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魚 作品

第1522章 信任

    

給氣了一個夠嗆。“皇上!!!”太後怒聲道,“皇上登基兩年,就已經不把哀家放在眼裏了,哀家便是做這個太後又有什麽意思,不如這樣吧,皇上吩咐人,將哀家送去和先皇團聚,以免哀家落在了這皇宮之中,還要惹得皇帝不耐煩!”這話說得可就重了,甚至還提到了什麽要把她送去給先皇之類的話。就是蘇漓在一旁聽著,麵色也微微變了一下。今日這一趟皇宮,也沒白來,至少這一次她是真的看清楚了,太後和秦夜寒之間的關係,甚至還能用這...所以她今日過來,其實也帶了一些個求證的意思。

謝宇賢的真麵目她已經知道了,而現在,她更想要真實地感受到謝宇賢這個人。

才會有今日的出行。

剛纔在出事的時候,蘇漓也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她隻是單純的覺得,這個婦人,還有這個意外都出現得實在是太過於巧合了一些,好巧不巧正好在這個時候出現,不就是在為謝宇賢的仁德而造勢嗎?

再思及之前紀恒然所說的話,蘇漓的心中就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所以才會讓暗八悄悄地跟在了那個婦人的身後。

沒成想,還真的是發覺了一些個東西。

蘇漓扯了扯唇,心底對於謝宇賢最後一絲的好感,也消失得蕩然無存。

如此精於算計的一個人,非但騙了她,而且還騙了天下人。

想到他從前也是這麽處心積慮,一步一步地在自己身邊,讓自己落入他圈套之時,蘇漓的心不由得冷了一下。

論起偽裝來,在她認識的所有人當中,謝宇賢都是數一數二的。

從前沈長青在她父母麵前,在她的麵前也很能裝相,但蘇漓對他,從來都是相敬如賓,沒有讓他走入過自己的內心過。

而謝宇賢,卻是她重生之後,一直以為的‘朋友’,甚至還一度覺得,是難得的知己。

這種感覺,是並不好受的。

好在她沒有傻乎乎地被這個謝宇賢玩弄於股掌之間,而是提前知道了這些個事情。

背叛感當然也有,但是比起以後會被傷害,已經好了許多了。

今日親眼見到之後,就連她心頭最後一丁點的不適應感,也消失殆盡了。

這也不是她的錯,她以誠待人,別人卻用她的實在來利用和設計她,難道說她的實誠錯了?不,做錯的人,從來都是那些個不懷好意,甚至利用人的感覺的人。

無論是友情、愛情,還是親情,都不是可以讓人拿來利用的東西。

這是蘇漓的原則。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和謝宇賢撕破臉的時候,經過了這件事情,今日的事情勢必會傳遍整個京城,作為謝宇賢的‘知己’,蘇漓也不可能當事情沒有發生過了。

所以才會讓白芹跑這一趟了。

隻是這個中緣由,跟白芹卻是不好解釋的。

“把東西送過去吧,我心裏有數。”蘇漓對白芹微微頷首,白芹接過了那一瓶金創藥,倒也沒有再問些什麽了。

她也清楚,這些個複雜的事情,可不是她那個簡單的小腦瓜能夠理解的。

她所能做的,不過是蘇漓讓她做什麽,她便做什麽罷了。

“記住,現在謝宇賢,還是我的知己,知道嗎?”蘇漓瞧著她那模樣,便補了這麽一句。

白芹算是她身邊最為簡單的人了,讓她去送東西,蘇漓也擔心她會被謝宇賢瞧出一些什麽東西來,但同時,隻有她去,纔能夠讓謝宇賢足夠相信她。

而現在她所要的,就是謝宇賢和秦慕冰他們的信任罷了。

她是做給謝宇賢看的,卻也是給那秦慕冰和秦昊看的。

“婢子清楚。”白芹應了下來,甩了甩頭,便將腦子裏那些個不適合她的複雜想法甩了出去。人了,哪怕是處在於對自己極其不利的情況之下,也還能夠保持冷靜。他不由得想到了,上一次在禦書房門外,他遇見的那個帶著麵紗的女子。倘若說蘇漓真的是一個女子的話,那他還真的是冤枉了蘇漓了。她還能夠討得皇上的喜歡……紀恒然在皇上身邊這麽多年,都沒見到皇上動過凡心過。“大人,這可如何是好?”那個被迫收下了李氏塞給他的藥瓶的官員,湊到了紀恒然的身邊,無比苦惱地問了一句。話是這麽說的,可這個人卻將李氏塞過來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