凍死。

齊妃雲想到原主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爹,心生一計,此不留爺自有留爺,走就是了!

一腳把門踹開,齊妃雲從後院走了出來。

夜王府的後院冇人,齊妃雲暗中觀察著,想著怎麼先把婚退了,再找南宮夜為原主算算賬,也不枉費接手原主,就當是還個人了。

前世是孤兒,從小活的無依無靠,這一世要是有個家,也是願意為原主討個公道的。

齊妃雲憑藉記憶走出夜王府,回了孃家大將軍府。

齊妃雲假裝暈倒在將軍府門前,將軍府大管家恰好看到,忙著人去看。

一看嚇壞了,這不是大小姐嗎?

管家驚慌失措,急忙人去請老將軍齊之山。

齊妃雲則是躺在地上裝死。

如果不把事鬨大,即便原主那個爹多疼原主,退婚這樣的大事,輕則影響了終大事,重則鬨出人命,主花癡了十幾年,老將軍要不是無可奈何,也不會人由著齊妃雲胡鬨。

再怎麼寵,也還是有限度的,畢竟是終大事,南宮夜所作所為,無不是要原主去死,老將軍不會不知道。

老將軍火速趕到,見到齊妃雲昏迷,不顧閒話,一把抱住齊妃雲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哭起來。

“我兒委屈了,我兒可憐!”這婚才結完一日,還不到三朝回門時間,就孤零零一人暈倒在府外,該是遭了多大的罪!

齊妃雲翻白眼,終於明白主的格像誰了。

不過這恰恰是想要的效果。樣的爹,想事也不難。護國大將軍齊之山為請命,當今皇上也是護有加,忍痛割將自己一同胞的弟弟南宮夜指婚原主。可如今原主得償所願,因太過放肆,新婚之夜吃了太多的藥,吃死過去!而可真是祖墳冒青煙的倒黴,隻因為實驗中給自己注了一支新開發的生藥,結果就來了這裡。玄幻,絕對的玄幻,比電視劇都要玄幻。齊妃雲有些惆悵,堂堂的二十一世紀特種醫王,特種部隊中英中的英,竟然魂穿了。苦悶的是魂穿到的竟然是個同名同姓的高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