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魚 作品

第1518章 第一才子的風貌

    

先走到了自己的馬車前,被崔單攙扶著上了馬車。綠織楞了一下。她沒想到這個蘇公子竟然是這麽一個性格。隻是聽聞蘇家的門戶,還有來之前,公主所囑咐給她的東西,心中大約有個想法罷了。公主說這蘇漓雖然說是領著他們進入德善院當中,可也不必太過於客氣,隻當成是一般的客人對待便可。謝弦的態度又擺在了這裏,綠織想了一下,便徑直過來,按照謝弦所說的話去做了。沒想到對方也壓根不準備見那謝弦,甚至連問好的心思都沒有,隻匆匆...這就有些個不同尋常了。

蘇漓聞言,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她一雙眼眸當中帶著些許晦澀的光芒。

聞言隻勾了勾唇,麵上帶著些許嘲諷。

為什麽會有這麽多的人?

因為今日是謝宇賢回京的日子啊。

也不知道是為什麽,在謝宇賢離京之後,關於他的機敏還有才華,便傳遍了整個京城。

謝宇賢和許多的紈絝子弟都不同,有著這麽好的出身,卻一丁點都沒有靠著家裏,如今眼看著就要立下汗馬功勞了,自然令許多的閨中小姐心馳神往了。

蘇漓也清楚這個事情的。

外麵將謝宇賢誇的神乎其神的,還將此番他做的事情,描繪得多麽的艱難,這便是在給謝宇賢造勢。

隻要謝宇賢能夠帶著那一批銀子,完好無損地回到了京城之中,那麽這便是一個大功勞。

處心積慮那麽久,不就是想要謝家立上一功,也好爭奪那內閣首輔的位置嗎?

可惜的是,就算他們如何的努力,這個位置,也隻會是紀閣老的。

蘇漓想到了這裏,麵上就帶了些許的諷刺。

“咱們的京城第一大才子要回來了,熱鬧是正常的。”她微微揚眉,算是回答了白芹的話。

白芹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京城第一才子,也就是謝宇賢嘛,謝宇賢和蘇漓的關係一貫都很好,難怪蘇漓此番要過來這邊了。

原來是來接謝宇賢的。

隻是不知道為什麽,白芹覺得蘇漓的聲音怪怪的,她搖了搖頭,倒也沒有多想,蘇漓和那謝宇賢關係極好,兩個人開玩笑的時候她也不是沒有見過。

蘇漓的語氣沒有什麽問題,應該是她想多了吧。

此時已經進入五月了,京城的天氣總是要比外麵的熱得快一點,蘇漓身上已經穿上了清透的紗裙。

她們並不像是那些個閨秀那般積極,反而是一直待在了車裏,倒也沒有感覺到多熱。

隻是外麵隱隱傳來的喧鬧之聲,讓她們感覺到了熱。

不隻是天氣熱,這人的心也熱。

“來了來了!”伴隨著一聲呼喚,周圍似乎一瞬間點燃,許多人都沸騰了起來。

蘇漓挑了挑眉,輕笑了一下,掃了旁邊的人一眼,便道:

“把兩邊的車簾都捲起來,看看熱鬧吧。”

“是。”白芹和月落兩個人同時應下。

白芹慢了一瞬,掃了蘇漓一眼,疑惑道:“小姐,你不出去見見謝大人嘛?”

謝宇賢離京好幾個月,蘇漓與他的關係最好,今日也特意起了一個大早等在了這裏,不也是為了和謝宇賢見上一麵嗎?

“不急。”蘇漓勾唇笑了一下,眼中有些個漫不經心。

“是。”白芹見狀,雖有些不理解,卻還是應下來了。

城門處,遠遠的就看見一群人,風塵仆仆地走了過來。

為首之人穿著一身月白色的衣服,那袍子半舊不新的,穿在了他的身上,再加上他那疲倦的神色,讓他整個人都多了一些滄桑之感。

隻是因著他麵容實在是俊朗無雙,加上那溫潤的氣質,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不會讓人感覺到絲毫的不舒服。

這就是京城第一才子的風貌!殿之時,那兩個和青容的感覺非常相似的宮女,忍不住抬眼看了一下秦夜寒。巧的是,秦夜寒也正好抬眼看向了她,四目相對,蘇漓盯著秦夜寒看了半晌,也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卻隻聽到外麵傳來了一聲——“敬南王世子到!”她眼神微凝,抬眼看向了外麵,正好就看見秦慕冰大咧咧地跟在了黃培山的身後,走了進來。他身上穿著一身絳紫色的衣袍,長身玉立,唇角還掛著一抹輕慢的笑容,整個人呈現出一種閑雲野鶴的感覺來,和這個藏書閣內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