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陳靜怡 作品

第一章 渣女魔咒

    

啊!”酒不是個好東西,但是在人心煩意的時候卻是最好的調劑,幸好這兩年他還認識了不的好朋友,雖然已經臨近放假了,但是正好大家都還冇有回家。找了一個最近的酒吧,大家點了一大堆酒,藉著酒勁,什麼話都一腦嘰裡咕嚕地吐了出來。“方覺宇,你這個傢夥啊,天生就是一個渣萬磁王的質!”一個長得略微有些胖胖的傢夥指著他說道,這是方覺宇的高中同學兼大學同學付均,從高中開始,他幾乎就見證了方覺宇的史。方覺宇個子普普通通,...“方覺宇,那天吵完架,我一個人在學校的公園裡喝醉了,一個朋友把我揹回去照顧了一夜,我們冇有發生什麼齷齪的事,但是他的細心照顧讓我產生了好,後來他對我窮追不捨,昨天我們已經在一起了,所以我又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以後你就不要再來找我了。”

方覺宇看完了簡訊,頓時心中出現了一種濃濃的悲涼,想不到才因為一點點小事,和他在一起兩年之久的朋友就這樣喜提新男友,幾乎無銜接了?

“嗬嗬嗬,這就是你的解釋?”方覺宇冷笑著,他第一次覺到自己的智商被一個人按在地上,這樣的話隻要是一個腦子正常的男人都不會相信吧?

方覺宇和他的朋友蔣媛都是江南大學的大三學生,兩人在一次學校的活上認識,他們很快就互有好,發展為了一對讓人羨慕的小。

前不久,因為冇有搶到一場演唱會的門票,蔣媛和方覺宇大發脾氣,要知道,這一場演唱會可是超一線歌手蘇倫的演唱會,他每一場演唱會的門票幾乎都是十秒清空,甚至讓購票係統崩潰的。

蔣媛的脾氣一直都很大,但是方覺宇一直都很寵著,而這一次,蔣媛鬨得太過分了,方覺宇一氣之下就躲起來生起了悶氣。

第二天,蔣媛發簡訊就說要分手,方覺宇以為隻是鬨脾氣,方覺宇哄了好久,但是他連蔣媛的麵都冇有見著。

但是想不到還不到一個星期,就收到了這樣的一條簡訊。

“喂,兄弟們,出來陪我喝酒啊!”酒不是個好東西,但是在人心煩意的時候卻是最好的調劑,幸好這兩年他還認識了不的好朋友,雖然已經臨近放假了,但是正好大家都還冇有回家。

找了一個最近的酒吧,大家點了一大堆酒,藉著酒勁,什麼話都一腦嘰裡咕嚕地吐了出來。

“方覺宇,你這個傢夥啊,天生就是一個渣萬磁王的質!”一個長得略微有些胖胖的傢夥指著他說道,這是方覺宇的高中同學兼大學同學付均,從高中開始,他幾乎就見證了方覺宇的史。

方覺宇個子普普通通,長相屬於中等偏上,家境也就是小康水平吧,但是這傢夥從小學了一手小提琴和鋼琴,照道理說,應該不缺朋友。

但是也不知道眼神有問題還是品味獨特,幾乎從來都冇有喜歡上過一個正常的孩。

他第一次對孩產生好是在高一的時候,兩人在一起不過兩天,孩就反悔了,原因居然是害怕影響學習,而最好笑的是,方覺宇考上了省的重點大學,而那個孩隻考了一個普通的三本。

兩天被甩,這立刻就為了方覺宇最大的一個笑柄,他的同桌江怡足足嘲笑了他三年,甚至還放下了一句狠話:“方覺宇,彆太難過,以後還會遇上一天反悔和三天反悔的!”

彷彿是個魔咒一般,江怡的話居然真的一一應驗,而且生反悔的理由一個個都讓他哭笑不得。

其中一個是孩答應和他在一起之後第二天前男友來找複合了,另外一個是方覺宇脾氣太好了,和他談冇有什麼意思。

方覺宇那會兒簡直就是黑人問號臉,甚至開始懷疑人生,難道自己上輩子是一個非禮無數良家婦的采花大盜?所以這輩子要用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人來噁心他?

直到他遇到了蔣媛,本來還以為自己真的找到了真,這兩年時間他對蔣媛簡直就是掏心掏肺,極儘寵,甚至為了蔣媛室友口中彆人家的男朋友。

但是遇到了這種事,他覺自己半個世界都崩潰了,甚至腦袋上還閃爍著一頂綻放著綠芒的帽子,不是很,但是尺寸剛剛好。

“老方,我覺有個事我還是得要告訴你。”猶豫了好久,室友丁明輝還是決定將事告訴他。

“你說吧,到了這份上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方覺宇說道,隨後咕咚咕咚往自己肚子裡灌了小半瓶啤酒。

“那個和蔣媛在一起的男生我聽說過,他王璿,是我們學校一個出名的富二代,他爸好像是稻穀票務網的高層領導,”丁明輝說道,“兩個星期前我還看到他和蔣媛一起在吃飯,但是冇確定所以冇敢告訴你。”

“稻穀票務?”方覺宇一下子好像想通了什麼,“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

稻穀票務是全國最大的票務中心,幾乎80%以上演出的票都是通過這個渠道出售的,作為一個高層領導的兒子,王璿要弄到幾張蘇倫的票再簡單不過了。

至於隻是為了演唱會的票還是為了攀上這個高富帥,方覺宇已經冇有任何**去瞭解了。

“覺宇,這種人你也不用太傷心了,以你的條件,找個好姑娘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另一個好友程凱似乎想要調節一下氣氛,猥瑣地笑了起來,“聽說咱們學校校花榜上還有好多都是單,要不要瞭解一下?我有第一手訊息”

……

喝到半夜,方覺宇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寢室倒頭就睡,彷彿醒來之後就能洗掉他所有的煩惱。

第二天,一陣手機鈴聲把他從睡夢中吵醒他閉著眼睛接通了電話:“喂?請問哪位?”

“我是你老孃!”電話那一頭傳來了方覺宇母親的聲音,“你這個小破孩,到底什麼時候回家?隔壁鄰居家在燕京讀大學的孩子都回來了,你這才離家這麼點遠,不願意回家是吧?”

“回回回,我回,我下午就回!”方覺宇腦子裡浮現出了母親曹嵐那一張絕的麵孔,那是一個完全不像是四五十歲的人,並不是因為是自己母親的緣故,因為曹嵐真的就是到難以用語言形容。

隻是那個暴脾氣實在是難以和這絕的外表聯絡在一起。

不僅僅是曹嵐,他的父親方淮也是一副二十歲年輕人的麵孔,似乎從記事開始,歲月就從來冇有在他父母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更奇怪的是,他父母本冇有使用任何的保養品,就連曹嵐的梳妝檯上也僅僅隻有幾支口紅罷了。

“嗯,儘早回來,今天晚上我和你爸有些事要和你說!”說完,曹嵐就掛掉了電話。

分割線

———————————————————————————————————————

新書《院長彆作了》,又名《院長求你做個人吧》已經釋出,每天最兩更,不定時發,還是一樣的酸爽和快樂,希朋友們能一如既往地支援我,不要吝嗇你們的推薦收藏,你們的支援是我最大的快樂和力!?”另一個好友程凱似乎想要調節一下氣氛,猥瑣地笑了起來,“聽說咱們學校校花榜上還有好多都是單,要不要瞭解一下?我有第一手訊息”……喝到半夜,方覺宇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寢室倒頭就睡,彷彿醒來之後就能洗掉他所有的煩惱。第二天,一陣手機鈴聲把他從睡夢中吵醒他閉著眼睛接通了電話:“喂?請問哪位?”“我是你老孃!”電話那一頭傳來了方覺宇母親的聲音,“你這個小破孩,到底什麼時候回家?隔壁鄰居家在燕京讀大學的孩子都...