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魚 作品

第1519章 意外

    

時應該病得很嚴重纔是,現在去叫門,豈不是讓她更加難受了?”紀嗪手中的扇子一合,便製止住了白芹。白芹腳步一頓,心中是更加著急了。她低垂著頭,額上滿滿的都是冷汗,那緊握著的一雙手,更是有些許顫抖。紀嗪沒有太注意白芹是一個什麽樣的表情,不過卻是將她的動作都看在了眼中,這麽一看著,他就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謝大人,咱們直接進去吧,讓一個還病著的人出來開門,要是吹風著了涼的話,豈不是更加不好?”謝學士一...除了他之外,他身後的那一車東西,也極為矚目。

滿滿當當,還有重兵把守,輕易不得靠近一步。

謝宇賢幾乎把所有的護衛都給了那些個箱子,自己身邊卻什麽人都沒有帶,簡樸到了極點。

不得不承認,哪怕如今蘇漓已經知道謝宇賢的真麵孔,可在看到了他的所作所為的時候,還是很難相信,這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公子,居然是那樣的一個人。

“大家都當心著些,莫要擁擠。”不僅如此,他就算是滿臉的疲倦,麵對著這些個熱情的人群,還是無比盡心地關注著周圍的動態。

就怕會出現什麽意外。

貼心、溫柔,難怪引得京城大半的貴女都對他趨之若鶩。

“啪!”隻是人實在是太多了,還有些不明所以跑過來看熱鬧的,甚至還有帶著孩子的。

孩子個頭小,加上抱著他的婦人顧著抬頭去看謝宇賢了,竟一下子從婦人的手中滑了下來,跌落在了地上。

“哇!”眼睜睜地看著那高頭大馬朝自己的身上踏了過來,那孩子一時間嚇懵了,失聲痛哭了起來,因為年紀小,也沒辦法做出什麽反應來。

“寶兒!我的寶兒啊!”那婦人發覺了自己的孩子不見了,一抬眼就瞧見了這麽恐怖的一幕,頓時嚇得是六神無主。

“嘶!”就在這緊要關頭,謝宇賢卻第一時間勒住了馬兒,隻是這一下子來得太突然了,那馬兒仰天嘶鳴了一聲,竟是一縱身,就將謝宇賢給甩了出來。

“砰!”他整個人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悶哼,麵上帶了一些個痛苦之色。

可唯獨那手依舊死死地拽著韁繩,不讓馬兒上前一步,將那個孩童從馬蹄之下救了下來。

“寶兒!”這一番變故發生得突然,等婦人回過神來,不由得驚呼了一聲,忙不迭衝了過去,將那孩童摟到了自己的懷裏。

“沒事吧?”謝宇賢身後的護衛們也反應了過來,忙不迭衝過來,將謝宇賢扶了起來,拉住了馬兒。

“大人,可是受傷了?”謝宇賢起身之後,護衛瞧見了他手肘處染紅了一片,不由得微微變了臉色,輕聲詢問道。

謝宇賢捂住了自己的手肘,強忍著痛苦,搖了搖頭,顧不得自己,反而是往前走了幾步,輕聲道:

“大娘,可有嚇著孩子?”

那婦人回過神來,瞧見謝宇賢都這樣了,卻還是顧著自家的孩子,一時間眼眶都紅了,都是一般老百姓,瞧著這樣愛民如子的官員,心頭難免觸動。

“大人!都是小婦人沒有看好孩子,害得大人受了傷,大人還不顧自身危險,救下了小婦人的孩子,小婦人實在是無以為報……”說著,竟然一下子跪到了那謝宇賢的麵前。

“大娘這是做什麽,快快請起。”謝宇賢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見狀更是不顧傷勢,要將她扶起來。

那婦人原本打算不起身的,可看著謝宇賢的傷處,似乎是又滲出了血來,一時間也有些個被嚇到了。

忙不迭自己站起身來,就怕拖累了謝宇賢。

“大人!你的手……”,從頂級世家的位置上跌落了下來。要怨恨的話,也是白家恨蘇漓纔是。怎麽如今看起來,更像是蘇漓對白家懷恨在心了?這一出出一件件的,說她不是針對白家,估計沒有任何一個人會相信。“兒臣覺得,此事背後必定隱藏了一些什麽咱們不知道的事情,若是查清楚這個事,說不準會知道蘇漓竭力隱藏的秘密,或許,能用這個事情來控製她!”秦慕冰話音一落,秦昊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下。卻見他麵上一片冷然,沒有任何的表情,秦昊微微眯了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