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龍過江:九個絕色未婚妻 作品

第1章 奶鹽

    

包裝上蒙著灰塵的冰霧,再遞到麵前。蘇稚杳看見眼前他的手。五指修長,骨節分明,手背著屬於一個年男人纔有的明顯青筋。腕部有刺青,離得近,能拚湊出這個詞。tartarus.沒見過,不懂詞意,也不清楚是哪國的語言,但莫名有種詭異。蘇稚杳心咯噔地跳,不聲不響,聽話地出雙手接過自己的雪糕。男人鼻息出一淡笑。“goodlass.”聖誕夜,玻璃窗外的飛雪如發的泡沫,彷彿置在水晶球裡的世界,隻可惜,當時的景更像是暗...《杳杳歸霽》

文/茶暖不思

晉江文學城正版首發

-

“嘣——”

突如其來一聲槍響。

蘇稚杳心驟得跳空一拍,還未撕開包裝的雪糕從指間落,慌想逃時不慎絆到鋼琴,人倏地摔坐在地。

腳崴了,站不起來。

客廳一盞燈都沒開,天昏地暗,隻有壁爐旁那棵聖誕樹上掛著幾隻可有可無的彩燈球,好在別墅花園裡的控應燈亮著,橘折過草坪上厚厚的積雪,散進落地窗,那麵玻璃稀稀疏疏有了暈,室纔不至於黑天地。

但也隻能艱難看清些廓影。

以及被扔開在地,一把帶的瑞士軍刀的反。

隔著一張棕皮沙發的距離,男人推開伏在自己上已沒了靜的人,撐地徐徐站起,單手拽住襯衫領口,隨意兩下扯正。

大麵的落地窗外有白絮片片飄落,萬都被冰雪凍玉雕。

又開始下雪了。

男人垂在側的右手勾握著一把槍。

橘下大朵紛落的雪花了陪襯他的背景,他立於寂夜中,形頎長高,氣場冷,如死神般,留下一個肩寬長的黑影。

一分鐘前,他就是用這把槍,擊穿了地上那人的心臟。

別墅裡靜得可怕,蘇稚杳屏住呼吸,能清晰聽到激烈搏鬥後,男人那又深又重的息。

他偏過頭,注意到跪坐鋼琴旁的。

男士皮鞋踏在地板的聲音,一下接一下,慢條斯理地響起。

他走過來了……

黑影子越來越近,蘇稚杳氣都不敢,心快要出來。

期末要考的鋼琴曲子難度高,隻是趁師母邀請到家中過節,想順便請教授指導自己演奏技巧,結果別墅裡出現了陌生男人,教授和師母也都不在家。

甚至還讓在聖誕節、在十八歲生日這天夜晚,親眼目睹了槍擊現場。

未知的最駭人。

這裡是紐約,依法持槍的城市,毫不懷疑男人會再次扣扳機。

蘇稚杳怯生生往後挪,後背抵著鋼琴。

“我、我可以給你錢……”因為害怕,聲音很虛,想試著用籌碼和他換談判的餘地,如果他隻是謀財而非害命的話。

男人卻沒有停下腳步。

說的是英語,對方沒道理聽不懂。

就在男人的影要到眼前的那一刻,蘇稚杳恐懼地閉上眼,不假思索聲道:“你想怎樣都行!”

隻要不殺滅口。

一段冗長的安靜,預期中的槍聲並沒有來。

蘇稚杳戰栗著,一點點睜開眼睛。

男人的皮鞋就停在眼前半步,向上是窄腰長,金屬皮帶勒著熨帖的西裝。

沒勇氣再往上看了。

“放過我……求你……”蘇稚杳雙手死死攥在前,心跳得厲害。

十八歲的孩子,聲音綿綿的,顯然很怕,卻還是很有求生地強忍著不哭出來,用那一點薄弱的沉著,隻微微帶著哽咽。

男人打量著,沒有下一步作。

那天穿的是校服,煙外套配格紋短,穿一雙英倫風單鞋,長筒包裹下的小曲線纖細和,米白圍巾散開半圈,出外套左口那紐約音樂學院的校徽紋案。

麵向著窗,有影落到臉頰,半暗不明間,依稀能看見掌大的鵝蛋臉,下陷在厚圍巾裡,長直發淩散著,有幾沾到了。

呼吸一起一伏,被他嚇到了。

男人突然很輕地哂笑了聲。

蘇稚杳心一,餘瞥見他抬手隨意一拋,那把槍從頭頂,落在了後鋼琴旁的櫃臺上,“啪嗒”一聲,嚇得一抖。

皮鞋踏著地板,不一會兒又沒了聲音。

他好像已經離開了。

蘇稚杳整個人瞬間虛下來,睫忽眨,落下一滴搖搖墜良久的淚珠。

冷靜片刻,僅存的理智沒讓忘了房子裡還有一個生死不明的人,忙不迭出外套口袋裡的手機。

9、1、1……

蘇稚杳指尖哆哆嗦嗦著撥號鍵,撥出了國通用報警電話。

張地盯著螢幕,等待警局接通的每一秒都格外煎熬。

突然,一隻手無聲無息間從頸後探出來,漫不經心,卻穩穩地按下了結束通話。

蘇稚杳到二次驚嚇,短促驚呼,驀地回,額頭險些撞上他膛,手機落到擺上。

男人不知何時去而復返。

他右胳膊倚著鋼琴,仍保持著下俯的姿勢,西裝外套垂下來,似有若無蹭到臉。

蘇稚杳子猛地僵住,也不敢。

男人逆著落地窗外的暗,幸虧擺上的手機螢幕還在他們中間亮著,但蘇稚杳沒去看他的臉。

不敢抬頭。

目之所及,是他右腹被浸的襯衫,是,不像地上那人的,似乎是他傷了……

“keepitsecret,understand?”

男人若無其事緩緩出聲,嗓音帶著顆粒,低音炮深沉,在頭頂,英語流利且地道。

他沒有一外地口音,不確定是否因為發音太標準,總之蘇稚杳一時辨不出他是不是本地人,但明明白白聽出了他語氣裡的告誡。

不該說的別說。

他出去過,上沾染了風雪夜的寒意,凜冽的寒氣錯的呼吸裡,彷彿是在迫使屈服。

蘇稚杳屏息,僵地點點頭。

男人居高臨下瞧了頃刻後,蹲下,用乾凈的左手,不慌不忙撿起地上掉落的那支雪糕。

海鹽椰味的。

他指腹抹了下塑封包裝上蒙著灰塵的冰霧,再遞到麵前。

蘇稚杳看見眼前他的手。

五指修長,骨節分明,手背著屬於一個年男人纔有的明顯青筋。

腕部有刺青,離得近,能拚湊出這個詞。

tartarus.

沒見過,不懂詞意,也不清楚是哪國的語言,但莫名有種詭異。

蘇稚杳心咯噔地跳,不聲不響,聽話地出雙手接過自己的雪糕。

男人鼻息出一淡笑。

“goodlass.”

聖誕夜,玻璃窗外的飛雪如發的泡沫,彷彿置在水晶球裡的世界,隻可惜,當時的景更像是暗黑.話。

後麵,他似乎還說了句“happybirthday”,腔調慵懶,耐人尋味,但蘇稚杳當時有些恍惚了,意識被懼意剝繭。

男人自涼薄的音帶著溫沉啞意,那低低的一聲,毫無預兆地在腦海裡迴圈往復……

goodlass……

goodlass……

……

乖孩。

“杳杳?”

一道周正的播音腔突兀。

電視臺總部大樓頂層,數百平的演播廳裡除了必要的錄製及導播等裝置,中央隻擺了一套北歐風輕奢沙發茶幾組合。

全視野落地窗場景,出去,可一覽京市華麗的夜景,車水馬龍,縱橫穿梭,霓虹像繁星落城,各影在遠如霧點點暈開。

夜空正飄著雪。

蘇稚杳渙散的眸從窗外慢慢聚焦回來,和對麵沙發一職業套的年輕主持人對上目。

反應過來,自己正在電視臺接專訪。

而剛才走神了,在主持人問理想型的時候,不由想到兩年前那晚,在教授別墅裡遇見的男人,這段記憶遙遠且驚心魄,印象深刻。

尤其今天剛好也是聖誕,二十歲生日。

蘇稚杳徹底回神,想不到如何解釋自己的心不在焉,便很自然地彎起角,淺紅,齒如齊貝,笑意漾到了眉眼。

一個國際標準微笑,燦爛,親和,極染力。

“下雪了。”

主持人微怔,忽然領悟到“一笑傾城”這個詞的真諦,下意識凝了好一會兒甜的笑靨,才側目看向玻璃窗。

還真是。

沒人能抵抗這樣的笑容,工作期間從來正襟危坐的主持人也不自地心,臺本到掌下,語氣多出些寵溺:“如果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就跳過,沒有關係的。”

這算是蘇稚杳的小招數。

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總是如此,純純地笑一笑,對方通常不會再和為難。

似乎有點無賴,但目前為止百無一失。

“當然是喜歡暖心的大哥哥了。”蘇稚杳倒沒迴避,略靠著沙發扶手,輕輕歪了下腦袋:“最好是和姐姐你一樣溫的。”

最好是和那個壞男人完全相反的,心想。

這一聲甜潤的姐姐,主持人瞬間心都化了。

今天之前,始終不明白蘇家這位年名的小兒,為什麼能讓大半個京市的富爺們都願意放低姿態追捧著。

現在忽然間理解了。

麵前的孩子穿著高定緞麵連,香檳,花苞長袖,微卷的長發半紮半散,腳上是一雙象牙白中跟小羊皮短靴,幾十萬起步,小又細又長,順著坐姿斜斜並攏,一眼看去十分溫婉。

天生的白皮得和油一般,坐在那兒,像個優雅的瓷娃娃。

漂亮這樣,隻要莞爾笑笑,大概就連犯罪,你都會覺得很無辜。

於是後麵的采訪,所有犀利的提問,主持人都自省略了,不捨得刁難。

“杳杳剛畢業回國不久,有沒有籌備個人演奏會的安排,可以跟我們嗎?”最後,主持人笑著問了個收尾的問題。

蘇稚杳瑩白的指尖點點下頷,短暫沉後,似答非答:“我還需要向前輩多多學習。”

專訪結束,蘇稚杳一起,助理就抱著一件長款珍珠白貂跑上來,嚴嚴實實裹到纖薄的肩上。三五個安保護送離開演播廳前,還沖著主持人一笑,用一把浸過甜酒般溫潤的嗓子,說了聲“辛苦姐姐”。

謙虛貌又有教養的小公主。

主持人越發喜歡了。

“收工了方煦,還看!”主持人收回思緒後,捲起臺本敲了下最前麵攝影師的頭。

方煦還兀自沉浸在孩子背影消失門口的畫麵裡,當下標題靈源源不斷冒出。

“小貂蟬蘇稚杳:京圈當之無愧的鋼琴公主——”他點著一手指,逐字逐句唸完,自己先拍手絕:“安姐,我這標題怎麼說?你這期鐵定是要啊!下月的考覈第一非你莫屬!”

“想什麼呢,忘了老簡在隔壁采訪誰了?”

一聽這話,方煦頓時記起來了,恍悟後咋舌嘆:“……簡哥夠本事,港區那位大佬都請得到,這可是親手送自己父親進監獄的狠角……嘖,我說,節目同一天播,看來你倆又得較勁了。”

安嵐沒說話,這次確實有些服氣。

方煦期待地手,湊熱鬧不嫌事大:“京市小貂蟬pk港區賀老大,屬實有看頭!”

“安姐,你賭誰的收視率更高?”方煦又問。

安嵐沉默著白他一眼,走了。

別把麗的小天使放到魔鬼邊摧殘好嗎?

電視臺總部樓下。

風吹著輕悠悠的雪絮,不斷飄進大樓外簷裡,被明傘麵擋住。

傘下,蘇稚杳著一支藍的海鹽椰雪糕,助理正舉起手機給看。

助理有個很可的名字,蔡小茸。

小茸隻比蘇稚杳年長兩三歲,戴著副圓圓的近視眼鏡,是個細心單純的生,趁等車的空隙,在和蘇稚杳確認後幾月的行程。

行程表上為數不多的活也都是采訪和晚宴,冰涼的雪糕在口中慢慢融化,蘇稚杳的聲音也帶上幾分寒涼:“慈善拍賣會都安排了,港區國際鋼琴藝節去哪兒了?”

“公司的想法是,這種含有比賽質的活,我們沒必要參加。”小茸如實回答。

“理由呢?”蘇稚杳聽得想笑:“怕我技不如人,給我拗的人設崩塌,丟公司形象?”

那邊的確有這層意思,小茸斟酌措辭,委婉道:“不是不是……是公司經過考量,藝節都是老前輩,你還年輕,勝算應該不大,而且杳杳你也不差人氣和資源。”

蘇稚杳看彷彿在看什麼奇怪的生,不理解其中邏輯:“我是idol嗎?”

小茸理所當然搖搖頭。

“哦。”蘇稚杳淺笑,帶出淡淡的狡黠:“還以為公司要我進軍娛樂圈呢。”

在演奏鋼琴方麵一向很有自己的主見,小茸有不好的預:“那這幾個采訪和晚宴邀請……”

蘇稚杳眉眼彎彎,笑而不語。

果然……又是這讓人無法拒絕的悉笑容……

裝乖和貌殺人。

最擅長的。

小茸撓撓腦門,發愁怎麼跟公司代,不配合通告要賠違約金的。

想再勸,卻見渾不在意,小茸腦中頓時浮現出“彈不好琴就要回家繼承家業”這行字。

好吧。

這不是一個工薪階層該考慮的事。

“我輸得起,也不怕丟人。”蘇稚杳溫澈的音底下按捺著一層無奈,咬了口雪糕,看向遙遠的天際。

小茸看著側臉,突然恍了神。

那一瞬,小茸覺當時在麵前的,是一隻困在金籠中的飛鳥,抬頭在一片蒼茫雪,綺麗的眼眸下流淌悲涼,有所求,卻無所待,無所依。

小茸心思敏,明白完全是在被公司逆向培養,不由心疼,思索片刻後說:“杳杳,要不你和小程總說說,放寬合約裡不允許私接合作這條限製,這樣的話,以後再有你喜歡的鋼琴活或音樂賽事,我們可以自己去談。”

蘇稚杳卻是回眸笑了一下:“不用了。”

和程娛傳的全約,是當年爸爸代簽的,那時未年。

有那麼多優質的音樂國經紀公司,偏要簽傾向培養偶像藝人的程娛傳,蘇稚杳真不理解爸爸當初是怎麼想的。

但沒關係。

現在年了,也畢業了,和程娛的解約流程已經在走。

小茸疑,見沒想多言就沒問,隻嘟噥著,上前將蘇稚杳上白絨貂的領口攏了攏:“雪都下大了,楊叔怎麼還沒到?”

車子意外拋錨,司機臨時開了新車過來,大概今晚都是過節的人,被堵在路上,蘇稚杳嫌悶,不樂意在休息室裡等。

小茸想起事,扶了下眼鏡:“對了杳杳,你在演播廳的時候,手機來了好多個電話。”

“誰?”

“就那群爺唄,還有小程總,說在國貿給你辦了生日宴,要去嗎?”小茸逐漸出一種近乎慈和欣的眼神:“杳杳桃花真旺,那麼多帥哥都喜歡你。”

蘇稚杳皺了下眉,想到那一張張玩世不恭的臉,懶得裝了,略帶嫌棄嘀咕:“歪瓜裂棗,誰稀罕他們喜歡。”

小茸低低笑出一聲:“那回家?”

蘇稚杳眸微不可見一漾,安靜下來。

“不了。”垂下眼睫,靴子踢了踢飄落的雪,輕聲自語:“家裡又沒人等我。”

不等小茸搭腔,下一秒,蘇稚杳先無所謂地開了口:“給我的教授發一份郵件。”

小茸點點頭,開啟手機,問容。

“我想要兩張藝節的場票,聽說這屆開幕式請到了一位重量級神嘉賓,票肯定搶罄了,教授在業界人脈廣,你問問他,有沒有港區那邊的關係。”蘇稚杳說。

不能上臺,那當觀眾的機會總要爭取。

小茸低頭編輯郵件,蘇稚杳將傘柄輕輕靠著肩,外麵時不時有雪吹進來,落在瓷磚外沿。

著著,蘇稚杳漸漸走神,不知想到什麼,手裡咬了兩口的雪糕都忘了吃。

“砰——”冷不防一聲轟響。

蘇稚杳猛地打了個寒,幾乎是條件反,往下一蹲,傘和雪糕一併扔掉,驚得魂都散了。

小茸懵懵低頭看:“怎麼了杳杳?”

無事發生。

蘇稚杳輕著,驚魂未定地向天,看到又一朵煙花升起,在砰響中綻放,照得夜空很亮。

“……”

兩年前那晚都給留下影了。

蘇稚杳閉了閉眼,心口:“沒事兒,站累了。”

撿起傘,把犧牲的雪糕丟進垃圾桶。

蘇稚杳還沒完全冷靜下來,一道暖燙的車燈忽地打在的明傘上,映得傘麵發亮。

被刺得瞇起眼,逆著灼目的橘看過去。

一輛布加迪黑曜加長版商務車在大樓門口停下。

黑車牌,號碼是囂張的五個0。

大樓的玻璃應門自向兩邊敞開,戴白手套的侍者先快步而出,拉開後座的車門,正襟等待。

看著像是有大人駕到,一群西裝革履的保鏢,團團簇擁著男人走出電視臺,平靜的氛圍有了,氣流好似都倏而急促起來。

好奇是誰能有這陣仗,蘇稚杳下意識張了兩眼,男人雖比邊的人都要高些,但被強壯的保鏢擋著,什麼都看不到。

這時,一個相對清瘦的男子握著手機追上他,看模樣大約是助理:“先生,zane教授的電話,他希您能幫個忙。”

“稍後我會回電。”

男人的聲音,像一臺復古留聲機在深沉的雪夜裡徐徐播放,冷艷的,矜貴的。

卻又被港腔粵語的調子融微微的溫。

他們對話用的是粵語,蘇稚杳聽不懂,也沒太聽清,隻到男人的音似乎並不耳生,讓霎那間在一種就要醒覺,卻又將蘇未蘇的狀態。

冬宜雪,有碎玉聲。

蘇稚杳猝不及防陷怔忡。側的右手勾握著一把槍。橘下大朵紛落的雪花了陪襯他的背景,他立於寂夜中,形頎長高,氣場冷,如死神般,留下一個肩寬長的黑影。一分鐘前,他就是用這把槍,擊穿了地上那人的心臟。別墅裡靜得可怕,蘇稚杳屏住呼吸,能清晰聽到激烈搏鬥後,男人那又深又重的息。他偏過頭,注意到跪坐鋼琴旁的。男士皮鞋踏在地板的聲音,一下接一下,慢條斯理地響起。他走過來了……黑影子越來越近,蘇稚杳氣都不敢,心快要出來。期末要考的鋼琴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